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6.第1805章 欠收拾

    第1805章 欠收拾

    只见他眉心微拢,低声不耐地“啧”了一声,“喜欢……讨厌……这个烦人的女人……”

    许清知一愣,盯着黎墨看了半天。

    嘴巴张张合合,完全不知道想要说什么。

    心里将他说的这话过了几十遍,但就是不能理清里面的答案。

    所以……黎墨到底是喜欢她还是讨厌她?

    “讨厌你还想对她想入非非?!”

    男人果然都是!

    黎墨也不除外。

    “老婆……招摇……勾引……”

    最后索性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出蹦,许清知好像可以把这几个词联系到一起,但是……

    她现在……招摇……勾引?

    她现在这个状态,大概是有史以来最粗糙的样子。

    她怀着孕,肚子前凸,要身材没曲线,看脸,除了去上班的时候稍微画点妆在家根本不会太过分捯饬自己。

    最近更是素面朝天,怎么舒服怎么来。

    跟以前根本没得比,甚至连上学的时候,都不如。

    她现在拿什么在他面前又是招摇又是勾引的?

    不过……

    他口中的老婆,还是很让她在意的。

    抿了抿唇,她重新将头埋进了黎墨的怀里。

    看在他还知道她是他老婆的份儿上,今天就不跟他计较了。

    想计较也没招儿。

    他现在迷迷糊糊地根本不知道他刚刚到底都说了一些什么话。

    真后悔没有录下来,第二天给他听听,然后看看他到底是什么表情。

    困意袭来,她打了一个呵欠,在黎墨的怀里蹭了蹭,闭上了眼睛。

    怀孕期间她练就最好的本事,就是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极尽可能地调整心态,不被任何事情影响。

    黎墨讨厌她,但也说喜欢她……

    那她就当他喜欢她好了。

    这样比较开心一点。

    --

    第二天一早,许清知便早早醒了过来。

    黎墨还在睡。

    轻手轻脚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然而腰身下一秒便被从后面揽上了。

    “继续睡。”

    许清知身子僵了僵,“……我回家一趟,你得吃早餐,我去熬些稀粥给你带过来……”

    黎墨蹙了蹙眉,仍旧闭着眼睛,“打电话让助理送过来……”

    “不行,买的粥你不能喝……你再睡会儿……”

    黎墨仍旧不放手、

    “黎墨……”

    许清知无奈催促他。

    良久,黎墨才突然掀开被子。

    “你干什么?”许清知连忙给他还盖好被子。

    黎墨看着她的样子,顿了顿,脸上渐渐萎靡,显出一种病态来,手却没有松开她。

    “许清知……”声音比刚刚好像更虚弱了。

    “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会躺在医院吗?”

    许清知抿唇,“急性胃炎。”

    黎墨岔了一口气,“谁造成的?”

    许清知毫不犹豫:“你。”

    深吸一口气,黎墨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胃,气急败坏道:“是你造成的!”

    许清知面无表情,“为什么?”

    “难道那些菜不是你做的?!”

    “我有做你喜欢吃的,但是昨晚你非要跟我抢那些菜……不能吃辣还逞什么能?明知故犯,不是你造成的还能是谁?”

    黎墨没想到昨晚那个关心他,小鸟依人的女人现在像是换了一个人!

    是是非非非得跟他争个明明白白。

    难道就不能看着他现在是个病人的份上,对他做出一点点让步吗?

    脸色难看,“许清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我现在是病人,你想趁机气死我吗?”

    “……病人也得讲道理。”

    “……”黎墨狠狠瞪着她,“如果不是你先斩后奏请绯闻男友到家里吃饭,我会变成这样吗?!”

    许清知深吸了一口气,“……好好好,是我的错,我错了,我不该先斩后奏请楚亦到家里吃饭,不应该做那么一桌子菜,是我害你住进了医院,所以你现在能允许我回家给你做好饭送过来吗?”

    “许清知,你的态度太敷衍了!”

    许清知抿了抿唇,神情非常郑重,“……我错了。”

    黎墨哼了一声,拉着她的手,神情更加萎靡不振,“知道就好。所以为了防止我以后不再折腾进医院,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许清知点头,“我以后绝对不会给你的菜放辣椒了。”

    黎墨咬牙,“是再也不许跟楚亦私自来往了!”

    许清知有些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随后扯了扯唇。

    “为什么?你不会是在吃醋吧?”

    黎墨眸子一眯,盯着她,“你自我感觉是不是太良好了?”

    许清知笑容渐渐收敛起来,神情严肃认真。

    “我不可能不跟楚亦交往,他是我请来的代言人,公司需要他,更何况我们是朋友,如果他来找我,我不可能避开他。”

    “许清知。”黎墨声音也冷了下来,“你就是想要害死我!”

    许清知:“……我跟楚亦来往,为什么要害死你,你又不是那个卖烧饼的!”

    她严重怀疑,黎墨昨天晚上听到了医生跟她的谈话。

    还真把自己当成武大郎了?

    黎墨看了她半天,突然眉心一皱,神情变得痛苦起来。

    许清知脸色微微一变,凑过去去看他,“你怎么了?没事吧?”

    “胃好痛!”

    “你……你等着,我去叫医生来……”

    许清知根本没有给黎墨说话的机会,慌慌张张甩开黎墨的手就跑出了病房。

    医生几乎是被许清知推进来的,一番“望闻问切”之后,医生狐疑地看了黎墨一眼,“倒是没什么大……”

    话说到一半,黎墨冷冰冰的视线便朝着他射了过来,于是医生话锋一转,“胃病是医院最难医治的病种之一,病源很多,熬夜,喝酒,冰凉辛辣的食物,甚至还有脾性等,这完全需要患者自己的配合和自我约束能力,如果患者不配合,医院也束手无策。所以我还是强烈建议好好休养,各方面都要注意,不然任何因素,都能导致病情恶化,转变成其他不可挽回的后果……”

    说完他便瞥了一眼黎墨,黎墨点点头,很赞同地道:

    “是的……我刚刚就是因为生气才突然间胃疼的。”

    医生轻咳了一声,看向许清知,神情强行严肃,“太太,还是希望您能多多顾及一下病人的情绪,病人一般都很敏感,最起码不要在他生病住院期间,过多的刺激他……”

    黎墨在旁边“虚弱”地咳嗽了两声,眉心皱着,一脸的痛苦。

    谁刺激他了?

    许清知心里不平衡,但是医生刚刚的话她听得也是心惊胆战。

    尤其听到胃病控住不好很容易恶化的时候,更是被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再看黎墨现在那副痛苦难受的样子,心里更是担忧。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医生点点头,瞄了一眼病床上那个跟抽筋扒皮差不多的男人,嘴角细不可察地抽了抽、

    真是……幼稚啊。

    虽然胃痛起来真的很难受,但是他现在……昨天给他做了清理和止痛处理,检查的时候还有麻醉,按理说,药效还没退,他哪儿来这么难受?

    “嗯,你多多注意吧,病人自己不自律的话,还得需要身边的人时常监督着……辛苦了!”

    许清知:“麻烦医生了。”

    医生淡淡应了一声,便出了病房。

    “听到了吧许清知,我这样都是你害的……”

    “好吧,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得听话,知道吗?”

    “嗯?”

    黎墨被许清知怎么都点不醒的脑袋气的胃是真的抽了两下、

    “你……楚亦!知道吗,我现在一见到楚亦就胃痛,你离他远一点。”

    许清知蹙了蹙眉,“……行吧,我尽量不会让你见到他!”

    黎墨脸色微微好看些许,“是离他远一点!”

    许清知隐隐约约是可以察觉到他是在仗着自己生病胡搅蛮缠了,知道跟他继续纠缠下去一定没完没了,只能哼哼哈哈的点点头。

    “恩恩,我知道了,知道了……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给你做饭了呢?”

    黎墨顿了一下,突然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许清知愣怔了一下,“你干什么?!”

    黎墨没说话,将身上的病服脱掉,从衣架上找到了自己的衣服穿上。

    “黎墨!”许清知气愤地喊道。

    “我跟你一起回去!”

    许清知绕过病床,走到他的身边,“不行!你今天还有点滴!”

    “不打了!”黎墨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他抬头,却看她一脸愤怒地瞪着他。

    他抿了抿唇,声音也放软些许,“……我自己一个人不想在医院待着……可以请家庭医生回去……”

    许清知眸子轻轻眨了眨,没说话,但是神情倒是好很多。

    黎墨穿好衣服,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我回去就给家庭医生打电话,这样我既不用在医院待着,你也不用来来回回的跑,是不是?”

    “可是你现在的身体……”

    “还死不了。走了……”

    许清知根本就拗不过他,全程被他全程拉着走。

    医院这里的手续,黎墨一个电话完全甩给了助理。

    --

    回到家,厨房里还是一片狼藉。

    一个晚上没洗澡,黎墨直接上了楼。

    许清知在楼下简单的洗漱了一下,进厨房先煮上粥,才出来收拾桌子上的残羹。

    昨晚做的的确不少,足足十几个菜。

    看到黎墨位置上装菜的盘子,大部分都已经空了。

    她脸色又冷了下来,就算是不愿在楚亦面前低头,那也没必要将这些东西都吃完吧。

    绷着脸开始收拾桌子,看到自己面前的菜还有好多,往日里自己在家也习惯把剩余的菜跟米饭炒一炒,当一顿餐,想了想便还是腾出一个干净盘子,就她昨晚剩下的菜挑了自己喜欢的都堆到了一起,看到黎墨盘子里剩余的菜,她想也没想便夹到了一起。

    一收拾便是满满一盘子,昨晚的米饭还有剩余,一会儿给黎墨熬了粥,她就这些炒个米饭就够了。

    黎墨的米粥熬的时间有些久,过程中她将本就不多的米用勺子碾碎,等到米粥差不多变成米糊,她才盛出来,给黎墨放到而来餐桌上晾着。

    然后她自己便将米饭炒了。

    很简单的事情,左右不过五分钟,便大功告成。

    又准备了两个小菜,刚想要把米粥给黎墨端上去,结果黎墨却提前出现在了餐厅里。

    她上下打量了他一阵,“你给家庭医生打电话了吗?”

    “打了,九点过来。”

    “哦好,那先吃饭吧。”

    黎墨坐到了对面,许清知盘子里的那些炒饭不少。

    看来她是一直没忘记如何增重。

    也没有多想,拿起勺子,看着面前看不到一粒米的米粥,抿了抿唇。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是在受你虐待呢!”

    许清知扫他一眼,“以前没机会,现在正好可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了。”

    黎墨喝了一口粥,“看来你对我意见不小。”

    “你觉得你以前还挺好的是不是?”

    黎墨:“……”

    许清知扯了扯唇,用勺子挖了一口米饭递进了嘴里。

    嚼了没两口,许清知便突然僵住,脸上的神情渐渐凝固,又缓缓皱了起来。

    最后不顾形象地抽纸将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黎墨蹙眉看她,“怎么了?”

    许清知拿过水喝了两口,指着盘子里的东西,“这是我昨晚做的菜吗?这……什么味道?!”

    黎墨的视线朝着她的盘子里看了看,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

    “你吃昨晚的剩饭?!”

    声音冷冽愤怒,气场有些吓人。

    许清知愣了一下,“怎……么了?”

    黎墨但手中的勺子叮当一声扔到了碗里,“是穷的揭不开锅了吗?隔夜饭你都吃?!”

    许清知脸色冷了下来,“隔夜饭怎么就不能吃了?我以前都这么吃!”

    “你……”

    黎墨脸上的肌肉跳了跳,一颗心气的快要炸了。

    简直不知好歹。

    以前……

    以前他哪里知道……

    许清知将面前的盘子往远处推了推,“怎么这么难吃?辣不辣甜不甜咸不咸酸不酸……”

    话其实没说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突然看向黎墨。

    “是不是你昨晚……”

    黎墨扫了一眼那盘炒饭,眸子飞快地收了回来。

    “许清知。”

    “怎么?”

    黎墨突然站起身,隔着桌子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你真是欠收拾!”

    【啊,别扭~~该怎么治治他啊?来,集思广益鸭~~】

    【求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