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479.第468章 家族

    第468章 家族

    炼气化神,以身为宙,用天地规则,集天地之力,引为己用。

    玉简的头一句话,就让陆灵蹊心潮澎湃,果然,这就是她一直想找,一直没找到的炼气决啊!

    原来信老祖一直把它藏在这里,要不是遇到葵葵,可能就要错过了。

    陆灵蹊虽然怀疑清醒的无想老祖是知道炼气决的,奈何那年老祖的一口血,对她的冲击力太大了。

    三千大道,道道通天,无想老祖能够化神,那么她的修炼,定有她自己的一套方法。

    不到万不得已,陆灵蹊舍不得,也不想再去打扰她。

    现在好了。

    陆灵蹊被完整版的炼气决深深吸引,她没想到,这个在陆家不被重视的功法,修炼到最后,居然连星辰之力都可引为己用。

    “葵葵,你的瓜子是不是还能射好多好多?”

    青主儿感觉她还要很长时间,干脆跟葵葵聊起天来,“它们的品质,以后还能一样吗?”

    啃老又啃小的陆爹似乎挺喜欢吃瓜子,上上次,他还说,等林蹊再进鸿蒙珠境的时候,带点瓜子种进去,让陆爷爷种几颗。

    “当然!”

    说话的时候,葵葵的花盘好像都变大了些,它感觉比青主儿有用,最起码,它能吃。

    林蹊都能养着青主儿,肯定更能养它。

    而且,它非常好养活,只要让它偶尔沾沾地就行。

    在陆家这么多年,它就是靠东躲西藏活下来的。

    “林蹊喜欢吃瓜子吗?不论多少,我都能供应上。”

    这家伙骄傲的样子太明显,不能结果也不能开花的青主儿,突然不想跟它说话了。

    鸿蒙珠境里,已经有了一个傻狼装狗抢陆爷爷的疼爱,要是再把这家伙引进去……

    “瓜子有什么好吃的。”

    想了想,青主儿很漫不经心地道:“你在陆家这么久,难道没听说,连天渡境里的巨龙,都是她姨了吗?

    别人不能藏好吃的带回来,我们还不能藏吗?”

    葵葵:“……”

    陆从夏从天渡境回来,它特意猫到她家,听了半个月的重复故事。

    尤其是听说他们站在超级超级大的巨龙背上。

    虽然每天都要听两三遍,可是每次听的时候,它都羡慕坏了。

    陆从夏也只有在说这件事的时候,才声音高昂,不是那么有气无力。

    “我的瓜子很好吃的,五香的、原味的、椒盐的……,反正所有味道的,我都能炒到正正好。”

    葵葵努力推销它自己,“听说林蹊也一直没辟谷,我还可以榨油,到时候,用我的瓜子油做饭做菜,肯定比其他的油美味。”

    神识刚从玉简中退出来的陆灵蹊正好听到这句话,当场呆了。

    “林蹊!”葵葵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蠢,双眼亮晶晶的转向她,“我的瓜子还可以做各种各样的点心,到时候,我都帮你试试好不好?”

    “……”

    “……”

    陆灵蹊和青主儿望着它,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祖宗灵宠的威严呢?

    木灵应该有的高洁呢?

    哪能这样?

    “你先等一下。”

    青主儿的小藤藤一荡,就站到了陆灵蹊的肩头,居高临下,“葵葵,你有没有觉得,你跟陆家人有些像啊!”

    葵葵眨巴眨巴眼睛,“我怎么和他们一样,他们多笨啊!这么多年都没找到过我。林蹊,我不用你嗑瓜子壳,我能自己脱壳,你可以把它当菜,也可以把它当饭,保证比那些灵米香多了。”

    “……我相信!”

    本来就说好,带它走的。

    不过,陆灵蹊现在忍不住怀疑当年陆笑老祖不让它当陆家的护族神兽,除了想保护它外,就是……,这家伙没她的青主儿聪明。

    堂堂木灵,瞧它对它自己的定位。

    陆笑老祖应该是怕弱化血脉后,本就变蠢的子孙,在它的帮助下,更被人惦记。

    陆灵蹊的联想愉悦了青主儿,她终于开恩了,“你的本事我们已经知道了,别废话了,快点回藏书楼吧!

    回了藏书楼,我就让你看看我的本事。”

    鸿蒙珠境虽然不是她的,可是她也是个有空间的木灵呢。

    她种满极品灵草的空间,比葵葵的瓜子,不知厉害多少倍。

    青主儿决定在木灵伙伴面前,炫炫她的空间。

    “你的本事?”

    葵葵不知道它将迎来多大的打击,此时真是好奇死了,“那我们快走!”

    在陆家,它想往哪里去就能往哪里去,谁让陆笑当年布阵的时候,从来没瞒过它呢。

    葵葵其实很高兴,它再跟的人,跟陆笑还有关系。

    更高兴,林蹊是那个臭杀神陆望的传人。

    哼!

    嫌弃它的瓜子不好吃,吃的时候太麻烦?

    你再嫌弃又如何?

    你的后人兼传人喜欢。

    葵葵好高兴,它自学了脱壳的本事,林蹊不能嫌弃嗑瓜子麻烦。

    好高兴,跟了林蹊后,还有一个跟它差不多的木灵伙伴。

    哪怕吵个架呢,也比它一朵花,躲在没人的地方,身演数角,嬉笑怒骂假装热闹的好。

    葵葵一切往好的地方想,毕竟有青主儿这个伙伴在,她能起这个名字跟林蹊缔结契约,并且让林蹊没一点芥蒂,明显小姑娘是遗传了当年的陆笑品质。

    陆灵蹊跟着它,好像传送,又好像只是一闪,就出现在了藏书楼。

    她不知道它的秘道具体是怎么走的,不过,陆笑老祖和陆望老祖既然没给后人留下只言片语,她也没必要去探询。

    陆家……

    她以后躲着走。

    “你们两个先玩,我再在这里呆一天。”

    马上出去,太容易让陆岱山联想了。

    陆灵蹊怕了陆家人,生怕以后粘上她甩不掉,破天荒地决定在这里,多看看也算她家的顶级藏书。

    当然了,最主要的是,她还要研究炼气决。

    这功法才是超级大宝藏啊!

    可惜,被这‘特殊血脉’连累的扔在大路上也没人看。

    宁老祖为了逃开特殊血脉,连身体都不要了,陆家……

    身为陆家第四代的陆望老祖,之所以一开始就成就杀神之名,是因为他一早就知道父祖三代,神魂、身都要献祭吧?

    陆灵蹊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如果她知道家人会落到那样的下场,只怕也想跟天较个明白。

    ……

    陆岱峭的密室里,不仅有他中饱私囊从陆家弄来的好些宝物,还有与叶家,与宗门的特殊传讯工具。

    做为南方第一世家,陆岱山几个,不是不知道,宗门一直想打压他们。

    但是没想到……

    陆从雷忍着身体的痛苦,跟长辈小心地收拾里面的东西,三观感觉都被颠覆了。

    “当年的陆信,就跟这小拾儿一样聪明。”陆岱崃叹气,“你们说,这孩子藏在陆家多久了?”

    还有一句话,看了看陆从雷,他没说。

    小丫头能帮他们把陆岱峭挖出来,肯定不止藏在陆家,还藏在宗门,藏在叶家,这三处,她也许比他们都熟。

    “没有他们说,没有你们说。”

    陆东对这群不省心的,一点也不放心,“陆岱峭是闭关了,拾儿……,从来没回来过,你们……”

    看他们一个个鼻青脸肿的样,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拾儿还是打轻了啊!

    尤其是陆从雷。

    当然了,还有陆从夏。

    拾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没打陆从夏。

    “你们没见过她,今天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哪怕是做梦说梦话,你们也给我把嘴巴闭严实了,听见没有?”

    “听见了。”

    “大声点。”

    “听见了。”

    一群倒霉蛋乖乖大声。

    收拾好一切,他们如来时一样,以幻影术隐藏身形,没有惊动任何人。

    当然了,想惊动也惊动不了,陆家修为最高的就是他们,他们合伙立意想瞒着什么,不要太容易。

    神识中,看到四个被打的倒霉蛋乖乖回自己的房间,陆东深深叹了一口气,“从夏,你跟我来。”

    他们两个没被打,可以在族中晃荡。

    陆从夏跟着他直入千秋荷井。

    “听到拾儿教训从雷,教训你三位叔祖的过程,你感觉如何?”

    感觉如何?

    陆从夏不知道该怎么说。

    要不是已经用千秋荷印证过林蹊就是那个拾儿,她都要怀疑,那丫头是假的,不是今天打人的拾儿。

    明明她昨天晚上才到陆家的。

    她哪有时间藏陆家,还查那么多事?

    “老祖,她在眼界方面,远胜我们。”至少她就没想过,陆家做为南方第一世家,这样躲着魅影任务的后果。

    “不错!”

    陆东点头,“回头等林蹊下楼了,你跟她说,我想见见她。”

    啊?

    “老祖,藏书楼的出入情况……”

    “如果有痕迹,老夫帮她抹。”

    陆东怀疑没痕迹。

    身为千秋荷的守护者,他对族中出现的某些奇怪事更了解,可不像陆从夏,修为还低,就算偶有疑虑,也抓不着那小东西的任何一点尾巴。

    “你要记住,她以后只是你的朋友,不是陆家人。你也不可以向她提任何条件,哭诉除外。”

    “……”

    陆从夏的脸忍不住抽了一下。

    “眼界决定境界,格局决定结局。”

    陆东叹了一口气,“我能教你的时间不多了,以后,你要多亲近你师父,常到成禹掌门面前晃晃。”

    有陆岱峭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在,成禹掌门要是心狠一点联合叶家,陆家会比现在惨十倍百倍,所以,他的格局,再怎么着,也比陆岱山他们的好。

    “不要对宗门怀恨,陆家四房嫡支,二十二房旁支,尚有内斗,更何况宗门了。”

    陆东今天受的打击有些大,面色有些灰,不过,他还是振作了精神,教导家族最有潜力的孩子,“宗门对陆家的很多事,都只是顺势而为,说到底,还是我们家的人,太蠢了。

    不过,这个蠢……,也很有讲究。”

    他这样道:“陆家人虽然都有些蠢,可也算忠厚传家,我们没有主动害人的心,别人动手我们还击,哪怕还的惨不忍睹,至少在大部分人的眼中,是可信,可掌控的。”

    所以陆家一直传承至今。

    “千秋荷的守护者,不到灭族之危,不到族中掌权人非要带着大家去作死,你——轻易不要干涉。”

    “……”

    陆从夏认真地听着。

    “好生修炼,你的修为高了,就是陆家立在世人面前的一棵大树。”

    这大树也是宗门的大树,不管是成禹掌门还是将来的继任者,都不会轻易砍了。

    “千道宗渲百进阶化神的时候,是随庆和林蹊还有重平掌门求着他,服下那唯一的一颗破障丹。”

    陆东从林蹊处理事情的格局上,认识到两宗之间的差距,“千道宗能成无相大陆最强,与他们宗内的环境,以及各个真人的性情,都有很大关系。

    你以后,常常琢磨琢磨就知道了。”

    他想了又想,到底没把那个远远看到的向日葵,跟陆从夏说出来。

    林蹊封着陆岱峭的喉骨,至死不让他说一句话,想来也跟那向日葵有关。

    小东西从来没害过陆家人,陆笑老祖当年在陆家各处遍植向日葵……

    陆东严重怀疑那小东西跟林蹊碰面了,并且站在了她那一边。

    这世上,也只有那个小东西,才能对陆家那么了解。

    “魅影之事,在我们无相界,大概要入尾声了。”

    再不出手,以后再出手,就要被别人以为是摘桃子了,“叶家人不是在安全的地方巡逻吗?你可以跟从雷商量商量,由陆家出一部分人,去边境或是魅影肆虐严重的地方,配合各方主动围杀。

    还有飘渺阁处,那里的风波正盛,陆传虽然带了一部分人过去,可是,多一部分人,就多一部分力量。”

    陆东直视陆从夏的眼睛,“不要觉得老祖我偏心,让你什么都跟从雷商量。他虽然不甚聪明,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但是,与你的族长爷爷般,他也是个耳根子软的。

    你现在凡事多跟他商量,尊重他一些,引导着他些,以后,等他上道了,你就可以很省心了。”

    陆从夏第一次听四太叔祖说了这么多话。

    最终总结在两个方向,一个是引导陆从雷管好陆家,偶尔可以让他犯犯蠢,一个是……坚决保证林蹊的安全,她的身份,她自己不透露,哪怕陆家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她陆从夏也不能说一个‘不’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