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5.第2550章 候缺

2021-02-23 作者: 郁雨竹
  第2550章 候缺
  周立君琢磨了一下这收益,挑了挑眉道:“行啊五叔,你这一天就赚了一万多钱呢。”

  站在门口的老周头嘴巴微张,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会儿他总算不说周五郎在家不做饭的话了。

  他琢磨了一下后看向地上那堆钱,问道:“你得交多少给公中?”

  周五郎还没说话,周立君又拨了一下算盘,然后道:“两万九千五百四十九文钱。”

  老周头立即道:“行吧,数出来给我拿回去。”

  周五郎:……

  这些铜钱他都还没捂热呢。

  他连忙问周立君,“那我剩余多少?”

  周立君道:“四万四千三百二十三。”

  那也不少了,周五郎乐眯了眼,然后招呼着周立重帮忙来数钱。

  老爷子还站在一旁盯着看呢。

  钱氏就问道:“怎么赚了这么多?你该不会坑了二少爷吧?”

  钱氏和老周头都叫习惯了,就是现在也还是习惯把白二郎叫做二少爷。

  周五郎立即道:“我可没坑他,我都问过的,那么长一段路,若是有善人捐路,大概就是要二十五万上下的,我这还要少了呢。”

  所以一开始他才不确定是赚是亏。

  不过他都想好了,赚了自然好,亏了也没什么,反正白二郎也算是自家人,这条路本来就多数是为了满宝和白二家建的。

  周大郎目瞪口呆,“怎么差这么多?”

  五万也不少了呢。

  当下修路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县衙征收役丁修路,其实绝大部分都是这样的情况;

  还有一种就是善人捐路,自己拿出钱来修路修桥,这是大功德,比去寺庙里捐香油钱和在道观里做法事更被人记住的大功德。

  一般会这样做的都是当地的乡绅。

  比如白老爷这样的,修一条路能够让人念上二十年,路要是修的好,能被人念叨百年。

  周五郎道:“善人们捐路还得和县衙打招呼的,甚至有时候胥吏还要下去监督,一来二去的花销就大了。”

  也是因为知道这些猫腻,周五郎才从打听到的二十五万里直接砍去五万,因为他用不着走关系,也不用和县衙打招呼。

  不说有明达公主这块招牌在,就是拿他妹妹周满的名字,一般县衙也不会为难他。

  因此他没给人钱。

  老周头琢磨了一下,甚是惋惜,“可惜修路的活儿不好接,一般县衙直接征役丁干了,不然都和公主一样请人来修路,那你不知能赚多少钱呢。”

  周五郎也觉得惋惜,这相当于就是一锤子买卖。

  不过不要紧,满宝说过,当下是缺很多东西,但最缺的就是人,只要手上有人,要赚钱容易得很,他先把那些人笼络住,以后要赚什么钱时就容易了。

  大家把分出来的钱给老周头搬到他的屋里去,这才开始琢磨晚上要吃什么。

  正好满宝他们下衙回来,听到了便道:“一起吃吧,厨房那边有菜,让容姨她们现做也快。”

  白老爷一看,也不愿意自家吃了,于是搬了饭菜过来一起吃,大家一边吃一边说话。

  庄先生问白大郎,“选官的事儿可有眉目了?”

  大家一起看向白大郎。

  白大郎道:“我今日再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唐州桐柏县有个空缺,我已经申请了,只是候缺的人不少,我听吏部一位书记员说,候这个缺的人包括我在内一共有六个。”

  那是不少。

  今年的缺其实不少,但京中的缺不多,多是地方上的缺,还有军中的缺。

  其实不管是进士还是明经,三个方向的缺都可以申请的。

  当下并不轻文或轻武,因此军中有不少人是文武双全的。老一代的勋贵中便有不少人文武双修,建国时尚且能保证这样的质量,更不用说当下了。

  其实读书识字在军中升迁会更快些,若是明经或进士出身,则会更受青睐,毕竟,你好歹读过兵书,总比全靠摸索和天赋的粗人要强吧?
  可惜白大郎没有军事天赋,因此哪怕军中有许多留京的职位,他也没想过去申请。

  在发现几次申请不下京中的职位后他便隐隐猜到了什么,于是开始把目光放在外面。

  吃过饭,他们换了一个地方继续讨论这事儿。

  白善道:“唐州距离京城不远,且是中原地带,位置上佳,就不知桐柏县实际情况如何,这个缺是因何空出来的?”

  “听说是县令病故了,还是急症,才报上来的,这两日刚到的京城,所以是新添的空缺。”

  也是他这段时间天天跑吏部,而且因为白二郎白善和周满的关系,吏部的官吏对他还算照顾,所以一有空缺就通知了他,他当即就写了申请表上去。

  可和他一样有关系的人不少,所以也有人与他前后脚的功夫申请了这个职位。

  庄先生道:“桐柏为淮河之源,据我所知,那里水网密布,有东西两种地势,西边是平原,东边则是丘陵,但也都不高,是个好地方。”

  当县官,最主要看的说就是地势,又地有水,那经济就容易发展,人口容易增长,这两样有了,那就可以抓教育。

  当官的政绩看的就是税收,人口增长和教化的比重。

  什么是教化的比重?
  一看中明经和进士的人数,二看县内正在受教育的人数。

  白老爷一听是好地方,立即和白大郎道:“你多跑一跑吏部,务必将这个空缺跑下来。”

  他忧心道:“吏部考试都过去半个月了,好的缺都快要被人挑完了,你再不定下,剩下的就都是些穷乡僻壤了。”

  白善也点头,“大堂哥,就定下这个缺吧。”

  白大郎苦笑,“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呀。”

  白老爷就看向庄先生等人,本想说去找一下二郎,但想到驸马不好过多插手这些政务,而且今年二郎也在候缺的人选之中。

  庄先生等人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儿,他道:“这事儿不能白二去做,先不说他能不能做好,便是可以,作为嫡驸马,他这样插手选官,陛下就算不发作,也不会多高兴的。”

  庄先生看向满宝。

  满宝便点头道:“我明天偶遇一下李尚书,和他说说话儿。”

   过完元宵就开始加更,明天见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