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5.第1664章 愚弄!

    第1664章 愚弄!

    “爷爷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欧阳燊欲哭无泪,心中绝望到了极点。

    “不用说了,自己去刑房领八十打神棍!”欧阳震冷斥道。

    什么!

    八十打神棍?

    众人表情大变,打神棍是随着受罚者境界越高,威力就越大,连仙帝都能打。

    这八十棍,欧阳燊不死也得丢半条命啊!

    在场所有儿孙的都不禁头皮发麻,这也太狠了吧?这不是要欧阳燊的命吗?

    欧阳云朵也不禁咽了口唾沫,如果夜风有意要修理他的话,估计他也会和欧阳燊落得一样的下场吧。

    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便是带着浓浓的怒气,这个家伙真的太无耻了!

    一点也不像个爷们,竟然打不过就叫人!

    欧阳倾雪当初以女儿身,却令四方豪雄低头哈腰,莫敢不从,怎么生了这么个没用的玩意?

    简直匪夷所思!

    欧阳云朵眼中对夜风的鄙夷,便是越发浓烈!

    在她看来才是真正的懦夫!

    “爷爷,我是你的孙子啊,你怎么能要我的命!”欧阳燊当即惨叫起来,打神棍十棍就足以让人皮开肉绽,打三十棍就让人痛不欲生!

    “不用说了,立刻跟我去刑房领罚!”欧阳震冷斥道,不由分说。

    而后!

    欧阳燊便是愤怒的盯着夜风,厉声咆哮:“都是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坑我,你该死!!!”

    说着,他便是直接朝着夜风暴掠而出,手中长剑猛然朝着夜风咽喉刺杀而去!

    蠢货!

    见状,欧阳梅琳顿时浑身一紧,欧阳燊这个举动简直是在找死!

    果然!

    下一瞬,欧阳震面目骤然变得狰狞残暴,猛然咆哮出声:“孽畜!!!”

    轰!!!

    一股凶悍威压,顿时狂暴涌动!

    噗!!!

    瞬间,欧阳燊便是口吐鲜血,根本无法承受这恐怖的攻势,整个人顿时跪在地上,再也无法动弹半分!

    圣人一缕威压,足以将他彻底撵杀,在圣人面前造次,一道目光就足以杀死欧阳燊了!

    欧阳梅琳脸色难看至极,同样是一个妈生的,她就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燊能蠢到这种地步。

    现在好了,不是屎也是屎了,彻底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了。

    -甚至,有可能影响他们家在欧阳震心中的地位。

    果然!

    下一刻,欧阳震一把揪住欧阳燊的喉咙,冲着他怒吼道:“说!是不是欧阳晟丰让你这么做的!”

    一听这话,欧阳梅琳顿时就意识到他们凉凉了。

    欧阳震竟然将欧阳燊的愚蠢,当成是欧阳晟丰是命令,这极有可能迁怒他们全家。

    被坑了!

    欧阳梅琳盯着夜风的眼神,充满浓浓的震撼,这个家伙不经意间的一个手段,竟然就毁了他们全家的前程!

    心机深沉!

    老奸巨猾!

    这个家伙在玩弄欧阳燊的时候,是不是已经预料到了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

    要真是如此,那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这才来欧阳家第一天,就将他们一族打入谷底!

    “爷爷,饶命...”欧阳燊艰难的说道,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眼中带着浓浓的哀求。

    这个瞬间,他是真的怀疑欧阳震是想杀他的。

    可这时,欧阳震却没有理会他,而是回过头来瞪着欧阳云朵等人:“你们也一样,不要说我没有警告你们,我知道你们对夜风有意见,但若是有谁再敢对他不利,休怪我手下无情!”

    一股无形杀气,顿时弥漫开来!

    欧阳梅琳等人顿时表情剧变,而后噤若寒蝉,他们也能感觉的出来,欧阳震是真的动怒了。

    “今天,我就好好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孽畜!”

    欧阳震恶狠狠的抓起欧阳燊,而后直接朝着刑房掠去,显然是打算给欧阳燊一点颜色瞧瞧。

    这个时候大家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好在刚才他们没有动手,否则他们的下场估计也会和欧阳燊一样!

    一瞬间!

    所有人顿时对眼前这个罪魁祸首投去愤怒的目光,如果不是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他们根本不用被这样训斥。

    这个混蛋,说好了单挑,结果竟然叫人,简直是无耻至极!

    他们甚至怀疑这家伙的脸皮是不是铁皮做成的。

    而此时,夜风却像是没有看到他的这些兄弟姐妹那宛如要吃人一般的目光,背负着双手,哀叹了口气:

    “果然又是这样吗?我都还没出手,他就已经倒下了,唉!果然是高手寂寞啊!”

    什么!?

    听到这话,众人顿时一脸的匪夷所思?

    这家伙认真的吗?

    无耻?

    这家伙简直应该被称之为下贱!

    欧阳燊是被他们爷爷给逮了,跟你有半毛钱?这功劳你老人家也敢往自己身上套?

    搞得好像是他把欧阳燊给击败了似的。

    还尼玛高手寂寞?你丫算是什么高手?

    而此时,夜风便是望向他们:“各位兄弟姐妹,可敢与我一决高下?”

    瞬间!

    所有人顿时以一种看屎一眼的眼神看着夜风,而后憎恶的走开了。

    这个时候,他们对这个无耻之徒倍感厌恶,感觉这就是一坨狗SHI,他们连踩一脚的兴趣都没有。

    “你真可耻,丢尽了你妈妈的颜面!”欧阳云朵也随之厌恶的说道,而后扭头离开。

    场中,顿时就剩下夜风和他的女人。

    “你可真坏,一把岁数的人了,还和一群小屁孩玩闹。”钟婉走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

    在她看来,这就好像一个老奸巨猾的老人家和一群三岁小孩的较量,完全就是在耍白痴。

    夜风无奈一笑:“那能怎么办?总不能才来这第一天,就把他们都给宰了吧?”

    “虽然我的确很想那么做。”

    以夜风的实力,秒杀欧阳燊等人自然不在话下。

    可是那样一来,欧阳震只怕就会伤心难过,他妈妈已经亏欠欧阳震了,他不想也让欧阳震失望。

    所以他才以这种方式警告欧阳梅琳等人,不要伸出你们的爪牙,因为在你们面前的这个不是一只羊羔,而是一头残暴巨兽!

    “可我看得出来,他们还是不肯死心。”钟婉提醒道,这些孩子太自以为是了,以他们的心智只怕也不可能从今天的事情中学到教训。

    闻言,夜风的神色,便是渐渐阴沉下来:“那么他们便很快就会发现,家畜与猛兽的区别!”

    今天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

    虽然夜风不想杀人,但想来欧阳家死那么一两个人,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

    .......

    与此同时,欧阳梅琳和欧阳邵俊一起来到欧阳晟丰的办公室,欧阳宇却也在场,两人似乎在密谋着什么,在办公室交头接耳。

    看到两个晚辈来了,这才分开。

    欧阳宇看着自己的儿子问道:“那小子几斤几两,可看透了?”

    闻言,欧阳邵俊顿时一脸倨傲:“酒囊饭袋一个,不值一提!”

    显然,夜风今天的表现让他非常失望,这样的无耻之徒,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出手。

    “当真如此不堪?”欧阳晟丰皱着眉头,深表怀疑。

    如果那小子真是酒囊饭袋,怎么可能从幽魂路中走出?

    而听到这话,欧阳梅琳却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琳琳,你说。”欧阳晟丰望向欧阳梅琳。

    欧阳梅琳点了点头,这才开口道:“虽然今晚那家伙表现出来的样子无耻下作,但不得不说非常有效,我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了。”

    “所以以我看,他绝非外表看起来那么简单。”

    “笑话,一个只会点小计俩的废物,能有什么本事?用不了我就会让他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投机取巧都是笑话!”欧阳邵俊冷哼说道,一脸的不以为然。

    见状,欧阳梅琳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吱声,要是再这样持续小瞧那个小子,迟早是要吃大亏的啊。

    “哈哈哈,琳琳,我看也是你多虑了,一个王者境界的废物,能翻得起多大浪涛来?”欧阳宇也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

    欧阳燊苦笑不已,没有说话。

    欧阳晟丰扬了扬手,示意他们不要争论了:“影杀部队已经出去了,他是龙是虫,很快就会有分晓。”

    影杀,欧阳晟丰秘密培养的暗杀部队,不属于搏天族,而是直接听命于欧阳晟丰!

    影杀部队成员加起来不超过二十个,可是里头境界最低都是圣主。

    而他们执行的任务就只有一条,暗杀!

    一听这话,欧阳燊顿时表情大变,道:“爸,刚才爷爷才大发雷霆,警告我们不许动夜风,这个时候我们派人杀他,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欧阳晟丰冷笑一声:“我们已经等不了,留着那小子,迟早是个祸害,必须尽早连根拔出!”

    “只要他一死,你爷爷难不成真能因为一个外姓人杀了我们不成?别忘了,我们可是他的儿子孙子,虎毒还不食子,这点我最了解你爷爷了。”

    欧阳晟丰自信欧阳震就算会震怒,也撑死了也就毒打他们一顿,这对他们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只要能弄死夜风,被打一顿算得了什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