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第1803章 难堪

    第1803章 难堪

    薄景行迟早都会跟她离婚的。

    他不可能接受一段来自别人算计他而得到的婚姻的。

    一直维持到现在,也只不过是她一直拖着不肯离婚罢了。

    两个人的和平相处,一切都建立在每次愉快的“交缠”中。

    他是男人,需要女人。

    而她,愿意给,也可以放下任何负担去承受短暂的欢愉。

    “幸福”的婚姻,来源于“和谐”的相处。

    所以他们现在在别人的眼里,很“幸福”。

    可这,完全是一种错觉啊。

    错到,连大哥和嫂子都觉得他们的婚姻不正常,但是却似乎依然可以走下去。

    怎么走的下去?

    顾北彦说的没错,她当初之所以找上薄景行是为了稳固公司里的地位。

    有了薄家二少的名号当靠山,没人敢轻易动她。

    纵然她手里的股份不如二叔手上的股份多,但是她如今还安然无恙的在公司。

    薄景行一直都在等着离婚,她一直都想拿到公司里的股份。

    如果顾北彦说可以把他手里的股份给她,那么她也真的没必要再继续拖薄景行。

    至于跟顾北彦继续在一起?

    唇瓣被她咬的死紧,殷红的唇瓣被自己咬的没了血色。

    跟薄景行离婚……

    晚晚可以接受吗?

    她那么喜欢薄景行。

    一旦真的跟薄景行离开,你就真的掰了。

    他们不可能再继续见面,晚晚也不行。

    可顾北彦提醒的对,这件事情拖得越久,晚晚以后收到的伤害就越大。

    如果薄景行真的察觉到什么,或者追究,最后她很有可能连晚晚都会失去……

    不,她不能失去晚晚。

    可是内心,却总是有那么一个没有凝聚成型的东西在那里,不断左右她的决定。

    薄景行昨天一晚上没睡好,但也不是没睡,补了两个小时的觉,精神就好了很多。

    肚子饿的都觉得能吞下一头牛。

    走下楼,晚晚正在客厅里对着电视扭屁股舞动着小胳膊不知道跳的哪门子舞。

    薄景行格外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切”了一声。

    晚晚听到动静,跑到了他身边,“行行,你醒啦?”

    薄景行挑挑眉,揉着头发朝着厨房走去。

    刚刚在客厅里没看到桑榆的影子,随口问了一句,“你妈呢?”

    “她……”顿了一下,又开口:“行行,小鱼是晚晚的姐姐,你不要乱说哦,不然她以后不好嫁人的。”

    薄景行身子顿在原地,转身,低头看着晚晚,“小丫头找打是不是?”

    晚晚嘟嘴,“怎么了嘛?”

    薄景行也懒得跟一个奶娃娃计较,摆了摆手,继续朝着餐厅走去。

    “算了,不是你妈,你姐,你姐去哪里了?”

    晚晚迈着小碎步追上他,抓着他的裤子跟着他一起走,最后跟他停在了冰箱跟前。

    薄景行打开冰箱找吃的,晚晚稚嫩的声音却道:

    “今天顾叔叔来了哦,妈妈跟顾叔叔一起出去了。”

    薄景行翻冰箱的手一顿,侧低头看向晚晚,“你说她跟谁出去了?”

    晚晚眨眨大眼睛,天真道:“跟顾叔叔啊。”

    薄景行的眉眼倏然阴沉了下来。

    而晚晚却不自知,笑嘻嘻地继续道:“我还问顾叔叔是不是喜欢小鱼,顾叔叔说喜欢哦~”

    薄景行:“……”

    “然后我告诉他,他只能喜欢小鱼一点点,因为小鱼有你了。”

    薄景行的脸色谈不上好看,但是跟刚刚比,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改善。

    但是,她还是跟顾北彦一起出去了。

    “他们什么时候出去的?”

    晚晚摇头,“不知道诶,反正小鱼没吃午餐就走了呢。”

    没吃午餐就走了?

    那么现在已经两点多了,所以她跟顾北彦出去了两个多小时了?

    而且在午餐之前出去,所以那两个人现在是一起吃了午餐?

    “呵。”

    他突然冷笑了一声,“嘭”地一声关上了冰箱门。

    晚晚在旁边被吓了一跳,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行行你怎么了?”

    薄景行一脸冷笑。

    怪不得,最近那么不温不火的样子,原来是早就有了退路。

    刚刚觉得快要吞下一口牛的饿感,现在瞬间觉得吸口气肚子都是胀的。

    直接将晚晚抱起来,走到客厅放到沙发上。

    眼看着他穿着外套要走,晚晚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行行,你不是还要吃午餐,去哪里?”

    “去外面吃,你在家乖乖待着。”

    赵妈从阳台处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双粉色的小鞋子。

    “诶,少爷,给你留着菜呢……”

    “不用了。”

    换好鞋,他拉开房门,力气有些大,直接把外面正握着门把手的桑榆往屋里带了几分。

    稳住身子,两个人直接打了照面。

    互相看了几秒,还是桑榆先开口道:“……我们谈谈吧。”

    薄景行冷笑一声,“我很忙。”

    桑榆抿了抿唇,“……那就等你有空的时候再谈吧。”

    “午餐把晚晚自己一个人留在家里跟别的男人出去恩恩爱爱?怎么样,过的还算愉快吧。”

    桑榆皱了皱眉,“我什么时候跟谁出去恩恩爱爱了?”

    薄景行脸上虽然笑着,但是盯着她的目光里,尽是阴冷。

    “你问谁呢?”

    桑榆张了张嘴,突然反应过来什么,抿唇没再说话。

    这种态度,看在薄景行眼里,却完全等同于默认。

    这让薄景行心中的怒气陡然又腾了起来。

    伸手将她推到一边,直接拉开门走了出去。

    桑榆被推到一边,身体靠在没有完全打开的门板上,险些扑空跌坐到地上。

    还是她自己及时撑住了墙壁,才不至于变成狼狈的结局。

    薄景行没有任何停留。

    晚晚担心地看着桑榆、

    桑榆站起身子,将门关上,弯身拉住晚晚的手,“中午吃饭了吗?”

    晚晚点头,“可是行行还没吃……”

    桑榆笑了笑,“他是个大人了,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放心。”

    晚晚想了想,点点头,但还是一脸心疼地道:“行行好辛苦哦~”

    桑榆扯唇,没再说话。

    --

    薄景行直奔昨天的酒吧。

    下午人还不是很多。

    酒吧里的工作人员都绷紧了神经,小心翼翼地招待着他。

    比起昨天,这位小少爷的脸色,可是更难看了。

    真不知道这祖宗到底想要怎么样。

    看来今天他们这店里十有八九又是不得安宁。

    不管是谁出面给他安排最好的包厢,薄景行都没有反应,自己一个人叫了一堆酒摆满了整个桌子。

    “去,叫几个女人过来陪我。”

    工作人员也放弃了挣扎,果真派人去叫了几个女人。

    穿着性感,身材高挑,容貌精致。

    “薄二少爷,人都给叫过来了。”

    “嗯、”

    薄景行倒了杯酒,应了一声,仰头将杯中的烈酒一饮而尽。

    足足有十几个女人就那么站在他面前,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连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

    一开始她们还能乖乖地站着,到后来时间越长,她们一个个开始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把她们叫过来,给他当人肉屏风吗?

    不过也是挺可怕的,这外面艳阳高照,他大半天突然跑来这里一个人喝酒,还喝的这么猛……

    真不知道怎么想的。

    酒吧这种地方,是夜生活的典型标志之一。

    现在,感觉好像有了时差一样,各种方面都不习惯。

    可奈何,这是位活祖宗。

    惹不起。

    经理闻讯赶来,看情况也不知道怎么办,看着对面傻站着的几个女人,使了个眼色,让她们都围了上去。

    陆陆续续挨着他依次坐下。

    装着胆子开始给他倒酒。

    薄景行倒也没拒绝,手里捏着酒杯,靠在沙发上,喝完了就有人添上。

    一直到晚上八点左右,酒吧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薄景行这里显然还是一副轻易让人注视的画面。

    几个女人将U型沙发都围满了,中央靠坐着一位一动不动地身影。

    “估计把整个酒吧的女人都点了吧?”

    “谁啊,这么大的阵仗?”

    “哦,是昨晚那位,薄家的二少爷。没什么稀奇的。”

    “不说他结婚了吗?而且貌似还有个女儿,有老婆孩子还这么堂而皇之地在这种地方点这么多小姐?”

    “这有什么,昨天不还跟别人抢女人玩儿吗?听说进了局子,还是他老婆亲自去捞的人。”

    “啧,今天刚捞出来,一天没隔,就又跑出来了?”

    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闲聊着,没几分钟,酒吧里的气氛便有些怪异起来。

    一个身穿白色纱裙的女人从外面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视线在全场扫过,最后直接朝着薄景行的方向走了过去。

    “薄……少爷,这是你的衣服……”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朝着女人身上看过来。

    大部分都认得出这女人,就是昨晚当仁不让的女主角了。

    周围一阵窃窃私语,薄景行缓缓睁开眸子,眸子懒洋洋地滑过眼角,视线落在她吊在手上的袋子上,最后落在女人的脸上。

    将杯子里仅剩的酒喝掉,直接将杯子扔到了茶几上,发出不小的玻璃碰撞声。

    抬起手挥了一下,声音沙哑,“都滚。”

    声音不大,但是足以让人恐惧。

    几个女人连忙起身离开。

    直到他身边清净了,薄景行才伸手勾住女人手中的袋子,一个用力,扯着袋子,顺便将女人也扯了过来,有些狼狈地跌坐在了沙发上。

    白色的纱裙在空中划出漂亮的弧度,女人一侧的肩膀被薄景行沉重的身体压着,动弹不得。

    “二少……”

    薄景行凑近她,眼睛布满了血丝,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

    “过来给我送外套啊。”

    他记得。

    女人红着脸,轻轻点点头,“主要还是想要谢谢二少昨天晚上帮我……”

    薄景行嗤笑了一声,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嗯,我帮你,所以……你打算怎么谢我?”

    从一个男人手里扑到另外一个男人手里,难道不是从一个虎口跳到另外一个虎口吗?

    谢他?

    呵。

    女人一时间没好意思说话。

    薄景行迷醉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打转,“只是一件外套,你有必要这么上心吗?”

    女人顺着薄景行基本算是重复的问题又答了一遍。

    “……想谢谢薄少爷……”

    “如果我今天不让你过来给我送外套呢?”

    “……”女人没说话。

    薄景行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白白净净的脸,微敛着眉,粉色的唇轻抿着,好像没怎么化妆,整个人看起来单纯的像是个涉世未深的学生。

    唇角缓缓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容,突然转头看向一旁一直陪着的经理,道:“给我安排个房间。”

    周围瞬间又是一阵低哄哄的议论。

    薄景行站起身,身子微微晃了晃,半天才稳住身体,最后一把将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扯起来、

    “走啊,我看看你道谢的诚意有多少。”

    “薄少……”

    薄景行不容分说,直接扯着她的手离开了卡座。

    女人一开始跌跌撞撞地走不稳,没走两步,倒是薄景行开始摇晃起来,换成了女人扶着他离开。

    “啧啧,果然,这种把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就为了一件外套?就算那外套是金子做的,也不至于让薄二少这么惦记吧?”

    “难道只是在等这个女人?”

    “大概,看那女人的装扮和模样,干干净净仙气飘飘的,男人大都喜欢这类的。”

    有人嗤笑一声,“干干净净仙气飘飘?如果真的是干干净净仙气飘飘,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呢?”

    众人瞬间无语。

    的确……是。

    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人拖走,显然没有想过任何忌讳。

    好事人早就将这件事情捅了出去。

    白天的话题热度还没完全降下去,这么一弄,又飙了上去。

    薄家二少,桑榆,妻子,女儿等等被太多太多人提及,桑榆和所谓的女儿,一时间成了所有人又是幸灾乐祸又是同情的对象。

    尤其是某些人对“孩子可怜无辜”的提及量、

    让晚晚一时间成了焦点。

    顾北彦的电话在第一时间打给了桑榆。

    桑榆一开始倒是没有多大的情绪,但是看到晚晚被关注到,脸色瞬间煞白,愤怒和寒冷让她浑身都在颤抖。

    “小鱼,你觉得你和薄景行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吗?如果他真的把你们放在心上一点点,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你不觉得自己难堪吗?”

    桑榆手心冰凉,“……你说的对……的确是……难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