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第316章 残酷

    第316章 残酷

    清舒到学堂时,看到她的同桌赵玲玲眼眶通红。

    放下布包,清舒有些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去京城了。”

    文华堂每年给金陵女学的只有二十个个名额,看这并不表示一班的二十个人都有资格去考。不过赵玲玲是在名单之内的。

    清舒非常讶异:“为什么?”

    她可是记得名单下来的时候,赵玲玲有多高兴了。现在突然说不去,总觉得不对。

    赵玲玲眼泪又来了:“我爹说我考中的把握不大,就让我不要去了。”

    “万一考中呢?”

    清舒有些疑惑:“再有半个多月我们就要去京城,他要觉得你考不上为什么之前不说等到现在才讲?”

    因为去考试来回的盘缠以及在京城的食宿都是女学包了,所以个人并不需要花什么钱。

    “我爹说我身子骨太弱,肯定受不了那里的天气。”赵玲玲擦了眼泪道:“我也问过了,京城确实很冷,很多学姐因受不了那边的天气病倒了。不少人因此连考试都参加不了,我这身体估计一到京城就得病倒了。”

    “就这么放弃,你甘心吗?”

    赵玲玲也很不舍,但她还是说道;“不甘心也没办法,谁让我身体弱呢!”

    清舒总觉得她没说实话。只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放学后,简舒将清舒叫到她房间里:“我听阿冉说你在文华堂旁边买了宅子?”

    清舒点点头。

    简舒说道:“我们女学在京城置了一栋五进的宅子,到时候大家都要住那里去。”

    “离文华堂很远吗?”

    简舒点点头说道:“不远,坐马车不到一刻钟就能到。”

    京城的房价原本就很贵,文华堂的位置以及它的名气,所以那边的房价高得很。不过金陵女学除了束脩跟官府拨款,每年还能收到不少的捐款。它们早早就在文华堂附近买了个宅子,这样也方便去考试的学生。

    清舒哦了一声道:“离得不远,那我每日早上过去听课吧!”

    到了京城一样要上课,不过给她们讲课的不是女学的先生,而是文华堂的先生。

    这些先生主不是讲课本上的只是,而是解析历年的考题,然后还会押题。所以,这课清舒肯定是要上的。

    “清舒,我建议你跟大家一起住,这样互相也有个照应。”

    清舒摇头道:“我不习惯跟人睡一个屋。再者我书房铺了地龙,不怕冻坏手脚。”

    她跟个小火炉似的,哪怕京城再冷盖床稍厚被子就行。可看书练字长时间不动,要屋里太冷很容易冻坏了手脚。所以,书房铺了地龙卧房反而没铺。

    简舒一听就不劝了,她们住的宅子可没铺地暖:“你爹会同意你单独住那吗?”

    去考试的学生里,大半都有亲戚在京城。不过京城那么大,这些亲戚朋友住得地方基本都离文华堂很远。所以,大半的学生都会住在学院的房子里。

    清舒神色淡淡地说道:“他会同意的。”

    至于林承钰脸上会不会不好看,那就不是她关心的事了。

    简舒暗暗叹了一口气,她都不明白林承钰是怎么想的。这么优秀的女儿,怎么这么长时间不闻不问呢!

    若是林承钰知道她所想肯定会叫冤。他自知道清舒在金陵的情况就特别想接她去京城,可惜清舒不理会。又因为跟顾老太太有协议,他投鼠忌器也不敢逼清舒。所以,就让人误以为他不并在意清舒。

    清舒想起赵玲玲,问了简舒:“先生,赵玲玲说京城太冷,怕身体吃不消决定不去赴考了。”

    “这事我知道。”

    清舒这下肯定有内幕了:“老师,往年是不是有很多赵玲玲这样的事。”

    简舒眉头抖动了下:“你想说什么?”

    “就觉得奇怪。”

    简舒轻笑道:“这也是不成文的惯例。只有二十个名额,有些去年没考中的想再考,只得自己想办法了。不过让出名额的都是名次靠后考中机会不大的学生,若不然学校也不会同意。”

    只要不是逼迫,学校就不会插手。毕竟,这对学校来说是好事。

    果然如她所预料的那般,清舒有些疑惑地问道:“可我听说文华堂只给一次机会。若是没考中,就不能再考。”

    “没有这回事。不过有年龄限制,必须在八岁到十二岁之间。超过十二岁就不能再去考了,哪怕考中也会刷下来。”

    “哦。”

    见清舒蹙着眉头,简舒轻笑道:“这世道就是这样,你心里不舒服也没用。不过只要你足够优秀,就没人能阻你的路。就像当日王家她们不想让你进女学,可你是第一,学堂就没人敢将你刷下去。”

    哪怕没有她,以清舒的成绩女学也不可能将其拒之门外。因为女学不收就会有别的学堂收,到时候损失的是他们学校。

    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简舒笑着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次由我带队。”

    清舒脸上露出惊喜:“真的?”

    “已经定下来了,不出意外应该不会再更改了。”

    清舒很高兴,这几年多亏了简舒的照佛她在女学的日子才能过得如此顺畅。

    简舒想着清舒身边那么多仆从,说道:“对了,每个学生限定只能带一个贴身丫鬟。要你带的人超出这个数额,就得自己付船费。”

    “我知道了。”

    回到家,清舒叫了来喜跟苗叔等人过来:“苗叔、来喜,你们先带了东西去京城,我要跟简先生一起走。”

    看起来东西不多,可一收拾书就占了六个箱子,然后还有首饰跟大毛衣裳等物。这么多东西,坐官船显然不好。

    正说着话,就听到建木在外说道:“姑娘、姑娘,段师傅来了。”

    看到段师傅,清舒欢喜不已:“师傅,你怎么来了?”

    三年多没几见段师傅不仅没见老,反而还年轻了很多。

    只从面相上看,就知道这几年段师傅的日子过得很顺心了。

    段师傅笑着说道“你要去京城赶考我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你。”

    清舒到了金陵以后,也送过东西跟信给段师傅了。只是信跟东西都被退回来了,段师傅还说以后不要再联系。

    清舒明白,段师傅是怕他们联系惹了莫永言的眼给她带来危险。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