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8.第1358章 恩赐(1)

    第1358章 恩赐(1)

    符景烯回来的第六天才腾出时间陪着清舒回了一趟裕德巷。

    顾老夫人一见到他就说道:“瘦了,也黑了,得让清舒给你好好补一补。”

    清舒有些囧,瘦了这话都快成她外婆的口头禅了。

    顾娴一见到福哥儿心思就全都在他身上了:“福哥儿,来,外婆抱。”

    福哥儿搂着符景烯脖子不撒手。自符景烯回来以后他就特别黏,每次早晨起来不见就到处走。那副不安的模样不仅让清舒难受,也让符景烯愧疚得不行。

    顾娴满心的失望。

    坐下以后,顾老夫人就关切地问道:“我听阿霖说你将辽东的布政使给抓回来了,现在还被关在大理寺?”

    符景烯嗯了一声说道:“太孙已经着三司共同审理此案了。”

    其实王响的案子是与高不庸的案子并在一起审的,随着案情的推进高不庸的问题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

    当然,太孙跟他是早知道,现在只是让世人知晓这些事。

    顾老夫人热切地问道:“那这次还会升官吗?”

    清舒哭笑不得,说道:“外婆,景烯现在已经是三品的侍郎了,这几年都不会再往上升了。”

    再升下去她得寝食难安了,上次符景烯晋升侍郎时清舒就担心得一整晚没睡好。

    顾老夫人对官场的事不懂,闻言也不再多问:“景烯、清舒,我已经跟你沈伯伯商量好了过几日就回去。”

    符景烯闻言立即点头道:“马上就是冬天了外婆你又怕冷,回太丰县也好。不过太丰县的宅子可铺了地暖?要没有,立即写信回去铺上。”

    沈少舟笑着说道:“这个你放心,宅子翻新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问题了,主卧都铺了地暖了。”

    符景烯点点头,沈少舟做事周全他还是放心的。

    顾老夫人想了下说道:“景烯,我这次回老家可能不会再返回京城了。景烯,这宅子是朝廷给的我想交还回去,你看这个要怎么做啊?”

    这是恩赐的宅子,按照惯例等她死了以后是要收回去的。她这次回老家就不准备再来京,留着这个宅子总觉得不稳妥。

    清舒听了心里有些难受,垂着头不说话。

    符景烯神色很淡然,说道:“我等会草拟一份折子,让舅舅抄一份递到礼部,不过这样一来舅舅他们就得搬家了。”

    “这事我已经跟阿霖商量过了,他们已经着手准备搬家了。”

    宅子早就准备好了,如今那边都已经收拾出来了。等上了折子,朝廷一批复下来后就搬家了。

    写份折子对符景烯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谈完了正事,顾老夫人又关心起子嗣的事了:“福哥儿已经一岁半了,你们也该给她添置个弟弟妹妹了。”

    清舒不由皱起了眉头。

    符景烯摇头道:“福哥儿还太小,就是再要孩子也得等两年。外婆,孩子不是多就好,养儿不教不如不养。”

    他们现在只福哥儿一个都没很多的时间陪伴,再生一个更无暇顾及福哥儿了。符景烯的想法是既生了就该将最好的给孩子,做不到就不要生。

    顾老夫人看着清舒,见她不说话很郁闷,不过有些话可以对清舒说但却不能对符景烯念叨。

    就在这个时候,外头婆子来回禀道:“老夫人、太太,二姑娘跟二姑爷来了。”

    安安进来给大家打过招呼后就想抱福哥儿,可惜福哥儿不给面子趴在符景烯怀里不动。

    顾娴见状说道:“安安,既这般喜欢福哥儿那你自个赶紧生一个……”

    安安现在非常反感这话题,皱着眉头说道:“娘,每次回来都是催促我生孩子,除了生孩子就没别的话说吗?”

    成亲以后她就不愿再回裕德巷了,顾老夫人跟顾娴总叨叨个没完让她很厌烦。这又不是她不生,怀不上能怎么办?

    谭经业笑着说道:“岳母,孩子的事情也得看缘分。缘分到了,孩子也就来了。”

    对此谭经业也想不明白,他们两人身体都没问题孩子是迟早的事。而且他们还是新婚,真不明白为何那般急于子嗣。

    顾家女子都子嗣艰难这事安安没告诉谭经业,怕他知道多想。

    顾娴说道:“我现在也没什么事,就想这等安安生了以后帮你们带孩子。”

    谭经业神色一顿。虽然他跟顾娴接触不多但对她的性子也有几分了解,让她带孩子他心里是抵触的。

    安安没好气地说道:“我的孩子自个带,不用你们操心。”

    谭经业有些尴尬,与符景烯说他遇见几个问题希望能帮忙解惑。虽然对顾娴有所不满,但安安这样也不妥,只是他也舍不得责怪安安就想离开这儿。

    符景烯也不想再呆在这儿了,站起来到:“走,咱们去前院书房说。”

    顾娴地看着福哥儿被抱出去,心里难受得不行。她并不愿意回老家,回了老家就再见不着福哥儿了。只是沈少舟也同意了,她反对也没用。

    等符景烯两人一走,安安就发脾气了:“外婆、娘,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开口生孩子闭口生孩子,难不成我怀不上就是十恶不赦了?”

    顾老夫人跟顾娴脸色一下就变了。

    清舒拉着她的手说道:“别难受了。”

    安安红着眼眶说道:“我能不生气吗?当着姐夫跟经业的面提这事,让我的脸往哪放啊?”

    这要心思多的还以为她不能生了,想到这里安安委屈的掉眼泪。

    顾老夫人看她哭就慌了,说道:“你别哭,是外婆的错,外婆以后再不说了好不好?”

    顾娴也道:“你既不喜欢听我以后也不说了。”

    安安压根不信她们的话。

    清舒将安安带回到她以前的院子里。进了屋安安就擦了眼泪,眼神清亮地说道:“姐,我没事你别担心。”

    “真没事?”

    安安点头道:“我过来的时候就有了准备,刚才只是实在厌烦了才发脾气的。姐,这次要不是你让我来,我是真不愿意来。”

    她娘还想住到她那儿去,打死都不能同意。她每次过裕德巷来就被念叨得不行,要住一块还不得疯掉。

    清舒笑着说道:“外婆跟娘很快就回老家了,你再忍几天。”

    “真的?”

    清舒将刚才顾老夫人说的话转述了一遍,说完后道:“外婆这次回太丰县了,可能真不会再来京城了。”

    主要是顾老夫人的年岁越来越大,受不了长途奔波的劳累。

    听到这话安安却是松了一口气,走了就再没人念叨了:“无事,等以后放暑假我回去看她。”

    清舒笑了下说道:“你现在暑假是可以回去,不过等经业有了差事你又有了孩子以后就走不开了。”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