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7.第3247章 符景烯的番外(21)

2021-05-09 作者: 六月浩雪
  第3247章 符景烯的番外(21)

  清舒进了内阁以后就开始忙碌起来,不仅家里跟孩子们,青山女学跟生意上的事也都顾不上了。青山女学符景烯没沾手,反正聘请的山长是个能人平日都不要管,至于清舒名下的产业他接手过来了。

  开始进内阁的时候清舒绷紧着神经,生怕哪件事没有处理好落下隐患。但干了一个多月后觉得也不难,嗯,就是太忙了没什么时间。

  易安看她一点点转变,笑着说道:“我早说了你可以胜任,偏你对自己没有自信,五十年了真是一点都没变。”

  清舒笑着说道:“我这不是怕没做好丢你的脸吗?而且要没做好,那些官员又会借机攻击我们了。”

  这个我们是指女官员。自女子也可以参加科举以后,那些男的官员更是鸡蛋里挑骨头。也是通过科举的女子只极少数,所以没引发大面积的抵触。

  易安不屑道:“理他们做什么?”

  有些官员那是比长舌妇还讨人厌。能干实事的她还容忍一二,不能干实事的都被赶回家带孩子去了。

  两人聊了小半个时辰,清舒正准备回内阁处理公务,就听墨雪走进来说道:“太后,皇上回宫了。”

  瞧着她的神色,易安问道:“他干了什么?”

  皇帝每个月也有两天休沐的时间,这两日他都出宫去听书或者看戏。易安只要他天黑之前回宫,其他的也不管。

  墨雪压低声音道:“皇上带了个姑娘回宫了,下面的宫人说那姑娘看起来娇怯怯,年龄也不大只十五六岁的样子。”

  易安神色很冷淡地说道:“着人去查查这女子的底细。”

  若是身家清白皇帝喜欢留在宫中也无妨,可若是不清白或者别有用心者是断不能留下的。

  清舒也很关注这件事,第二日中午就知道这女子的底细了。这姑娘竟是戏班里的女伶,因为被个公子哥欺负,正巧被皇帝看见就英雄救美了。然后一激动就将人带回宫了。

  晚上回到家里清舒就与符景烯说了这件事,说完后有些感慨地说道:“皇上救人是好事,但也没必要带进宫里。”

  那姑娘是班主花了六两银子从人牙子手里买的,父母以及家里人什么人都不清楚。当然,也不是说这姑娘不好,只是这样大咧咧地带回宫不像样。

  符景烯笑着说道:“皇帝什么时候守过规矩?这事啊,不用你操心太后会解决的。”

  清舒说道:“太后也没办法了,肯定是由着他了。”

  让清舒没想到的是这次她猜错了,易安在第二日就将人送出宫里。而皇帝那儿无声无息,不像以前那般与她吵闹。

  清舒去御书房禀事的时候顺便问了这事:“易安,那姑娘可是身份有什么问题?”

  易安摇头道:“这个暂时还没查到。只是我看她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觉得晦气,就让人送出宫去了。”

  有些人天生爱哭,但这个女人却不是,瞧了一眼易安就知道这女人是想要攀高枝了。不仅如此心眼还特别多,看着她就吓得眼泪在眼眶打转转。别人哭都是丑的,她是梨花带雨让人见了止不住心生怜惜。

  “皇上没跟你吵吗?”

  易安笑着说道:“没有。这女子样貌只是清秀,皇帝连身边服侍的宫女都不如,又怎会为她忤逆我的意思。”

  皇帝的几个嫔妃个个都貌美如花,这也让他的眼光变得很高了,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件是好事吧!
  清舒没对此事多加评论,反正有易安在皇帝行事不敢太出格。

  易安笑着换了个话题:“符景烯日日呆在家里,不会觉得无聊吗?”

  清舒笑着说道:“他忙得很。每日不仅要监督教导功课还要教导孩子们剑法,隔三差五约上朋友去酒楼或者在家里小酌两杯。闲了就在家连连建,或者约朋友下下棋,不想动了就在摇摇椅上躺一个下午。那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悠哉,我看了都想致仕。”

  “不觉得无聊吗?”

  清舒摇头道:“他已经跟关振起跟几个旧友约好了,过两日去西山爬山,顺便打个猎。等下个月月初,他又要带着巍哥儿去合洲住段时间。”

  易安听到这话,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他带着孩子们去了合洲,岂不是又留你一人在家了?”

  清舒笑着说道:“他想儿子了,反正现在有时间想了就去看吧!他说最多半个月就回来了,对我来说一晃就过去了。”

  自从那次生病醒来以后,清舒就发现符景烯行事变了很多。像以前哪怕想孩子都会克制不说出来,但昏迷后以后想孩子了就会与她直说不会瞒着。

  易安见她一点都不在意,笑着说道:“这次去合洲也让阿瞻跟着去,这孩子长这么大去的最远的地方还是天津。”

  云瞻出过三次宫,每次都是易安带出去的。

  清舒点头道:“好。

  “等他们去了合洲你到时候就住宫里,省得跑来跑去的累。”

  清舒笑着点头应下了。

  符景烯听闻此事后与清舒道:“皇帝这是对后宫的几个嫔妃失去了新鲜感。与其等他带个不知品行的女子进宫,还并若帮着挑个身家清白的。”

  “那你觉得他会喜欢什么样的?”

  符景烯笑着说道:“皇帝喜欢漂亮的女子,长相一般的他看不上。另外要知情知趣,若能跟他一样都喜欢话本就更好了。

  杨佳凝博学多才但看不上皇帝写的话本,时间一长皇帝自觉无趣对她也渐渐冷淡下来了。

  清舒将这些记下了:“等回头我就跟易安说了。对了,你下个月去合洲将阿瞻也带去吧!易安说,阿瞻跟你去了一趟天津后就念念不忘。”

  别说小孩子了,大人日日关在家里也想出门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到时候会带上他了。只是我们都去合洲,家里就剩你一个人了。”

  “不用担心我,等你去了合洲我就住宫里去。宫里的饭菜不仅花样多,味道也比家里的好。”

  符景烯看着她清瘦的脸庞说道:“那你多吃点,争取养胖点。”

  他总觉得清舒现在这样太瘦了,想让她长胖点。可惜清舒受那个噩梦的影响对胖非常排斥,这些年一直严格控制自己的体重。

  清舒可不愿意胖,说道:“我现在这样正好,而且年岁大了太胖对身体不好。”

  符景烯很无奈。从年轻时就想将清舒喂胖一些,可惜到现在还没事先,而且瞧着清舒的态度这辈子都实现不了了。

  关振起看着符景烯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出去玩,不由说道:“符巍马上要乡试了,你不让他安心在学堂念书总带他出去玩怎么成?”

  符巍去年考中了秀才,等九月就要下场参加乡试。这个关头让孩子跟着去合洲,关振起觉得心有点大。

  符景烯不在意地说道:“天天在学堂念书孩子也累,出去走走换换脑子是好事。你不用操心,我心里有数的。”

  关振起操什么心,这又不是他亲孙子。想着自己的几个孙子他心情顿时又低落了。沐晨三兄弟的几个儿子,因为不在身边长大都跟他不亲。

  去郊外玩了三天后,隔了半个月又要去合洲。这下符巍的先生坐不住了,委婉地提醒符景烯说再有四个月孩子就要下场参加乡试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正因为再过几个月就要乡试,我才要带他去合洲。有我跟他爹两人的指点还考不中,只能证明他不是读书的这块料。”

  虽然符巍时常跟他出去玩,但也不是纯粹地玩,在这个过程会教他许多东西。这些东西,在学堂上是永远学不到的。

  抛开品级,父子两人一个是榜眼一个是探花,以他们的学问教导符巍是绰绰有余的。先生无力反驳,只能叮嘱符巍好好温习别松懈了。

  符景烯带着几个孩子去了合洲,小瑜隔两天就知道了。听闻云瞻也去了,她有些遗憾地说道:“早知道符景烯要去合洲,我让卫方带着航哥儿一起去了。这孩子自跟着去了天津,回来后活泼了不少。”

  不知道是不是在宿州时给吓着了,航哥儿性子有些内向话也少。还是小瑜找了两个话多的小厮陪着他话才渐渐多了,但性子却很难改变。

  清舒笑着说道:“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可是你说的,下次一定要告诉我。”

  见清舒点头答应,小瑜又道:“清舒,我想让沐晨调离那个地方。”

  清舒想起大管家前两日跟她说的一件事,问道:“我听闻沐晨招惹了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的家人知道后打上了门,这事是不是真的?”

  小瑜没想到清舒消息那般灵通,笑得很勉强:“这事我已经查明了,不是沐晨招惹而是那小姑娘故意勾引他的。她的养父母要将她送给当地一个富商做小老婆,那富商都五十三了且死了六个小老婆。知道沐晨有背景,为了活命就想给沐晨做小。”

  “养父母?”

  小瑜点头道:“那小姑娘的养父身体有问题生不了孩子就抱养了她,看着她出落得花容月貌就想换一笔丰厚的聘礼,这样晚年也有着落了。”

  “那人是当地的富商肯定有人脉的,沐晨抢了他相中的女人怕是会暗中使绊子,所以我准备让他调离那个地方。”

  清舒点点头道:“强龙压不过地头上,调离那儿挺好的。”

  “清舒,我不知道调哪个地方好,你帮我参详参详?”

  清舒笑着说道:“你可以着人询问关振起,他应该能给出好的建议。”

  家里的子侄,只要有才能品性好她不吝提携的。就像沐昆能外放到宿州还是她告诉的小瑜,不然晚上一步那缺就轮不到沐昆。但沐晨就算了,提携他不知道哪一天就被拖累了。

  小瑜见她不接话有些失望,但她也识趣地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能怪谁,只能怪儿子不争气亲戚朋友都不敢帮衬。唉,其实她也不想管,但怕沐晨一家子在那儿被人欺负,所以只能管了。

  符景烯没有提前告知福哥儿会去合洲,所以等祖孙几人到时福哥儿又惊又喜。不过等看到云瞻的时候,他又有些后怕了。

  福哥儿将几个孩子支开以后问道:“爹,你怎么将大皇子带来了?这要出个什么差池怎么可担待不起?”

  符景烯很不高兴地说道:“有你爹在,能出什么差池?还是你觉得爹现在连个孩子都护不住了?”

  云瞻聪明好学,并且还很勤奋,唯一不好的就是性子有些沉闷。所以符景烯特意叮嘱符巍跟长鸣,让两人带着云瞻好好玩。

  那些老学究看孩子们就说玩物丧志。可孩子是人又不是提线木偶,一天到晚逼着学习不是傻就是呆,甚至有些还疯了。

  福哥儿看他不高兴,赶紧道歉:“爹,是儿子的错。爹武功盖世,肯定能保护好几个孩子的。”

  符景烯道:“我又没有三头六臂,真出了意外也只会先保护云瞻,符巍跟长鸣他们自有护卫以及暗卫保护。”

  “原来有暗卫跟着呀!”

  想当年窈窈被救,也是暗卫的功劳。

  符景烯一副不忍直视的神情道:“不然呢?皇长子跟着我们出京,带十多个护卫够什么用?”

  福哥儿被怼也没生气,笑着说道:“爹,你一路车马劳顿,吃过晚饭就回屋休息吧!”

  符景烯摆摆手说道:“这一路走得比蜗牛还慢,一点都不累。福儿,你娘进内阁了,这事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了吧?”

  福哥儿早就知道了,他有些担忧地说道:“爹,内阁事务繁多,娘以后怕是忙得都没时间回家了。”

  他知道清舒现在的身体跟精力都大不如前,进了内阁福哥儿很担心她身体吃不消。只是当他知道就已成定局,无法阻止了。

  符景烯说道:“你娘进了内阁,家里的事顾不上了。教导符巍的跟长鸣我在行,府里的庶务我却不擅长。”

  不是不擅长,而是内务太琐碎了他不耐烦管,再者有儿媳妇干嘛不用要自己受累。

  福哥儿一听就道:“爹,到时候让虞君与你们一起回京城。”

  符景烯特意跟福哥儿说那话,就是要让程虞君回去:“就怕你娘知道时又心疼你,说没人照料过得粗糙。”

  福哥儿说道:“没事,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这话要跟你娘说才行,与我说没用。”

  福哥儿轻笑道:“爹你放心,我会好好跟娘说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