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483.第472章 有效

    第472章 有效

    出门晃四天,回来跟他说,把容铮和他的魔剑一起按粪坑里了。

    尚仙不知道说自家师妹什么好,“你可把他得罪狠了。”

    他叹口气:“人家是百晓山培养对付宋在野的暗棋,现在的百晓山在七杀盟已经得了绝对的话语权,若不是魔剑老给他捣蛋,若不是七杀盟有两位星君得了联盟的支持,几番打压于他,他在七杀盟里,已经跟当年的宋在野差不多,有极大的话语权了。”

    可师妹倒好,把这样的人按在粪坑里。

    不要说容铮这个魔修了,就是道门中人,也得恨上师妹。

    “师兄认为,我不得罪他,他就会放过我吗?”陆灵蹊毫不在意,“如果他真的没对我注意过,那蟒蛇郭府,怎么别的人都没攀扯,偏偏就说起了他?”

    这?

    尚仙的眉头紧蹙。

    凭师妹的名头,或许早就注定了有野心的魔门修士,都要朝她想办法,打她主意。

    “师兄,我回来跟你说这些,是要请你帮忙的。”

    “你说!”

    “首先,你要借我们千道宗在无相联盟的力量,看住容铮和魔剑三个月。”

    陆灵蹊只恨魔剑太古怪,在想到方法彻底封印之前,暂时只能留着容铮的命牵制于它,“这三个月内,你要把他死死地按在粪坑之中,只要在我们无相界平安三个月,就算七杀盟将来把他提回去,联盟那边也能找借口,以对付魔剑之灵的方式,把他再按到粪坑里去。”

    是个办法。

    尚仙点头,“我一会就亲到太霄宫跟明季谈一谈。”

    太霄宫明季是地头蛇,想要把容铮按好,没他的绝对配合,肯定不行。

    “其次,师兄,那个粪坑……,你也要跟明季说多弄几个,每半个月给容铮换一次,弄新鲜一点的。”

    半个月换一次,还新鲜一点?

    尚仙顿了顿后,突然笑了,“幸亏太霄宫够大,人够多。”师妹要是折腾起人来,真能把人折腾死。

    陆灵蹊可不觉得,她在折腾人,“那把魔剑成精了,容铮借它的势,连联盟的藏书楼都进了,要是它再闹出什么,苏天狼苏师弟恐怕都要被他用大义压着,抽大把时间帮他压制魔剑。”

    “……行!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师弟师妹,都是未来陪他一起承续宗门的。

    一个都舍不起,更何况两个了。

    尚仙的面容严肃起来,“联盟那边派出的人手,我会全换成我宗弟子。”

    ……

    大海之上,海浪涛天,右突右冲的鄂午已是穷途末路。

    是他提议强攻万元大阵,可是没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

    鄂庚已经死了,现在要轮到他了。

    可恨,他们被赶到上不能接天,下不能接地的地方,想要拼着一死,拉这些人修承天地因果都做不到。

    偏偏……

    鄂午回头看向那个因为他们的大战,莫名出现的岛屿,真想冲过去,拼着所有把它炸沉了。

    叮叮叮!

    无数剑气,想要把他赶远一点。

    岛屿上到底有什么,鄂午不知道,但只看残桓断壁中露出来的一个个古朴巨坛,还有这些人修兴奋的神情,他就知道,一定是好东西。

    他在剑气中穿梭,发誓决不让这些修士因他们捡便宜。

    叮叮!叮叮叮……

    包括闲风星君,都尽出全力,想要把他拦在岛外。

    只有无想,看到那些巨坛,面上有些古怪。

    她现在喝的酒,就是林蹊从水下巨坛里给她装的。

    “进!”

    一身红衣的风门在鄂午前进的路上,突然给他装了一道门。

    鄂午知道要糟,奈何收势不及,穿门的刹那,无数剑气朝他斩来。

    ……

    飘渺阁海域由重平等人接连筑起了七道防线,连天接地的海啸,每过一道防线的时候,都会弱上好些,等到七道过后,打到岸边,早就威风不起来,与平日差不多了。

    守御一段海路的宜法刚刚用法力弱化冲来的海啸,就感觉到远方海域传来的强烈怨念。

    那怨念四散在天地之间,好像恨不能撕尽世间一切。

    轰隆隆!

    面对迎面冲来又凶狠了好些的海啸,宜法的心头,却真正的松了一下来。

    最后一个化神境的魅影也死了,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宜法的十指连动,无数法决从手中打出,冲来的海啸,被柔力一托再托,等真正冲下来的时候,对她已经没了任何冲击力,弱化了数倍。

    她浮在半空中,看远处波涛虽然汹涌,却再也没有大的波澜,回身就追向第二道防线的海啸。

    不过,她还没冲多久,一道传音符就到了跟前。

    “宜法,向前两万里,师兄带你发财。”

    随庆师兄的声音,轻松且兴奋,宜法心中一跳,转身就跑。

    做为第一线拦截冲天海啸的修士,这些天,她其实发了一些财。

    那些四阶、五阶、六阶的海兽,捡着好吃的,把储物戒指都装满了。

    她一边飞一边后悔,自己跟林蹊犯了同样的错误,储物用具带少了,看看这一路翻肚皮的好东西……

    唉!

    都是钱啊!

    宜法收拾自己的两个储物戒指,可以说走一路,捡一路,也扔了一路。

    她总想着,捡更好的,把价值更低一点的扔了,所以一路都没得歇。

    如她这样干的不是一个两个,所有在第一线拦截海啸的元婴修士,都收到了传信,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在往这边捡宝扔宝,赶路的路上,不停地取舍。

    半天之后,无相界各方欣喜大患已除的时候,没人知道,这场大战,又给无相界带来了多少改变。

    ……

    回宗的陆灵蹊就差和笙师叔炼制的瞬移法宝了。

    “林师叔,您可回来了。”

    沈容站在鹤儿千雪身上,拦住陆灵蹊的时候,露出甜甜的笑,“柳师叔让我请您到云荡峰做客。”

    “你柳师叔那里没吃没喝,有什么可做客的。”陆灵蹊嫌弃不想去,“告诉你柳师叔,我不爱去,她要有事,就自个过来。”

    “噢!”沈容连忙放了一个传音符,拍着千雪,跟在她屁股后面,“师叔,宗门各处,我都转过了,可以跟您到金风谷做客吗?”

    嗯?

    陆灵蹊回头。

    小姑娘忙扬头,朝她露了个大大的笑脸。

    “你是来找我要见面礼的吧?”

    “尚师叔、南师叔、采薇师伯他们都给了。”

    沈容就是来要见面礼的,闻言声音更清脆了,“师叔,我喜欢吃上次您给我的药膳。”

    找别人要见面礼,还带指定的吗?

    陆灵蹊伸手就在她脑袋上揉了一下,“你师父欠我钱,你师父还欺负我,还打过我的脸,你觉得,我能给你见面礼?”

    “您不是把我师父也揍了吗?”

    沈容这几天,除了修炼就是听故事,一点也不憷她,“师叔,见面礼这事吧,我要不要无所谓,我就怕将来我师父回来,听说您没给,要来跟您磨。”

    陆灵蹊转头看小姑娘,“最近手痒,正好跟他打一架。”

    “可是,柳师叔说,您近来在外面打过不少架了。”

    “……”

    这个柳酒儿。

    “说来说去,你就是想骗我好吃的。”

    陆灵蹊带她直入金风大殿,“我也不是不能给你,不过,你得让我瞅瞅你的本事。”

    “您瞅!”

    沈容把自己送到她面前。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这位师叔,就是有一种特别的亲近。

    “你已经炼气九层了,试试把我膝盖处的寒气吸尽如何?”

    这个呀!

    当然可以。

    沈容在致远师祖那里,早就知道,未来如果可以的话,她要帮这位师叔,吸了身上的寒毒,“师叔您坐好。”

    两只长了好些小手窝的手隔着法衣按到陆灵蹊的膝盖上,运转功法,很快,一丝阴寒之气,带着一点点寒雾,在她的注视下,就被吸了出来。

    膝盖一阵麻痒。

    不过,陆灵蹊的心头却是大振。

    果然有效。

    “行了,不用试了。”

    陆灵蹊阻住她,“我等你长大。”这样零碎试,受苦的还是她。

    她拎出两个食盒,“你可要快点长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