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8.第3248章 符景烯的番外(22)

2021-05-09 作者: 六月浩雪
  第3248章 符景烯的番外(22)

  天渐渐暗了下来,可清舒还没回来。

  芭蕉说道:“老爷,夫人可能又有事耽搁不会回来吃晚饭了。老爷,你还是先吃,不然主子回来又要骂奴婢了。”

  符景烯摆摆手说道:“若是有紧急事情耽搁了,她会派人来告知我们的。既没派人来,表明她会回家吃完饭。”

  芭蕉怎么都劝不动,很是无奈。

  自符景烯致仕以后,他就喜欢等清舒回来一起吃晚饭,按照他的说法一个人吃饭没味。知道他这个习惯以后,清舒不能及时回家会提前让人告知。

  又等了两刻多钟,清舒才踏着夜色回来了。

  芭蕉看到她就告状了:“夫人,老爷还没用晚饭,怎么劝都不听。”

  符景烯立即补充道:“我吃了糕点垫肚子一点都不饿。”

  清舒也没生气,笑着说道:“你不饿我饿了,摆饭吧!”

  吃完饭夫妻两人在院子里踱步,符景烯与她说了一件事:“阿魏写信回来了,他现在在洛阳,过两个月会回京。”

  符巍去年乡试考中了举人,四十六名,这个名次比较靠后了。符景烯跟清舒两人的态度都是乡试考中就好,但会试成绩必须要好。只是这个名次隔一年就参加会试很难考中,要落榜倒还好就怕考了个同进士。所以符景烯让符巍放弃了今年的会试,听从了符景烯考完以后就外出游学了。

  清舒笑着说道:“再有三个月就是你的六十大寿,孩子肯定要回来了。就是福哥儿跟窈窈,两人都会请假回来。”

  符景烯看着她问道:“你呢?到时候能请几天假啊?”

  清舒笑着说道:“我已经跟易安说好了,请三天假。”

  要按照清舒的意思,一家人吃顿团圆饭就好了,没必要大宴宾客。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自那次昏迷以后符景烯就变得特别喜欢热闹了。这几年,不说他们夫妻了就是孩子的生辰,他也要摆上两三桌请至亲好友来吃饭。当然,就单纯请大家来吃饭礼物一概不收。

  符景烯觉得三天足够了。他看着地上皎洁的月光,有些感慨地说道:“一转眼我都六十了。”

  人生六十古来稀,他现在已经是老头了。想在那个世界他刚四十就去跟阎王报道了,这辈子多出来的都是清舒给的。所以,他现在珍惜每一天的时光。

  清舒以前偶尔也会发两句感慨,但现在很忙也没时间去惆怅了:“这次你六十大寿准备请哪些人?”

  符景烯早在心里想过了,说道:“你我的亲朋好友,还有同僚等人。我算了下,六十桌大概够吧!”

  清舒无语了,六十桌还大概够。心里觉得多了但没说出来,省得扫了他的兴:“先将名单拟定出来,大概就能估算出来多少人了,到时候按照人数再定宴席。”

  符景烯摆摆手说道:“这些不用你操心,儿媳妇会处理好的。清舒啊,我想过完六十大寿去一趟桐城。说起来,我还没去过桐城呢!”

  梦里是去过且还死在那儿,现实里却没去过。

  清舒没同意,说道:“等你过完六十大寿那儿都冰天雪地了,路都没法走了怎么去?想去桐城明年再去,让长鸣陪着你去。”

  长鸣年岁小并不能照顾符景烯,但这孩子脑瓜子灵光。有时候符景烯不愿做的事,他能想到法子说服他。

  “好吧!”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符景烯正躺在窗前的靠椅上,一边吃着核桃一边看书,很是悠闲。

  芭蕉疾步走了进去。

  符景烯眼皮都没抬,说道:“什么事这般急慌慌的?”

  芭蕉满脸笑容道:“老爷,大姑奶奶回来了,已经到大门口了。”

  傍晚清舒回来,看到易安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说道:“比端午时胖了不少,最近没注意饮食吗?”

  符景烯看窈窈脸色有些不自然,笑骂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啊?孩子胖了点更好看了,不像你似的瘦得就剩一把骨头。”

  清舒阴恻恻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很丑了?”

  符景烯赶紧说道:“好看,但要再胖点就更好看了。”

  清舒不愿跟符景烯打嘴仗,转身问了窈窈:“看你样子不是没注意饮食长胖的,怎么回事,跟娘说说?”

  窈窈红着脸说不出口。

  符景烯心里一个咯噔,问道:“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窈窈怕符景烯跟清舒两人着急,硬着头皮说道:“不是吃胖了,是、是我怀孕了。”

  她最近吃得比较多,不过只以为是胃口变好了,再没想到竟怀孕了。

  夫妻两人异口同声地喊了一声:“你说什么?”

  窈窈就知道两人会是这个态度但这事也瞒不住。当然,窈窈也没想瞒。

  清舒一点都没有即将当外婆的喜悦,她沉着脸说道:“你今年都三十六了,到明年就三十七了,这个年岁生孩子你不要命了?”

  年龄太小或者年龄太大生孩子都有危险。这也是为什么窈窈与云祯为香火传承的事烦心,但清舒没催生的原因。

  符景烯脸色也不好看了,说道:“你们这不是瞎胡闹吗?以前你娘写信让你们生,你们怎么都不愿生,现在这个岁数了来生?云祯不在意,你怎么也不将自己的性命当回事?”

  这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让他们夫妻两人可怎么办。

  窈窈赶紧说道:“爹、娘,阿祯现在还不知道这事,就是我自己也是昨晚才知晓的。”

  她昨日本来是骑马回京,但骑了一段距离觉得不舒服改成了马车。到傍晚在驿站落脚,肚子越发不舒服请了大夫来看。大夫诊了脉就恭喜她,说是喜脉已经一个月了。

  符景烯板着脸问道:“那你怎么打算的?”

  按照他的意思是希望将这个孩子打了,毕竟窈窈年岁太大了,生产的时候会更加危险。

  窈窈想也不想就道:“自然是将他生下来了。爹、娘,你们不用担心,大夫说我跟孩子都很健康。”

  孩子都是上天赐的礼物,既有了肯定要生下来了。

  清舒倒没想过让她打掉孩子,已经怀上了哪个当娘的舍得不要:“你想生下他,我不拦着,但你得好好养胎。”

  窈窈抱着清舒,高兴地说道:“娘,我就知道你会同意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