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393.第383章 貔貅

    第383章 貔貅

    容铮不在乎有没有人跟着他。

    以自己本来面目行走天下,他就没想过怕任何人。

    魔剑刚从双盟坊市逃出时,他是结丹初期,可是现在,他已经是结丹中期的修士了。

    要他说,魔剑逃得真好。

    双盟坊市出事,所有在双盟坊市的结丹修士都倒了霉,只有他在无意中避过了。

    为了寻回魔剑,为了给天下人一个交待,宗门又只能助他一把冲过结丹中期。

    他与魔剑之间,是主与仆的关系。只要主人的修为能慢慢跟上,仆——再厉害,也逃不出他的五指山。

    容铮表面上好像在逛着路边的摊位,可事实上,一直在感应那逃了的魔剑剑灵。

    是的,就是魔剑剑灵。

    进阶结丹中期,他找到了魔剑藏身的地方,又在宗门师长的帮助下,重新把它按到了化粪池中,奈何,这一次他就不想再走老路,也是运气好,正遇上魔门争端不断,天地戾气、杀气大盛。

    为防意外,百晓山只能同意联盟大长老闲风星君的提议,抽它魔灵。

    宗门没人知道,抽魔灵之事,还是他暗地里拿手上的两把剑,跟闲风星君另外做的交易。

    百晓山要的是魔剑,魔剑越厉害,他们越高兴。

    可是魔剑厉害了,他就危险了。

    容铮非常清楚,自己不能马上进阶到元婴,魔剑中的魔灵一日不除,危险就一日存在。

    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容铮不敢赌,也不想赌,正好双盟坊市出事,天下大乱,要不然他想轻易除了魔灵根本不可能。

    现在好了。

    魔剑在自己手上,魔灵虽然又逃了,可是只要魔剑在手,它逃到哪,他就能找到哪。

    容铮很享受这种追与逃的过程,借着这追与逃,他愣是跟着魔灵知道了两处联通界域的绝地之门。

    就好像这一次,跑到这昆山界。

    容铮急切地想要多买一些抑制魔灵之物,那东西,明明是‘仆’却桀骜不驯,下一次,要是能把它抓住,然后死死压着,从它口中,应该能掏出不少好货出来。

    “这是什么石头?”

    陆灵蹊看他拿起一块火红的石头,感受到上面隐隐的火灵,心头微松。

    也是噢,能跟宋在野一较长短的天才修士,能那么容易被魔剑同化吗?

    虽然不知道容铮怎么跑到这里来,但只要他还在做压制魔剑的事,干什么她都不必管。

    陆灵蹊慢慢溜达着往前,修炼以来,她几乎都没有真真正正地逛过坊市呢。

    手上倒是有了不少钱,可是,灵酒、丹药、符箓一样没有。

    这样一想,陆灵蹊就觉得事情有些多了,她忙认真地看一路的摊子。

    当初的换天阵,是在散修小摊子上便宜买到手的,虽然破破烂烂,始终没让她失望过,现在……

    陆灵蹊在离容铮不远的地方停下来,捡起有些破烂的阵盘,“老板,这是什么阵啊?”

    换天阵让厚来师叔修复,师叔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又扔给她了,让她先凑合着用,他研究好,免费给她弄个完整的。

    完整的她现在等不及了,只能再找一个凑合。

    “蚀灵阵,可以把攻进来的灵力,蚀去三分之一,虽然阵旗已经不全,可是这蚀灵阵拿回去补补,还是能用的,就算一时补不了,也能凑合着用。”

    卖阵的青年修士露了一口大白牙,“我试过,一样能把攻进去的灵力,蚀去五分之一,仙子想要的话,我可以便宜卖,七百块灵石。”

    倒是不贵。

    不过……

    陆灵蹊看这青年的修为,只在炼气七阶上,他所谓的试,一定是低阶弟子之间的试。

    “有好一点的阵盘吗?”

    她是结丹修士,有重影在,不说结丹期内无敌手,至少逃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一直以来,她遇到的都是实力强她好几阶的对手,很多时候,连逃都做不到。

    陆灵蹊的灵力在阵旗上一试,发现这蚀灵阵对结丹以下可能还很有用,对她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有,这个是九方机枢阵,算是非常厉害的困阵,八条幻道一条实道,只要把敌人或者妖兽引到幻道上,一切就尽在手上了。”

    青年看不透她的修为,怀疑自己遇到了大主顾,把他最好的一个阵盘拿了出来,“前辈别看不上这阵盘,它是阵师王静所制,若不是王阵师突然猝死,现在肯定是大阵师了,这九方机枢阵还是小子费了莫大人情,从赌场王家子手中买来的。”

    要不是有那个败家子,这样的阵盘,哪能轮到他来买?

    “噢?”

    陆灵蹊拿过他手上的阵盘,对上面的繁复的阵纹,倒真有了些兴趣。

    因为十面埋伏,她在阵法上的造诣,却也有点。

    虽然未曾亲手制过阵盘,可是,看——还是很有眼力的。

    就像换天阵,虽然破烂得不成样子,可是,阵盘上叠加的阵文,就不是一般人能刻下的,若不是阵旗太破,凭厚来师叔的本事,早修复成功,并且再给她制一套了。

    这九方机枢阵,幻与真相合,却也很有意思。

    “此阵有多少阵旗?共有多少阵眼?”

    这是真心想买了?

    青年大喜,忙改传音道:“这九方机枢阵,原本设计的时候,取九九之意,有八十一杆阵旗,阵眼在一九、二九、三九乃至九九之间转换,只看布阵之人的时间和本事,若是一下子不能布出复杂的,也可取一九和二九。”

    “是吗?”

    陆灵蹊似笑非笑,同样传音给他,“那道友打算卖价几何?”

    这么好的阵盘,沦落到路边摊,实在有些可怜。

    “这要看前辈是不是要全部的阵旗了。”青年讨好,“若是要全部的阵旗,则需二十五万灵石,若只要部分阵旗……”

    “你有全部阵旗吗?”

    “呃……”

    青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现在是没有,不过,我知道从哪弄啊!”

    陆灵蹊摩挲着手中的阵盘,“你说了它这么多好处,还没说它最致命的缺点呢,怎么样,说说吧?”

    大阵师是从阵师爬上去的,两者之间,自然还是有些距离。

    那王静既然在死前还不能称为大阵师,此阵除了需要引导到幻阵外,肯定还有缺点。

    “在下不敢瞒卖东西给前辈!”青年的笑意加深,“这阵最大的缺点就是它非常耗费灵石,一九、二九等的阵眼且不说了,只说这阵盘,想要引动,就要九块上品灵石。”

    没钱,一般人也买不起。

    有钱……

    人家大都去捧知名大阵师的脚了。

    王家一辈不如一辈,一开始还把最好的留着,等到慢慢不行了,各方都等着压人家的价。

    要不是在赌场有些关系,要不是跟王家那败家子早就认识,这便宜其实也轮不到他来捡。

    “行!”看了眼过来的容铮,陆灵蹊站起来,把储物袋中的灵石和那根冥虫长老的爪子全都移到储物戒指中,只留了十五万,“这里面的是定金,三日后,我给剩下的十万,你把剩下的阵旗,也全都拿来。”

    “好呐!”

    青年神识扫进储物袋,十五万灵石大半都是中品的,心下大喜,忙把手上的三十六杆小小阵旗交给她,“三日后,我定给前辈拿到剩下的阵旗。”

    阵盘都卖给他了,那败家子上次没带的阵旗,留着也是废物。

    “这珠子都是怎么卖的?”

    容铮早早就在一堆微带灵气的灵珠上感觉到一个与众不同的,只是,人家说得正热闹,现在看情况是生意做成了,直奔主题。

    “这灵珠不论是磨粉覆面,还是制药,都是极好的东西。”

    青年刚做了一笔大生意,现在心情正好,“您要是都要的话,两颗一块灵石,这一堆……您给四十一块得了,多的两颗,算小子送的。”

    容铮从不做赔本的买卖,直接拿起了他最想要的,又拿起一颗最漂亮的紫珠,扔下一块灵石走人。

    青年没感觉到那颗珠子的不同,陆灵蹊在人家拿起时,却有了一点感觉。

    那颗黑黑灰灰的珠子,不是墨珠,却另有一种详和之感,倒是不像灵珠,反而像某些和尚做化后的舍利子。

    她轻轻吐了一口气,眼力不济啊,让眼前的漏被容铮捡去了。

    陆灵蹊有些郁闷地走在后面,半晌,走了好一段,收了三个乾坤小葫芦、两个纳宝囊、两个乾坤箱,正要接着往前逛,就又看到了容铮。

    此时的他,正蹲在一个小摊子面前,看人家一个又一个很有特色,能聚灵的神兽小木雕,“哪有论组卖的?这种聚灵小物,只有炼气小修用,谁会买你一组?我就要这一个,四百灵石,比拿一组的还贵了二三十块灵石呢。”

    “这?”

    老修很为难。

    这种聚灵之物,确实是炼气小修用,但是,一般的炼气小修,是没灵石买的,正常都是世家或者小宗门成组的拿,“不行,这分了一个,我就不好卖了。”

    一组十二个小木雕,用它加灵石布聚灵阵,可把灵气再往上提一到三分呢,“您看,这成组的我都刻了配套的聚灵阵纹,少这一个,我真不好卖。”

    老修不说这话还好,陆灵蹊发现,他一说这话,容铮反而露了一丝嫌弃的表情,虽然那表情去得很快,可她真看见了。

    这木雕也有什么古怪吗?

    陆灵蹊一时真看不出来。

    她忍不住摸了摸鼻子,眼力这东西,没了青主儿,很明显,她真是不行啊!

    “四百五十块灵石!”

    容铮不死心提价了。

    老修摇头。

    “四百八十块灵石!”

    “道友别为难我了。”老修怕了他,把他手上的貔貅小木雕拿了回去,“想要买,您就整套拿,我这里不单卖。想要单卖的,就这些手链、佩件,它们都是单卖的。”

    他把人家看不上的手链和佩件往前推了推,“这些不比这貔貅差,一样聚灵,佩在身上,也好看。”

    容铮拍拍衣摆,冷着脸就站了起来。

    他堂堂结丹中期修士,希罕这小破东西嘛?

    他就是在小貔貅身上,感觉有些不对,其他的虎啊凤啊的,木色是一致的,都是三百年朝上的长春木,只有这小貔貅,虽也是长春木,虽然看纹路也不会是四百年,可是,木色深沉,拿在手上掂掂,重量也有些不同。

    容铮怀疑这小东西里另有乾坤。

    只是,有些摆摊的老狐狸,早就抓住大家想捡漏的心理,专门弄些似是而非的东西,吸引大家上当受骗。

    他虽然对小貔貅里面的东西,有些兴趣,奈何,这貔貅不过三寸,本就是个小把件,里面的东西再好,也定然有限的很。

    “既然不卖,那就罢了吧!”

    容铮看都没看陆灵蹊一眼,转身就走。

    然后,陆灵蹊蹲了下来,“老板,把你的貔貅给我看看行吗?”

    这没什么不行的。

    老修把貔貅放下,“这类小把件,都是成套卖的。”

    “我知道。”

    陆灵蹊拿过小貔貅,这东西,被打磨得不错,上面的聚灵阵纹即独成一体,又能呼应另外十一件,说来,真的挺好的,“这木色看样子跟它们好像不是一套的呀!”

    “这是以前家中祖传的。”老修笑了,“长春木现在也不好找。”

    深山大泽倒是有,奈何他不敢去。

    他只能到灵木店买人家不要的边角木头,可是哪怕如此,三百年的长春木价钱也不便宜,这种三寸以上,能雕小把件的,都要二十块灵石。

    “噢!”

    陆灵蹊在老修沧桑的手和脸上扫过,“那行,把这一套给我吧!”

    老修用十年的小铁木盒给她装好,“承惠,四千四五十块灵石。”

    陆灵蹊接了过来,决定回家看看这貔貅有何不同,若是找不到,大不了回头串成串,送给未来的小徒弟。

    同时她也知道这区区三百年的长春木,在这些低阶修士眼中,也是不可多得之物。

    天渡境里,她看到好些粗壮的长春木呢。

    回头,用那东西,给龙宝雕一套跟这差不多的,让他玩,或者放洞府也是好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