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9.第1807章 说你爱老子

    第1807章 说你爱老子

    “因为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惹了我,我要么心情好,大度不计较,要么……就直接踩死到深渊里!死就给你们死个痛快,让我见证你们有多情深?我没那个心思和时间看着你们在我面前挣扎苟活。”

    桑榆这次连嘴唇都是颤的,她摇着头,眸子里尽是无助和害怕。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薄景行冷眼看她,“是你想要怎样。桑榆,这婚姻是你想要的,不择手段得来的,开始你说了算,什么时候结束,这就不是你的事情了。如果你非要跟我硬碰硬,那就来试试看,我们到底是谁更硬。”

    “所以呢,你说这么多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要你没玩儿够,我是不是永远都不能提离婚?”

    “你可以提,我也可以同意,只要你把晚晚给我留下。”

    “你明知道我不可能放弃晚晚!”

    薄景行淡淡的笑,“谁知道呢?也许顾北彦还有他手里的股份,比晚晚重要多了。”

    桑榆紧紧咬着唇,牙齿周边被咬出几个白色的印子。

    “薄景行,你何必这样,晚晚是我的女儿,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何必这么执着她?”

    “哪儿有那么多理由,我喜欢就够了。”

    桑榆简直被薄景行这无耻的理由气的想要在他的脸上狠狠呼一巴掌。

    “可是你早晚会害了晚晚,你有自己的私生活,甚至以后会娶另外一个人,你能给晚晚带来什么?除了不断的绯闻把她推上风口浪尖,你让她如何在一个继父继母家健康成长?薄景行你到底在想什么?!这就是你喜欢晚晚的理由吗?我不同意,我死都不会同意将晚晚给你!”

    薄景行冷漠勾唇,“你随便。”

    桑榆一口气憋在胸口,怎么都发不出去。

    死都不会同意?

    她死了,晚晚怎么办?

    真是好啊!

    真狠!

    被人捏住死穴的感觉,真的太差了。

    薄景行看着她完全无计可施的样子,撤退了两步,打开离开房间。

    可是却被桑榆紧紧抓住了胸前的衣服,用力把他拉了回来。

    “你到底想要我怎样?薄景行!你到底想做什么呢?!到底怎么做,你才能放过我?!”

    “放过你?”薄景行冷声道,“怎么什么话都让你说了呢?当初算计我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我会不会放过你?现在想要全身而退,你是觉得我是有多要玩儿?你想怎样就怎样?”

    桑榆抬头看他,神色复杂,“这些话我听得够多了,我承认我错了,可是我们的婚姻终究不能这么一直拖着不是吗?你给我一个具体的时间,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结束?”

    薄景行的脸色无端变得阴沉,“桑榆,你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突然提及离婚这件事情?”

    桑榆愣了一下,不知道两个人兜兜转转这么久,为什么又突然跳到这个话题上。

    为了什么?

    薄景行握紧了她的肩膀,“如果我帮你得到公司呢?”

    桑榆眸子猛然颤了颤。

    “不需要顾北彦手中的股份,你还会在达到目的之后再跟我提离婚这件事情吗?”

    “或者我该这么问……为了顾北彦,跟我离婚?”

    桑榆眉心蹙了蹙,好半天才摇头,“不……我不会原谅他……如果不是他手里的股份,我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即使跟你离了婚,我都不会跟他在一起……我不爱他了,我早就不爱他了……”

    “那你现在爱谁?”

    桑榆愣怔了刹那,眸中闪过挣扎,“我……爱……爱晚晚……”

    薄景行一直提着的一口气没吐出来,脸上的肌肉倒是抽了抽。

    “晚晚能一样吗?!”

    他忍不住朝着她怒吼了一声,桑榆被吓地闭上了眼睛。

    薄景行吼完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情绪。

    “所以你他妈突然急着离婚是为了什么?”

    “因为股份!”

    “少他妈扯淡!顾北彦拿股份吊着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以前也没见你提过离婚!”

    薄景行那暴脾气,又是一通怒吼下来,桑榆只觉得整张脸都是麻木的。

    她一时间没来得及回答,薄景行又吼了一声:“说话!”

    接二连三的声音,让桑榆觉得耳朵都嗡嗡响。

    脾气也上来一些,“还不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在外面自由快活,把晚晚推到风口浪尖上,我也没有必要非要提及这件事!你把我们放到了什么位置?!你在跟别的女人玩儿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还有老婆?”

    桑榆那温温软软的性子,如今突然爆发,倒是把薄景行给震的愣了一下、

    “……你他妈还知道自己是我老婆?!”

    桑榆:“……我知道有什么用?我知道你就不去玩儿了?”

    “你如果有身为老婆该有的样子,我能有机会出去玩儿?”

    桑榆嘴角扯了扯,还是被他气笑了。

    “你不觉得这些话很渣吗?自己出去玩儿女人,把责任推给老婆?”

    薄景行的脸绷的死沉死沉的,盯了她好半天,脸色突然缓了下来,逼近她两步,近距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所以……既然提离婚不是因为顾北彦,那就是因为我了?”

    桑榆张了张嘴,“……因为……你什么?”

    薄景行眯了眯眸子,“因为我在外面找了女人,所以你吃醋了?受不了了?难过伤心了,所以要跟我离婚?”

    没有想到薄景行会这么直接问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她,被这话直接说的红了脸。

    “谁吃醋?!那是因为你影响到了晚晚!”

    “只是晚晚?”薄景行蹙眉。

    “我……”

    “桑榆、”薄景行开口打断她的话,满声威胁,“你最好想好了再说。”

    桑榆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他,“你想让我怎么说?”

    “就说你最真实的感受!”

    桑榆抿了抿唇,却是反问道:

    “你有多讨厌我?”

    薄景行蹙眉,“是我在问你问题。”

    “我如果说喜欢你,你会开心吗?”

    薄景行的眸子突然缩了一下,盯紧了她。

    “被人喜欢感觉当然不错。”

    “只是喜欢就够了是吗?”

    薄景行蹙了蹙眉。

    桑榆却又继续道:“如果我对你不仅仅是喜欢呢?”

    紧握着她肩膀的手,陡然松了力道。

    天知道桑榆说这些话,到底鼓起了多大的勇气,如果不是今天两个人有一种分崩离析的气氛,如果不是薄景行一步步引导到了这里,她想她可能一生都不会将这些话说出来。

    反正都这样了,如果他厌恶,左右不过一场离婚。

    可她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感受到他的反应时,心还是瞬间缩了起来,不是失望,而是绝望。

    她就知道……

    她说服自己不要表现的太明显,佯装着扯出一个无所谓的笑来。

    “你不用担心,我也就是说说……”

    “不仅仅是喜欢,所以你的意思是爱我对吗?”薄景行沉沉看着她问。

    桑榆没说话。

    “我不相信。”薄景行又说。

    桑榆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不信就算了。”

    她伸手轻易拨开他的手,又打算让今天这次争吵不了了之。

    结果她整个人却被突然抱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

    她被晃的头晕眼花。

    薄景行却直接压住她,“这次别给我拖泥带水,稀里糊涂蒙混过关,给我说清楚,爱不爱我?”

    桑榆好不容易定住神,“说了你会信吗?”

    “那就说到我信为止!”

    桑榆掉头,“好啊,那你说你为什么不信?”

    “我带着一群女人给我哥,嫂子甩锅给我,你无动于衷。我跟别人抢女人闹进局子你只负责提人,发生什么事情你不闻不问,我昨天跟那女人的绯闻满天飞,你今天提到一句那个女人的事情了?”

    “你爱人就是这么爱的?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哪一点看出来在意了?”

    桑榆眸子闪了一下,“我在意还要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吗?我有什么资格跟你闹?你讨厌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想起来讽刺我两句,我跟你吃醋折腾,谁知道你是不是想着要看我笑话?!”

    薄景行眉心越皱越紧,“再说一遍,爱不爱我?!”

    “爱不起!我这么有心机的女人,还带着一个拖油瓶,不配爱你!”

    薄景行突然伸手放在她的脖子上,脸色凶狠,随时随地都有可能用力掐住她。

    “说你爱我!不然我掐死你!”

    桑榆懵了一下,“你这是威胁!”

    薄景行收紧了手,圈住了她纤细的脖颈。

    “就威胁了,说你爱老子!”

    桑榆神情怪异地看着他,“你没事吧,这都行?”

    还能正常说话,可见一点威胁力都没有。

    力道收紧了些,桑榆才终于妥协。

    “你别动,我爱你,爱你还不行吗?”

    薄景行神色这才好了一点,哼笑了一声。

    “是有多不情愿?好像是我逼你说的一样!”

    桑榆:“……这难道不是逼的吗?”

    薄景行眼睛立刻凶狠,“你说什么?”

    桑榆摇头,“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心甘情愿说的,我爱你……”

    薄景行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俯身,凑近她。

    “虽然你这个女人很差劲,但是我对你也不是那么很讨厌,毕竟人无完人嘛,有些事情得过且过也就过去了,我要求也不能太高。爸妈奶奶大哥嫂子对你印象都还不错,况且离婚了还得重新找女人结婚,也麻烦,晚晚我也很喜欢……还有句话说的好,与其找一个你爱的,不找一个爱你的……正好你也爱我,我也就勉为其难,跟你将就着过吧……”

    桑榆听到他这些话,一张脸都皱了起来,随后笑了笑,“那还真是委屈您了,这么多年一直委屈您我也挺愧疚的,我怎么还能恩将仇报让您勉为其难跟我将就呢?不如就离了吧……”

    “再说一句试试!”

    虐不起了,越写越觉得我是个甜文作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