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7.第1806章 你还想要什么权利?

    第1806章 你还想要什么权利?

    黎墨突然站起身,隔着桌子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真是欠收拾!”

    许清知眨了眨眸子,“你想干什么?”

    “让你长长记性!”

    说着,他便绕过桌子,将她从位置上提了起来。

    许清知紧紧扣着餐桌,“你可别胡来……啊!”

    黎墨已经一把将许清知抱在了怀里,阔步走出了餐厅。

    步伐稳健的哪里像是一个病人。

    直到许清知被放到卧室的床上,黎墨弯身压下来的时候,她才慌忙往后退了退。

    “你不能……”

    “你说了不算!”

    黎墨伸手扯了她的衣服。

    “我下次不吃隔夜饭了还不行吗?!”

    “以前吃的这次一起算!”

    “你无赖,不讲理!这都是你想对我耍流氓的借口!”

    黎墨哼了一声,“嗯,你说对了。”

    “你……”

    许清知被他的无赖气的瞪大了眼睛。

    黎墨压着她的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什么?谁让你不听话?”

    许清知盯着他看了半天,脸上的愤怒渐渐收敛起来,又慢慢变的平静。

    “黎墨,你其实就是担心我是不是?”

    黎墨眉心一皱,“又自恋?”

    许清知继续说:“你还吃醋!”

    “你听不懂人话?”黎墨脸色有些难看,严格说有那么一点恼羞成怒的意思。

    许清知轻轻挑了挑眉,“你昨晚在我炒的菜里加料了,还只给楚亦那边的菜加了料!楚亦跟我交换,你怕我吃到那些难吃的菜,所以才争着抢着将菜全拦了下来……”

    黎墨脸色有些紧绷。

    “你刚刚生气,是因为我吃了隔夜饭,还有吃到昨天你下料的菜,怕我会吃坏身体,对不对?”

    “……胡说八道!”

    黎墨沉默了半天,才阴沉着脸说出话来。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加料了?我说了昨晚是我想吃那些菜……谁关心你会不会被吃到?”

    许清知笑得更明显,“还不承认?那我去问问楚亦好了,问问他那天晚上到底为什么非要跟我换菜吃……”

    许清知说着就撑起胳膊要起来,结果黎墨脸色一变,摁着她的肩膀不让她动弹。

    “许清知,你今天刚刚答应我会离他远一点!”

    “这不是有事情要确认吗?”

    “我看见他就胃疼!如果你想让我疼死,就去!”

    许清知没动,仰头看他,“为什么看见他就胃疼?”

    “不顺眼不行?”

    “为什么不顺眼?”许清知步步紧逼。

    “你烦不烦?”

    许清知抿了抿唇,“难道是因为他比你帅?”

    黎墨眸子倏然一眯,“你觉得他比我帅?!”

    许清知点头,“人家毕竟是国际影帝,完全是大众眼里的公认情人,颜值绝对经得起考验。”

    黎墨咬牙,“所以你也这样认为?”

    “我也是个正常女人,喜欢帅哥不是人之常情吗?”

    “许清知,你眼光真差!”

    许清知笑了一声,深吸一口气,“是啊,我眼光就是很差……”

    黎墨莫名有些不开心。

    现在的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刚刚的愤怒被许清知几句话说的再也不能顺其自然地做下去,而许清知却也趁机推开了他,从床上坐了起来。

    黎墨也坐在床上,脸色格外难看。

    “黎墨……”

    许清知靠坐在床头,突然淡淡开口:

    “当初在学校为什么就突然选了莫晓娜当女朋友呢?”

    有关莫晓娜的话题,她到底还是提出来了。

    仅仅两天的相处,她发现,稀里糊涂过的是开心,但这个开心,并不是真正的开心。

    她和黎墨,两个人的相处始终隔着一层隔阂,就好像两个正在旅途中萍水相逢的人,在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两个人可以开心地做任何事情,然而当归期确定,他们再分道扬镳,从此天涯海角,再次沦为陌生人。

    而她,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归期是什么时候。

    她希望是永远,但是决定权却不在她这里。

    不如就问个清楚,哪怕真的是一场短暂的旖旎,那她也算是心里有个准备。

    最起码她应该不会觉得很难过了,因为更难过,更难熬的日子,她都挺过来了,应该不会有更艰难的日子了。

    更何况,她现在拥有过了。

    也许当年的执念,现在可以轻松面对另外一种结果了。

    与其一直在心里悬着,不如……还是说出来。

    莫晓娜的名字让黎墨的眉心紧紧皱了起来,“为什么突然提到她?”

    “也就是突然想起她了,一直很疑惑,现在难得有机会,就问了。”

    “男女交往,还能有什么为什么?”

    许清知的眸子像是被蛰了一下,那个时候,无非就是情窦初开,彼此爱恋,所以才交往的吧。

    她突然不想再继续问下去了,果然答案对她来说,有点虐心。

    “……我跟莫晓娜,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似乎都是截然相反的……”

    说着,她轻轻笑了笑,“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外貌协会,你长的不错,一向是我的攻略目标呢!结果你喜欢的却是跟我背道而驰的类型呢?说实话你当初选择莫晓娜,我实在是难过了好久……”

    黎墨眯着眸子,紧紧盯着她。

    许清知将头转向窗户的方向,“本来以为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交集,结果现在却结婚成了夫妻……”

    这些话,似乎像是提醒了今年什么,他脸上的神情,突然更加冰冷。

    “我也没想到!”

    房间里沉默了好久,还是许清知率先开口,“我当初选择跟你结婚,的确有我的私心,我当初对你有想法,惦记了你那么久,孩子的到来,我觉得是老天安排给我的一次机会……”

    “黎墨,你能好好跟我一起生活吗?像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夫妻那样……”

    这句话,许清知停顿了很长时间,才说出来。

    鼓起了多大的勇气,花了多少力气,将这句话说出来,应该没人会知道。

    她只知道,自己的心此刻在瑟缩着,指尖发凉,连呼吸,都是颤抖的。

    是的,像这个世界上千千万万的人那样……

    每个人都会有过往,每个人在青春时期,总会有情窦初开,有的人在十几岁就懂得这个是接上有情情爱爱,大学时期的情侣更是遍地走。

    她不能去在意,黎墨就一定要为了她守身如玉,毕竟谁知道未来的事情?

    谁都不可能在过去,为了一个无法确定的人而让自己的人生停滞不前。

    所以黎墨也不可能为了她这个根本想不到的如今的妻子,而不去谈一场恋爱,有一场过去。

    她可以接受,只是他的青春,他的情窦初开,不是自己罢了。

    也许,没有了当初,也不会有现在的他们。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念之差,分毫之间。

    黎墨眉心动了动,漆黑的眸子像是一汪深不见底的幽潭,看不出任何情绪。

    “所以你觉得现在我们不是?”

    许清知轻轻眨了眨眼睛,“是吗?”她顿了一下,“这两天似乎的确是……可我不太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会持续多久……”

    她转过头,直视黎墨,眸子轻轻,神情郑重。

    “黎墨,我现在很迷茫,我感觉现在所有的决定权都不在我的手上,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什么,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哪一刻突然抽身离开,我连怎么做都不知道……黎墨……我真的摸不透你……”

    她说话间眸子轻轻闪动着,里面有茫然和无措。

    黎墨盯着她看了半天,突然勾唇冷笑一声。

    “……决定权?”

    许清知心里一紧,她知道,他大概又想起了,他们两个的婚姻起始,都是因为她的坚持和决定。

    他的婚姻,是被她决定的。

    有些不忍心听下去,不想也不敢。

    她突然敛了眸子,就在她刚刚想要放弃的时候,黎墨却突然开了口。

    “你还想要什么决定权?”

    许清知突然顿住,心像是被人用手紧紧攥住一般,勒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还想要什么决定权?

    她的决定权利,早在这场婚姻一开始就用完了。

    她还能有什么决定权?

    没有了。

    她不知道要说什么,因为她知道,她接下来说的任何话,都百分百会让他们现在的气氛更加紧绷。

    轻轻摇摇头,她侧身想要下床离开,结果黎墨却突然抓住了她的脚腕。

    许清知咬着唇,转头看他。

    黎墨却撑起胳膊,突然朝着她凑过过来,将她困到了一个床头。

    “话说完了吗你就要走?说一说,你还想要什么决定权,你还想要决定什么?”

    黎墨的声音越发的寒凉,幽深的眸子此刻也是一片寒霜。

    他明显的是在愤怒。

    许清知摇摇头。

    黎墨抢断她的话,“许清知,别忘了当初是你执意要开始这段婚姻关系的,我也跟你确认过,这一切都是你的选择,所以……”

    他逼她更近,“不要再想着什么时候结束!”

    许清知眸子突然闪了闪,有那么几秒没有反应过来。

    “什么?”

    “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要一个随时可以抽身的解释权吗?你现在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还想着带球跑让我的孩子叫别的野男人父亲,你当我这么好欺负是不是?”

    许清知:“……你……说什么?”

    黎墨狠狠瞪她,“你聋了还是傻了,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你也休想跟我装疯卖傻,既然嫁给我,你就别想着有逃离我的那一天!”

    许清知惊讶地微张着嘴巴看着他,“你就只是说这个?”

    “只是?这件事情就这么不重要,你给我来个只是?”

    “……所以……你是不会轻易跟我离婚吗?”

    黎墨脸色再次一沉,“你果然还想着这个!”

    许清知喃喃道:“不得不想。”

    黎墨冷哼了一声,“看在你怀孕的份儿上我不跟你计较,如果你还有这种想法,看我怎么收拾你!”

    许清知微微勾唇笑了笑,“……这种事情谁说的准呢?还是要看双方表现吧,如果你哪里惹我不高兴,我总不可能无止尽的迁就你。”

    “你……”

    因为许清知的话,黎墨的脸色真的臭的不能更臭了,然而这个时候,别墅的门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黎墨的话顿时卡在了喉咙里,许清知眸子动了动,然后笑着推开黎墨,下了床。

    “估计是医生来了……”

    她说着,伸手拉起黎墨的手,“先下楼把粥喝了再打点滴。”

    黎墨看着她,那面带笑容的脸真是怎么看怎么晃眼。

    他刚刚气成那个样子,她笑的倒是开心。

    然而别墅外的门铃声却像是催命铃声一般,不断地响了又响。

    黎墨被那声音扰的心烦意乱,冷着脸放开了许清知。

    妈的!

    黎墨咬咬牙,心里破天荒的低咒一声,硬生生转头朝着楼下走去。

    许清知缓缓从床上坐起来,红着脸独自整理了一下衣服,便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黎墨冷着脸打开门,家庭医生正是抬头要继续按门铃的打算,看到脸色极其难看的黎墨,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黎先生……我来给您吊点滴。”

    黎墨狠狠瞪了他一眼,视线恨不得能将人杀死个千百遍。

    许清知从身后走了过来,赶紧将医生扯了过来。

    “不好意思,还得麻烦您稍等一会儿,他还没有吃早餐……”

    医生连忙笑道:“不急不急,胃不好的人必须要吃早餐,早餐重要,你们吃,吃饱吃好,我不急。”

    许清知上前,将手伸进了他的掌心里,“走吧,先把粥喝完。”

    察觉到掌心里面的柔软,黎墨不由轻轻捏了两下、

    许清知微微顿了一下,下意识地想要抽回,却突然被黎墨握紧。

    主动牵着她朝着餐厅走了过去。

    看着他们离开,家庭医生在身后神情疑惑。

    倒是不像是传闻中那么僵的两个人啊。

    而且,黎先生这样子,似乎也不像新闻上说的那么严重啊?

    【你们……甜够了吗?我手痒痒了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