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4.第1663章 暗贱伤人!

    第1663章 暗贱伤人!

    当晚,欧阳震就为夜风等人接风洗尘,越看夜风越觉得像欧阳倾雪,也就越是顺眼。

    “来来来,咱爷孙俩喝一个!”欧阳震主动给夜风倒酒,并且给他碰杯。

    然而,夜风却直接将酒杯的酒喝光后丢在地上。

    嗯?

    欧阳震顿时眉头一皱,不知道夜风为何如此无礼。

    “外公,真男人是不用杯的!”夜风笑着说道。

    欧阳震一愣,而后哈哈大笑:“好!对老子胃口,你妈当年和你一样,和我喝酒从来都不用杯的。”

    旋即,欧阳震直接拿起一个酒坛子,和夜风碰了一下,仰头就灌。

    豪迈!

    狂放!

    夜风自然也不逊色,短短几分钟,两坛陈酿就彻底见底了。

    咚!!!

    欧阳震将酒坛子重重砸在桌子上,而后抹了一把脸颊,大呼一句:“痛快!”

    他已经好多年没有喝的这么痛快了!

    欧阳震顺着望去,却也看着夜风依旧是面不改色,气定神闲的站在那儿。

    欧阳震彻底愣住了,而后笑着指了指夜风:“你小子,酒量也和你妈一模一样,你俩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闻言,欧阳家的晚辈们,却一个个面露妒恨。

    因为他们的爷爷可从来没有这么对待过他们,甚至连一个笑容都没给过他们。

    不管他们如何努力的表现自己,欧阳震依旧是板着张脸一语不发。

    而如今欧阳震那开怀大笑的模样,是他们从出生以来就从未见过的。

    这也让他们感受到了浓浓的威胁!

    这个家伙,不该留在搏天族!

    更加不该活着!

    今天这场晚宴,欧阳晟丰和欧阳宇两兄弟并没有参加,当然他们也没有心情来参加瘟神的接风宴。

    瘟神进门还得他们迎接?

    他们可没那么贱!

    “这几个都是你媳妇?好小子,这媳妇一个比一个漂亮。”欧阳震对着几个女人称赞道。

    “而且,都是些好女人啊!”

    能够临危不惧,眼前这些女人可都不是简单货色啊。

    想到这里,欧阳震就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看得出来夜王的这些女人,也就是差了机缘和底蕴,否则成就必定不可限量。

    相比之下,无论是心智还是胆魄,自己那些不成器的儿子孙子,都完全无法与之并肩啊。

    几个女人都比他的儿孙优秀,这让欧阳震只觉得一阵汗颜。

    钟婉等人都一脸的羞涩,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酒足饭饱之后,夜风在众女的搀扶下,跌跌撞撞的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脸上却是洋溢着笑意,从未感受过亲情温暖的他,第一次体会到了亲情的温暖。

    多年的神仙酿,爷孙俩一饮而尽。

    而在离开时,他的那些表哥表弟表妹表姐,纷纷对他投来怨恨的目光。

    更有甚者,直接拦在夜风跟前,对着他呵斥:“废物,你得意不了多久的,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会让你滚蛋!”

    说话的是一个娃娃脸女孩,名叫欧阳云朵,是他外公的弟弟,夜风外叔公的孙女。

    此时噘着嘴,一脸愤愤不平的瞪着夜风。

    其他人也都是如此,一脸的不善,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也是与欧阳云朵态度相同。

    夜风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小丫头,这是天真的可爱,被人当刀使还浑然不觉。

    看着她那气势汹汹的模样,夜风笑着回了一句:“小妹妹,你想挨揍吗?”

    “你对自己的妹妹说这样的话,你还是人吗?”一个梳着汉奸头男人走了出来,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这是欧阳晟丰的大儿子欧阳燊。

    “公然挑衅自己的表妹,无耻至极,你必须立刻向他道歉!”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对着夜风指责了起来。

    欧阳云朵也是气急败坏,活了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这样调戏她。

    “王八蛋,你要是不给我道歉,我把你打成猪头!”说着,还比划两下拳头。

    而此时!

    欧阳梅琳和欧阳邵俊同时上前来,两人的神色都冷漠至极,一副打算看好戏的模样。

    “那我要是不道歉呢?”夜风笑了,看着眼前这群小屁孩在他面前撒野,只觉得好笑。

    “那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欧阳燊阴森森的道,拳头捏得咯嘣作响,面色不善的盯着夜风:

    “我呢,天赋在族中资质一般,区区圣主而已,不过想来对付你这样的废物,还是绰绰有余的。”

    欧阳燊一脸的自信,打算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呵呵...”

    夜风顿时冷笑两声。

    “你笑什么?”

    看到这里,欧阳燊顿时勃然大怒,脸上泛着一抹羞恼。

    这个家伙面对自己,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瞧不起谁呢?

    “亮兵器吧,我夜风从不杀手无寸铁之人。”夜风示意众女后退,而后主动上前一步。

    而这时,众女却都是表情玩味,看得出来夜风是打算使坏了。

    什么!

    听到这话,欧阳云朵等人都懵了,夜风竟然打算兵戎相见?

    这样可就把事情闹大了啊!

    刀剑无眼,要是真让夜风有个三长两短,以他们爷爷对夜风的偏爱,指不定要扒了他们的皮。

    闻言,欧阳燊顿时轻蔑一笑,冷哼道:“对付你这种货色,我还不需要动刀!”

    “那你可以滚了,我从不和不敢拔刀的懦夫交手!”夜风一脸傲慢的道。

    “什么?你敢说我是懦夫?”欧阳燊目瞪口呆,一脸震怒的看着夜风。

    自己那是不想取这小子的狗命,可他竟然当成是自己的懦弱?

    欧阳燊顿时呵呵冷笑:“夜风,你是不敢和我交手,所以故意找的借口吧?”

    夜风耸了耸肩,道:“随便你怎么说,但是如果你不敢拔刀,就没有资格与我交手!”

    “好,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欧阳燊冷声一喝,脸上泛着一抹狰狞,而后猛然祭出自己的武器!

    “大哥不可!”

    欧阳梅琳顿时惊呼一声,这要是真把夜风怎么样了,爷爷绝对不会饶过他们的。

    “放心,我有分寸,最多把这废物打残,还是会留他一条狗命的!”欧阳燊得意一笑,一步步朝着夜风走来,同时挑衅道:

    “废物,亮出你的武器吧!”

    然而,夜风却一脸疑惑的道:“什么武器?你在说什么?”

    “嗯?”

    欧阳燊顿时皱起眉头,道:“不是你自己说要和我兵戎相见的吗?”

    “胡说八道,你是我的弟弟,我怎么可能对你兵戎相见?”夜风顿时作出一副不解的神情,而后陡然惊恐的看着欧阳燊:

    “表弟,你拿着剑想干什么?你该不会是想杀我吧?”

    什么!

    骤然间,欧阳燊一下子就明白了什么,自己被坑了!

    他急忙想要收回自己的武器,可是却已经太晚了!

    只见那头,夜风扯开嗓子吼道:“外公,有人要杀我!!!”

    嘶!!!

    在场所有人,顿时表情大变,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无耻,说好了单打独斗,他竟然叫人!

    不要脸!

    简直是不要脸!

    轰!!!

    “谁敢杀我外孙!”

    瞬间,一股暴戾至极的声音,便是陡然从屋内袭来!

    欧阳震骤然掠出,降临在场中!

    而后,就看到一脸无辜的夜风,和手持剑刃杀气腾腾的欧阳燊!

    懵了!

    所有人都懵了!

    这一下他们瞬间明白,为什么夜风执意要让欧阳燊拔出自己的武器了!

    卑鄙!

    无耻!

    这个男人城府极深!

    简直就是个畜生!

    他们这个时候都彻底懵了,似乎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太尼玛没人性了!

    看到欧阳震出现,欧阳燊脸都绿了,顿时哭丧着脸,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欧阳燊,你干什么?”欧阳震对着欧阳燊怒吼道,如今人赃并获,他狂怒至极。

    “爷爷,不是这样的,是他说要跟我单挑的,结果我拔剑他却叫人。”欧阳燊急忙为自己辩解,脸上布满愤怒之色。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这个混蛋给彻彻底底的耍了。

    单挑?

    我单你妈买马匹!

    欧阳震便望向夜风。

    夜风继续摆出一副委屈表情:“外公,我好端端的,怎么会找他单挑呢?”

    “对啊,夜王都喝醉了,这个时候应该准备回家睡觉了,怎么会突然找你单挑?”欧阳震怒视着欧阳燊,这根本说不通。

    再一个,夜风和欧阳燊之前根本不认识,好端端的怎么会找他麻烦?

    “我...”

    欧阳燊顿时百口莫辩,一瞬间就快要哭出声来了。

    的确是他先找茬在先,如今人赃并获,他也不知道该找什么借口反驳好。

    看到这里,欧阳梅琳摇了摇头,和夜风相比,欧阳燊简直就是白痴!

    “怪不得从吃饭开始,你们一个个的就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原来是憋着一肚子的坏水!”欧阳震暴跳如雷,怒视着欧阳燊:

    “尽学的和你爹一个德行,只懂得嫉贤妒能,耍些上不了台面的肮脏手段!”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