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第1062章 甜酱(3)

    第1062章 甜酱(3)

    封小瑜指着放在泥金小桌上的碗,她说道:“这酱啊有甜的,也有辣的咸的酸的,也有苦的。这就如这过日子一样,酸甜苦辣都会有。”

    程氏知道擦了眼泪,轻声说道:“小瑜,大嫂问你,假如、我说假如啊。假如振起将来要纳妾,那你会怎样?”

    封小瑜说道:“我肯定反对啊!若是他不顾我的反对也要纳妾,那就纳吧!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男人执意要纳妾咱也拦不住。”

    程氏问道:“你们现在这般恩爱,他要纳妾你不会伤心吗?”

    “伤心啊,肯定会痛不欲生了。只是再伤心日子还要过啊!难不成就因为他要纳妾我就得要死要活。当初退亲时我也伤心得以泪洗面,但清舒就与我说伤心难过是一天欢欢喜喜也是一天。人活在这世上也就匆匆几十年,何不开开心心过每一天。所以若振起真纳妾我该吃吃该喝喝,闲得无聊就去找清舒或者斓曦唠唠家常。”封小瑜看向程氏说道:“大嫂,我知道你因为外室的事伤心难过。可他都不在意你的死活,你又何必这般作践自己。说句不吉利的话,你死了大哥转眼又会再娶,而那时你已成了祠堂里的一座牌位了。”

    程氏手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

    封小瑜说道:“大嫂,你若是觉得为大哥丢命值得那你继续作践自己,若是觉得不值就赶紧振作起来……”

    话没说完,木琴在外扬声说道:“主子,哥儿醒了没见到你哭个不停,辛嬷嬷怎么都哄不住。”

    程氏拭了眼泪说道:“你快去吧!”

    封小瑜起身与程氏说道:“大嫂,你有没有想过你要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最伤心难过的是谁?没了你,君姐儿跟琦哥儿再这侯府又能靠谁?”

    说完这话,她就疾步出去了。

    风儿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程氏满脸是泪,她小声劝说道:“主子,你别哭了,哭多了伤身。”

    程氏一边哭一边问道:“阿风,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风儿知道她话里的意思,说道:“主子不是傻,只是太爱重世子了,可这男人有几个不喜新厌旧的。男人都这样,主子你就看开一些吧!”

    程氏没有说话,半响后说道:“将那坛甜酱拿来。”

    甜酱拿了来,程氏自己舀了一勺子放到嘴里。吃着吃着,她的眼泪仿若断线的珍珠滚滚而落。

    “主子……”

    哭得有小半个时辰,程氏才止了哭。擦了眼泪,程氏哑着声音说道:“给我端一碗粥来。”

    风儿跑去厨房,端了一碗燕窝粥来。程氏吃了一口,觉得很苦。她倒了小半灌的甜酱在粥里面搅拌,然后将一碗燕窝粥吃完了。

    风儿喜极而泣。这段时间程氏因为心情郁结没胃口,就是这燕窝粥也只能吃几口,多吃一点就反胃。

    程氏拭了下嘴巴,与风儿说道:“这个甜酱真的特别甜,你让人去给我将她们铺子的甜酱都买了来。”

    生活已经那么苦了,该吃些甜的东西冲一冲了。

    风儿忙点头道:“主子,我这就让人去买。主子,你要不要再吃点。”

    程氏摇头说道:“不用了,我已经吃饱了。等君姐儿下学后来看我,你让她进来。”

    因为生病因为怕过了病气,她都不让两个孩子进来的。之前一直忍着没见两个孩子,可听了封小瑜的话却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们了。

    程氏的陪房将清舒铺子里的甜酱都买了回来。侯府里没什么事能瞒得过关夫人,很快她就知道了。

    关夫人皱着眉头说道:“好端端的买什么甜酱,她一个病人哪能吃那东西,老二媳妇到底跟世子夫人说了什么?”

    薛妈妈摇头说道:“我问了钿丫头,她说当时屋子里的人都被二奶奶轰出去。所以二奶奶跟世子夫人到底说了什么话她们都不清楚。”

    关夫人皱着眉头说道:“查清楚,老大媳妇可不能被她挑唆了。”

    次子被封小瑜挑拨得跟自己离了心,大儿媳可不能再被她挑拨了。不然,她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威严。

    姜倩雯知道这事后,立即去找程氏。

    一向好说话的程氏听到她来了,淡淡地说道:“就说我睡下了,让她改日再来。”

    以前是想着同处一个屋檐之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让着姜倩雯。可现在程氏却想通了,既不想见那就不见何苦为难自己。

    符景烯晚上回到家里,见到清舒的头天就问道:“今日可有人来铺子买酱菜?”

    “有啊,临安侯世子夫人一口气将铺子里二十坛甜酱都买了,我做的那些甜酱已经去了一半。”

    符景烯咦了一声:“我记得临安侯世子夫人好像生病了,病了蛮长的时间了,她买甜酱做什么?”

    清舒也不明白,说道:“今日中午小瑜来了,下午世子夫人就来买甜酱。等过些日子我见到她,问问就知道了。”

    符景烯笑着说道:“之前觉得你这定价太高了,现在觉得价定高些也好。不然按照这个趋势肯定供不应求,到那时你可就不得闲了。”

    清舒说道:“做吃食生意,只要东西好吃又干净,一般不愁卖的。”

    符景烯笑了下,说道:“再有十三天就要过年了,今年咱就不去金鱼胡同,就在自家过吧!”

    “老师跟敬泽他们在家里,我们哪好去金鱼胡同。”清舒叹道:“你说这也太不凑巧了,先是师傅旧疾复发之后又是师娘病倒。”

    在保定的时候段大娘感染风寒倒下了,到现在都还没好利索。又因为下大雪路滑不好走,所以三个人现在都还在保定。

    符景烯说道:“他们两个人的身体都不好,长途奔波本就特别累。他们两人会病倒也在预料之中,好在保定离这里也近往来也方便。”

    “小金明年二月的考试怎么办?”

    符景烯说道:“我已经去信给小金了,等过完年他就来京做准备。至于伯父跟伯母,我会派人去照料他们。”

    “得找个可靠的人,不然小金来了京城也不放心。”

    符景烯点点头说道:“这些事我会安排好的,你别操心了。你啊现在就好好养胎,其他的事都有我呢!”

    再有一个月就要生了,他是一点都不想让清舒劳累。骗清舒歇不住,也是没撤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