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第1807章 她的错

    第1807章 她的错

    许清知重新给黎墨盛了新的米粥,她自己则把那些炒饭倒了,简单弄出了两个三明治,盛了一碗米粥,陪着黎墨一起吃完了早餐。

    黎墨的眼睛时不时地往许清知手中的三明治上看了好几眼,看一眼,就喝口粥,样子太容易让人看懂了。

    许清知笑了笑,伸手将手中的三明治递给他,“要不要吃点儿?”

    黎墨挑了挑眉,刚想要伸手去拿,结果许清知却提前收回了手。

    “不自律啊你,给你就吃?”

    黎墨咬牙,“……你敢耍我?”

    许清知掩嘴轻笑,“这是测验你的自制力,明明知道自己的胃不好,不能吃这些东西,你还馋?”

    黎墨俊脸一寒:“你等着!”

    许清知没说话,只是用力咬了一口三明治,口气夸张。

    “嗯~~真好吃!”

    黎墨咬牙切齿,磨牙嚯嚯。

    许清知吃完一个三明治,喝了一碗粥,第二个三明治便又有些发愁了,有些遗憾,但是还是为了黎墨之前的提醒,怕顶到孩子,没再继续吃。

    抬头看黎墨还在喝粥,不由皱了皱眉,“你今天吃饭怎么这么墨……慢?”

    许清知话风明显转了一下。

    黎墨瞪她,“我胃疼!你还想让我牛饮吗?”

    许清知抿了抿唇,就没有好好说话的时候。

    等到黎墨将米粥喝完,许清知才推着他上楼,让医生配药吊上水。

    等到忙完以后,黎墨突然又开口,“换药的事情你交给她就好了,有事你就先走!”

    因为这医生打断了他的好事,他是怎么都看他不顺眼。

    医生自然也巴不得,赶紧告诉了许清知换药的方法,无非就是第一瓶输完,把针管插到另外一个药瓶里就可以,不需要调速度,等吊完直接这样那样把针平行拔出来就可以了。

    许清知蹙着眉勉强应了下来,听起来倒是不难,但是她更希望有专业的人在场会好一些!

    奈何黎墨不允许,只是换药拔针,应该……死不了人。

    把医生送走,许清知并没有上楼,而是第一时间去了厨房,叮叮当当一顿,最后抱着一个果盘上了楼。直接坐到了床边的化妆台椅子上,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吃水果。

    沙沙沙的声音在房间里格外清晰,许清知看了看自己的邮箱,翻了几个文件,看了看公司这两天的各个项目进度,没什么大问题,便又开始刷网络。

    黎少半夜紧急到医院就医的类似话题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网上。

    许清知皱了皱眉,现在的媒体是有多无聊,生病上个医院,他们都得大肆报道一番?

    是不是繁星最近安心养胎,导致他们没新闻了挖了,从而把注意力放到了他们身上?

    黎墨半夜就医,她自然也在其中,其中就有不少言论是针对她的。

    包括两个人大打出手,许清知谋害亲夫,甚至不满对方冷暴力而对黎墨加以报复之类的话比比皆是。

    有些言论的确非常难听,但是她得到繁星的真传,很容易以平常心去看待并自动忽略那些言论。

    有的人直接说他们两个就是现代版的潘金莲和武大郎,或者说她是那没人敢惹的孙二娘,活脱脱成了水浒传里的传奇人物。

    她忍不住轻笑出了声,合着有这种想法的,不止医生和她。

    黎墨冷着脸瞥了她一眼,“笑什么?”

    他现在不能吃东西,她还偏偏什么都要在他面前吃,这个该死的女人……

    “你说,我是孙二娘还是潘金莲?”

    黎墨眉心一跳,“怎么,你是要把我弄死做人肉包子,还是想把我毒死跟其他野男人在一起?”

    许清知吃着苹果,“……你想变成人肉包子还是被毒死?”

    黎墨深吸了一口气,“你闭嘴吧,省的我一会儿跳起来掐死你!”

    许清知没再说话,吃着水果,房间里又是一阵寂静。

    只响着沙沙沙的声音,和偶尔她吞咽时发出的轻微“咕咚”声。

    黎墨早餐就只是白粥,淡的可以,现在看着许清知吃,他口中不断在分泌口水。

    “……甜吗?”良久,黎墨突然开口。

    许清知转头看了他一眼,几秒后笑眯眯地道:“你想吃啊?”

    看着她,黎墨微微眯起眸子,“你过来一下,让我尝尝味道。”

    “不行,凉。”

    “……”

    “我无聊,你过来陪我聊会儿天。”

    “现在我也没捂着你的嘴啊?完全可以聊。”

    “许清知你又不听话?”

    许清知:“……”

    黎墨单手掀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置,“快点,来这里吃,这里暖和。”

    许清知:“……”

    抽了抽嘴角,这副要拐卖儿童的诱哄口气,是把她当成三岁孩子了?

    “快点!”

    见她不动,黎墨又拍了两下,沉声催促她。

    许清知拿了一块苹果放进了嘴里,慢慢嚼着,看了他几秒,然后捧着盘子,站起身,还是上了床。

    黎墨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看她坐好,黎墨将被子裹到了她的肩膀上。

    然后就这么看着她,“吃吧。”

    许清知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儿,黎墨直接拿起一颗葡萄塞进了她的嘴里。

    许清知被迫张开嘴,葡萄一进嘴里,便汁水四溢,酸酸甜甜加上水果特有的清香,布满整个口腔。

    “好吃吗?”黎墨看着她问。

    许清知点点头。

    黎墨视线瞥了一眼她怀里的果盘,“我尝尝……”

    刚刚伸出手,许清知便将果盘放到了一边。

    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现在不能吃!”

    黎墨蹙眉,“我不吞!”

    许清知半秒犹豫,随后坚决摇头,“……不行!这个凉!”

    黎墨咬牙,“狠心的女人!”

    许清知掩嘴笑了笑,“这才不到一天,你都忍不住?往后还有几天等你熬呢。”

    黎墨臭脸,“你以为这都是谁害的?”

    许清知又叼了一口苹果,“当然是你自己,你这完全就是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许清知!”

    许清知点点头,“嗯嗯,在呢……”

    她一边应着,一边撑着胳膊爬起来,突然朝着黎墨凑了过去。

    黎墨往后退了几分,瞪着她,“你干什么?”

    许清知笑了笑,“这不是怕你馋坏了吗?吃不到,让你闻闻味道也可以啊?嗯……给你闻闻……”

    许清知又凑近了他几分,她身上淡淡的体香扑鼻而来,说话间气息中的确带着淡淡的果香味。

    黎墨脸色微微僵了僵,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一脸嫌弃,“离我远点儿……”

    “你还想闻什么味儿?我吃给你啊!”

    “许清知,你真恶心,离我远点儿……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许清知挑挑眉,抬眼看了一眼他插着针的手,撇了撇嘴,一脸的无所畏惧。

    摆明是仗着他现在不能随便动弹,完全可以肆意妄为。

    “橙子好了!”许清知自作主张,拿起一块橙子,就放进了嘴里。

    橙子的味道比其他水果重,刚刚咬进嘴里,味道闻起来就格外香甜。

    尤其是许清知还专门朝着他恶作剧地呼了一口气。

    黎墨故意一窒,瞪她,“许清知!”

    许清知难得心情极好的戏谑挑眉,“嗯?不喜欢吃橙子吗?……那再来一块好了……”

    难得可以有机会好好虐虐黎墨,错或这个机会,那是她傻!

    说着又叼了一块橙子放进了嘴里。

    眯着眼睛朝着黎墨笑了笑,挑衅和幸灾乐祸的意味十足。

    “许清知我再说最后一遍,你离我远一点!”

    看着黎墨似乎真的生气了,许清知也不敢再造次,“好吧好吧……”

    好个屁!

    黎墨内心咒骂一声,扣住许清知的后脑勺儿,就把她压了下来,准确无误地扣住了她的唇。

    许清知惊讶地瞠大了眸子,没想到黎墨会突然变卦突袭她!

    她愣了两秒,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推开他,结果黎墨却先她一步,开始抢她嘴里的橙子。

    许清知愣了一下,唔唔了两声出声拒绝,黎墨却恍若未闻,擭着她的力道更加用力,执意要抢掉许清知的橙子。

    许清知挣扎无果,只知道不能让黎墨成功吃到她的橙子,只能尽力往外推黎墨,一来二去,两个人为了一块橙子,开始了一场抢夺之战。

    只是很久之后,也不知道橙子到底进了谁的肚子,两个人却依旧没有分开。

    战争变了味道。

    房间的气氛开始变的旖旎。

    知道许清知低声不适地“咛”了一声,黎墨才松开她。

    两个人气息有些紊乱,许清身子后退,有些发软地坐在了床上。

    脸色红的发烫,眸子里覆着一层水气,呼吸浅重交错。

    黎墨紧紧盯着她,有些凌乱的眸子里带着太明显的欲望。

    许清知一时间不敢直视黎墨,尴尬的不知所措,只能转移注意力,低头随意拿起一块苹果放进了嘴里。

    黎墨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许清知眸子轻轻颤了颤,抬起眸子看他。

    眸光闪烁。

    黎墨轻轻拉了拉他,眸光幽暗,声音暗哑,“继续。”

    许清知眸子又是一颤,脸色更是通红。

    黎墨再次哑声催促,“许清知……快点……”

    说话间,便又轻轻扯了扯她。

    许清知红着脸犹豫,始终不敢。

    “你不来我就去了……”

    黎墨说着就要起身,许清知连忙按住他,“你别,小心跑针。”

    “那我还要!你过来!”

    许清知无语了半天,看着黎墨又要起身,许清知连忙爬起来,凑到黎墨跟前,主动成全了他。

    黎墨得意地扯了扯唇角,这个女人,担心他简直不要太明显。

    只是随着两个人的互动渐渐渗入,黎墨便开始懊恼起来。

    只可惜他现在不方便,不然……哼!

    等他好了,他一定要随心所欲,为所欲为。

    然而独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并不多,门铃声在不久后便又响了起来。

    许清知也有了理由结束这一场羞人的交流,推开他,捂着发胀的红唇下了楼。

    一张脸烫的她都觉得着了火。

    走到楼下,她挥动着手对着脸扇了扇风,觉得差不多,深吸一口气,才打开门。

    门口是黎老太太和乔芷兰。

    “知知啊,黎墨怎么样?我们去医院说他出院了……是不是不能治了,医院打发到家里等……等着安排后事了?”

    许清知:“……”

    乔芷兰脸色不太好,“妈,你说什么呢?!”

    黎老太太连连“哦哦”了两声,朝着自己的嘴巴拍了两巴掌,“你看我这张臭嘴……”

    许清知把两人迎了进来,“奶奶,妈,你们放心,黎墨没事,他就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医院待着,医生在家给他吊点滴。”

    两个人脸上的神情这才放松下来。

    黎墨此刻正在回味许清知带给他的香甜,房门被打开,老太太和乔芷兰双双进来,他不由皱起了眉。

    “你们怎么来了?”

    黎老太太不悦地蹙眉,“现在不了,等你咽气才能来看你吗?”

    “妈!”乔芷兰真的被老太太气的快哭了,怎么老是说这种晦气的话?

    老太太不耐,“别妈妈妈的老叫我,我嘴巴又没开光!要是说什么什么灵验,我早就成女王了!”

    乔芷兰:“……”

    许清知:“……”原来奶奶还有当女王的梦想啊?

    老太太朝着黎墨走了过去,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撇撇嘴,“这不是没事吗?”

    乔芷兰一脸担忧地凑了过去,轻声问道:“黎墨,没事吧?”

    黎墨抿抿唇,“没事。”

    “怎么会突然闹进医院?”

    许清知瞥了黎墨一眼,然后低声开口道:“妈,其实是我……”

    “这事的确是她的错!”黎墨突然抢断她的话,老太太和乔芷兰把视线齐齐放到了许清知的身上,面带疑惑。

    许清知顿了一下,点点头,“嗯……的确是……”

    “昨晚她吃饭太香,我趁她不注意吃了她的菜……这女人有病,菜炒的又辣又酸……”

    “啪、啪、啪”地几声响,黎墨的肩膀上被老太太重重拍下。

    “有病!有病!你说谁有病?!臭小子,自己嘴馋偷吃别人的菜,还骂人家有病,我看你才是欠打!”

    【OK,我还没下手!o(*≧▽≦)ツ┏━┓[拍桌狂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