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271.第263章 赌擂

    第263章 赌擂

    原来从一开始,连肆就是冲着她来的。

    意识到这一点后,陆灵蹊很快想到了原因。

    除了她以十面埋伏力抗天劫的传言外,想来,山海宗的典籍里,也有被陆望老祖用十面埋伏杀进杀出的记录。

    在她拜随庆师父为师的时候,山海宗只怕就记了她一点,现在……,摸底之后要彻底除了吧?

    心念电转,陆灵蹊很快想明了所有。

    “彩头?”

    连肆又何尝不知道,这人狗屎运地从太霄宫放弃的废矿里开出上品灵石矿,“行啊,我们……”

    “停停停!”

    尚仙止住这两人的自说自话,“林蹊,什么叫他的挑战你接了?你们当我和佳人是摆设是吧?我们是师兄师姐,我们……”

    “哎呀,师兄师姐!”陆灵蹊连忙讨好,“我是师妹我知道,所以啊,我败了,你们才能替我找场子啊!没败我之前,他有什么脸朝你们挑战啊?”

    什么叫他没脸朝他们挑战?

    连肆的脸都有些扭曲了。

    可恨,现在再在他的挑战里,加上尚仙和南佳人总感觉不保险。虽然带来的人多,可是尚仙、南佳人何等人也?

    随意让笨蛋们加入,只会自取其辱。

    连肆狠狠吐了一口气,冷声道:“林道友以为我没跟南道友打过吗?连某与尚道友、南道友较量的时候,你还什么都不是。”

    “是吗?”陆灵蹊眉眼弯弯,似乎一点也没被他话里的鄙视影响,“这样说,我还真荣幸,我现在什么都是了。”

    “……”

    “……”

    看到连肆瞬间又扭曲的脸,南佳人努力才没让自己喷笑出来。

    “就会贫嘴!”

    尚仙笑着敲了师妹一下,“连道友,挑战的事,你得先从我来,我们同是掌门弟子……”

    “师兄,你让给我嘛!”

    山海宗不会放过她的,既然从一开始就不会善了,那就不善了好了。

    陆灵蹊可怜巴巴地拽着师兄的胳膊,“师父不让我出门,师叔他们也不让我出门,我除了修炼就只有修炼,你就让我看看修炼的成果吧?赢了我会努力,败了……我会更努力。

    师兄,你就答应我吧!

    要不然……要不然……肯定又有好多人要在背后嘀咕我是米虫了。”

    “……”

    “……”

    不同于连肆等奇怪的眼神,尚仙和南佳人的心情,真是一言难尽。

    什么人敢说她是米虫啊?

    “师兄~师姐~~,你们让让我嘛!我比你们小。”

    陆灵蹊不想再把师兄师姐搭进来,向两个犹豫的人求情,“你们不就是怕掌门师叔责罚吗?我现在就去找他老人家,我跟他哭跟他闹,保证他也不会骂你们,师姐~~~~”

    “行了行了行了。”

    南佳人被她拖长的音调弄得牙酸,“快去快回,师伯要是不答应,你就是再撒泼打滚也没用。”

    “哎呀!师姐最好了。”陆灵蹊迅速变脸,转朝连肆笑道:“先别急啊,等我一会,我保证我们能打得起来。”

    看她御刀如风般往神道峰去,连肆的嘴角抽了又抽,“呵呵!”他干笑一声,“老小果然占便宜啊!”

    真是不敢相信,名动道门的林蹊,私底下,居然是这个样子。

    若不是她的名声早传,看到这样的她,连肆真不觉得,有来挑战的必要。

    “没办法!”

    南佳人好像很无奈,“我随庆师伯就她一个宝贝疙瘩。”

    “呵呵!”连肆看她一眼,“听说,知袖真人也特别疼她。”

    “哈!”南佳人皮笑肉不笑,“连肆,你这人真没意思,既然盯上了林蹊,你们山海宗就没有我师父也特别疼她的消息吗?”

    大家都不是傻子,既然撕破了脸,那就不用兜着了,“我明明确确告诉你,伤了她,你……”

    她眼中暴出的杀意,让连肆心下一跳,“除非风门前辈当你的保镖!”

    ……

    陆灵蹊可不知道,南佳人在帮她威胁人。

    她跑到才离开未久的神道峰,朝看到她深深蹙眉的重平师叔讨好道:“师叔!您真是英明神武,连肆果然冲着我来了,他朝我发出正式挑战。”

    “唔……!你想打架?”

    重平斜了她一眼,“等你师兄师姐都输了再说。”

    “师叔~~~”陆灵蹊连忙跑到他跟前,“我躲得了初一,根本躲不了十五,您是不是忘了,十面埋伏在山海宗那里存着根,存着恨呢?”

    什么?

    重平脸色瞬间几变。

    “您想到了吧?”

    隔着玉桌,她看着师叔,“陆望前辈可是杀神,他的十大战里,就有一处在山海宗。虽然是两万年前的事,可山海宗又没被灭门。

    他们既然盯着道门的天才弟子,又怎么可能把陆家忘了,把让他们痛入骨髓的十面埋伏忘了?

    三百多年前,陆信之事,弟子怀疑,他们都有可能参与……”

    陆灵蹊相信,山海宗一定在里面推波助澜了,“师叔,他们现在盯上我,我躲不掉的,您非让尚师兄和南师姐替我打,可以替我挡一时,能替我挡一世吗?”

    自然挡不了一世。

    重平望着面前的女孩,“……你会越来越厉害!”只要给她时间。

    “师兄和师姐,也会越来越厉害!”陆灵蹊迎着他的目光,诚恳道:“师叔,我对山海宗有防犯,我在百禁山呆过,我可以跟您保证,我的生存有力和野外逃生能力……绝对在师兄师姐之上。”

    是吗?

    重平非常想相信她,可是……

    “师叔,我不用十面埋伏,我和连肆以刀对刀。而且,这件事后,师兄师姐可能还要出门,我却未必。就算要出门试炼,我也一定是秘密改装。”

    这是一定要应战了?

    “罢了!”重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既然无可改变,那你就去吧!不过,为防山海宗显武说我们人多欺负人少,我这就给他和修真联盟发信,擂台——”

    “摆到玄天宗!”

    陆灵蹊双目灼灼,“让魔宗的人看看,我们道门不是没有人。我也要让他们看看……盯上我的代价,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

    玄天宗的坊市上,那个早就搭好,准备由道魔两家元婴真人切磋的大擂台,迎来了两个结丹未久的小辈。

    所有人都没想到,他们这些老的,吵吵了这些天,都在嘴巴上,这两个代表道魔的小家伙,居然刚见面就互不相让,要在擂台上一决高下。

    这消息刚一出来,就吸引了无数修士。

    连肆和林蹊的资料,直接就挂在了擂台的两端。

    连肆:山海宗掌门显武真人的得意弟子,炼气期进入五行秘地,筑基期进入奇怪岛,俱收获丰富,三年前进阶结丹,本命法宝‘妖刀’。

    林蹊:千道宗随庆长老爱徒,传名天下,一在五行秘地,二在奇怪岛,其于五十六天前无相天地有变的时候,进阶结丹,本命法宝‘重影’。

    两人都曾好运地进到了无相界两个机缘最大的秘地,亦算道魔两家最有代表性的弟子。

    当然了,相比于连肆,林蹊稍为吃亏。

    人家不仅年龄大一些,进阶结丹的时间也早些。

    而林蹊……

    虽然名声很大,却无可否认,她进阶结丹还未到三个月。

    “十面埋伏虽然厉害,可是当年的陆安得传的时候,据说很病了几年,后来一直不能好,才得了病书生的号。这林蹊……刚在陆家得到传承的时候,听说也瘦得非常厉害,这才过去几年,就算千道宗把她养的好,只怕……”

    后面的话,人家没说,不过,因为林蹊是名人,消息灵通者都知道,这些年道门各宗在飘渺阁海域试炼弟子时,她却被关在千道宗,哪也没去。

    现在突然冒出来,又被山海宗盯上,最主要还是因为,传说她未用应劫法阵,以一己之力,以十面埋伏对抗了天劫。

    这消息……

    很多人瞅瞅在随庆面前,弯了眉眼,小声说话的女孩,都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山海宗让连肆找上她,很有些扼杀道门天才于萌芽的心思啊!

    “听说了吗?欲德坊和天机坊两家赌档的赔率是一样的,赌平手,买一赔三,赌连肆赢,买一赔一,赌林蹊赢,买一赔二。”

    “啊?怎么只有二?他们那么看好林蹊吗?”

    在很多小修士眼里,林蹊这一战是输定了,“没有一赔十,怎么也得一赔五才对。”

    “嗨!你这兄弟怎么说话呢?”八卦的老者不乐意了,“林蹊可是随庆前辈的徒弟,千道宗的天才弟子,人家既然敢应战,自是有一定把握。”

    “没把握就能不战吗?这又不是生死擂。我听说连肆到千道宗指名就要挑战她。为了道门面子,为了千道宗面子,她不战也要战吧?”

    “就是,真有性命之危,随庆肯定会出手救他徒弟的。”

    “什么啊?五行秘地没有死人吗?林蹊活着出来了,还带回来了己土珠。”

    八卦老者朝大家怒目而视,“奇怪岛空间大开时,她只在筑基初期,可那时,她能交好上泰两位化神星君的徒弟,怎么可能没点手段?

    你们不买她赢,我买!”

    他大声地朝游走在人群中的赌档伙计道:“这边,我买林蹊两千灵石赢。”

    真是疯了,钱是那么好挣的吗?

    两家赌档分属道魔,他们一致给了买一赔二的赔率,显然还是看好连肆。

    不过,看在大家同属道门的份上,他们也不能太给连肆面子,买他赢的人,都是几十、一百灵石的出手。

    “师父,那欲德坊就是山海宗自己开的赌档吧?”

    “……你还想到他家买你自个赢?”

    看到徒弟亮亮的眼睛,随庆忍不住想抚额,“你不是跟连肆已经各押了一百万的彩头吗?”

    徒弟的赌心怎么这么大?

    真不知道宜法和知袖是怎么教的。

    “不是说了,妖刀只是连肆明面上的武器,人家真正厉害的,是他腰上挂的那个双面鬼头。”

    “知道知道,您已经说了好多遍了。”

    陆灵蹊看了一眼连肆腰上的好像核桃大的双面骷髅头。

    这东西,据说在阴年阴月阴时,炼进了无数死难的子母魂。

    子护母,母护子下,它们越来越凶戾。

    听说,奇怪岛空间里,连肆就是用双面鬼头,阴杀阴尸宗八人小队。

    “师父,您忘了,我的重影被雷炼过。”

    她偷着吃了好些碧心果,神魂方面,也不是一般的结丹修士能比的。

    陆灵蹊想朝师父借灵石,“宜法师叔说,有压力才能有动力,您多借我一点灵石,我押我自己赢,为了那些灵石,我一定努力,给您争面子。”

    早知道这里还会有人拿她和连肆的输赢赌钱,她来的时候,就找大家借灵石了。

    “行行行!”

    大战马上就要开始了,随庆不敢涨他人的威风,当然,他更拿自己的徒弟没办法,“给你五十万,为师再压你五十万如何?”

    当!

    擂台钟响。

    陆灵蹊看连肆上台,还站在原地没动,“师父,您借我一百万吧!”

    随庆:“……”

    他一边在心里朝知袖和宜法运气,一边给徒弟掏灵石。

    “谢师父!”

    陆灵蹊拿着灵石袋,就找正转在人群里的欲德坊伙计,“这位道友,我押我自己赢行吗?”

    啊?

    “当然可以!”

    有钱不赚王八蛋,欲德坊的伙计只微一愣,就殷勤道:“不知道友要押多少?”

    “一百万!”

    真有钱!

    伙计迅速摸出一面黄金牌,在那上面打出押金和赔率,众目睽睽之下盖上欲德坊的章子。

    “多谢了!”

    东西拿到手,陆灵蹊一个闪身就上了擂台。

    对面连肆的脸,黑如锅底。

    臭丫头就这么自信能赢他?

    哼哼!

    分明是欺负他没钱,想在心理上,压他一头。

    他朝那伙计招招手,‘啪’的一声摘下腰上的储物袋,“看看值多少灵石?马上置换,我押我自己赢。”

    这?

    欲德坊的陈掌柜就在人群中,迅速赶了过来,查验他储物袋里的东西,“一百二十株灵草,金精、莹石若干,算道友一百六十六万六千块灵石。”

    虽然赌坊在山海宗属于另一个系统,可林蹊在上擂台前先押一百万,赌她自己赢就太过份了。

    陈掌柜决定给自家人一个好采头,一路顺顺顺。

    “好!押了。”

    连肆知道他占了十多万的便宜,心情瞬间变好。

    说来,赌自己赢的办法还真不错,只要赢了,整个结丹期,他就不用为灵石发愁了。

    “林蹊,你还要不要押啊?”

    自家的生意,他当然要多照顾。

    连肆希望林蹊能再押一些,让很有眼力劲的陈掌柜多赚些。

    “……我没钱了。”陆灵蹊在身上翻了翻,拽出昨天才到手的储物袋,“麻烦你看看,这些值多少灵石。”

    哈哈!

    又来生意了。

    还是大生意。

    陈掌柜非常高兴,神识往储物袋中一探,把里面的乾坤箱全都拿出来打开。

    刚从传送阵赶来的宜法和知袖,瞅瞅一群目瞪口呆的人,再瞅瞅那些处理好的妖兽肉,真是……

    “九十四万!”

    就死吧!

    “道友给的价钱不高啊!”陆灵蹊眼神不善地盯上陈掌柜,“不过,谁让我确实没钱了呢,这样吧!东西就放在这,我要是赢了,它们再按价还给我。”

    “行!”

    陈掌柜不跟她费话,迅速又拿出一个黄金牌,把赔率什么的写上,章盖好。

    当当!

    修真联盟的修士,怕他们没完没了,迅速二敲,把擂台的大阵启动了。

    陆灵蹊和连肆一齐收好赌档的凭证,静等三响的时候,顺便看台下,因为他们的大手笔,也赌起来的众人。

    “师兄,你押林蹊多少?”

    看着两个神色不善的师妹,随庆的嘴角抽了抽。

    他又不是没借给徒弟钱,她们这什么表情嘛!

    “一百八十万。”

    他把灵石袋,直接扔给了陈掌柜。

    陈掌柜高兴坏了,“不知两位仙子……”

    “一起!”知袖和宜法的灵石凑一块,“三百万!”

    要不是在外人面前,要给师兄面子,她俩还能多押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