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阴缘福禄

139.第139章 长本事了

    第139章 长本事了

    虞晨与夜冥陌相处由来已久,夜冥陌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她都能模仿得惟妙惟肖,尤其是夜冥陌的笔迹,虞晨挥起笔来,当真与夜冥陌一模一样。

    这日虞晨化作夜冥陌的模样在御书房批阅奏折,忽然身后漫起一团绿雾。

    虞晨持笔的手微微顿了顿,却没有当即停下。

    没一会,那团绿雾已漫至虞晨身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凝化出一个豹子脸的女人。

    “王上,这么久了,你也不来找我!”霏雨说时朝虞晨靠近来。

    虞晨轻笑说:“爱卿来找本王也是一样的!”

    霏雨听闻眉头一拧,当即变脸道:“你不是夜冥陌!你到底是谁?”

    虞晨搁下手中的笔:“霏雨爱卿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虞晨很好奇,那个多维空间,连夜冥陌都逃不出,霏雨又是怎么出来的?现下绿弢已死,那阴槐树早就失了控制,除非那阴槐树四通八达的已能通往各个空间。

    想到这,虞晨身躯顿了住。

    霏雨不过是来试探一番的,见眼前人是虞晨,树枝手像蛇般舞动起,没一会就伸延了一米多长。

    虞晨瞥了眼在自己脚边暗自滋长的两截绿树枝。

    “霏雨啊,我们都是女人,你对王上的心思,我能明白!实话告诉你吧!王上失踪了,正有人在利用树人制造动乱,难道你想看着这个星球被树人毁去?”

    霏雨愣了住。

    在虞晨看来,霏雨还不到完全失去理智的时候。

    虞晨见霏雨心有所动,趁机步子一移,快而准地点了霏雨几处穴位,将霏雨困了住。

    “你想干什么?”霏雨知自己落了套,瞪着虞晨说。

    “不想干什么,只想借你引出背后黑手。”

    霏雨惊住,“难道操纵阴槐树的不是那绿袍人?”

    “他已经死了!”

    这回换霏雨吃惊。

    这背后人不动声色地将她送进王宫,想来就是借她之手试探虞晨所化的夜冥陌。

    霏雨终于理清此事,心里很是懊悔。

    她其实也恨那个将她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那个幕后人,若不是她,夜冥陌怎会这么讨厌她。

    “要我怎么配合你?”霏雨开口说。

    “将军的胸怀和气概让人敬佩。将军只需将今日打探到的如实回去禀告,那人自会来找我!”

    虞晨想,事情闹到这一步,逃避不是办法,只有正脸面对,那人才会露出真面容。

    她已联系神玖天,将夜冥陌魔化的事跟他说起,做为天道之主,神玖天第一时间就拿出对策,让她尽快将幕后黑手引出来。

    霏雨走后不久,一团黑雾朝御书房漫来。

    那黑雾夹带着一股阴风,直吹得门窗“噼啪”作响。

    虞晨料知那人已到,纤指拢得紧紧。

    “哈哈哈!现在终于没人能护你,你是我的了!”那人大笑一声,渐渐凝化出身影。

    黑暗巫师!

    虞晨心口一怔。

    她早该想到是这人。

    黑暗巫师一点点靠近虞晨,虞晨除了一双眼眸在转动外,其余皆不动。

    黑暗巫师以为虞晨是吓傻了,大笑说:“这么多年了,你倒是一点未变,这回,你是乖乖束手就擒,还是本座动手抓你!”

    虞晨隔着银质面具望着眼前的黑暗巫师,对方虽然面上遮有黑纱,但一身杀气早在他靠近御书房时就已逸出。

    “若是我两者都不选呢!”虞晨轻笑一声,腕中赤魂尺一转,尺剑穿过桌子朝黑暗巫师刺去。

    “长本事了!敢对本座出手!本座忽然觉得,留下你也是有好处的!”

    黑暗巫师说时,将骷髅头拐杖朝虞晨抡来。

    那骷髅头拐杖发出一道红光,红光之下数不清的鬼魂像潮水般朝虞晨涌来。

    这些鬼魂中,有几个是虞晨在民国时认识的。

    虞晨料知黑暗巫师可能就是民国时的孟瑞冬。

    原来是他在捣鬼!

    手中赤魂尺连连挥起,却被一只怨魂给持住。这只怨魂不是别人,正是邵世恒。

    虞晨持尺的手顿住。

    邵世恒早不是生前的模样,只见他双目赤红,身周萦绕着一团黑紫色的雾气。

    这团黑紫色的雾气,是怨魂级别的象征,不用猜也知,邵世恒已被练成一只怨魂中的战斗鸡。

    邵世恒自然认不得虞晨的,张牙舞爪地朝虞晨抓来。

    眼看他的手就要落在虞晨肩上,虞晨左手上的佛印亮了起。

    刹那间,梵音袅袅,眼前的邵世恒痛若不堪地捂起耳朵。

    不单是邵世恒,连同蒙着面纱的黑暗巫师也没刚刚那股神气。

    虞晨瞧准时机,脚步一移,到了黑暗巫师跟前。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对付这样的恶魔,已不能按道义来衡量。

    赤魂尺金光一闪,从黑暗巫师面上划过。

    尺风将黑暗巫师的面纱吹落,果然是张同孟瑞冬一般无二的脸。

    “孟先生!”虞晨即便已想到面纱下的人就是这张脸,但还是被对方给惊到。

    “哈哈!你是第一个看到本座真面容的人,本座曾经立下誓言,凡是看过本座真面容的人,要么死,要么就成为本座的人,你选哪个?”

    虞晨大觉这人心态反常,已不能按正常人的想法去想他。

    “我两个都不会选的,你也别老用这样的把戏了,老得掉牙!”

    佛印的亮光此时已渐渐消失。

    虞晨很感激那位高僧,赠她这枚佛印,关键时刻,这佛印救了她的命。

    只可惜这枚佛印只能应急,却不能用它来对付敌人,眼下,她只能靠自己。

    没有面纱的黑暗巫师,虽顶着孟瑞冬的脸,但一张俊逸的五官已严重扭曲。

    “我追了你几世,这次说什么都不会让你逃走!”

    虞晨被他的话给惊到。

    什么叫追了她几世?

    她总共就两世好吗,一次在幽灵星,另一次在现在的地球……不对,他既然是为了自己而来,那民国时的邵佳妍岂不就是自己?

    邵佳妍是自己,如果按事情的正常发展,邵佳妍最终是嫁给了民国时的孟瑞冬,也就是眼前这恶魔,那么邵佳妍的死就能理解。

    夜冥陌带自己回去,让自己重新做回邵佳妍,是因为自己失去的那一魂。

    现在自己魂魄归体,所有事情都已理清。夜冥陌的用心良苦,自己岂会不知?

    陌哥哥,是我对不起你!

    虞晨回想邵佳妍跳楼时的绝望眼神,心里就恼火,虽不是她现在这副身躯经历过的,但却是她的一魂所经受的,对她来说都是她。

    这口恶气,她一定要出。

    “亏你还能自导自演,装作一脸无辜的!原来是你抢了阿震的人生,又嫁祸给阿震!”

    “你总算明白过来!可惜,你要找的那个阿震现在是我的奴隶!”

    黑暗巫师望着虞晨已不屑出手,两指往嘴里一扣,一道黑影出现在虞晨身前。

    来人也是一身黑袍,但这人给虞晨的感觉很熟悉,虞晨料定眼前人就是阿震。

    “阿震是你吗?”

    虞晨想到那日若不是阿震放她和夜冥陌离开,他们定被困死在鬼车上。

    阿震没有回应,一双眼睛红光大现,持着剑朝虞晨杀过来。

    虞晨知阿震定是被黑暗巫师给控制了,持着赤魂尺避开间,将一只蛊虫放在阿震身上。

    这只蛊虫是金蛊王,如果阿震体内有蛊,金蛊王会将蛊虫吞噬。

    可惜金蛊王入体,至少需要半盏茶的功夫才会起到效果,眼前的阿震不受控制地持剑连朝虞晨挥来。

    虞晨在剑术上没有决胜把握,只能用拖延术。

    哪里知道,一抹红影在这时闪现。来人红袍一挥将持剑的阿震瞬间甩至一旁。

    黑暗巫师被突然出现的夜冥陌给震住。又见夜冥陌一身魔气,得意地大笑起。

    “你也有今天,那么往后,我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夜冥陌将红袍往身后一卷,冲着黑暗巫师说:“本尊从来不需要帮手!”

    黑暗巫师被噎住,却不甘心就此放过虞晨,欲要朝虞晨出手时,被夜冥陌当场将那只手擒住。

    “本尊面前你也敢放肆!这个女人本尊瞧着有趣,本尊想自己留着,你若识相,就赶紧走人!”

    夜冥陌强大的气场,压得黑暗巫师喘不过气。

    他再不甘心也只能放手,他知道现在的夜冥陌修为深不可测,不是他能对付的。

    黑袍一挥化成一团黑雾走了。

    虞晨却惊慌起。

    夜冥陌这么快就出来,六界必然大乱,正在想着怎么困住夜冥陌时,夜冥陌已踱步到虞晨跟前。

    “那只猫跟本尊说,你是本尊的女人!既然如此,往后你就留在本尊身边,若有人欺负你,本尊替你教训他!”

    虞晨被他的话给惊到,下意识往他身后望去,却没瞧见诺天。

    夜冥陌倒是瞧出她在找诺天,轻笑说:“那只猫身上太臭,本尊让它在池里泡干净了再出来!”

    虞晨轻舒一气。

    可这一口气未到心底,又被她提了上来。

    “你是怎么出来的?”

    虞晨想,连多维空间都困不住他,这世上怕是已没地方能困住他了。

    她不想看着他杀人,也不想看着他被人杀,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将他绑着藏起来……

    虞晨思来想去,能绑住夜冥陌的也只有阴槐树,可那阴槐树已被黑暗巫师控制,虞晨越想头越疼。

    “过来!”见虞晨眉头越蹙越紧,夜冥陌朝她勾勾手指。

    虞晨瞧着眼前的夜冥陌看似人畜无害,可他到底是个魔,不时将赤魂尺捏紧着。

    夜冥陌见她一副小心翼翼地,轻笑说:“这面具真丑!”

    虞晨满头黑线。

    适才知他让她过去,是想替她将面具摘下。

    恍神间,面具已被他摘下,一张清丽的面颊露了出来。

    “往后本尊就住这宫里,你给本尊当侍女!”

    虞晨再次被他的话雷到。

    他身上的霸气感很强,若是能控制住体内的魔念,改魔从善,倒也不是件坏事。

    原本虞晨还在愁着怎么将他藏起来的,现在听他这么一说,瞬间有了主意。

    凑近他说:“给你当侍女可以,不过,你得听我的!”

    夜冥陌一脸若有所思。

    想起诺天跟他说过,虞晨为了找他吃了不少苦,他不能伤害虞晨。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他是个不愿欠别人恩情的人。

    “那本尊有什么好处?”夜冥陌问道。

    他现在的性子像个孩子,虞晨灵机一动,从虚囊中取出一根棒棒糖递给他说:“这个是奖励你的!往后只要乖乖听话,包准你就有糖吃!”

    夜冥陌瞧着她递过来的捧捧糖唇皮连抽。

    当他是三岁娃娃呢,不觉用糖来哄!不过这种插有捧子的糖,瞧着不错。眼眸一撇,那棒棒糖已从虞晨手里到了他手中。

    “本尊累了,你给本尊放水洗澡吧!”

    夜冥陌嘴里含着棒棒糖对虞晨说。

    这股慵懒痞痞的模样,又成了薛良春。

    虞晨差人送来热水,供夜冥陌洗浴。

    曾统领听闻夜冥陌已经回宫,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

    在虞晨的辅佐下,夜冥陌重新当起星主,比起之前,他的胆识和魄力越发强,可是魔天生有征服欲,他好似也看不惯那树人。

    此外,他身上的魔气会时不时地逸出来,终于有一天,有人说:“当今陛下是个大魔头,他不配当我们的星主!”

    虞晨就知黑暗巫师不会善罢甘休,为了夜冥陌,虞晨背着夜冥陌,领着飞彤去找黑暗巫师谈判,不想被黑暗巫师给扣了住。

    夜冥陌每晚都要虞晨服侍他洗浴才肯入睡,他等了等没等到虞晨,问身旁的侍女说,“回陛下,阿晨姑娘今天一早就出宫了!”

    夜冥陌眸色一冷,化作一团红雾寻着虞晨去。

    黑暗巫师的最终目的是虞晨,见虞晨送上门,他自然不会顾及其他,将阴槐树放了出来,阿瓦依特星迅即被树人给侵占。

    夜冥陌一边用火对付阴槐树,一边寻找虞晨。

    就在夜冥陌分身无术时,见一白一黑两位男子从天翩然而落。

    这两位男子周身皆被一团金光萦绕,两人身上仙气凌凌,一看就是上神中的牛叉人物。

    夜冥陌没想到,这个时候会出现这么两个牛人,一时不知怎么应付好的?没想到,这两个男子各自持着法器对付起阴槐树。

    阴槐树被逼的无路可逃,最后钻到了地底下。

    今天到此。八点半来抢红包哈,有票的看过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