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阴缘福禄

126.第126章 让我获得永生

    第126章 让我获得永生

    “小心了主人!这只血尸有点古怪!”飞彤一把攥住虞晨。

    虞晨也察觉出血尸有异常。

    稍一作想,似是意识到了什么,攥着飞彤说,“走!”

    一人一狐刚要离开,那只血尸撇开虞谷来追着虞晨而来。

    “等了你这么久,怎会再放你走!”

    血尸在身后紧追不舍,虞晨对飞彤说,“他是跟着我们进来的!”

    “主人,既然这样,我们将它消灭吧!”

    虞晨点头,手中赤魂尺一扬,尺身绯光熠熠。

    血尸一见赤魂尺,捶着心膛大呼起。

    虞晨见他走神,与飞彤前后夹攻,一尺刺穿血尸心口。

    可惜血尸的命罩并不在心口上,赤魂尺插在血尸心口处,虽让血尸吃了痛,却制不了血尸。血尸心口处的血水往外喷溅着,他就像一个被戳破的气球,赤魂尺虽然不会瞬间让他暴毙,但却能削弱了他的能量。

    血尸望着心口处的赤魂尺,冷笑说:“一把破尺,也想把我弄死!”

    虞晨望着血尸,觉得他比其他丧尸看起来身形更加灵活,一时间也找不出他的命罩,与其这样盲目地找,还不如让他自己暴露。

    “你这么费尽心机地找我,究竟想干什么?”虞晨双手抱怀,问起血尸。

    血尸以为她拿自己没招,瞬间放松了警惕。

    “永生!你能让我获得永生!”血尸也不瞒虞晨。

    虞晨觉这理由太荒谬,这个世界没有谁能真正得到永生,哪怕是她那强大的父母也做不到真正的永生。他们都是历劫再历劫然后一次飞跃的,即便这样,他们也只比常人看起来岁月长些。

    “哈哈哈,谁给你普的这些荒唐可笑的知识?”虞晨一边说,一边注意着血尸,见血尸有意无意地老是抚着左耳,他这动作看似在挠痒,但在虞晨看来,他是在护着左耳,料知左耳便是他的命罩。

    “巫神说,只有和神的后裔结合才能得到永生!”

    血尸倒是一点不避讳。

    虞晨瞧着这血尸一身腐肉不说,还臭气熏天,这样恶心的东西,别说靠近自己,就是让她瞧上一眼都觉倒胃。

    “哈哈哈!你也真够蠢的,巫神这是在笑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没想到,你还真当一回事了!”

    虞晨懒得同他废话,话话间身子一移,瞬间到了血尸身前,以指代剑,对准血尸的左耳,猛刺三下。

    虞晨的手法极快,血尸来不及回避,硬是挨了这三下。

    左耳是他所有修为的储藏点,这里一旦被击破,他的修为瞬间消散。

    血尸轰然倒在地上,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滴血滴散漫在空中。

    虞晨发现这些血滴有毒,将飞彤召至身旁,继而朝那些血滴挥了把化毒粉,看着那些血滴化成一滴滴清水,才舒口气。

    飞彤瞧着虞晨干净果断的手法,惊叹不已。

    “主人,刚这只怪物说,你是神的后裔,这是真的吗?”

    飞彤见眼前的虞晨已与之前大不一样,不但一身诡异的功夫让它咂舌,就连这化毒解毒的手法也让它忍不住想起那位粉衣姐姐。

    “也许是吧!”虞晨也不想瞒飞彤。

    可一想到自己的父母,虞晨就觉自己枉当了这神后裔之名。

    她没有像哥哥神玖天那样厉害,一劫成神,又不想沾父母的荣光,父君说,神的后代,从来都是自强不息的,她得靠自己一点点变强,直至历劫成神。

    处理完血尸,虞晨又扯着飞彤返回刚才的地方找虞谷来,却发现虞谷来不见了。

    这是虞谷来的记忆,虞谷来却突然失踪,只能说他被困在了这片树林里?

    这林里到底有什么?

    刚才那只血尸是从现实世界跟进来的,那么在虞谷来的记忆里,是不是真的有怪物?

    就在虞晨走神间,树林里出现一双绿眼。

    这双绿眼,虞晨瞧着熟悉,让她不时想起,曾借着她的血从井里逃出的那只怪物,恰也是这只怪物,毁了他们的村子,害得她的养父带着她们四处逃离。

    这只怪物比起刚才那只血尸要厉害的多,这怪物浑身赤红,连同头发和皮肤也是红的,全身上下唯有那对眼睛是绿色的。

    虞晨想不出这是只什么怪物?在她所有的认知里也找不出这只怪物的名字。

    “铃铃!”树林里响起了铃铛声。

    虞晨寻声望去,见一只银铃铛被挂在一棵树梢上,两眼微微眯起。

    这是她当年用来跟怪物交换大狼命的那只铃铛,也是养母留给她的唯一东西。

    虞晨眸光涩疼起,盯着那银铃铛,一点点靠近,却发现自己被永远隔离在那段距离间。

    “主人,不能靠得太近,否则会陷入你哥的记忆中,我们都是强行加入的,要是逆改了他的记忆,反而对他不利!”飞彤提醒虞晨。

    虞晨这才止步。

    “这只铃铛是我当年用来跟怪物交换大狼的,这铃铛被挂在这里,难道怪物是想用铃铛提醒阿哥什么?”

    虞晨想到这,心里越发着急。

    领着飞彤一步步往树林深处走去,却仍找不到虞谷来,不但如此,连同那只怪物也没了踪影。

    那铃铛仍在响个不停,声音摄魂魔声一样地一声声地刺着虞晨的耳鼓。

    没一会虞晨已从林里穿出,却仍未瞧见虞谷来。

    虞晨望着身后的树林若有所思。

    这时诺天的声音响起:“已经三个时辰了,晨晨姑娘,不能再走远了,再走远,我就召不回你的魂魄!”

    虞晨瞥了眼树上的银铃铛,带着飞彤回到现实。

    梦里三个时辰,对于现实世界来说,仿若只是将一秒间拉长。

    虞晨看见孟瑞冬仍站在虞谷来的病房外,只是孟瑞冬的神情好似怪异。

    虞晨已经知道,这个孟瑞冬是鬼娃阿冬投生来的,可是阿冬的前生却被血尸给夺去,而投生后的阿冬又被怨灵给附生,种种迹象表明,阿冬的体质很特殊。

    虞晨无声地走近孟瑞冬。

    刚要拾起孟瑞冬的手探看,却见孟母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孟母依旧一身富贵逼人,但虞晨却从孟母眼中看到了恨意。

    没有母亲会恨自己的儿子,除非他们不是真的母子。

    “这是那个女孩的哥哥吧!据说还是个道士,这一家子一定都不简单!”孟母走到孟瑞冬身旁说。

    虞晨跟飞彤瞅着这对母子。

    飞彤出于习惯朝孟母走去,嗅了嗅孟母的气息后说:“奇怪,这女人身上好重的尸气!她是人还是尸体啊?”

    飞彤无意间的话,让虞晨来了兴趣。

    孟母肯定有问题。

    孟瑞冬没有搭理孟母,转身朝孟瑞雪的病房走去。

    虞晨跟在孟瑞冬身后,她总觉孟母朝她所在的地方望了过来,但她十分肯定孟母没有瞧见她。

    虞晨出于好奇,跟着他们进了病房,她是想瞧瞧孟瑞冬的妹妹长什么样?

    这一瞧,把她自己吓一跳,孟瑞雪居然跟巧珺长得一模一样。

    出于对巧珺的愧疚,虞晨站在孟瑞雪身旁,静静地看了看床上的人。

    虞晨见孟瑞雪的眉心处郁结着一团黑气,眉头当即拧起。

    这团黑气带着邪气,虞晨料想,孟瑞雪一定是在车祸时遇见了什么邪物?

    虞晨与飞彤相继睁开眼,对于刚才的经历,两人心有余悸。

    两人刚才虽是魂魄离体之态,但却像亲生经历了一番,两人一醒来就捧着杯子大口灌水。

    诺天见这两人神情,料知有发现,它猫着猫腰望着他们。

    飞彤笑着对诺天说:“是不是想知道我们发现了什么?”

    诺天明明想知道,却要臭屁地摆作一副不稀罕的,这便是常人说的傲娇,用它家主人的话来说,这叫淡定。

    你急别人比你更急,你若装作不急了,别人还是比你急,所以,这种时候别人一定会比你先开口。

    “主人的哥哥在树林里消失了!”飞彤忍不住张起嘴。

    诺天是食魂兽,对魂魄深有了解,若是这人的意识还在,魂魄却失踪了,只能说明,这人被困在了树林里。

    “不是消失,一定是被困在了哪!”诺天与虞晨想到一块去了。

    虞晨打算回趟湘西,不过在去湘西之前,她要去看望一个人。

    《民国夫人》的戏已接近尾声,虞晨这几日没有戏份,想起之前答应过薛良春等拍摄结束,就搬回别墅的。

    虞晨当真兑现,隔天就让人将行李搬回薛良春的私人别墅。

    冯妈早就盼着虞晨回来,只可惜虞晨回来了,可是他们家先生却出了远门。

    薛良春不在,李叔闲得慌,没事帮着冯妈逗弄起花草。

    那一排豪车只能熄火停在车库中。

    李叔见虞晨回来,顿时来了精神,只可惜虞晨现在有自己的司机,李叔又觉自己无事可做,虞晨瞧出李叔的不悦,答应每天晚上让李叔来上课的地方接自己。

    李叔和冯妈并不知虞晨带着两只宠物,每回做得饭菜都不够吃,害得飞彤只能吃个半饱。

    虞晨只能每天下课后,给飞彤带外买。

    带外买的次数多了,冯妈也是明白人,就将饭菜的量加大,这才让飞彤吃个痛饱。

    可在冯妈看来,以为虞晨是有了,想着不久的将来,有个小少爷出来,薛老太太定很高兴。

    虞晨只能苦笑。

    夜深人静的时候,虞晨时常想起薛良春。

    无论他是以前的夜冥陌,还是现在的薛良春,她都爱上了他。

    虞晨想到那日薛良春舍命救她的情景又痛哭起。

    这份思念总萦绕着她,哪怕是在梦里,这份伤感仍在。

    迷迷糊糊地,虞晨感觉有人在替她拭泪,那股熟悉的感觉,让她心口生酸,心一急,大喊起:“冥陌!”

    睁开眼,什么都没有。

    虞晨这样也不知多少回?弄得趴在枕边的飞彤都跟着她难过。

    也许她该回幽灵星了!

    虞晨望着寂静的房间轻叹。

    夜冥陌若真的回去,就一定会在幽灵星。

    虞晨打算处理完虞谷来的事就去幽灵星找夜冥陌。

    第二天一早,虞晨来到医院,看完虞谷来之后,转身去了孟瑞雪那里。

    上次,她已发觉孟瑞雪中了邪,这回她打算用自己的方法唤醒孟瑞雪。

    她偷偷进了孟瑞雪的病房,这个时间没有医生,也没有医护人员,孟母刚好去打水,虞晨让飞彤拖住孟母,自己将蛊虫放在孟瑞雪的眉心处,这只蛊虫是虞晨专程养着用来吸毒用的,只见蛊虫将触角对准孟瑞雪的眉心吸了起。

    直至将那团黑气被蛊虫吸尽,孟瑞雪混沌的神智终于清醒。眼见孟瑞雪的眼皮微微颤了起。

    虞晨怕孟瑞雪再出意外,赶紧给孟瑞冬拨去电话:“你妹妹醒了!”

    虞晨用的是护士站的座机电话,为的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

    孟瑞冬闻声便赶了来,见孟瑞雪呆愣愣地坐在床上,一见孟瑞冬,孟瑞雪鼻口一酸当即抽泣起。

    孟瑞雪嘴巴张了几下,刚要说什么,见孟母提着水走来,赶紧捂嘴。

    孟母这见这两兄妹抱在一块,好似遇见了鬼一般。

    孟瑞冬对孟母过度吃惊起了疑,又见孟瑞雪一副欲言又止地,心里俨然觉得这两人有事瞒着自己。

    “主人帮了孟先生这么大的忙,为什么不露面啊!”

    “这是我欠巧珺的,跟孟瑞冬没关系!希望这世的巧珺能够幸福。”

    其实虞晨刚在替孟瑞雪化解邪气时已发现,孟瑞雪跟孟瑞冬并非亲兄妹。

    这里面的曲折怕是只有孟母清楚,不过以孟瑞冬的精明,很快就能查清楚。

    虞晨见自己的心愿又完成一个心情大好。

    还剩最后一个!

    虞晨打算明天去湘西,让李凝真将计划全部给推了。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不需要靠演戏维持生存,她只想结束这里的事,尽快回幽灵星找夜冥陌。

    虞晨下了火车就去那片树林。

    这是她做为这个时代的人,第二次站在自己的养父养母墓前。

    虞晨按照当地的习俗,给虞泽丰夫妇上了柱香后,又烧了些纸钱。

    飞彤和诺天守在虞晨身旁。

    诺天望了望眼前的这片树林,总觉这林子有古怪。

    飞彤也察觉到异常。这树林比在虞谷来的记林里看到的还要怪异,瞧,太阳明明还挂在天上的,可是这片树林却揉不进半点阳光。

    可是这林里的树长得并不茂盛,不仅树叶的间隙很大,树与树之间的间距最近的也有一尺多。

    今天有事更晚了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