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6.第2936章 窈窈番外(212)

    第2936章 窈窈番外(212)

    小瑜本来坚信不疑沐晨没心上人的,但清舒的话也有道理,以致她都有些摇摆起来了:“若他有心上人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只要姑娘个人条件不错家世差些我也会成全他的。”

    受清舒的影响小瑜也觉得儿媳妇最重要的是品性跟能力,家世在其次,而且这个想法她也与沐晨三兄弟都说了。

    清舒说道:“家世差只要说服你就能得偿所愿。就怕姑娘条件太好,他知道无望所以才不与你开口。”

    就像郑雪晴一样,知道父母不会答应这门亲事就不开口;沐晨看上的姑娘十有八九也是知道没希望所以就不开口。

    小瑜蹙着眉头说道:“条件太好,能有多好是我家沐晨娶不上的?”

    清舒摇头说道:“在这猜来猜去的还不如回去直接问他。除非是对方年岁小,若是年岁大的话三年后人家早嫁为人妇,那他就再没希望了。”

    小瑜听到这话哪还坐得住,赶紧回家了,在大门口遇见符景烯都没打招呼直接就走了。

    符景烯回了主院,见到清舒问道:“郡主怎么了?那着急忙慌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家走水了。”

    清舒没好气地说道:“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吗?”

    瞧着她语气不对,符景烯笑着问道:“怎么这是,谁惹你生气了?”

    两孩子都听话,家里也没人敢惹他。至于衙门里,鲁尚书脾气不错至于其他人品阶都没清舒高也不敢给她气受。

    “除了你还能惹我上火?”

    符景烯思索了下就问道:“是不是与郑家的亲事有变故了?”

    因为符景烯白日里还要处理公务,怕影响他的性情所以没将实情告知他,只说让他晚上回家有事商议。

    清舒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这门亲事我已经回绝了。亏得你还与我信誓旦旦地说这次绝不会出意外,郑雪晴能让我跟福哥儿满意,我就不该信你。”

    符景烯看她神色,问道:“郑雪晴与人有私情了?”

    以清舒的脾气,除了这个原因其他不会让她这般生气。想到这里,他心情一下就不好了。

    见清舒点头,符景烯的脸瞬间黑了:“怎么回事?将事情始末与我说一遍。”

    也是因为与郑铭戴相交二十多年信得过他,所以在郑家主动提结亲他才没犹豫就同意的。不然就他儿子的条件,什么样的姑娘娶不上。

    清舒将事情简单说了下,说完后道:“郑夫人清晨过来时那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我也不好再追究。”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事最难过的该是郑铭戴跟郑夫人了。所以养女儿一定得让她们有防人之心,不然很容易被人算计。特别是高门贵女更甚,那些想走捷径的会想方设法哄骗她们。

    符景烯听完后,冷着脸说道:“亏得郑铭戴在信里与我说他女儿聪慧能干,结果却是个又蠢又贪还不自知的东西。”

    蠢是因为那么轻易就被人算计了,三次单独出门都偶遇哪那么巧的事,若是换成福哥儿与窈窈早怀疑上了;贪,是知道贺家不好而他们符家是良配所以瞒下这事。要是将这件事彻底瞒过去那也算是本事了,偏心有不甘言行举止都带出来。

    清舒着恼地说道:“幸亏我说要先相看,不然的话儿子就被你坑了。”

    符景烯当时是打算等福哥儿会试后就直接定亲,连相看都省了。是清舒觉得没见人就将婚事定下心里不踏实,万一姑娘哪里不好或者儿子没看上怎么办?所以她当时坚持要先相看后再定亲。

    符景烯摸了下鼻子。这些年郑铭戴为他做了很多事从没出过差池,所以对他特别信任。也是这份信任让他相信郑雪晴肯定是个好的,再没想到郑铭戴偏在这事上心瞎眼盲。

    “福哥儿的媳妇还是你来挑选,我就不插手了。”

    清舒说道:“你就是想帮福儿挑,我跟两孩子也都不放心了。之前还觉得我看人不行,跟你比我眼光很不错了。”

    怎么说呢?庄婉琪与符景楠两人闹到这个地步,主要问题在符景楠身上;而舅母封月华虽有小心思但也是为自个的家,舅舅将她压制下去后日子就平稳了,现在一家子过得挺好的。可符景烯相的这两个姑娘,一个得了偏执症,一个蠢而不自知。

    符景烯笑着说道:“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从没说你眼光不好。”

    不管是庄婉琪还是封月华,后来蹦跶得欢都是因为丈夫太软了;像顾霖后来态度变强势封月华就萎了。至于符景楠就从没硬过,不说也罢。

    清舒说道:“这事就算了,你也别迁怒郑铭戴了,我想他知道这件事心里肯定也很难受。”

    符景烯冷声说道:“那能怪谁?都是他自找的。”

    生了这么个蠢的女儿还好意思在他跟前夸赞聪明。也幸亏现在就发现了,不然等定亲以后再察觉到此事再退亲,一家子都得怨他了。

    清舒说了一句公道话:“你若是怪郑夫人还情有可原,毕竟孩子整日在她跟前;但郑大人公务那般繁忙十天半月才能见一面,他怎么发现得了。就说你吧?你现在经常十天半月回家一趟,窈窈若是有心事你能知道。”

    符景烯说道:“反正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次清舒没再阻拦,只是说道:“二十多年的交情要为此伤了和气,将来你会后悔。”

    符景烯没接她的话,说道:“福哥儿没受影响吧?”

    “没有。知道这件事后孩子说让我帮他相看媳妇,别让你沾手了。嗯,这话窈窈也说过。”

    符景烯说道:“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这次也算是给我一个教训了。”

    清舒点头道:“不仅你,我这两日也在反省。”

    符景烯听到这话笑着说道:“这事你反省什么?这次也多亏了你的谨慎,不然婚事就直接定下来了。”

    虽说可以退亲,但到底名声不好听。

    清舒板着脸说道:“我对你信任到了盲目的地步,这点必须要反省。”

    符景烯郁闷了。他以前在老婆孩子面前竖立的威信,因为此时一去不复返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