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第1806章 患难与共

    第1806章 患难与共

    “你住口!你胡说什么?!”

    桑榆挣扎着想要摆脱薄景行的禁锢,此刻气的几乎要疯了。

    怎么可以?!

    他怎么可以突然提起晚晚?!

    脑袋里一片空白,只是想着要否认这一切。

    顾北彦却只是盯着薄景行,俊颜上挂着彩,但是那淡淡的笑怎么看怎么刺眼。

    “本就是一场表面婚姻,承蒙你的照顾,她现在该回到我的身边了。”

    桑榆整个身体都在发颤,“住口,顾北彦……你住口!”

    下一秒,她突然一个踉跄,紧接着就被薄景行不由分说地拖着朝着公寓大厅内走了过去。

    “薄景行!”

    桑榆完全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

    但是心中的恐惧却是让她格外不安的。

    被甩进电梯,薄景行狂摁电梯闭合键,顾北彦没有来得及追上来。

    只有两个人的电梯,急促的呼吸声让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桑榆身体紧贴着冰凉的电梯墙壁,紧抿着唇,脸色苍白,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动作。

    她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时刻关注着薄景行的任何举动,怕极了他现在的样子。

    被他紧攥着的手腕如今似乎被更疼了一些,火辣辣的,似乎连血液都停止了循环。

    “所以说,晚晚不是你的妹妹。”

    薄景行突然开口,冷硬的声音把她吓的缩了缩肩膀。

    是陈述,不是疑问。

    “……不,晚晚是我的妹妹……”

    薄景行冷笑一声,转头,神色阴鸷地看着她。

    “桑榆,你说DNA分辨不出姐妹和母女是吗?”

    桑榆的指尖陡然颤了颤,眸子里短暂的慌乱之后,渐渐弥漫上层层绝望。

    电梯门打开,薄景行突然扯着她出了电梯。

    快速打开门,赵妈在家照顾晚晚,听到声音还没有来得及站起来,就看到薄景行拽着桑榆沈着脸大步跨了进来,桑榆在后面,脚步踉跄着,显得有些狼狈。

    她被吓了一跳,却是第一时间捂住了晚晚的眼睛,没说话。

    因为根本连招呼都来不及打,两个人便上了楼。

    桑榆直接被甩到了床上。

    薄景行欺身而上,双腿将她禁锢的死死的。

    她的声音都发着颤,“薄景行……”

    薄景行摁着她的肩膀,俯下身子看着她。

    除了那双充满愤怒的眸子,没有任何动作。

    尽管紧张害怕,但是桑榆还是能从薄景行的眸子里看到那一抹显而易见的厌恶。

    整个人突然都冷静了下来、

    是。

    她怎么忘了,他是高高在上的薄家少爷,要什么女人没有?

    干干净净,乖巧顺从的,比比皆是,就像这次的女人一样。

    安静乖巧,一副不谙世事的清白模样。

    这才该是他喜欢的。

    她这种半路算计上位的女人,不干不净,处处心机,为了利益,甚至甘愿出卖自己的身体,到现在,她甚至有一个跟别的男人生的孩子……

    他的确该厌恶。

    薄景行到底没有动她,径自从她身上翻下,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是要自己坦白,还是让我亲自带着晚晚去医院?”

    桑榆刚刚平静下来的情绪突然又紧绷起来。

    她从床上坐起来,仰头看着他。

    “不管是我的妹妹还是我的女儿,这都跟你没关系。你不是一直想要离婚?我同意……”

    房间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桑榆咬着唇,“很谢谢你这些日子对我的忍耐,我过的很开心。离婚这件事情我的确拖了很久,我也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

    “是不能再拖下去了,还是找到了绝对的退路,觉得我没有了利用价值,正好可以趁机跟我断绝关系?”

    桑榆沉默了一段时间,才缓缓道:“随你怎么想吧,只要你心里觉得痛快,我怎样都行。”

    她为了稳住公司的地位的,都能花费心思爬上他的床,他以前对她的侮辱和厌恶,她都习惯了。

    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承受的。

    错的本就是她。

    她的态度,让薄景行冷笑连连。

    “桑榆,你真是厉害。算计我跟你结婚你不要脸,目的达成要离婚你还是一样不要脸。也对,一张脸不值钱,你也算值了,明码标价,估计没几个人的脸面比你的值钱。”

    桑榆死死咬着唇,静坐在那里承受着来自薄景行的侮辱。

    “可你就这样甘心?当初被人毫不留情地甩出来,如今转身找你你还要巴巴贴上去?桑榆,是你做人本来就这么没底线,还是觉得缺了男人不能活?”

    桑榆吞了吞口水,但是口中一种干涩却割的嗓子生疼。

    “……你说得对,我做人的确没底线,你又不是第一天才知道。”

    她的应承,让薄景行的胸腔有一种快要炸了的感觉。

    这种女人……

    “你这种女人,我跟难想象,晚晚以后会被你带成什么样子……”

    “什么样子都与你无关!”

    一直平平淡淡没有什么太大情绪波动的桑榆在听到薄景行口中提及晚晚的瞬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整个人像是被刺中了哪里,一直隐藏着的刺瞬间竖了起来,遍布全身。

    薄景行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态度搞得顿住,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紧紧盯着她。

    桑榆眸子闪了闪,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

    她摸索着,有些手忙脚乱的从床上站起来。

    “真的跟你没有关系……我们会离婚,不管晚晚是我的妹妹还是女儿,不管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都跟你没关系……”

    “离婚手续我随时都可以办,我……我先去收拾东西,明天我就搬出去……”

    这一刻,她只想离的薄景行远一点。

    这个时候,跟他多在一起一秒,她都有可能露出任何马脚。

    她从来都没有被薄景行那狂放不羁的外表所迷惑。

    他绝对有着薄家人该有的睿智和气势。

    只要他在意,洞察力绝对不容小觑。

    她怕,怕自己被他看透。

    她急于离开,但是却还是被薄景行扯住手腕,拉了回来。

    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行让她抬头看他,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此近距离的看,深邃的不见底。

    他盯了她许久,才微微眯起眸子,薄唇张合。

    “你在害怕什么?”

    桑榆身子猛然一僵,薄景行攥着她手腕的力道微微加重几分。

    “桑榆,你是不是还有事情瞒着我?”

    “……没有。”

    桑榆扭动着自己的脖子,想要挣脱他的禁锢,虽然没有成功挣脱,但是过程中却躲开了他的注视。

    “晚晚的确跟我没有关系,这点我承认,可你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薄景行顿了顿,突然又说,“你在怕我跟你争晚晚?”

    最担心的事情被毫无预兆的直接挑明,桑榆整个人都是蒙的。

    愣在薄景行怀里,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薄景行更紧的盯着她,“就算她是你的女儿,我有什么立场去跟你争?桑榆,除非……晚晚她其实并不是你跟顾北彦的女儿是不是?”

    桑榆只觉得头要炸了。

    牵扯到晚晚,她根本做不到完全无动于衷。

    就算是伪装,都不能。

    然而薄景行却还是步步紧逼,又道:

    “又或者说,晚晚她其实是……”

    桑榆太阳穴涨的几乎要爆开。

    “薄景行,晚晚是我的命,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提及她,她只属于我,只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想要把她保护的好好的,健健康康,衣食无忧的长大……”

    “她是我的妹妹也好,是我的女儿也罢,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差别……这就是她的身世……可是……”

    她顿了顿,然后缓缓抬头,看向薄景行。

    “顾北彦提及晚晚不应该,而你……你的作为,你有什么可以直接对我说,如果你真的按耐不住,我也不是一定要缠着你不放,可你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来提醒我……你可以不用顾忌我的感受如何,可是晚晚呢?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有多少人把矛头放在了晚晚身上……”

    “我不允许有任何事情伤害到晚晚……”

    薄景行沉默,桑榆的话让他突然醍醐灌顶。

    当初,他并没有想那么多。

    没有想到那些绯闻会给晚晚带来什么影响。

    不管晚晚是桑榆的妹妹还是女儿……

    这两个身份,都是被人拿来无休止谈论的焦点。

    攥着桑榆的手微微松了松,“所以……晚晚到底是不是你的女儿?”

    桑榆咬唇没说话。

    “非得让我去趟医院?”

    桑榆身子微微缩了缩,她费尽心思藏了那么久,她以为她瞒过了所有人,她以为她可以瞒到跟薄景行分道扬镳。

    可是,如顾北彦所说,薄景行的举动,已经把晚晚放到了风口浪尖上。

    她以为最坏的结果是外薄景行发现之前跟薄景行断开联系,却没想到,顾北彦会这么着急,急于求成逼着她用最快的速度跟薄景行离婚。

    想起顾北彦,桑榆便是满身的愤怒。

    如果不是他,晚晚在薄景行面前,就会一直是自己的妹妹!

    “说不说?”薄景行口气有些威胁的意味。

    桑榆顿了一下,“如果是呢?”

    薄景行呼吸还是瞬间沉了几分,随后冷笑。

    “如果是,你带着晚晚嫁给我,晚晚就是我们共同的孩子,你要是离婚,可以,晚晚给我留下。”

    桑榆脸色瞬间苍白。

    “晚晚是我的孩子,跟你没关系!”

    薄景行冷笑,“从你带着她嫁给我的那一刻,我就是她的父亲。”

    “你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是到法院争,也不可能判给你!”

    薄景行松开她,冷笑着走到床边的柜子上靠着。

    “如果我想争,就一定会争到手。”

    “不可能!”

    “你说如果你没有扶养能力法院还会不会判给你?”

    桑榆摇头,“我不可能没有扶养能力,退一万步讲,顾北彦也不可能放弃晚晚抚养权……”

    “呵。”

    薄景行笑出声,讽刺十足。

    “你现在有,不代表以后也有。顾北彦?那你最好告诉他,想要争晚晚,怕是要做好倾家荡产的准备,你问他愿不愿意,就算愿意,他都倾家荡产了,拿什么养你跟晚晚?”

    桑榆的脑袋终于“轰”的一下炸开。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晚晚。我还想看看,顾北彦他到底有多硬气,倾家荡产都不怕?”

    看着桑榆苍白的脸色,薄景行抿了抿唇,还是说道:

    “作为男人,我觉得他可以为了你跟我硬碰硬,但是倾家荡产却是做不到的。说到底男人的尊严也是全靠金钱地位堆砌起来的,他什么都没有了,在你面前,他还有什么脸面?”

    “不要想着什么所谓的跟他患难与共。”

    薄景行站起身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因为我不会给你们这个机会的,惹了我,我要么心情好,大度不计较,要么……就直接踩死到深渊里!死就给你们死个痛快,让我见证你们有多情深?我没那个心思和时间看着你们在我面前挣扎苟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