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5.第1305章 受伤(2)

    第1305章 受伤(2)

    安安写好信交给清舒以后,不由抱怨道:“谭太太总说经业克她,要我说是她克经业才差不多。她一来经业就出了事。”

    也是大家说谭经业这次考中的概率比较低,不然她非得气死。

    清舒说道:“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说。还有嫁过去以后虽不住一块该有的礼数你一样都不能少,不要被人挑你的理。”

    安安点头道:“大姐你放心,面上的功夫我会做好不落人话柄的。”

    清舒连同一些药材与信一起送去了谭家,这次她让红姑去送,可惜红姑一样没见到谭经业。

    清舒皱着眉头,却没说话。

    安安有些着急地问道:“吃了药睡下了?不是说只脱臼跟磕伤了膝盖,难道这些都是哄我们的,其实真实情况比这个还要严重?”

    红姑见清舒朝着他微微摇头,当下笑着说道:“没有,只是那药里放了安神的药材吃了就睡着了。”

    安安这才放心。

    清舒说道:“你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等安安回去以后,清舒问道:“是真睡下了还是不让你见。”

    红姑说道:“我只见到了阿华,阿华说二爷是真的睡下了……”

    这个阿华是谭经业的贴身小厮。

    “说吧,到现在没必要藏着捏着了。”

    红姑说道:“谭太太虽然见了我,但态度很不好说话也夹枪带棒的。我看不过眼,就不软不硬地顶了回去。太太,我觉得咱们态度不能太软,不然谭家人会蹬鼻子上脸。”

    这门亲事原本就是谭家高攀了,现在竟然还摆架子岂不是可笑。要她们态度再软,二姑娘嫁过去还不得被欺负了。

    清舒早知道谭太太态度不会好,不过她以为对方至少能将表面功夫做好。现在想想,也是他高估了对方。

    红姑说道:“太太,阿华还与说出了这事以后谭老爷要责罚那孩子,谭太太不仅不同意还说都是二爷的错。说什么若不是二爷让那孩子下树,他也不会踩空了差点摔倒在地上。”

    清舒笑了:“他可真是一点都不在乎自己儿子的前程啊!”

    红姑也觉得:“太太,这个谭太太太很难缠,二姑娘嫁过去怕是要受苦了。”

    “无妨,已经分了家不住一块。再者等三朝回门以后安安就会搬到金鱼胡同来。”

    红姑说道:“就怕出什么幺蛾子。”

    清舒笑着说道:“老爷当初之所以相中谭经业,是觉得他性子坚韧有主见并且通人情世故。只要他坚定不移地按照约定的行事,谭家的人也不能出尔反尔。”

    当初谭家大房分家就是他一手促成的,现在也不可能让谭太太插手他的事。

    红姑这才没话说。

    安安一回到家,顾老夫人就急忙问道:“安安,经业是怎么受伤的?严不严重,会不会影响考试?”

    安安虽将事情简单地说了下:“今年会试是不能下场了,只能等三年后了。”

    顾老夫人跟顾娴他们并不知道谭经业这次考中概率不高,听到这事急得不行:“这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怎么出这样的事呢?”

    顾娴更是气恼道:“经业也是的,那孩子摔下来让身边的仆从去接,他逞什么能啊?现在好了,都不能下场了。”

    沈少舟听到这话觉得不好:“要经业没去接,这孩子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再者经业会去接那孩子,证明他秉性纯良。”

    他也跟谭经业接触过,学问如何他不知道但为人处世以及秉性都不错。

    顾娴气呼呼地说道:“会试三年一次,这次错过了又要等三年。三年又三年,他有几个三年可以等啊!”

    顾老夫人看安安一脸的失落,不由说道:“现在说这个做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抱怨也没有用。这样,阿娴你过去看望下看看到底什么情况。若是特别严重的话,就将婚期延后。”

    安安摇头说道:“外婆,只是小伤并不妨碍成亲的。”

    “还是去看过稳妥。”

    想着顾娴的性子,沈少舟不放心说道:“娘,我陪阿娴一起去吧!”

    顾老夫人点点头说道:“你跟着去也好。”

    到谭家的时候,由一个婆子领了两人到谭经业的屋子里。

    看着他胳膊被吊着膝盖也用纱布包扎了起来,顾娴心惊胆颤地问道:“经业,大夫不是说只是伤到了胳膊跟膝盖,怎么胳膊还吊起来了?”

    谭经业脸色有些苍白,说道:“岳母,我的胳膊现在不能用力,吊起来好得快。膝盖是上了药,等结疤了就能拆下来。”

    确定不是大问题,顾娴不由道:“你说你也真是的,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

    怕她说出不中听的话,沈少舟说道:“你也别多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早些将身体养好,不然怎么成亲。”

    经业心头一惊,忙说道:“岳母,我这胳膊只是暂时不能用力,还有膝盖三五天就能结疤的。等成亲的时候我已经痊愈了,能亲自去迎亲的。”

    说完就要下床给两人看。

    沈少舟将他按回去,笑着说道:“我们都相信你,你啊也别胡思乱想早些将身体养好。不然这个样子成亲也会落下遗憾的。”

    经业点点头道:“我会的。”

    叮嘱了几句,两人留下了一些药材两人就回去了。

    谁想出了谭经业的院子,就听到一个丫鬟扬声道:“石榴姐姐,你快点,太太的头发乱了等你梳呢!”

    顾娴的脸色瞬间就黑了,她问了前面带路的婆子说道:“你刚不是说你家太太跟着老爷出去采买成亲的东西,怎么在家里呢?”

    婆子说道:“太太是刚回来的。”

    刚才这婆子说谭老爷跟谭太太都出去了,顾娴心里就不高兴了。谭经业摔成那样竟都出去不留下一人照料,这当父母的也太没将孩子放心上了。

    想到这里,顾娴沉着脸问道:“你家太太知道我们夫妻过来了吗?”

    婆子脸上闪现过一抹尴尬,说道:“老奴还没来得及回禀。”

    顾娴哼了一声道:“是来不及回禀,还是知道了故意不见我们?”

    她也管过家,家里来了重要的客人哪怕在外面下人也会赶紧来通禀的,谭太太这举动分明是不将她放在眼里。

    沈少舟拉着顾娴的手,压低声音说道:“人家摆明不想见我们又何必送上门去让人羞辱,走,回家后再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