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第529章 染坊(2)

    第529章 染坊(2)

    清舒一直都想开个染布作坊,她有染布的染料配方,这染坊只要开起来肯定能赚钱。只是她的几个卤肉铺已经很赚钱,再开染坊就太显眼了。钱太多没足够的权势,是祸不是福。

    听到封小瑜的吐槽,清舒心头的这个想法又浮现起来:“小瑜,要不我们一起合伙开个染坊。”

    听到这话,封小瑜两眼亮晶晶地看着清舒:“染坊?莫非你会染布?”

    清舒失笑,说道:“我不会染布,不过我有染布的染料方子。”

    “你、你有染布的染料方子?”见清舒点头,封小瑜又惊又喜:“行,那咱们就开个染坊。”

    清舒说道:“这染料配方是我外婆的。我只是有这个想法,若你觉得可行我等会回去问下我外婆。”

    封小瑜赶紧说道:“我跟你一起去。”

    邬易安在旁可怜巴巴地说道:“清舒,能不能算我一份啊!”

    清舒笑着点头,然后看向祝斓曦几人说道:“你们要不要参一股?”

    祝斓曦笑着摇头道:“我们又帮不上忙,就不用了,不过等你的作坊开起来到时候我去买给个优惠价格。”

    公孙樱雪有些心动,不过见祝斓曦跟夏岚都拒绝她也不好意思要了。

    下完第二节课,封小瑜就催促清舒道:“快点快点,咱快点去找顾外婆。”

    顾老夫人听到封小瑜跟邬易安两人的来意,笑着道:“这个没问题,工匠的事你们也不用担心,我让清舒姨婆送两个大师傅过来。”

    既顾老夫人同意将染料方子给她们,还帮着请几个大师傅来掌舵。最根本的问题解决,剩下的就是租赁铺子跟请人手了。

    清舒说道:“人手也不用往外请了,跟卤肉铺一样请那些退役的伤兵。提前给他们培训一下,应该可以胜任。”

    封小瑜说道:“还是要几个能干重活跟轻巧活的人。也不去外面找,就从我府里挑选一些来。”

    邬易安最先反对了:“不能从你们府里挑选人手,不然以后你们府里的人说这个铺子是你们国公府的怎么办?”

    清舒也不想用英国公府的人。人多是非多,国公府内并不如外面看起来那般平静。

    那些退役的伤兵只是得镇国公的资助,并不是他们的下人。另外,镇国公府的环境相对单纯。不像英国公府那么多人,人多是非也多。

    财帛动人心。若是铺子到时候赚很多钱,保不准国公府那些人也想来分一杯羹。

    封小瑜说道:“那就从外面买几个人。这染料方子是属于机密,外面聘请的还是不安全。”

    清舒点头说道:“行,那这些事就交给你来料理了。”

    邬易安说道:“我还跟卤肉铺一样占两成股,你们要如何分你们自己商议。”

    封小瑜没说话,只是看着清舒。

    清舒说道:“小瑜,剩下的八成股我们对半分,你看如何?”

    封小瑜摇头说道:“不用那么多,我拿三成股份就行,你出方子你拿五成吧!”

    没有染料配方跟工匠,这个铺子她也开不起来。

    清舒想了下说道:“这样给安安一成股,算是配方的分成,剩下的我们两人对半分。”

    “小瑜,我以后要在学堂当差顾不上铺子。这染坊以后都要你来打理,三成半的股并不算多。”

    邬易安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这两成的股还是不要了,我明年要去桐城可出不了半分的力。”

    清舒笑着说道:“少了谁的也不能少了你的。有你的威名在,这铺子才能开得稳稳当当。”

    虽封小瑜也是国公府的姑娘,但她在外名声不显。

    邬易安有些不好意思地搓搓手,问道:“小瑜,你觉得呢?”

    封小瑜没好气地说道:“你不要这两成股?就你大手大脚花钱没节制,你还不得吃糠咽菜。”

    镇国公府对子女教养很严苛,一旦当差家里就不再给钱了。

    邬易安搂着封小瑜,乐呵呵地笑着道:“以后姐能不能大碗喝酒大碗吃肉,就全靠你们了。”

    封小瑜甩开她,一脸嫌弃地说道:“别整得跟土匪似的。”

    清舒笑得不行。

    封小瑜与两人说道:“我娘说给我两个宅子做陪嫁,我回去跟她商议下看看能不能先给我。”

    清舒摇头说道:“你娘给你准备的陪嫁宅子那肯定是地段好的,用来做染坊太浪费了。还不如在郊外买一块,我们自己请匠人来盖房子。”

    染料作坊的格局,跟住宅肯定不一样。

    封小瑜有些犹豫:“这样手笔是不是太大了?”

    主要是接连亏本,亏得她都怕了。

    邬易安看到她的神情不由笑着道:“你怕是什么,有独家配方,又有清舒这招财童女,这铺子肯定赚得钵满盆满,。”

    这几年也因为有清舒给的分红,她的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

    清舒哭笑不得。

    封小瑜说道:“清舒,我明日、不,我回去就让人去郊外找合适的地皮。”

    清舒点点头:“暑假我跟易安都有时间,到时候我们一起弄。”

    有这话,封小瑜就放心了。她做啥亏啥,若不是清舒提议她真不敢再开店了。

    晚上安安知道这事,忙摆手说道:“姐,我没投钱也帮不上忙这股我不能要。”

    清舒笑着道:“傻丫头,这染料配方是外婆的,她的东西将来是要留给我们。只是你只不参与经营,所以我就只给你一成股。”

    听到这话,安安这才没反对:“姐,你真好。”

    轻轻地摸了下安安的透,清舒轻笑道:“傻丫头,你是我的亲妹妹,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呀!”

    安安摇摇头道:“那不一定了,我同桌的姐姐对她就不好。但凡她得点好东西,她姐姐都想方设法要走。要不到就撒泼,说她爹娘偏心。”

    也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对比,安安更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了。

    清舒摇摇头:“一种米养百种人,你平日多劝劝你同桌让她放宽心别针尖对麦芒,不然吃亏的还是她。”

    安安点点头道:“好。姐姐,我看娘的意思可能不会留下过中秋了。”

    说这话的时候,人特别的失落。

    清舒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做得再好也替代不了父母的关爱:“安安,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