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9.第689章 沈少舟出事(2)

    第689章 沈少舟出事(2)

    顾老夫人不放心沈少舟跟古县,与清舒说她要去福州。

    清舒不同意,说道:“外婆,你现在这身体根本不适宜长途跋涉。你执意要去福州,很容易在路上就要病倒。”

    顾老夫人红着眼眶说道:“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什么都不做?”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我去一趟福州,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顾老夫人不同意:“不行,你沈伯伯在福州结了不少仇家,你要独自去福州很可能会有危险。”

    “而且打官司这种事,你一个大姑娘也不适合出面。”

    子孙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

    清舒觉得再争辩下去也没意义,说道:“我先去一趟封家,看看他们是否有什么门人族人在福州任职?”

    顾老夫人说道:“清舒,你沈伯伯不会杀妻的,这话你一定跟封家跟祝家的人说清楚。”

    清舒摇头说道:“外婆,我们现在不了解详细情况,不能妄下结论。”

    顾老夫人很坚持自己的想法:“清舒,你沈伯伯肯定是被冤枉的。我跟他住了那么长时间我很了解他,他不会杀妻的。”

    “外婆,沈伯伯回家的第二天鲁氏就死了,且是前额颅骨碎裂失血过多死亡。然后沈伯伯又对外说鲁氏突然疾病没的,你真觉得这事跟沈伯伯一点关系都没有?”

    鲁家人告沈湛杀人,然后官府验尸确认鲁氏的死有蹊跷。而沈少舟嫌疑最大,这才将他收监的。这事怎么看都与沈少舟脱不了干系。

    顾老夫人忧心忡忡地说道:“清舒,若是连你都不相信沈伯伯,还怎么给他翻案。”

    “外婆,我不是不相信他,我只是根据所了解的情况作出这个推断。”

    顾老夫人又急又气,说道:“那你告诉我,你沈伯伯为什么要杀妻?”

    清舒沉默了下说道:“外婆,你不记得陆德根说的吗?他说十五年前霍记商行刚办起来沈伯伯经常带船出海,出海一般都要两三个月。那鲁氏,也许耐不住寂寞……然后被沈伯伯发现了。”

    男人都受不了这种奇耻大辱,特别是沈少舟这种见了血的人,冲动之下将人杀死也不是不可能。

    也是因为陆德根含糊的话,让清舒有这个猜测。而除了这个原因,她真想不出沈少舟杀妻的其他原因来。

    顾老夫人一怔。

    良久后,顾老夫人说道:“清舒,这毕竟是你的猜测。”

    清舒嗯了一声道:“对,是我的猜测。外婆,我也希望是鲁氏的死跟沈伯伯没有关系。但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这样才能找到方法救他。”

    “那你去吧!”

    封小瑜知道这是后遗憾道:“我有个族叔在福建任职,不过他是军中之人。”

    军政分家武官是不得插手地方的政务的,所以这个关系并没什么用。

    封小瑜说道:“是不是有人要整他啊?不然鲁氏死的时候鲁家的人没吭声,过了这么多年反倒是跳出来。”

    清舒点头,说道:“福州去年新任知府姓孟名自杰,他妻子的娘家大嫂是徐家的大姑娘。”

    这事,是刚才蒋方飞告诉她的。

    封小瑜明白过来了,说道:“你是说这是徐家人在报复。”

    清舒点头道:“当日徐家想退亲还将恶名推给沈湛,沈伯伯不岔之下逼着徐家给了两万两银子做赔偿。”

    徐家虽比不上封家邬家,可到底是世袭罔替的侯府,他们还是有些人脉的。想要整沈少舟,只需花费一些功夫跟精力就成。

    当日清舒就担心徐家报复,这才提出让沈少舟迁移到平洲,可惜他们没有听劝。要回了平洲,他们就不会这般被动了。

    封小瑜问道:“清舒,若真是沈老爷杀妻了怎么办?”

    清舒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就算是他杀了鲁氏,我也希望他能得到一个公平公正审讯的机会。”

    所以她必须要找人,而这人的官职必须要高于孟自杰,不然找了也没用。

    封小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想了下说道:“等我爹回来,看看他跟福建总督跟布政使有没有交情?要是有交情的话,我就求他出面打个招呼。”

    木琴听了这话说道:“姑娘,我觉得这事直接去找符少爷会更好。”

    清舒不由看向她。

    封小瑜急忙说道:“有什么话赶紧说,没看清舒正着急嘛!”

    木琴说道:“林姑娘你忘记了,符少爷可是救过卓家的公子。”

    封小瑜一拍巴掌,笑着说道:“我怎么将这一茬给忘记了,那卓伦华的亲爹是福建按察使,正好主管刑名诉讼。”

    清舒苦笑道:“不说你,我这一急也将此事给忘记了。行,我现在就回去给他写信,请他帮下这个忙。”

    “做什么要等回去写?现在就写,写完让人送去白檀书院。”

    回到家里,顾老夫人见到她就急忙问道:“清舒,封家的人可愿意帮忙。”

    清舒安抚道:“外婆,刚才也是我太着急忘记了景烯跟福建按察使家的公子是同窗好友。”

    “福建按察使?”

    清舒点头道:“外婆,按察司有复审各州县的犯人、勘验供词以及诉讼的权利。孟自杰要是敢在这个案子做手脚或者屈打成招,我们可以求卓大人给沈伯伯翻案。”

    这在卓按察使的职权之内,让符景烯去求他帮这个忙对方应该会答应。

    顾老夫人惊喜不已:“真的?”

    “真的,也幸亏小瑜提醒了,不然我还跟无头苍蝇似地在找人呢!”

    可很快,顾老夫人就笑不起来了:“万一你沈伯伯真杀了鲁氏呢?”

    清舒虽然熟读律法,但她并不知道详细情况也就不知道如何判。因为就算沈少舟真的杀了鲁氏,也得视情况而定。比如说沈少舟是抓/奸在床愤而失手杀了鲁氏还是有预谋地杀人,两种情况量刑时不一样的。

    为了不让顾老夫人太过担忧,清舒故意说道:“外婆,你也别着急。鲁氏不一定是沈伯伯杀的,也许是她羞愧之下撞墙或者撞了柱子自尽呢?”

    本来只是随口说的宽慰顾老夫人的话。可说完清舒却发现,只有这个法子才能让沈少舟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清舒又道:“外婆,沈伯伯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我相信这次他定能化险为夷。”

    她能想到的,以沈少舟的城府怕早想到这个应对的法子。只要他咬死了鲁氏是自尽身亡的,官府寻不到其他有力证据,这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