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243.第236章 转道

    第236章 转道

    一夜好梦!

    余呦呦在木榻上伸了个懒腰,坐起来时,随手就给自己甩了两个净尘术。

    她好像毫不知道,昨夜师父到过这里,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食盒,把从得胜楼定的养身餐端了出来。

    “咚咚!”

    敲门声响起,余呦呦轻轻一挥手,房门在九壤面前吱呀一声打开,“师尊?!”余呦呦有些失血的面上,惊讶过后,就全是惊喜了,“您是来看我的吗?”

    “唔!回复的不错!”

    余呦呦就高兴了,“师尊,您听到阴煞晶石有宝的事吗?”

    “听到了。”

    九壤坐了下来,“你的运气不错!”他看着徒弟,“不过,听说当时的阴煞极为好打,你自己杀就够了,为何还要买它?”除非她一开始就知道那里面有宝。

    “师尊,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余呦呦似乎感觉到师父的不相信,脸上有些不可置信,委屈得很,“师尊,我在魔门几年,连他们的藏书楼都偷进了两次,难道连阴煞晶石转阴火都不知道吗?”

    为了他?

    九壤面上微有一丝不自然!

    “师尊并没有其他意思,师尊只是好奇,听说你与那林蹊,在那什么阴煞之地,合作密切,她处处拿大头……”

    “一开始灵气未复,弟子虽然自认有些本事,可没有一个可相托的后背,出去就是个死。”余呦呦可不敢把火烧到朋友那里,眼睛微红,“师尊,您说,那时候,我能相信谁?是魔门的人,还是浩天宗顾长安、苏青禾?”

    这?

    九壤星君的眉头忍不住拢了拢。

    他的弟子身份特殊,如果提早暴露身份,又是一个人……

    魔门修士就不说了,浩天宗知道阴煞晶石秘密,偷着收购大家手中的晶石,却一个屁都不放。

    指望他们,显然也不可能。

    九壤叹了一口气,“师尊知道你难。”他示意她坐下,“可林蹊是无相修士。”

    “她是无相修士不假……”

    余呦呦顿了一下,“但灵气未复之时,一直都是她照顾我的。您既然听说了当时的情况,那定然知道,她锻体有成,那时候,我若是跟她平分所得,您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

    但是九壤星君在心里,好生不舒服。

    阴煞晶石中有宝,无相那边,因为太霄宫那个很有领袖才能的凌雾,几乎没人卖过晶石。

    可上泰界这里呢?

    魔门彼此内斗,然后顾长安和自家徒弟,还各自为政。

    徒弟就罢了,好歹带回了不少阴煞晶石,顾长安和苏青禾明明怀疑,他们的收购有问题,却一个屁都没放,也没提醒人,只顾捞自己的。

    “师尊!如果您怪我没在那里,维护我们上泰界的利益,那我可以告诉您,我……我真的没办法维护。”

    余呦呦眼中现出一丝杀气,“魔门修士自私自利,才被凌雾庇护过,灵气还未回复,他们就想着,怎么逐个击破,当时弟子,也是他们想要击杀的对象之一。

    那样的人,您让我怎么去维护他们?就是顾长安,也是一边拉拢,一边防范,没有凌雾在那里,他也是死路一条。”

    “……”

    九壤星君再叹一口气。

    这一夜,他当然不止查了徒弟。

    对魔门弟子他可没那么温柔,那些个蠢才……

    “奇怪岛试炼,无相团结一心,上泰……却道魔不和。”九壤似乎极为忧心,揉了揉眉心,“为师的心啊……”

    “师尊!”

    余呦呦忙给他奉上一杯灵茶,“奇怪岛试炼,我界稍落下风,是由各方面因素造成的。”最主要是阴尸宗吃相太难看,遭了所有人的忌了。

    “没人敢看不起我们,我们青云宫众弟子的收获都不错。”

    说到这里,她犹豫了一下,跪倒于地,“师尊!弟子……弟子其实另外藏了一部分东西。”

    九壤:“……”

    他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笑意,“藏哪了?”

    “藏在这里。”

    余呦呦把怀中的息神布囊拿了出来,“师尊,我在天欲宗那里,看到我娘了。”

    她不敢把继父、妹妹也提出来,只说自己的娘,“她过得不太好,我……我想给她攒点能用的东西。”

    九壤把她的拿出来的储物袋摄到手中,虽然早就看过了,现在,却好像第一次知道般,又把神识探了进去。

    “你在奇怪岛杀了不少人?”

    十三件各法器,灵器更有十九件,除了这些,还有十来个丹瓶,百来个玉盒,“这玉盒里,装的都是什么?”

    “灵草!”

    余呦呦跪着上前两步,把玉盒全都拿出来,“师尊,我在这里,给您藏了两株差不多两千年的灵萃果!”

    看到徒弟捧过来的灵果,九壤的眼神柔了柔,“行!为师就受了你的这份孝敬。”

    最好的给他了,其他几百年份的,他还真不在意。

    徒弟交来的灵草,所有千年以下的,他都用不上,“想你母亲了?”

    “嗯!”

    余呦呦垂头,“她过得不太好。”

    “……”九壤滞了滞,“为师当年让你脱离余家,是不想你被家族拖累。你母亲——脾气有些倔,当年为师留下的东西,其实足以让余家供着她。”

    灵根资质普通,没有机缘,顶多得筑基的两百寿,所以,这供着也供不了多长时间。

    但她呢?

    却远走他乡,以示反抗。

    “呦呦!”九壤面容冷下来,“你母亲过得不好,是她自己的选择,你想资助,为师不反对,但……只悄悄的便可以了,相认——就不必了。”

    那样冲动,感情用事的女人,万一把徒弟教坏了怎么办?

    没到最后一刻,他自己都没办法肯定,会用到那一步棋,所以,徒弟他还是要好好培养的。

    “修行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红尘万丈,如乱花迷眼,有多少修士,看不破走不出,或陨于心魔,或沉于红尘。”

    九壤看向徒弟,“为师帮你脱了红尘,再入红尘,你又如何对得起我?”

    余呦呦:“……”

    她眼中水光骤聚,非常想说,她从没想过,要脱离红尘。

    继父驮着她,母亲大着肚子,一家人快乐走在街市的样子,时时现于梦中。

    如果这就是心魔,她早就有了。

    更何况……

    余呦呦的眼泪一滴滴地往下落,可是师父的面容却越来越冷然,“弟子……弟子听师尊的。”

    这才对嘛!

    九壤只收了两颗灵萃果,“你母亲资质普通,有了这些,不管是换灵石还是换丹药,租住坊市,都能自在个几十年。”

    他站起来,“为师准你进阶结丹后,去看一眼,现在……就托人转交吧!”

    天欲宗有个跟徒弟长得很像的女娃,他又没瞎。

    “是!”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

    余呦呦摊坐于地,双手捂脸好一会,才按下万千情绪,爬起来,逼着自己把有些凉的养身粥吃下去。

    总的来说,她成功了。

    即消去了师尊的怀疑,又保住了自己,然后师尊还给了一个能看母亲的机会。

    余呦呦大口大口吃养身粥,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吃越苦,低头一看,粥里好像下了雨,原来,她又掉泪了。

    怔了好了一会,她用勺子把混了大量泪水的凉粥如常送进嘴巴,不停告诉自己师尊是为了她好,师尊只有她一个徒弟,疼爱非常。

    ……

    陆灵蹊连着数天,都很老实地在家修炼。

    她拎着大刀的样子太深入人心,又跟余呦呦在广场上闹了那么一出,原先带面纱所作的掩行,等于无用功,有心人都知道她手上的阴煞晶石最多。

    好在,上泰魔宗那里没找出几个宝贝,要不然……

    收到凌雾有些幸灾乐祸的传讯的时,陆灵蹊觉得,上泰界魔门那边之所以没找到什么宝贝,是余呦呦在搞鬼。

    那家伙可能早借她闭关的十九天时间差,利用天赋幻术,不知不觉地接触那些人……,然后偷着换了大半。

    要不然,青云宫和她师父九壤那里,根本就交不了差。

    唉!

    陆灵蹊一边修炼,一边一心二用地叹气,再次可惜她的狗屁畅灵之脉,一点实用天赋都没有。

    进阶筑基中期后,五行聚灵阵上,用的就是中品灵石了,可是用过上品的,再用这中品的……她一点都感觉不到自己在进步。

    这个问题,简直不能想,一想,她就又要修炼不下去了。

    陆灵蹊逼着自己把这个周天运转完就倒地上。

    虽然早就知道,往上越艰难,可她有上品灵石,实在想用啊!

    挣扎了好一会,她到底偷偷摸摸拿出五颗上品灵石,正要把五行聚灵阵上的灵石换下,灵帐的禁制被触动。

    陆灵蹊吓了一跳,连忙把上品灵石收起来。

    “谁呀!”

    “我!”陆从夏笑着掀开灵帐的门,“想在临走之前,请你吃顿大餐可真不容易。”她能发大财,多亏了灵兽凤鸟,饮水思源,可得感谢当初开蛋,让凤鸟有出世机会的林蹊。

    “我说,你至于这么拼吗?”

    看到人家稳定的筑基中期修为,陆从夏怀疑自己还不够努力。

    “什么叫我这么拼?”

    看到陆从夏,陆灵蹊不由自主地又想到了埋在陆家墓园的老祖宗,“搞的好像你不是筑基中期似的。”

    她请她坐下,一边倒茶,一边道:“你刚说什么,要走?到哪去?上泰界的修士愿意撤了吗?”

    这么大的事,按理说,和笙师叔会跟他们说的。

    “上泰界的修士什么时候走我不知道,但我要走了。”陆从夏是来告别的,“我家老祖要提前回去。”

    她家老祖?

    陆岱山?

    “好好的,既然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走啊?”

    陆灵蹊不解,她听说,这边都快成高阶修士的乐园了,每天都有各种或大或小的交换会和拍卖会。

    “这里不管发生什么,我们这些小筑基能起的作用都有限。”反而真打起来,他们在这里,还要长辈们保护,陆从夏道:“我家几位长老研究决定,让我们先回去。”

    传送阵老不回复,她的心里也有些毛毛的,“我想,要不了多久,千道宗也会让你们先回去的。”

    这样啊!

    “大餐以后有机会再补吧!”

    得了沃北梦的五份全餐,陆灵蹊对陆从夏的大餐没多少期待,“你进阶筑基中期,可以出门试炼了吗?”

    “是!”

    陆从夏点头,“怎么样,我们一起吧!”她放出一张地图,“我打算到飘渺阁那边去。”

    这也是老祖给的建议。

    飘渺阁一下子被困四位元婴,连秋宇掌门都被困了,那边的士气相对低弱,但海兽凶猛,若不提早消耗,万一再起兽潮,飘渺阁可能又要危险了。

    “那里的海兽特别多。”

    与人组队灭杀海兽,在血与火中成长,比平平安安到处晃荡有意思多了,“炼丹制器都行,很赚钱的。”

    “……”

    陆灵蹊有一丝心动,可她真的没时间,“筑基中期只能在近海打海兽吧?”

    “自然!”到深海那是找死。

    “那还是算了,我要到飘渺阁,一定等进阶结丹以后。”她目前真的不缺修炼资源,“你找其他人组队吧!”

    “我已经连络了静柔和司马师姐。”

    不能一起,陆从夏虽然遗憾,却也不执着,“你已经进阶筑基中期了,想过到哪里试炼吗?”

    “我才进阶呢!回宗先歇一歇。”

    歇一歇?

    陆从夏好笑,“这理由找的不好。”

    这家伙都没出门,只知道修炼,“我听说,有一种人修炼上瘾,你别是上瘾了吧?”

    “如果真有这种瘾,我真想上。”

    陆灵蹊也笑了,“可惜,进阶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松懈了,这几天修炼,老看不到修为增长,真是越修炼越没劲。”

    “……都筑基中期了,区区几天工夫,你就想看到修为增长?”

    陆从夏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你这梦做的可真大,筑基中期的灵力,比之筑基初期,是以倍数翻长,普通修士都在一倍朝上,我们……自然更甚。”进阶筑基时,底子打的越好,倍数翻的越高,“你想这么快就看到增长,那这天下,早就没一直筑不了基的修士了。”

    这?

    确实是她急躁了。

    陆灵蹊轻轻叹了一口气,正要说什么,感觉灵帐的禁制又被触碰,灵力一挥,灵账的门才开打,和笙师叔的声音便传了进来,“所有筑基弟子听令,明日辰时,尔等将由陆岱山道友护送,转道太霄宫从传送阵回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