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6.第3246章 符景烯的番外(20)

2021-05-08 作者: 六月浩雪
  第3246章 符景烯的番外(20)

  符景烯去天津的第八日,小瑜回了一趟国公府然后就问了清舒:“符景烯将大皇子也带去天津了啊?”

  这事她是从英国公也就是封翔那儿得知的。

  清舒点头道:“怎么了?”

  小瑜声音都不由大了起来,说道:“怎么了?清舒,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告诉我呢?”

  清舒闻言不由笑着问道:“告诉你做什么?难道你知道了阿瞻去天津你也要跟着一起去,文华堂的事都丢下不管了?”

  “当然不是,就觉得你现在许多事都不告诉我了。”

  说到这里,她有些落寞。

  “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封翔跟我说的。”

  清舒明白过来,说道:“你我相交这么多年,也该知道景烯的性子。他会邀请卫方带着航哥而去天津是因为两人关系一向亲厚,其他人若想跟着去他不会同意的。”

  云瞻是皇帝的嫡长子又被易安格外看重,不出意外储君之位板上钉钉,所以许多人都想与他打好关系。之前封翔有意让长孙做云瞻的伴读,可惜没有被选上。

  小瑜说道:“我弟也就随口一说,没那么多想法。”

  清舒点点头,笑着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上一次去天津,还是六年前了,那儿的海味真是不错。“

  六年前她去天津公干,那时候有时间有闲忙完公务也享受了一番美食。不过因为年岁大了,她现在很少外出公干了。

  小瑜笑着说道:“以后有机会我们一起去。”

  “好。”

  第二日清舒就得到消息,说尚太夫人病逝了,随后尚正就递交了丁忧的折子。

  小瑜听闻这个消息很是激动,等清舒回来后就道:“清舒,机会难得你一定要把握住啊!可别想像上次似的犯傻将机会让给别人。”

  清舒笑着说道:“不会。上次是因为家里的事以及孩子也没人管,腾不开身才拒绝。现在符景烯致仕了,家里的事跟孩子都可以交给他了。”

  小瑜愣了下后问道:“清舒,该不会符景烯致仕是为了让你更进一步吧?不然怎么这么巧。”

  清舒看着她,笑着说道:“你忘了,景烯四年前就递交了辞呈,是皇上一直压着不批复的。”

  “也是,不过这时间也太巧了。”

  清舒摇摇头道:“不是运气好,是易安想让我接户部尚书一职所以才同意让景烯致仕了。”

  小瑜恍然,就说怎么这么巧,她笑嘻嘻地说道:“那我以后是不是要改口要叫你林尚书了?”

  清舒笑眯眯地说道:“等任命书下来以后,可以这般叫。”

  任命书第二天就下来了。许多人的想法跟小瑜一样,都觉得符景烯是为了让清舒当这个户部尚书才致仕的。有的人夸赞符景烯爱妻,有的笑符景烯傻用一个首辅换个尚书,更多的是羡慕清舒嫁了个绝世好男人。

  没过几天,清舒被召见宫。听到易安想让她进内阁,清舒惊得话都说不出来:“易安,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易安好笑不已,说道:“你看我什么时候拿过朝政之事与你开玩笑?还有,你要记住你现在是户部尚书,不管是职位还是资历都足以进内阁了。”

  按照惯例内阁有五人,现在已有四人了。压着这么久没定下来,就是给清舒留着的。

  清舒没有底气,说道:“我的资历不够吧?”

  易安霸气侧漏道:“我说你够,你就够。清舒,我这次不是来征询你的意见,而是告知你的。”

  也就是说,清舒就是拒绝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清舒心情沉重地出宫了。

  易安等她走了以后,摇着头与墨雪道:“清舒明明非常优秀,为何对自己这般不自信呢?”

  念书的时候清舒明明每次都考第一,而且还开铺子赚钱,就这还总认为自己没她们厉害。说好听一点是谦虚,说难听点就是自卑了。

  以前清舒有这个想法她能理解,毕竟小县城出来的又没靠山没底气在她们跟前先矮了三分。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还是这样易安就不能理解了。

  墨雪说道:“太后,二姑奶奶不是不自信,而是内阁大臣责任重大,她担心做不好所以心里惶恐。”

  易安笑着说道:“有我给她撑腰有符景烯指点,怎么可能做不好?主要原因还是她不够自信。”

  墨雪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只是她也没再为清舒辩解了,事情都定下来了没必要浪费时间。

  天津离京城近,清舒进内阁的消息没第三天就传到符景烯与窈窈的耳中了。窈窈有些恍惚,与符景烯道:“爹,娘进内阁了。”

  符景烯靠在摇摇椅上,端起茶杯悠闲地抿了一口后:“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内阁的那个空缺本就是太后给你娘留的。”

  “爹,你早就预料到了?”

  符景烯又抿了一口茶后说道:“不然你以为太后为何会这个时候同意我致仕?因为尚正即将丁忧,你娘成了户部尚书就有资格进内阁。”

  易安让清舒进内阁有两个目的,一个是给天下女子塑造一个典范;二是若清舒碰到难以解决的事他不会袖手旁观。所以,哪怕他致仕了其实也没真正离开朝堂。

  想着太后还让他帮着教导云瞻,符景烯不得不感叹太后这算盘打得可真精啊!偏他明知道的太后的盘算,为了清舒还是往坑里跳。

  窈窈说道:“爹,娘这一进内阁以后可就顾不了家里的事了。”

  符景烯说道:“庶务有你嫂子料理,符巍他们几个我来教导,家里的事以后不用你娘操心了。”

  窈窈闻言便道:“嫂子要是回京那大哥就衣食住行就没人照料了,娘最心疼大哥可能不会同意。”

  符景烯撇了她一眼,慢悠悠地道:“你娘最疼的是你还是你哥,你心里不清楚?”

  因为福哥儿自小就懂事加上有他教导清舒没怎么费过心,倒是窈窈自小就不省心让清舒花了许多的心血。

  窈窈故作惆怅地说道:“娘以前最疼的是我了,但自我嫁给阿祯以后就没再管过我了。”

  符景烯笑骂:“那是因为阿祯将你照顾得很好,不用你娘操心了,没想到你竟吃起你哥的醋来了。让你娘知道,保准要骂你了。”

  窈窈也不装了,笑眯眯道:“爹,只要你不说娘不会知道的。”

  ps:下一章会比较晚。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