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481.第470章 再遇魔剑

    第470章 再遇魔剑

    家人当然要离远点。

    可能拥有神兽血脉的七阶,哪怕再小,也不是炼气修士能打主意的。

    更何况,还有一个八阶的白鱼龙。

    陆从夏迅速给三十二叔陆偿传信,让他放开无咎湖的河道,让人家轻松离开。

    说起来,这也算是给陆家集善缘,毕竟无咎湖是陆家的,只要今天陆家没动人家,将来的某一天,或者某一个族人,遇到人家,或许就能受益。

    与人修一样,高阶妖兽也在天地因果之中,只要没有变态的心性,再怎么都要念着别人的一点放生之德。

    陆望老祖当年在飘渺阁差点灭门的时候,连杀数十个八阶大妖,成就一世凶名,可陆家弟子去海域做任务的时候,始终没有遇到海族的报复,除了他们被打怕外,就是后来的几代陆家掌权人,机缘巧合地与海族的某些大佬结了善缘。

    现在这善缘……

    其实没有陆灵蹊,陆从夏也不一定会出手。

    八阶的白鱼龙,拼起命来,真不是她一个小结丹能对付的。

    就算喊了家里人来,打过之后,无咎湖肯定也不存在了。

    不说湖中圈养的灵物,只说这方圆数百里的灵地,肯定也会遭殃。

    真算起来,可能比一条八阶白鱼龙的价值还大。

    两者唯一的区别只在于,八阶白鱼龙的材料,能服务于几个高层,而灵地灵湖,是服务于陆家大众。

    从底层上去的陆从夏,又成了千秋荷的守护者,她要维护的,从来都是陆家更多人的利益。

    族中并没有能冲上化神境的强者,与其让糊涂的长辈瞎弄,她还不如啥都没看到呢。

    两人站在半空看一波又一波的弱小天劫击在水面上,都忍不住放出神识查看这不在她们认知中的天劫。

    咔嚓!

    陆从夏浑身一阵颤抖,若不是被保护在陆灵蹊的十面埋伏里,肯定要摔下去。

    相比于她,常被雷劈的陆灵蹊表现的可就好多了。

    不过,她的头发丝滋啦滋啦地响,实在把陆从夏吓得够呛。

    陆灵蹊的神思沉静在似无序,其实好像又很有序的雷树中,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当初冲入结丹时,借十面埋伏,她只勉强护住了自己。

    后来在玄华姨八阶天劫的外围,又雷炼了重影,她只远远看着玄华姨借用蒲水大阵,打到了劫云中。

    那效果看样子很不错。

    无想祖宗的化神天劫跟渲百师伯的天劫一样恐怖,陪着的时候,陆灵蹊从不敢想去细观天劫。

    但现在……

    雷其实亦是天地能量的一种,炼气决修炼到最后,连星辰之力都可引为己用,这雷……当然也可以。

    陆灵蹊好歹记着,她被那个化神境的魅影诅咒了,宜法师叔不让她修炼,才只是观察。

    要不然,她真想跟重影一样,完全放开自己,沐浴在这弱天劫下,好好感受它。

    好半晌,在无咎湖上聚集了三天的弱天劫,朝目标不多不少打了九下后,才收了它的怒火,要在风吹来时,慢慢散开了。

    陆灵蹊好遗憾,她才摸到一点雷树的影子,都没看清楚,九次天劫的形成规律,人家就没了。

    “你叫林蹊,认识瑛娘吗?”

    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陆灵蹊吓了一跳,“咳!认识!”

    能让瑛姨透露她名字的,肯定是她的朋友啊!

    陆灵蹊听瑛姨说过,她有两个朋友,一个在海上,一个在苍梧山。

    这位……

    “您是白芷……白姨?”

    陆灵蹊真是晕了。

    白鱼龙叫白芷,那天大大又是什么?

    这些有本事的妖,跟鹰叔、狐狸叔、山凤姨他们完全不一样,害她想猜他们的本体是什么都不行。

    “是!”

    白芷沙哑的声音里带了点笑意,“谢谢你的丹药,我从海上来,身体受了些损失,有千年以上的参草吗?”

    要是补气补元吧?

    陆灵蹊摸出一个大食盒的时候,迅速往里面塞了一颗接近三千年份的青皇参,“送您,接好了。”

    一条全由水化成的手臂接住那个食盒,“多谢,有缘我们再见。”

    陆从夏只能看到一条水线,往连接大海的水道去,不由望了陆灵蹊一眼。

    “你跟人家传音了?”

    “嗯!原来她跟我的一个朋友认识。”

    朋友?

    陆从夏嘴角抽了一下,当场闭嘴。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林蹊踩着巨龙找到他们的情形。

    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跟妖特别有缘。

    “你现在还去莫机渊吗?”

    “去啊!”陆灵蹊转身就走,“回头我自己走。”

    大家都忙,就各跑各的吧!

    陆从夏没追。

    她也有好多事要做呢。

    给陆偿传个信,连面都没见了,就直接回宗。

    分道扬镳的两人,很快就发现,混乱的天地灵气中,另有一种好像英雄没路的愤怒和不甘。

    两人的遁光都在空中微微一顿,就再次向前。

    那种愤怒不甘的气息,不像是她们已知的无相前辈,那就只能是魅影了。

    围杀这么久,总算有点成效了。

    陆灵蹊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许多。有她和江雪的遭遇在前,想来,师父和无想老祖他们,再不会中那些魅影临死时反扑的招了。

    莫机渊与无咎湖只是隔了一座山,她很快就停在了这个飞鸟也不度的深渊旁。

    无尽沉水真的沉了宁老祖的真身吗?

    芙晚星君在无相界呆了好几年,可是她从天渡境回来,宁老祖为何只请芙晚转送了一张灵符,却再不来见她?

    陆灵蹊有好些不解,她手上有不少好东西,现在想要孝敬一二,却都没机会。

    她沿着山壁正要往下,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对。

    空气中有一种特别的空间波动。

    陆灵蹊忙一个翻身,无声无息地闪到崖壁旁的两株藤蔓旁。

    青主儿出来的时候,藤蔓掀开的痕迹被迅速抹尽。

    对面的崖壁缝隙中,感觉空间波动越来越剧烈,很快,一个尖尖的,暗红的像是剑头的东西冒了出来。

    陆灵蹊心下‘嘭’的一跳。

    这把剑,怎么感觉那么像容铮的魔剑呢?

    她跟他在擂台上打了那么久,后来又几次遇到,真是想忘也忘不了。

    ‘啵’的一声,魔剑整个地从另一个地方逃到了无相界来。

    它被自己的主人追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不过现在嘛!

    它轻轻地飘起来,对着可能马上就要追来的人,准备一剑按下去。

    相比于其他地方的绝地之门,无相界此处的绝地之门,更适合它暗算主人。

    只要容铮不是真正的死在它的剑下,他们之间的契约就不会反噬。

    它鬼鬼崇崇的样子太明显,陆灵蹊想装没看到都不行。

    对于容铮,她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不想救。

    可是……

    没有主人的牵制,这个曾经散灵,却又成了精了的魔剑,就真的要天高任鸟飞了。

    “主儿,”陆灵蹊在识海跟青主儿商量,“我们一起加把劲,你说能平安把它按到莫机渊里去吗?”

    它想把它的主人按到莫机渊,如果她能黄雀在后……

    “太危险了。”

    青主儿可不敢冒这样大的险,“这魔剑邪性的很,万一把我们也一起拉下去呢?”那就不是黄雀在后,是同归于尽了。

    “先救容铮吧!他虽然也不是好东西,可是,有这样不能让他静心修炼的魔剑,彼此牵制,暂时也挺好。”

    莫机渊的沉水,可不是搞着玩的。

    “它突然出现在这里,那这里,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绝地之门。”

    青主儿对绝地之门很有兴趣,“我们多查查容铮到处跑的路线,可能就能查到七界彼此相连的所有绝地之门。”

    这?

    陆灵蹊果然心动了。

    百晓山入主七杀盟,暂时看是好事,可是时间长了,谁知道成什么样?

    也许现在更方便百晓山整合七界魔门呢。

    空间波动越来越剧烈,陆灵跃知道容铮在这边露头的时候,就是魔剑拍暗砖的时候。

    “咳!”她踩着重影的花雨,一闪就到了魔剑面前,“还记得我吗?”

    魔剑:“……“

    它反身就想逃,可是,十面埋伏的花雨已经把它围了。

    它在这些花雨身上,感受到天劫的气息,这气息天生压制它,马上主人要出来,要是被他们连手……

    叮!

    魔剑不惜一切,笔直冲出。

    就在此时,拍了金钟符护身的容铮钻了过来。

    “看来容道友很有经验啊,知道防着你的剑!”

    陆灵蹊一试之下,明白想要把急切逃跑的魔剑按在这里根本不可能,干脆就不再追了,只似笑非笑地飞舞着十面埋伏看向容铮,“可惜,这一次你防错了。”

    什么?

    容铮的面色非常不好。

    绝地之门,应该是绝地的地方,怎么会正好遇到林蹊?

    他早已是结丹中期,若不是知道林蹊把蟒蛇郭府活活坑死,现在真想抓着机会,把她杀在这里。

    绝地之门,是他想收集的东西。

    被第二个人知道……

    “果然,魔修就是魔修。”陆灵蹊冷笑一声,“知道刚刚是我救了你吗?”

    “呵呵!林道友真会说笑。”

    容铮一直防着魔剑,跟它斗智斗勇的时候,当然知道,魔剑再想摆脱他,也没本事真的刺伤他。

    刺伤都不行,更何况杀了。

    它唯一能干的,就是不停地给他添点乱。

    可是,他都用金钟符了,顶着金钟过来,魔剑能给他添的乱,实在有限。

    “我的剑,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陆灵蹊朝山壁处吸过一片干树叶,在手上转了转,“魔剑远比你想象的更聪明,或者说,它在跟你的追索中,灵智更胜从前了。”

    容铮心下一动,不过面上却是一幅并不相信的神态。

    “我就知道你不信,看看这个吧!”

    小小的树叶在手上落下,飘飘荡荡地停在清澈深幽的水面上,容铮盯着那水面,脸上的颜色,终于在树叶没有一点停留,没有一点痕迹地落下瞬间,变了变。

    “这里叫莫机渊!”

    陆灵蹊朝他笑了笑,“乃无尽沉水,不要说树叶了,就是鸿毛落下,一样得沉。”

    容铮:“……”

    他额上的汗已经渗出了皮肤,“这不可能,魔剑的剑身一直没有以前鲜艳,按理……”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按理,如果都有按理,魔剑就不可能是现在的样子。”陆灵蹊打断他,“容铮,你欠我一条命。”

    “……”容铮脸上扭曲了一下。

    “看来你也知道我朝你要什么了。”

    陆灵蹊朝他露齿一笑,“听说七界之间,有彼此相连的绝地之门,你追着魔剑,好像跑了不少地方,怎么样,把你记录的……“

    她正要说把你记录的玉简给我,就听到远处一声炸响。

    那是使用雷符的声音。

    陆灵蹊心中一跳,想到在无咎湖的陆家人,丢下容铮,就冲了出去。

    魔剑一直在靠杀戮长智,原以为,这么近的地方,它会收敛一点点,却没想到……

    “魔剑,这里是无相界,你是要万劫不复吗?”

    陆灵蹊带着灵力的声音,远远传出,“敢在这里杀人,天涯海角,你也逃不掉。”

    她如风飚至的时候,本来有些白胖的陆偿几乎就是个人形骷髅了。

    好在魔剑怕了她,在她赶到之前,又先跑了,给他留了一口气。

    “容铮,”陆灵蹊急追魔剑的时候,朝容铮怒喝,“敢让魔剑在无相界杀人,你信不信,我让你们永远留在这里?”

    容铮:“……”

    他本来想消极怠工一会的,可是,这家伙的怒气似乎不是假的。

    想想无相界诸修一直以来的行事,他只能如风追上,“它跑不远。”

    魔剑确实不能再估息了。

    居然敢用无尽沉水阴他。

    怪不得,破开这边空间壁垒的时候,用了那么长时间。

    容铮现在严重怀疑,这里的绝地之门,不算真正的绝地之门,可能只是,空间壁垒比其他地方薄弱。

    他一边追,一边以灵力在指尖一划,半滴血刚刚沁出,就被他在眉心一抹,迅速画了一个特别的血色符文。

    正在快速逃跑的魔剑,剑身一下子就重了许多,好像再也逃不动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