243.第243章

    第243章

    宫若儿在很晚的时候才回去了,在回去的时候,宫若儿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顿时就忍不住有着几分的意外了起来,眼下这上官惊鸿看着自己的时候,直接走上来了,“宫掌门你可回来了,”

    “嗯,怎么了可出什么事情了?”宫若儿看了看对方道,听到这话对方叹了一口气,上官惊鸿当然不可能是因为担心宫若儿,仅仅是觉得宫若儿一个女人在哪里多少让自己有点无语了,看着对方的时候叹了一口气。

    “没有事情,就是一个人回去也无聊,所以只这等宫掌门,”心里头还是有点担心,宫若儿会玩脱的,当然这可不是因为担心宫若儿危险,而是玩脱了这东西就不好拿。

    听到这话时候,宫若儿忍不住点了点头的看着对方道,“哦,这样啊……”眼下这宫若儿笑着道,“走吧,回去……眼下要调查的事情,也调查的差不多了,”宫若儿看着上官惊鸿道。

    上官惊鸿有点意外,想知道宫若儿调查了什么事情?宫若儿跟上官惊鸿说一下,眼下这寒家跟着寒天阁里头的事情,几乎都被打探的一清二楚,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顿时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有点……感觉自己多余了。

    “你也别太失落了,明天联系人还是需要你给我联系的,”宫若儿看了看上官惊鸿道,上官惊鸿叹了一口气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宫若儿看着对方的时候直接点了点头,宫若儿在跟上官惊鸿回去的时候,宫若儿去了妖帝境。

    妖帝境里头眼下有着一人一尸一精灵,还有就是妖兽了,宫若儿看着不远处的时候,“含情还没有醒过来吗?”含情是精灵,前些日子闭关就没有出来了,对于这精灵宫若儿也无奈,可却也任由对方在自己的妖帝境里头。

    “嗯,还在闭关,师傅要让我叫醒人吗?”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道,听到这话后宫若儿摇了摇头,表示不用。

    “不用了,叫醒也没有用,”宫若儿开口道,听到这话时候,画程朗点了点头,“对了,这些日子你不用出去,”宫若儿又看着轩辕天,“轩辕天借用你身上的血液一用,”

    “你要我的精血,不可能……”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这轩辕天立刻就吓一跳了起来,要知道这精血可是自己的本命,自己的身体也就三滴精血而已,这要是被宫若儿拿了,到时候自己可就惨了。

    宫若儿看着眼前的轩辕天,笑的格外灿烂了起来,看着这后轩辕天忍不住微微一愣,宫若儿直接挑了挑眉的看着对方道,“你可以不给我,眼下可有着事情是由不得你,你没办法……跟我说不,”

    宫若儿开口道,眼下自己的本事在轩辕天之上,所以轩辕天没有资格跟自己说不,听到这话的时候,轩辕天脸色难看了起来,看着宫若儿的时候直接忍不住铁青了脸,恨不得要抽死宫若儿,可轩辕天没办法。

    “你要我的精血,是不是真的会给还我?”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道,宫若儿听到这话点了点头,“那好我给你,可你不可以不遵守承若,”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道,宫若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不遵守承若的。

    “你什么时候用?”看着宫若儿的时候轩辕天开口道,轩辕天眼下是妥协了,没办法不妥协,如果不妥协的话,很多的事情,会很惨的,听到这话宫若儿笑了笑。

    “后天吧,”宫若儿说着就出了空间,而此刻这轩辕天叹了一口气,就打算去用最温和的办法,将自己体内的精血取出来,可就算这样,却还是损伤的厉害,画程朗看着对方的时候,给了对方一瓶药,看到这后轩辕天点了点头接过。

    宫若儿在看着上官惊鸿的时候,眼下上官惊鸿身边有着人,“宫掌门……”来的人是这圣者,看着宫若儿的时候恭恭敬敬道,在这世界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大,很多的事情都可以任由你自己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这宫若儿看了看这男人,男人叫白月,五百岁的年纪了,天赋算是不错的,而此刻在这寒家做事情,不过据说是为了得到一种可以疗伤的药,而此刻这上官惊鸿带着人来,就是打算让宫若儿看看是不是可以医治。

    如果说可以医治的话,到时候很多事情都好说了,眼下这白月也可以帮忙,反骨跟不反骨这事情不好说,白月的伤本来就是寒家的人打伤的,眼下当然要来坑寒家的解药。

    宫若儿在看着对方的时候,白月有点紧张了起来,“是寒毒,血蝉寒毒……”宫若儿端着酒喝了一口道,听到这话白月忍不住微微一愣,很快就脸色一变立刻就点了点头。

    “对,就是血蝉寒毒,”眼下就是这血蝉寒毒,听到这话宫若儿看了看对方,看着对方的时候,眼下这白月有点紧张了起来,“不知道宫掌门,可有着一只的办法?”眼下这白月被寒毒折磨的痛不欲生。

    宫若儿听到这话后点了点头道,“当然有可以解毒的办法,交易一开始的时候说好,还是后面说,”宫若儿开口道,看着白月的时候,直接就开门见山了起来,宫若儿可不是什么傻子,也不可能是烂好人。

    在对于这利益面前,宫若儿不可能有着放手的余地,以前是在这情况下,交易就是交易,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这男人忍不住微微一愣,看着宫若儿的时候立刻就点了点头,“如果说宫掌门解开了我的寒毒,我当然就是宫掌门的人,”

    “好,那替我做一件事情,”宫若儿看着对方道,“想办法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何别人一看本座就知道本座不是天荒的人,替本座弄清楚这事情,”

    宫若儿看着白月道,“另外在给本座弄这寒家玉令,你既然要跟本座离开,本座想你应该不需要在遮遮掩掩,可以在这一次直接做全了,”宫若儿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白月看了看这上官惊鸿。

    看着上官惊鸿的时候,眼下是在询问上官惊鸿,这事情是不是真的可以信任宫若儿,如果说可以信任宫若儿的话,眼下这白月就会信任,上官惊鸿看着感觉目光后点了点头,眼下他眼睛纱布,还没有拆掉,因为他有点怕。

    看着上官惊鸿点头的时候,眼下这白月看了看宫若儿道,“好,宫掌门我们一言为定,”如果说真的可以的话,那去做也无所谓,听到这话宫若儿嘴角上也有着笑容的点了点头,看着对方的时候直接勾着自己的秀发。

    “放心,我说了的,不可能后悔,你替我去做一些事情,另外这东西……你埋入寒家里头,”宫若儿拿出了一个东西来,眼下这是一个檀木一样东西,看到这后白月有点不解了起来。

    “有着事情你不需要过问,你需要的是做就好,这是要……可以为你压制住寒毒,”宫若儿丢了一瓶药给对方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白月接过,很快这上官惊鸿就跟白月走出去了,白月看了看这上官惊鸿。

    “惊鸿这真的可以信任吗?将你的纱布拿下来,”看着眼前的上官惊鸿的时候,白月开口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这上官惊鸿微微一愣,很快犹豫了起来,可却还是拆掉了,在拆掉的时候,直接就露出了一双眼睛,可因为刺眼而下意识闭上眼睛。

    “感觉好难受,”用手下意识遮挡了起来,可很快就发现不对劲,“这就是看到了,”看着自己的手的时候,顿时脸色一变了起来,眼下直接就有着激动了了起来,看着这后眼下这白月也微微一愣。

    “小舅舅我可以看到了,”白月眼下是这上官惊鸿的舅舅,而当初上官惊鸿的伤也是这寒家所导致的,听到这话白月忍不住有着意外跟惊喜,很快就点了点头,“小舅舅我看到了,你看看……我看到了,”

    “嗯,我知道了你不需要多言了,”看着对方的时候叹了一口气道,听到这话的时候,眼下这上官惊鸿忍不住笑了起来,而此刻这白月又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该去做我的事情了,”

    “小舅舅……我知道你也许是顾忌,可小舅舅……我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蹉跎,我们还要这般害怕多久?居然都屈辱了,那我们为什么不拼命一点?”是的,眼下只要拼命一点就可以了,听到这话时候,白月看了看上官惊鸿。

    他明白上官惊鸿眼下是无所畏惧,可自己却有着顾忌,可很快白月就看了看眼前这外甥道,“你放心,有着机会在眼前的情况下,我不可能不抓住的,”是的,有着机会在眼前的情况下,自己不可能有着犹豫的。

    听到了这话的时候,眼下这上官惊鸿也松了一口气的看着自己的小舅舅,直接就送走了小舅舅,宫若儿对于这事情不在意,在房间里头打坐了起来,而此刻这上官惊鸿站在门外,宫若儿过了一会后起身直接走了出去。

    打开门就看到上官惊鸿了,在看到上官惊鸿的时候,宫若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道,“还有着什么事情吗?”不知道上官惊鸿有着什么事情?听到了这话后,上官惊鸿看了看宫若儿,直接有点拘束。

    “宫掌门……我小舅舅拿的那东西是什么?”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道,“那是迷幻对吗?”看着宫若儿的时候道,听到这话的时候,宫若儿忍不住微微一愣了起来,看了看眼前的男人,“那对小舅舅真的模样害处吗?”

    “小舅舅……那不是迷幻,”宫若儿开口道,“放心好了,我眼下还不会坑害自己的人,那东西……日后你就会明白,”宫若儿开口道,“疑人勿用用人勿疑,你眼下既然信任了本座,就该学会信任到底,所以你明白了,”

    听到这话时候,眼下这上官惊鸿立刻就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宫若儿是在生气了,直接就有点害怕,很快就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在问你了,”听到了这话时候,眼下这宫若儿点了点头。

    宫若儿在看着对方的时候道,“放心好了,那东西……以后你就会知道的,”听到这话上官惊鸿点了点头,宫若儿直接看了看上官惊鸿,,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秀发,看着这上官惊鸿的时候,“所以你下去休息吧,”

    上官惊鸿点了点头直接下去了,宫若儿看了看后关门,对于上官惊鸿的想法,宫若儿没有太在意。

    接下来的时候,宫若儿去拿了轩辕天给自己的精血后,直接开始炼药了起来,宫若儿炼药的时候,上官惊鸿就好些日子没有看到宫若儿。

    在这种的情况下,多少有点担心宫若儿是不是出事情了,可很快上官惊鸿就摇了摇头,就算自己出事情了,宫掌门也不可能出事情。

    白月还来过,在知道宫若儿在闭关的时候,很快就选着离开了,宫若儿在出关的时候,刚刚好是拍卖的哪一天,宫若儿看着白月。

    “宫掌门……幸不辱命,在下弄清楚了这天荒之迷,”天荒之迷,在一开始的时候,宫若儿也试图询问那些人的神魂,得到这为什么可以看出自己不是天荒的人。

    可却在每一次要去探查都被拦下,就算自己在帝竟也一样,所以对于这天荒之迷宫若儿还是很在意,在听到这白月弄到后顿时就高兴了起来。

    上官惊鸿看了看这白月,白月开口道,“惊鸿这事情你听不得出去,”听到这话上官惊鸿不解的看着白月。

    “你出去,”宫若儿很快就点了点头道,“有着一些事情,你承受不住,”宫若儿开口道,天下有着事情是知道不得的,听到这话上官惊鸿点了点头的走出去,心里头叹了一口气,自己太弱了才被排斥的,有点不高兴可却无可奈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