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第1215章 贺蒙(1)

    第1215章 贺蒙(1)

    到了驿站马车停下来,老八推开车门先走了出来。随后,取了凳子放下将符景烯扶了下来。

    这次符景烯与以往的形象截然不一。头发用上等的无暇玉冠束起,穿着了浅紫色的锦袍。这袍子没有绣任何的图案,只是边角及下摆处却用金色的丝线绣着繁复的云纹,低调之中透着奢华。长身玉立,温润俊美,看起来就是一位清贵公子。

    毛东方非常意外,他是听说这位钦差大人长得好,却没想到样貌竟如此出众。

    符景烯看着他,淡淡地问道:“你是贺将军的下属?”

    毛东方听到他淡漠语气心里有些不舒坦,不过还是掩饰过去了:“是,末将姓毛名东方,一直跟随将军,到现在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

    符景烯微微点头,说道:“晚些时候我会去拜访贺将军的。”

    说完这话符景烯就走了进去,那模样完全没将毛东方放在眼里。这让毛东方的心头直往下沉,就是脸色也带出来几分。

    等符景烯走进去以后,柯衡拍了下他的肩膀小声说道:“钦差大人就这性子,你别放心上就好。”

    毛东方心头一动,问道:“柯将军,莫非这位钦差大人也给你气受?”

    柯衡笑着说道:“那倒没有。只是这些文官都一个臭德行,觉得咱们行伍之人粗鄙。说话的时候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就接了这差事不然才不稀搭理他呢!”

    前朝重文轻武,同等级别下武官还得跟文官行礼。也因为这个原因,文官就很瞧不上武官。太祖自己本身就是行伍出身对于这种陋习深恶痛绝,他就将文官与武官分成两个体系。所以,如今文官与武官打交道的次数比以前小了很多。

    毛东方笑着说道:“是啊,他们这些读书人总觉得我们上不了台面。却不想想若是没有将士们保家卫国维护一方治安,又如何有这太平盛世。”

    这高帽戴得还挺高的,不过柯衡喜欢听。又听了几句奉承话,柯衡说道:“我得进去了,有机会咱们再好好聊。”

    毛东方离开驿站就去了和梦的参将府,他将刚才的事都与贺蒙说了:“将军,这人看起来不大好说话没探出其深浅。不过有点很明显,护卫长柯衡好像对他有所不满。”

    贺蒙说道:“是真不满,还是装的?”

    毛东方摇头说道:“符钦差非常的高傲,与我说话的时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对柯衡的态度也不甚尊敬。他会心生不满也是很寻常的事。”

    换成其他人被这样看低,心里也不舒坦。毕竟柯衡的品级,也只他低一级而已。

    贺蒙说道:“虽然此人年纪不大,但能得太孙看重也不可能是泛泛之辈,咱们得小心应对。”

    虽然在外嚣张跋扈横行霸道,但实际上贺蒙是那种粗中有细防备心重的人,不然他也不可能在安徽作威作福这么多年。

    得知钦差是符景烯后,他就派人去打听符景烯的底细。知道了符景烯出生在一个没落的武将之家,后机缘巧合得洛阳一位大儒相中收为弟子从而科举入仕。得中榜眼后被太孙看重,太孙如今掌权他也跟着平步青云。

    之前太孙表现得身体虚弱性子懦弱,很多人不将他放在眼里。可自华山回到京城掌权后雷厉风行地除掉信王以及党羽后,众人都知道太孙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被太孙这样的人看重,符景烯又岂会是无能之辈。

    毛东方点头道:“是,将军。”

    “对了将军,这个符景烯样貌非常出众,整个合洲都找不出长得比他更好的年轻男子了。”

    贺蒙笑了下说道:“连你都夸赞长得好,那等会要好好看看。”

    半个时辰以后贺蒙没等来符景烯的拜访,倒是听到他去了管府看望还在养伤的管彦磊。

    管彦磊升为按察使后,贺蒙威逼利诱什么方法都用遍了都没让对方妥协。原本贺蒙还想慢慢磨,可在看到管彦磊弹劾他的折子以后就再忍不住出手了。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命大,竟让他捡回来一条命。

    毛东方说道:“将军,符景烯来到合洲不先拜访你竟直接去见管彦磊,这对我们很不利啊!”

    要知道这个管彦磊跟他家将军很不对付。现在符景烯去见了管府那管彦磊还不得使劲抹黑自家将军。

    贺蒙没说话,陷入了沉思之中。他还没有见过符景烯也摸不准他的态度,若真的要跟他作对到底他也不会手软。不过符景烯是钦差,不到万不得已不想走那一步。

    符景烯见到管彦磊时,发现他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

    管彦磊看到符景烯很激动,说道:“符大人,你终于到了,老朽真担心等不到你了。”

    符景烯有些疑惑地问道:“管大人,我听驿站的驿官说你受的轻伤,莫非外面的传闻不是真的?”

    管彦磊苦笑一声说道:“只差那么一点点就去见阎王了。你听到的那些话不过是贺蒙放出去的。”

    符景烯心头微惊。他听到那传闻原本以为这次的刺杀是贺蒙给与的警告,却没想到这人竟真的胆大包天要杀死管彦磊。

    收敛了心神,符景烯说道:“管大人,太孙殿下一收到你的折子就派了我来。管大人,我相信贺蒙绝不仅仅只是私售兵器这般简单。”

    管彦磊说道:“他不仅统辖整个省内的军务,也把持着财政经济。我任了这个按察使以后他着人送了许多的奇珍异宝来想用这些拉拢我,我没应他。他是看到弹劾他的折子后就派刺客来杀我。”

    “你的折子怎么到他手里了?”

    管彦磊说道:“钦差的事传回来,他就派人盯着我。那折子我是让心腹送出去的,可折子送出去的第三天我就遭了刺杀。”

    顿了下,管彦磊说道:“我醒来后的第二天,我那心腹的尸体就出现在后门口了。”

    符景烯说道:“竟如此嚣张?”

    管彦磊闻言苦笑了下说道:“是啊!所以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不然他也会对你下毒手的。”

    符景烯嗯了一声问道:“那你可有搜集到他犯罪的证据?证据确凿我才好治他罪。”

    管彦磊说道:“有,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搜集证据。不过他犯下累累罪行。我搜集到的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的需要你去查了。”

    符景烯点点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