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第1805章 女儿

    第1805章 女儿

    看向他的表情,紧张又怜悯。

    薄景行当即皱起了眉,“怎么?”

    女人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

    “……你的手机没电了吗?”

    薄景行起身下床,听到她的话,下意识地寻找什么。

    女人指了指茶几,然后拿起上面的一只黑色手机,起身给他送了过去。

    看到薄景行接过,然后打开屏幕,她抿了抿唇,道:

    “原来还有电啊,昨天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我以为是没电了。”

    薄景行没说话,看了一眼没什么特殊的手机,将手机黑屏扔到了一边。

    伸手捏了捏发胀的眉心、

    “昨天晚上都没有人给你打电话或者发信息吗?”

    薄景行站起身打算找洗手间,听到她的话,格外不耐烦。

    “你到底想说什么?”

    女人沉默了一下,“……你昨天在酒吧的事情被人放到了网上,热度很高,我以为,你的妻子会给你打电话确认一下……”

    薄景行身形顿住,转头,因为宿醉而泛红的眸子看向女人,阴鸷的可怕。

    女人当即就被吓地退了两步,面露胆怯。

    “抱歉……”

    薄景行转头,似乎是想了几秒什么,冷笑一声,找到洗手间走了进去,门被甩的震天响。

    冲了一个澡出来,不过一刻钟的时间。

    身上穿着浴袍,直接无视坐在沙发上不知所措的女人,直接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是让人给准备衣服。

    在等衣服的期间,薄景行又叫了早餐。

    倒是没有委屈那个女人,一起吃了。

    女人吃的很少,再反观薄景行,饭量绝对是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饭量。

    他见过好多人,男人和女人,对于吃饭这种东西,仿佛没一顿都是例行公事一样,一点点,似乎就能挺一天。

    现在,她也总算是见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然而这些程度,还远远不够薄景行平常真正的饭量。

    昨天空腹喝了那么多酒,胃本就不舒服,再加上宿醉头疼,吃多根本不可能。

    早餐过程中,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吃完早餐,衣服也送了过来。

    两套。

    连那个女人的都有准备。

    将衣服扔给女人,打发她到洗手间换上。

    女人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地换了。

    再出来,薄景行已经一身笔挺西装,头发简单抓了抓,整个人便精神百倍,天生矜贵,又带着一种放荡不羁,散发着别样的魅力。

    看到女人出来,面无表情地说了声“走”字,便打开了房门。

    女人脸红心跳,跟上去,站到了他身边、

    停顿了两秒,她低声开口:“其实我们现在已经没必要……”

    薄景行没听她继续说,率先走了出去。

    相比较昨天晚上的热闹,今天早上的酒吧,显然太过于冷清。

    不是说没人,而是晚上都玩儿嗨了,第二天显然都是无精打采的,精神萎靡,一语不发,愁眉苦脸地开始准备往外走。

    不过大多数人都在看到薄景行和那个女人一起走出来的时候,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神色。

    但也没有过多的交流。

    然而薄景行却觉得哪里不太对。

    依旧身形笔直,目视前方,“你刚刚想说什么?”

    女人显然知道这话是对她说的。

    惊吓过后,便低声道:“昨天你在酒吧的事情被很多人关注,如果你只是要做戏的话,昨晚已经达到目的了。但是……不知道今早的结果是不是你想要的……”

    两个人走出了酒吧,站在门口,呼吸到了还算新鲜的空气。

    “什么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女人半天没说话,薄景行不耐烦,转头看她,她却将手机递到了他面前。

    热门话题很直接印在他的眸子里。

    薄家二少奶奶被前男友接走一起上班。

    薄二少与妻子,各玩儿各。

    旧情复燃,薄二少奶奶丝毫不在意薄二少绯闻。

    薄景行脸色差的难以形容。

    怪不得他一醒过来,这个女人的眼神中有一种怜悯。

    怪不得她在强调他的手机安静了一晚上。

    怪不得刚刚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别有深意。

    昨晚他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桑榆不仅没有一个电话,今早反而跟前男友一起无视绯闻,甜甜蜜蜜地一起去上班了?

    呵、

    桑榆,你真是好样的。

    助理开着车子停在了面前,薄景行直接大步上了车。

    女人被丢在了原地。

    虽然有些难堪,但还是松了一口气。

    薄景行那一时冲动是想要直接找到桑榆的公司,把她揪出来好好修理她一顿。

    但是没多久,却又克制住了。

    他们两个甜甜蜜蜜,他突然找上门?

    显得他才是那个最在乎,被牵着鼻子走的那一个!

    凭什么?

    他凭什么在乎她?

    转路去了公司。

    网上有关他们的新闻热度还在。

    桑榆和顾北彦一起吃午餐的新闻,又将热度提升了一些。

    薄氏财团整栋大楼,都弥漫着浓浓的低气压。

    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大气都不敢出。

    本来以为只有他家执行长大人气场过分强大。

    而薄二少性格随意,放荡不羁,也是个可以适当玩笑的人,所以这两个兄弟比起来,在他们眼里,完全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但是现在看来,天生气场就是天生的,不是没有,只是人家没释放出来罢了。

    现在这种情况,貌似比执行长打人都可怕。

    因为,所有人都不敢想象,一个平日里性格随和,大大咧咧的人,生起气来的威慑力到底有多可怕。

    显然,的确是很可怕。

    网上的消息他们自然也知道。

    所以感觉才更深刻。

    一直捱到晚上下班,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打卡离开,薄景行办公室里还没什么动静。

    实际上一整天,他都心不在焉,除了工作,他没有接到任何之外的电话。

    事情到了现在,好像所有人都不在乎。

    晚上,顾北彦本来要跟桑榆吃晚餐,结果被桑榆拒绝。

    “晚晚还在家等我,晚餐就算了。”

    顾北彦也没有坚持。

    “周末带晚晚一起出来吧。”

    桑榆看了他一眼,解开安全带,“到时候再说吧。”

    “桑榆,我很喜欢晚晚。”

    “……嗯。”

    桑榆侧身打开车门,刚刚打开一个缝噶,她的身子便顿了一下。

    公寓楼下的路灯很亮,光晕外,几只飞蛾在盘着光源。

    停车场还是有些昏暗。

    依稀可以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形靠在车前盖上,双手抱胸,似乎是在看向这里。

    她心里紧了一下,眯起眼睛仔细看了那人一眼、

    然而下一秒,她的肩膀便被顾北彦勾了回去。

    桑榆猝不及防,转头过去,额头上印上一抹温热。

    她身子瞬间僵住,眸子眨了眨,还没有任何反应,她的身子便突然往车外跌了下去。

    顾北彦想要伸手拉她,却还是晚了一步。

    桑榆被直接扯出了门外。

    姿势狼狈,一只膝盖甚至已经蹭到了地面,还是被人强行提起来的。

    顾北彦见状,第一时间打开车门下了车。

    绕过车身,距离近了,男人的面容才看的一清二楚。

    男人生的格外俊朗帅气。

    高大挺拔的身材和完美的五官透出一种狂放不羁,狂野中偏偏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雄性荷尔蒙展现的淋漓尽致。

    而此刻的男人,相比较刚刚独自沉默靠在车头的安静,完全是像是个被踩到痛脚的狮子。

    嗓中仿佛有愤怒的声音,对顾北彦,完全是一副领地被侵犯的绝对不可原谅的样子。

    恨不得杀了他。

    顾北彦只是顿了一下,便继续上前,平静地看着他。

    “放开她。”

    拳头带着劲风,狠狠砸在了他的脸上。

    顾北彦身子猛然一歪,长臂撑在了车前盖上。

    薄景行小时候被薄景川保护的好,但是到底是男孩子,对一些功夫也有兴趣,虽然很严格,但是也跟着学了下来。

    这一拳,完全没有想到要用什么技巧,只想着用最直接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愤怒。

    顾北彦的唇角当即便被这一拳打出了血。

    桑榆刚刚被突然扯下车,到现在还惊魂未定。

    他突然挥向顾北彦的拳头,让她的头脑又是一阵发懵。

    薄景行逼近顾北彦,扯住他的衣服,面向他。

    神色和语气是如出一辙的狠戾。

    “谁准你碰她?”

    顾北彦冷笑一声,“薄二少这是在外面玩儿够了,回来找存在感来了?”

    这话无疑是直直给了薄景行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昨晚没有回家,在酒吧搞出那些阵仗,如今就像是自己给自己的一巴掌。

    实际上不是这样的。

    他当初并没有想过要这么冲动,他只是知道桑榆晚上没有回家,就莫名其妙地在这里等她。

    明明没有想过任何可以让他冲动失控的理由。

    可是当他看到顾北彦的车子送她回来,心中便陡然腾起一股滔天怒火。

    更别提,顾北彦吻了她。

    滔天怒火像是突然找到了一个喷发口,瞬间冲了出来。

    感觉怎么样?

    还是觉得愤怒,没有得到一点点纾解。

    西装外套早就松开了扣子,一拳下去,全身的肌肉都在紧绷着。

    拳头紧紧握着,手臂上凸起的肌肉把衣服撑的几乎要爆开。

    他浑身上下都觉得难受,但是,心脏却紧缩抽搐着发疼。

    刚刚桑榆被吻的样子在脑海里滑过,又似乎穿透了心房。

    他今天早上就知道不该去找她,不该让她牵引自己的情绪。

    到底还是失了控。

    不清不楚。

    “你要不要脸?她现在是我的妻子……”

    “妻子之于你是什么?放在家里的泥娃娃,任你拿捏?”

    “这他妈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北彦冷笑,“我爱她,算不算有关系?”

    薄景行额头上的青筋陡然暴了出来,攥着他衣服的手在咯咯作响。

    桑榆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察觉到薄景行的情绪,连忙上前抓住了他攥着顾北彦衣服的手。

    “薄景行你做什么?!放开他!”

    薄景行冷眼盯着她努力掰着他手的手,眸子滑至眼尾,“放开、”

    桑榆蹙眉,“薄景行!”

    “信不信我打死他?”

    桑榆眸子闪了闪,抓着他手的力道不由自主地松了松。

    薄景行突然冷笑了一声,心中怒意无限翻滚。

    她阻止,他愤怒。

    她听话地松开,他更愤怒。

    “你他妈就这么紧张他?”

    桑榆抿了抿唇,仰头看着他,“薄景行,跟别人无关,我其实有事情想要跟你谈谈。”

    薄景行眸子突然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骤然缩了缩,“谈什么?”

    “你先放开他。”

    “说不说?”

    他的强势,桑榆根本带不动他。

    只能沉默之后妥协,“我知道,你其实一直在提醒我主动跟你离婚。好,我答应你,我们离婚……所以你以后不必再刻意搞那么大的动作,非得赔上自己的名声,闹上新闻热门,来暗示我什么。”

    薄景行头皮像是被密密麻麻带着寒气的细针刺的密不透风。

    “我暗示你主动提出离婚?”

    桑榆点头,“如你所愿。”

    薄景行盯了她良久,突然干干冷笑一声,一把甩开顾北彦,看着桑榆。

    “怎么?前男友答应把股份给你了?”

    桑榆抿紧了唇,扫了一眼被松开的顾北彦,没说话。

    “看来是我没用了。”

    桑榆眸子缩了缩,脸上浮出一抹苦笑。

    “薄景行。”

    顾北彦擦去嘴角的血迹,突然叫了他一声。

    薄景行看过去,顾北彦站直身体,看着他冷笑一声。

    “我不仅可以把手中的股份无条件给桑榆,我还能给她和晚晚一个完整的家。”

    桑榆懵了一下,突然愤怒地喊了一声:“顾北彦!”

    薄景行微微转身,冷盯着顾北彦,“你什么意思?”

    顾北彦笑着迎上薄景行的眸子,淡淡道:“晚晚,是我的女儿。”

    “顾北彦!!”

    桑榆此刻的脑袋像是炸开了一般。

    万万没有想到,顾北彦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来!

    她明显察觉到攥着她手的那只大手猛然用力,几乎要将她的手腕儿捏断。

    “晚晚是我跟桑榆的女儿。薄景行,你知道吗?”

    “你住口!你胡说什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