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478.第467章 杀

    第467章 杀

    祖宗堂是什么地方?

    陆东和陆从夏带人来的时候,面色都很凝重。

    如果是一般的事,就凭族长陆岱山的性子,怎么也不可能让叶家人进去。

    除非……

    两人对望一眼的时候,都忍不住怀疑又查出哪个拥有陆、叶两家的血脉,并且吃里爬外的想帮叶家。

    “我不相信?”

    祖宗堂里,陆岱岭如何能信,他很小的时候就跟在二族兄的屁股后面转,“拾儿,你有什么证据?你……你解了他的喉禁,这件事关系重大,我们不能只听你的一面之词。”

    堂堂陆家的元婴长老,几乎可算陆家的二族长,怎么可能是叶家人?

    “所以啊,”陆灵蹊才不管他们能不能接受,只冷酷地道:“我请陆东和陆从夏带一个叶家人来。”

    “……”

    陆岱岭张了几次口,终于被她这粗暴的证据,直接弄哑了口。

    “呜呜……”

    陆岱峭努力想动,奈何喉骨被禁,身体被禁,连一个手指头都不了,他只能用眼神呜呜,请求大家帮他说几句话,让他自辩。

    “你说……陆岱峭是叶家人?”

    陆岱山很艰难,也很可怜巴巴地问陆灵蹊,“拾儿,你是不是弄错了?”他真的情愿她弄错了,“他出生在陆家,是二房嫡支一脉,嫡支是不可能跟叶家联姻的。”

    如果陆岱峭都是叶家人,那陆家这些年……

    “不错!我是家族的谱院长老。”陆岱崃也不相信,“陆家四房嫡支的孩子,从怀孕到出生都会有记载,二族兄怎么可能是叶家人?”

    “呜呜呜……”

    陆岱峭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他想说,他是被这个叫拾儿的陷害了。

    只要能让他回复灵力,他就有办法,让她的血脉追引术失效。

    “他爹陆经,活着的时候,从来就没服过陆继。”

    陆灵蹊看了一眼陆岱山,“这一点,陆从雷不知道,你们三个总该知道点吧?”

    这?

    陆岱山三人的面色,瞬间都有些土。

    不仅陆经从来没服过陆继,就是陆岱峭也从来没服过陆岱山。

    这一点,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

    陆灵蹊把葵葵告诉她的话,跟这三个蠢蛋复述,“我到陆家有一段时间了。”

    她要把她自己摘出去,“说起来,刚刚到陆家的时候,我觉得,陆岱峭更像一族之长,魅影下界,他敢在成禹掌门那里,为陆家普通族人据理力争,尽量避开这一任务。并且说动成禹掌门,让叶家以赎罪的方式,更多的参与到针对魅影的任务中去。”

    陆灵蹊一脚踩到陆岱峭的手上,好像不经意地碾了碾,“我想,你们陆家很多人都在心里,更认同他吧?”

    “……”

    “……”

    陆岱山几人无话可说。

    一直以来,陆岱峭能当隐形的陆家族长,让陆岱山在很多事上,都不得不向他妥协,就是因为他事事都愿意为陆家出头,为了陆家,几次跟宗门跟叶家门对着干。

    说他是叶家人,谁能信啊?

    “我就知道,你们很蠢!”

    陆灵蹊为自己的身体着想,努力告诉自己不跟他们生气,“成禹掌门为什么会同意他的意见?叶家为什么老实听令,你们都没想过这背后的原因吗?”

    背后的原因?

    陆从雷忍不住咽了一口吐沫。

    叶家倒霉不是陆家人干的,是无想前辈的化神路,让他们在天下人面前露了马脚。

    成禹掌门想包庇,也包庇不了。

    所以,二叔祖所谓费了无尽口舌针对叶家的提议,是成禹掌门本来就有的计划?

    陆从雷都意识到了这一点,陆岱山三个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又如何还会被陆岱峭当初的自夸所迷?

    “我们无相界有万元大阵,魅影再厉害,大家组队巡视宗门领地,就凭太霄宫的威望,危险的系数会有多少,你们都想过吗?”

    会有多少?

    魅影最主要动的,不是他们这些大门派。

    对太霄宫出任务的弟子来说,只有到边境才有危险。

    陆岱山三人早就收到消息,出边境任务的,大都是同阶中,年老又没有什么后台的修士。

    三人互看一眼后,心中突然都有些闷。

    叶家是有不少人出任务了,但是,真没几个到边境的。

    “这么简单的问题,你们都不去想。”陆灵蹊被他们气得没脾气,“你们长脑子是干什么的,配眼睛、嘴巴、配你们的老脸的吗?”

    “……”

    “……”

    包括陆从雷,都没脸为自己辩解。

    他们听说二叔祖跟掌门吵了起来,为陆家族人据理力争,然后宗门发布针对魅影的危险任务,陆家弟子避过了大半。

    族人感谢二叔祖,就是爷爷他们在背地里,也佩服着二叔祖。

    没想到……

    “魅影入侵,是我们整个无相界的事,身为南方第一世家,你们却当了缩头乌龟。”

    陆灵蹊望着供桌上密密的灵牌,无力的紧,“你们就不怕,你们的祖宗,半夜爬起来,找你们谈心?”

    咕……

    这次咽吐沫的,不止是陆从雷了。

    “我也懒得管你们家这些狗屁倒灶的事。”

    陆灵蹊以灵力摄过一把椅子自己坐下来,“现在,我们再说陆岱峭。你们说他是陆家的好长老,说他是陆经的亲儿子,那你们可查过陆经连妻带妾八个人,为何只有他这一个儿子?”

    这还用查吗?

    高阶修士经过了雷劫,被天地所忌,本就难有子嗣。

    不过,这话,他们可不敢说了。

    “高阶修士难有子嗣,陆经年过六百后,已经绝了心思,原想从二房旁支抱养孩儿,可是,在外面转一圈后,却又收了一个凡人侍妾,然后没多久,那侍妾就有了陆岱峭。”

    陆灵蹊冷笑一声,“那侍妾的真实身分,你们查过吗?因为陆经,你们家应该没一个人敢查吧?”

    所以,陆继那个老糊涂蛋,一天三卦的算,到底算到了啥?

    有病书生陆安那么厉害的存在,陆家地位就是稳稳的,他天天算个毛啊!

    陆灵蹊实在理解不了那位奇葩的祖宗,“陆岱峭,你家里还一个密室是吧?”祖宗堂的禁制又动了,她懒得再跟他们浪费口水,挥开大门。

    现场的情况,让本就凝重的陆东和陆从夏吓了一跳。

    嘭的一声,门又关上了。

    “人带来了?”陆灵蹊感觉到三道气息,只是,那个陌生的,却看不见人。

    “拾……拾儿?”

    陆东当然认得她的脸,“你……”小丫头的脾气看样子很不好啊!

    当初吃她一口肉,就是试探几句,结果,她就把肉给陆传吃了。

    现在……

    啧啧!

    瞧瞧这几个笨蛋被打的。

    哎哟哟!

    怎么这么让他开心呢。

    陆东的老脸转得非常快,几乎在瞬间由凝重、惊讶变成伴装生气的虎老头,“你给我起来,我都没坐,哪有你坐的份。”

    陆灵蹊:“……”

    她懒得跟他计较,毕竟他年纪一大把了,经不得打。

    “这就是你们带来的叶家人?”她一边让位,一边问陆从夏。

    “是!”

    陆从夏真的有些呆了。

    他们家的藏书楼顶层,进出幻影楼梯的时候都会留下印记。

    林蹊现在装成拾儿,就以为她能蒙混过关了吗?

    合着,她不仅是来找功法的,还是来打人的?

    陆从夏也被她的神操作弄得没脾气,所以,一时之间她都没来得及察看躺在地上的二叔祖是怎么回事。

    “是就行。”

    陆灵蹊把陆岱峭踢过去,“用血脉追引术试试吧!”

    啊?

    摊到椅子中,本来想看笑话的陆东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现在我懒得再说一遍了,回头,你们问你们家的人好了。”

    陆灵蹊在陆东开口前道:“陆岱峭家里有密室,一会儿,你们也可以过去看看,应该能查出不少东西。”

    这消息……?

    陆从夏深吸一口气,手上法决连打,很快,一个昏迷的叶家人就显出身形躺到了地上。

    血脉追引符文刚在他手心画好,陆东就从陆岱峭的伤处,以灵力吸了数滴血过去。

    符文灵光闪了闪,很快就吃了他的血。

    “你是叶家人?”

    陆东老头大概死也没想到,陆岱峭会是叶家人,伸头问这话的时候,可能打击太大,要不是陆灵蹊扶一把,就要栽下了。

    “他也是陆家人。”

    陆灵蹊连忙道:“他不仅是陆家人,还可以说是太霄宫插在陆家的暗棋。”

    什么?

    看到陆岱峭因为秘密暴露,把肿胀的眼睛都努力撑开一条缝,陆东木木地回头看她,“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查陆家不是一天两天了。”

    “……好!好好!”

    陆东靠倒在椅子上,“你回来了,仇——报完了吗?”

    “我要杀了他。”

    陆灵蹊道:“我家祖宗的事,他暗里挑拔过很多。让仪芬以为信老祖要杀陆传的那次意外,就是他干的。”

    “呜呜!呜呜呜……”

    陆岱峭哪能不知道,是那个向日葵告诉她的?

    他想说话,他想拿向日葵的秘密,想拿宗门的身份,陆家的身份,换自己的一条命。

    奈何,身不能动,喉出不了音。

    他急的肚子都响了起来,眼泪更从肿胀的眼角,汹涌流下。

    陆家人,其实心都挺软的。

    只要他们能给他开口的机会,陆岱峭相信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一定可以求个活命的机会。

    毕竟,少一个元婴修士,对宗门对家族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他相信,只要他们能衡量一下,就不会杀他。

    “杀了他?”陆东好像更老了,“好!你选了一个好地方。”

    他没有征询陆岱山三人的意见,“从夏,采他叶,摘他花,包裹他的神魂身体,对外宣布,陆岱峭——闭关了。”

    “是!”

    陆从夏伸手在陆岱峭脸上一抹,一朵荷花就长了出来,“拾儿,你动手吧!”

    有千秋荷为证,她可以确定,陆岱峭一样有陆家血脉。

    可是……

    在四太叔祖的引导下,在师父的引导下,陆从夏对这位掌事叔祖,一直很有疑虑。

    宗门对家族的打压,家族本身的内斗,叶家无数次,想要踩倒陆家的事件中,这位叔祖表面上是为家族出了力,可是事实上,却常干便宜别人的事。

    以前,四太叔祖说他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师父说他蠢。

    现在……

    陆从夏只恨不能亲手了结他。

    “他日因今日果,”陆灵蹊居高临下,望着泪眼朦胧中,还对她露出凶光,极期不甘的陆岱峭,“你早该想到,终有一天,陆信的后人会找你报仇的。”

    她一脚踩到他的丹田部,灵力化刀,直接绞入。

    “呜呜!呜呜呜……”

    太恐惧,太痛苦下,陆岱峭被禁住的身体,都有些摆动起来。

    卟!

    陆从雷只听一声闷响,就看到一个灵力化成的小箭愣是从陆岱峭的头顶射出,’咄‘的一声,钉在太祖父陆继的灵位前,留下一个深痕,才彻底化去。

    陆岱峭痛苦的眼睛都鼓了鼓,在将要神魂出窍的当口,陆从夏摘下的荷花直接盖到了他的脸上。

    紧跟着,一片化大的荷叶,也朝他的身体盖了下去。

    陆从夏的动作很快,在陆岱峭还没有彻底咽气的时候,就又把他装到了一个大玉棺中。

    “他闭关的名头,可以撑十五年。”

    陆东看了一眼,受了惊吓,都快要缩成鹁鸪的陆从雷,“拾儿,多谢你了。”

    “谢就不必了。”

    陆灵蹊看向陆从雷,“陆道友,告诉你爹陆传,我会来找他的。被人挑拔是一回事,他蠢他笨,还希想不该希想的又是一回事。

    告诉他,把这些年查的一切都给我记好了,时间太久,本姑娘没法细查,回头要借他的手,一个一个的找。”

    啵!

    话音未落,空气中传来一点震动,转瞬便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等到陆东和陆从夏挥开墨珠所制的黑雾后,哪里还有那拾儿的影子?

    陆灵蹊在葵葵的帮助下,很快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到了信老祖当年常呆的阵眼小空间。

    “就在这里,你自个挖吧!”

    其实都不用葵葵说,神识中陆灵蹊已经看到了土中一尺处的小玉盒。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