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第315章 误会

    第315章 误会

    傅苒不放心,想要陪着清舒一起去见罗大太太。

    清舒摇头说道:“不用了,我让阿忠爷爷跟蒋方飞跟着去就好。”

    聚福楼处于金陵最繁华的阶段,那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罗大太太再如何,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她怎么样的。

    傅苒也没勉强:“清舒,我想让坠儿跟着你去京城。”

    原本她是打算陪着清舒去京城赶考,等考完再回来,可惜清舒没同意。反对的理由也很简单,林承钰在京城。

    “不用。老师,这次去京城衙门会派水兵护送的,不需要坠儿姐姐跑一趟了。”

    傅苒见清舒误会她的意思,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让坠儿以后跟着你。她有武功在身,跟在你身边我才放心。”

    见清舒拒绝,傅苒说道:“忠叔跟蒋方飞虽武功好,但他们是男人不能贴身跟着你。那崔氏不是善茬,我担心她会对你不利。有坠儿在,有事她也能护着你。”

    “老师,我能保护好自己!”

    傅苒摇头说道:“不到紧要关头,不要让人知道你武功很好。”

    清舒跟着段师傅习武这不是秘密,不过对外说她是身体不好习武是为强身健体。所以,外人都以为她是花拳绣腿。

    清舒点点头。

    傅苒让坠儿跟着清舒,也是有点私心的:“坠儿今年也有二十了,我让她跟着你也是想你给她找个好人家。”

    ……

    清舒苦着脸说道:“老师,这你就太为难我了。我一个学生天天在女学打转转,去哪给坠儿姐姐寻摸到好人家。”

    “坠儿有武功在身心气也高,普通的男子她是看不上眼的。京城才俊多,所以我就想让她去京城碰碰运气。碰到是缘分,碰不到她不嫁也不勉强。”

    主要是坠儿不愿嫁人,对她相中的人全都排斥在外。

    清舒还是没同意;“老师,坠儿姐姐跟了我你身边可就没人保护?”

    傅苒笑着道:“这个你放心,我已经找了人。等搬到新宅,他们就会过去的。”

    傅苒找的两个人是一对夫妻,两人都是镖局的镖师。前段时间镖局出了事死了好两个镖师,两人怕他们万一出事孩子没人照料就萌生推移。正巧简舒知道傅苒要找看家的护卫,就被两人推荐给她。

    “坠儿姐姐同意了吗?”

    傅苒笑着道:“她也放心不下你,我一说她就同意了。”

    哪里是一说就同意,足足说了两年多坠儿才点头。

    清舒这下没意见了:“既坠儿姐姐同意,那就委屈她跟着我了。”

    “她跟着你是好事,哪有什么委屈。”

    就清舒的性子肯定不会亏待任何坠儿。哪怕坠儿将来真不嫁人,跟在清舒身边老了也不愁的。

    第二日,清舒按照约定的时间到了聚福德。只是让清舒疑惑的是,罗大老太太比两年前苍老了许多。

    罗大太太看着清舒,笑着说道:“林姑娘,请坐。”

    “我还以为静淑姐姐也会来呢!”

    罗大太太轻笑了一声道:“她功课跟不上,最近都在补习。”

    清舒笑了下,补习不过是借口,肯定是罗静淑不愿来。

    “不知道太太叫我来所为何事?”

    罗大太太很是疑惑地问道:“我一直都很奇怪,当日你知道静淑受伤明明都准备上马车为何后来又转身回去。”

    清舒轻笑了一声:“太太,我当日说过先生要来补习我不好爽约。”

    想到刚才所得话,罗大太太不由莞尔“我还以为是我派去的人得罪了姑娘而不自知呢?”

    清舒有些诧异,她当日以为是罗永康派的人来,原来是一场误会。

    不过认真一想,清舒也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了。她也不是没名没姓没身份的人,罗永康再大胆也不敢打她的主意。

    “罗太太,你想多了。”

    她不是想多了而是想得太少了,若不然当时就该知道清舒不愿与静淑往来的原因。

    “罗太太,若是没其他事我就回去了。”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惋惜也好遗憾也罢都追不回来了。所以。也没必要纠结。

    罗大太太将准备好的一个巴掌大的紫檀木匣子递给清舒:“林姑娘这次去京城必定榜上有名。这小小礼物,也算是提前恭贺姑娘了。”

    清舒将匣子推回去:“无功不受禄,这东西我可不能要。”

    “我知道林姑娘不缺这点东西,但这确实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请姑娘不要拒绝。”

    清舒在玄级班的时候,成绩还逊色于谢小歆。可升到地级班,她就将谢小歆甩在后面,稳坐第一。所以,只要不出意外,清舒考上文华堂那是板上钉钉的事。而这,也是罗大太太送礼的原因。虽现在不怎么样,但潜力巨大。哪怕不能交好,也别结仇。

    见清舒还是不愿要,罗大太太笑着说道:“林姑娘,虽静淑比你年长三岁,但那孩子不论心性还是能力都远不如你。我只希望,将来你能照佛下她。”

    清舒听到罗静淑的名,面露迟疑。别看罗家如今是江南豪富,但古往今来这皇商有好下场的极少。更不要说罗康还害死了那么多人,而罗家其他人都还包庇他。

    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罗家人的底线很低。所以,虽罗家面上做的都是正当生意,可谁知道他们背地里有没有干其他的勾当。罗家,翻船是迟早的事。

    沉默了良久,清舒问道:“这里面放的什么?”

    这盒子离放的是地契,罗大太太说道:“庄子并不大,只一百六十亩良田跟一座山林。那山,大半都荒着。”

    京郊外的良田有钱都买不到,且买了若无权无势也很难保得住。清舒倒不担心保不住,只要她不可能要罗家的东西:“无功不受禄,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不会要的。”

    不等罗大太太再开口,清舒说道:“京郊外的庄子不好买,若是罗太太愿意将它卖给我那就再好不过了。”

    罗大太太知道再劝无用,随即爽快地说道:“可以,一共两千两银子。”

    “罗太太可别哄我,两千两银子可买不到京城郊外的庄子。罗太太,你若不跟我说实价,我可不敢买。”

    罗太太深深地看了一眼清舒,笑着说道:“我买时花了三千九百两,我也不赚姑娘的钱,你给回这个价就好。”

    能买到庄子也是提早得了消息,要晚一步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在京城,没人脉想办什么事都不容易。

    清舒让忠叔去取了钱来,才与罗大太太签了契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