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第1064章 道歉

    第1064章 道歉

    顾老夫人在回去的路上与花妈妈说道:“你说,我真要去给安安道歉吗?”

    她是不该答应让安安去冲喜,说两句软话没问题,可要正儿八经地给安安道歉却拉不下这个面子。

    花妈妈笑着说道:“其实不用道歉,你只要与大姑娘二姑娘说以后不会再插手她们的事,她们就会原谅你了。”

    “这两个孩子主意一个比一个大,我哪还敢管她们的事。”顾老夫人说道:“不仅她们的事,家里的事我也不管了。以后就跟姐姐一样,听曲看戏过我的神仙日子。”

    花妈妈就笑笑没接她的话。现在说不管,转头又管起来了。

    当日下午安安就自己回来了。

    顾老夫人欢喜不已,抱着她说道:“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外婆了。”

    听到这话安安有些内疚:“外婆,对不起,我不该跟你置气的。”

    虽这事办得有些欠妥,但外婆的出发点也是为她好。就是经常好心办坏事,让人很头疼。

    顾老夫人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安安,你放心,以后你跟清舒的事我都不管了。特别是你的婚事全都交给你舅母料理。你若有什么想法或者意见直接与她说。”

    安安半信半疑地问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骗是没骗过,就是经常说话不算话。前脚说不管,后脚又插手了。虽然心里腹诽,但安安还是说道:“外婆,你要说话算话。”

    顾老夫人觉得自己的诚信受到了质疑。若是清舒在这里保准会说,你已经没了诚信。

    安安见她脸色不好,立即转移了话题:“外婆,姐本来想过来看望你被我给拦住了。现在路滑得很,万一马车没走稳出什么事可担不起这后果。”

    “你做得很对,现在这种天气可不能让你姐出门。”顾老夫人说道:“她想我了,派个人送个口信来,我去看望她。”

    看着祖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谈得欢,花妈妈暗暗松了一口气,冲喜引起来的风波总算是过去了。

    傍晚的时候,顾霖回来了。

    封月华一见到他就问道:“你上午带回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能将平洲来的信直接交给娘?”

    很巧的是,下午就收到了平洲的来信。

    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坦诚,而且这事现在瞒着再过几个月也会知道。所以,顾霖就将霍英伟勾结绑匪的事说了。

    封月华都被自己亲爹跟亲弟背叛抛弃,所以她的心里素质特别的强大:“绑匪跟霍英伟抓着了没有?”

    “写信时还没抓着。不过我想,除非他们一辈子躲在深山老林或者跑到其他地方隐姓埋名,否则迟早能抓着的。”

    封月华的想法却不同,她说道:“霍英伟自小娇生惯养花钱如流水,你觉得他能受得了山林里恶劣的环境?”

    “你的意思他会下山?”

    封月华摇头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他那种人肯定是适应不了山中的艰苦生活。”

    抓绑匪的事也不需他们操心,官府靠不住还有沈少舟跟祁家。顾霖说道:“对娘来说姐姐就是她的命根子,要知道了这事肯定叫嚷着要回平洲了。”

    “等开春以后她要回去我不拦着,但现在不行。现在外面马车不小心都打滑撞到路边,她要回平洲很容易出事。所以这事,咱们一定要瞒着。”

    “你放心,今日平洲来的信我收着了没等给娘看。”

    见顾霖点头,封月华又问道:“这事我们要不要告诉清舒跟安安?”

    “清舒现在怀着孕,知道了怕会担心。而安安年岁小藏不住事,知道会漏了痕迹让娘发觉。”所以顾霖的意思,姐妹两人暂时都瞒着。

    封月华点头道:“这样也行。”

    安安一回来顾老夫人的精神就比之前好了许多,当日晚饭她还多喝了半碗粥。

    转眼就到了腊月底。因为封月华怀着身孕,所以年货以及一应往来都是顾老夫人跟安安操持。

    这日傍晚,婆子将一封信呈给安安:“二姑娘,这是二姑爷写给你的信。”

    顾老夫人听了不由嘀咕道:“怎么平洲那边还没有信?算下时间少舟应该早就到家了啊!”

    封月华在旁听了有些心虚,不过也只是一闪而过:“驿站经常丢件,说不准信就丢了。娘,你也别担心,娘有二表哥表嫂他们照顾不会有事。”

    顾老夫人还是愁眉不展。

    要知道说多错多,她担心说得多了会引来顾老夫人的怀疑。所以封月华就转移了话题,:“安安,经业在信里与你说了什么?”

    安安神色有些复杂地说道:“经业说,他弟弟娶妻给谭大老爷冲喜。新娘子进门的当日下午谭大老爷就醒了,然后吃了三日的药就能下床了。”

    顾老夫人听了却是忧心忡忡。谭家三奶奶救了谭大老爷一命,谭家人都会记她的好。与之相反的,谭家人肯定会不喜欢安安的。

    封月华说道:“那可真是喜事。”

    谭大老爷若病逝了经业就得守三年孝,后年也会试就不能下场。错了一次又要等三年,时间拉得太长了。

    顾老夫人却是皱着眉头说道:“安安,经业还在信里说什么了?”

    将信看完,安安轻声说道:“外婆,经业在信里说与我说,等过完年他们三兄弟就要分家。”

    顾老夫人脸色顿时不好了:“谭家这是什么意思?经业大哥跟弟弟都成了亲,就他没成亲。现在分家,是不管经业的婚事了?”

    安安笑着说道:“外婆,我觉得分家挺好的。他们家也没多少产业,分到手也没几个钱。可一旦分家谭大太太就不能要求我们回菏泽了,以后也能安心留在京城了。”

    谭家虽说菏泽当地的富户名绅,但实际上谭家大房这些年一直进得少出得多。所以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吃老本,不过老本也吃不了多久。

    顾老夫人摇头说道:“话是如此但你们还是得好好孝顺她,毕竟她是经业的亲娘。”

    安安最不耐烦就是听到这话了,她语气很不好地说道:“我没有不尊敬她啊,是她先瞧不上我的。”

    怕顾老夫人着急上火,安安又放缓了语气说道:“外婆,你不用担心。面上该做的我都会做好,不会落人话柄。”

    顾老夫人点头道:“那就好。”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