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第265章 祁老太爷(1)

    第265章 祁老太爷(1)

    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朦朦胧胧。池子里的荷花随风轻摆,湖面上泛着圈圈的涟漪。

    祁夫人倚在亭子的围栏上,看着这景致笑着说道:“去请秦先生来弹奏一曲。”

    这崔先生不仅说书厉害,还弹的一手好琵琶。

    悠扬的琵琶声伴着雨打荷叶的声音,再看着摇曳的荷花,清舒有了作画的冲动。

    可惜清舒废了十多张纸,怎么都没法将眼前的景致画下来。

    祁夫人看着清舒气恼的样子,笑着说道:“作画原本是消遣让自己开心,你这样可是本末倒置了。”

    清舒有些丧气地说道:“也是我不该强求的。”

    作画不比下棋,刻苦钻研究就能进步。没有天赋,永远攀登不了高峰。

    祁夫人宽慰她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你字写得好棋也下得不错,可以往这两方面努力呀!”

    没等清舒开口,李妈妈走过来说道:“夫人,老奎求见。”

    这个老奎,是祁老太爷最倚重的心腹之一。有要紧秘密的事,祁老太爷都是吩咐他去办的。

    清舒跟着祁夫人回到院子。不过她没跟着一起去见这个老奎,而是去了书房。

    老奎给祁夫人行了礼后,恭恭敬敬地将一封信递给她。

    祁夫人看完信后眉头紧锁:“老太爷要致仕,这是怎么回事。”

    祁老太爷是祁家的倚仗,他若是致仕对祁家来说影响巨大。

    虽她离了祁家,但两个儿子都还在祁家。若是祁老太爷不好,祁向笛跟祁望明也会受影响。

    老奎说道:“老太爷听闻夫人跟大老爷和离,一气之下病倒了。如今身体虽痊愈,但身体大不如前了,所以就上了告老还乡的折子。”

    知道自己跟祁修然和离老太爷会生气,但却不至于病倒以致想要告老还乡。祁夫人猜测这其中肯定有其他重要的原因。

    祁夫人没多问,问了老奎也不会跟她说:“不是我想要和离,是祁修然给我下毒。若不是我运气好及时发现,哪里还有命在这里跟你说话。”

    老奎听到这话脸色大变。他猜到祁夫人和离肯定有原因的,却没想到竟是如此。

    这大老爷行事真是越来越没体统了,杀妻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这要让他得逞了,祁家必得受到将重创。就是大爷跟二爷的前程,也没了。

    祁夫人说道:“若不是怕影响向笛跟望明的前程,我就不是和离而是要他偿命。”

    老奎躬身说道:“夫人受委屈了。不过夫人放心,老太爷回来定会为你主持公道。”

    祁夫人摇摇头说道:“没有必要。你替我给太爷带句话,让他保重好身体。他好了,祁家才能好。他若是有个万一,祁修然就没人再能管得住了。”

    她是真的希望祁老太爷能长命百岁,这样两个儿子才不会被祁修然拖累。

    “老奴一定会将这话带到。”

    清舒回到卧房,就看见祁夫人坐在椅子上想事。

    “姨婆,可是出什么事了?”

    祁夫人也没瞒着清舒,说道:“向笛的祖父要致仕了。”

    清舒有些不解;“好端端的怎么就要致仕了。”

    祁夫人笑着说道:“也不算好端端,老太爷都快七十了,也该退下来了。”

    当然,祁老太爷没退下来不仅仅是因为家中后继无人,也是舍不得放下手中的权柄。如今上折子致仕怕是朝中有了什么变动,逼得他不得不致仕。只是这些事离清舒太远,祁夫人也就没与她说。

    只是这事有些太突然,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姨婆,你都离了祁家。祁老太爷退下来,也与我们无关了。”

    祁夫人摇摇头说道:“哪有那么容易。等老太爷回来,我怕是就要回祁家了。”

    “啊……”

    清舒很是不解道:“都和离了,只要你不回去难道他还能强迫你回去?”

    祁夫人没有再多说,笑着道:“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

    清舒哪能不担心:“姨婆,你要回去万一他们再来害你怎么办?”

    祁夫人笑着道:“这个你放心,他肯定是先将事情解决好,才会开口让我回去。”

    看得出祁夫人对这位祁老太爷很敬畏。不过清舒也能理解,既能做到总督那心智跟手段岂是他们能比拟得了。

    第二天上午清舒正跟祁夫人两人泡温泉,李妈妈过来回禀说祁修然来了。

    这温泉庄子是祁夫人陪嫁,庄子离的仆从也都是从外面买的。所以不得祁夫人允许,他进不去。

    祁夫人嗤笑一声说道:“让他滚。”

    清舒丈二莫不着头脑:“姨婆,他这是闹的哪一出呀?”

    祁夫人笑道:“肯定是被老太爷逼着来的,随他去。”

    谁也没料到祁修然不仅没滚,反而还在庄子前搭了一个帐篷。还放了话说祁夫人不见他,他就住在门口不走了。

    第二天天亮,李妈妈与祁夫人说道:“夫人,他昨晚就睡在帐篷里。”

    祁夫人笑着道:“不用管他,去叫了先生过来。”

    可惜这里离城里比较远,若不然就可以请个戏班过来演戏了。

    祁修然在避暑山庄门口住了两天就回去了。倒不是他不愿继续耗,而是受凉了。感觉自己头重脚轻,祁修然就急慌慌回城里看病了。

    过了几日,傅苒过来了。

    清舒看着瘦了一大圈的傅苒非常担心:“老师,你可得保重好身体,若不然师婆走得都不安心了。”

    傅苒笑着摸了下她的头:“这段时间,我布置的功课可都有做完。”

    清舒重重点头:“早就做完了,都放在书房呢!老师要想看,我现在去拿。”

    “不急。清舒,这段时间跟祁夫人在庄子上可还习惯?”

    “习惯。老师,这里太漂亮了,我都有些不想回城了。”

    傅苒笑了下说道:“清舒,你上次说想提前去金陵。等你师婆过了百日,你要愿意我就带你去金陵。”

    之前没同意去金陵,是因为放心不下身体虚弱的傅太太。如今没了这个后顾之忧,也就能离开了。

    清舒问道:“师婆虽然去了,但师公还在呢!老师,你不用照料师公吗?”

    “你师公现在身体还很硬朗,而且时常外出游玩访友,暂时不需要我照料。”

    清舒点了点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