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摘仙令

146.第144章 转送风波

    第144章 转送风波

    白鹤前辈身体大好,开放大家只闻其名,几乎没见过的仙鹤苇荡,这对各方修士来说,实在是个好消息。

    所以,陆灵蹊跟知袖过去的时候,就见到比坊市还热闹的观鹤台。

    这里被禁制所箍,不管多吵,苇荡的鹤儿们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与百兽宗有生意往来的宗门世家修士,俱加紧查看哪一只仙鹤更有潜力,记下它们的气息样貌,以便将来分配时套交情买下来。

    谁都想买到一只像白鹤前辈那样,即能看家护院,又照顾子弟的好鹤儿。

    “知袖前辈,林道友,家师等你们有一会了。”

    宣白早早迎向她们,“老祖说,苇荡的仙鹤俱在这里,林道友看上哪只,就可以马上带回哪只。”

    “……”

    陆灵蹊没吭声,她收获了一堆人的侧目。

    苇荡里,四阶五阶的鹤儿有百来只,看样子很多,可事实上,想买一只仙鹤镇宅的小世家,就不下三百。

    这是实打实的僧多肉少啊!

    她这优先选择权……

    陆灵蹊按下心里的那口气,拱手道:“白鹤前辈真是太客气,我已有天龙马,麻烦宣师兄帮忙转告前辈……”

    “哈哈!长者赐,不可辞!”

    伏荒大笑着打断她的话,“林小友可不能推辞噢!老人家喜欢你……”

    “前辈您可误会了,我没说不要啊!”陆灵蹊挤出一丝笑容,一样打断他的话,“我只是想让宣师兄帮忙转达我的谢意,以及……以及我的歉意。”

    “……噢!”

    伏荒早就领教了她的牙尖嘴利,知袖当面,只能佯装奇怪地问,“既然要收下我家老祖的礼物,小友又何来的歉意?”

    竹林中,一幅仙风道骨样的白鹤,也忍不住动了动耳朵。

    他们当然希望,在众目睽睽之下,收获这小丫头所谓客气的歉意。

    只要她敢说,以后,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提什么事的时候,不管是小丫头,还是随庆,恐怕都不太好拒绝了。

    “前辈,我这人向来比较轴,认什么就是什么。”

    陆灵蹊在人群中寻找陆从夏和静柔几个,却没想还看到了另一个久违的人,“天龙马已认我为主,我也着实喜欢它,实在不忍再让漂亮的仙鹤分薄对它的喜爱。”

    “……”

    “……”

    这是什么话?

    知袖以及后来的闵浩等俱收到相熟道友的眼神问询。

    “相比于进阶空间不大的天龙马,仙鹤的未来有更大的潜力,它们长得又这么漂亮,我实在怕天长日久的,会喜新厌旧,再不喜欢天龙马。”

    陆从夏几个简直呆了,完全不明白她要干什么。

    “但前辈的一番好意,我又不能不受。”

    陆灵蹊朝疑惑的伏荒露了八颗牙,“所以呢,我决定,挑好了仙鹤,把前辈的好意,转送给现场,跟我差不多年龄的任一幸运道友。”

    什么?

    这采头真好。

    现场跟长辈出来长见识的小一辈,一齐往前挤了挤,都想成为那个幸运的。

    “……”

    伏荒不知道老祖听到这话是什么感觉,反正他的一口气,咔在喉咙里,好像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

    这人情,他们需要她来送吗?

    但此时拒绝,也根本不可能了。

    “呵呵,小友可真会玩!”

    伏荒讨厌某人那八颗牙,努力在目光中屏蔽掉她,转向知袖,“但这里没有千道宗的人,说来……实不公平。据老夫所知,明后两天……”

    “不必!”

    知袖也朝他露了几颗牙,笑意盈盈道:“他们没到,说明他们没有这份运气,林蹊,快选吧,你看大家都等不及了。”

    “哈哈!”

    “哈哈哈……”

    陆从夏、萧潇等一群热心仙鹤的同辈小修,好像都被知袖逗笑了。

    沃北梦在护卫的帮忙下,带着几个好友和一群女孩子,愣是挤在最前面,笑得尤其大声。

    没有千道宗的人,大家的机会才是均等的嘛!

    倒是沃春来、云鹤等一群老的,在伏荒黑了的脸上转一圈后,又若有所思地看向知袖几人。

    “好啊,那我就选了。”

    陆灵蹊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在观鹤台上随意地看了一圈,抬手就指水面上一只抬起右脚,像要展翅而起的仙鹤,“就是它了。”

    她没引人恨地,寻场中唯二的两只六阶仙鹤,“伏荒前辈,它是五阶仙鹤吧?”

    “……”

    伏荒不想说话,只能点头。

    陆灵蹊好像没看到他的不爽,笑容满面,“那您帮我用灵兽袋,把它装来吧!”

    那清脆欢快的声音,传入引耳听这边动静的白鹤耳中时,直气得他‘嘭’的一声,又砸了一个喜欢的玉盏。

    伏荒在众目睽睽之下,只能朝徒弟宣白挥手,示意他去捕来。

    宣白衣袂飘飘,直入苇荡,一连打出好几个手印,那只仙鹤直入灵兽袋前,亮了一声如玉铮铮的啸声,那声音,带着孤傲,带着脱俗俊逸直冲九霄……

    陆灵蹊心中闪过一丝不舍,不过,很快就按了下去。

    “道友,此鹤嗓音如玉,仙骨天成。”宣白把灵兽袋递给她,“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他想说,你怎么舍得送人的?

    好好接受老祖宗的好意不行吗?

    为什么非要闹得师父和老祖宗都不舒服?

    “看出来了,它会是个好灵兽。”陆灵蹊朝他真诚一笑,“百兽宗御兽很棒。”

    宣白:“……”

    喜欢天龙马,害怕自己喜新厌旧,送出可能更好的仙鹤,这品质……

    他默默退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大家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这是一只非常好的五阶仙鹤。”

    陆灵蹊举起灵兽袋,“现在,我要把它送给一位幸运道友。”

    “我!我我我……”

    “我我!”

    “这里这里……”

    “看我,看我……”

    陆灵蹊看向一个个伸着手的人,似乎微微一思中走向身着太霄宫服饰的人群。

    “叶道友,恭喜你。”

    没伸手,却也被大家挤过来的叶湛秋看到递到面前的灵兽袋,吓得脸都白了。

    好好的,这里有这么多人,怎么会送他?

    从五行秘地回来,他一再地失落,差点道心崩溃,好不容易在爷爷的坟前结庐两年,才重新捡回来,怎么能给他?

    “林……林道友送错人了吧?”

    叶湛秋都结巴了,他跟这位上辈没闻名,这辈子一开始就有些龌蹉的林道友,好像没这么大的交情。

    没看到陆从夏那惊讶的样子吗?

    听说她们俩个在前两天,还相约一处,再怎么也不至于送给他啊!

    “没啊!”

    陆灵蹊还是伸着手,“就是送给道友的。”

    “……”

    叶湛秋的脸更白了,他不想要,他也不能要。

    好好的在家呆着,堂兄干嘛非要把他带来?

    他真的不需要散心。

    咕!

    咽吐沫的声音太大,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道……道友能给我个理由吗?”

    老天爷,这次真不是他惹她。

    陪爷爷的两年,他想了很多很多。

    虽然重生回来,虽然占了很多先机,可对付凡人行,跟真正的修仙界天才比,他差的不止是资质,不止是性情,还有脑子。

    他不想再过那种道心崩溃,连人都不能见的日子。

    “道友,我们之前……,好像不熟。”

    叶湛秋好想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我还把你惹毛了,你不记得了吗?

    己土珠的主人,随庆前辈的弟子,他现在惹不起,也不想惹。

    “不熟吗?”

    陆灵蹊对他害怕的样子,非常奇怪,心里的各种念头杂生,好在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愣是维持住了笑容,“可是我记得叶师兄,进五行秘地前,是叶师兄先提议,给我们高阶药囊以防春草部的草虫。”

    说来,先知什么时候都是先知。

    春草部的草虫连南方师兄都阴了,若是没有高阶药囊,大家又早防着了,在五行秘地的时候,修士这边的伤亡肯定会更多更多。

    “……”

    “……”

    理由太充份,本来有些失落的陆从夏都开始支持叶湛秋的这份幸运了。

    不远的地方,叶家一位老者,高兴地抚了抚胡子。

    虽然叶湛秋在五行秘地没带回多少东西,可他是意外之人,流放到那边的天地,所有带回来的,就都算意外之财。

    更何况,连随庆的徒弟,都在过了数年之后,还记得当初他的提点之恩。

    这是什么?

    这都将是叶家的福报。

    老者很高兴,他同意了叶湛岳的提议,带叶湛秋出来散心了。

    “你……你还记得?”

    叶湛秋有些愣愣的。

    他之前怨天怨地的时候,一直记着自己的功德。

    可是……

    没有其他人记得他的一句提点之恩,他四处跳着叫着,想叫大家记起来,大家却都无视了他。

    “……自然!”

    陆灵蹊看他想哭又想笑的样子,不知怎的,语气都柔了好多好多。

    她不知道,缺失的这几年,这位好像先知的存在,到底经历了什么。

    目睹陆传强抢不属于自己的机缘,落到那样的一幅境地后,她就没打算瞄紧这位先知,跟他抢机缘了。

    “我一直记得你,因为,我也遇到过春草部的修士,也看到了他们的草虫。”

    这人眉宇间,再没有戾气和傲气,好像比周围的人还多了一份没落,一份孤寂……

    “叶师兄,我不知道这几年你经历了什么,但我想告诉你,我记得你。我想很多在五行秘地里,看到春草部草虫的修士,都在心里记得你。”

    她就是想跟先知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

    陆灵蹊从叶湛秋一开始的表情上,虽然有些怀疑灵兽袋里的仙鹤,可实在不知道,这仙鹤到底有什么玄机,“这仙鹤……”

    叶湛秋的收慢慢伸了出去。

    被两人的谈话,吸引了的白鹤,此时总算怒气转平,自得地抚了抚胡子。

    臭丫头借花献佛,献得还不错。

    煌煌正道引人心!

    不仅转移了很多人的视线,无形中还抬高了送鹤之道意。

    “我……不能收。”

    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就要碰到灵兽袋的时候,叶湛秋又缩回了手,“林师妹高义,叶湛秋惭愧。”

    叶湛秋心中的惶惶终于被她的真诚打掉,但他真的不能收,“在五行秘地遇到一些事,我……我道心差点崩溃。”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随庆前辈都是他敬仰的存在。

    面前的女孩,虽然牙尖嘴利了些,可心性方面,却甚像随庆。

    她记得所有人都故意忘却的事,她不知道仙鹤的玄机,真心诚意地,想把这份人人都想要的幸运送给他。

    叶湛秋微低了头,“我在家祖的坟前结庐两载,用他老人家曾送的八个字自醒,才挽了回来,所以,仙鹤……真的不能收。”

    离得太近,陆灵蹊没错过,他眼里的那份自愧以及躲避,“……不知令祖送给师兄的,是哪八个字。”

    “‘知足常足,终身不辱!’”叶湛秋抬起头来,“所以,对不住,我不能接受你的这份馈赠!”

    “……”

    陆灵蹊若有所思,慢慢收回灵兽袋,“令祖是高人,师兄……,既然不想道心再有波澜,这仙鹤,我就另外送人吧!”

    她看向原本跟他站一处,关系好像不错的叶湛岳,“这位师兄,这仙鹤,我能送给你吗?”

    叶湛岳一愕,旋即大笑,“如此,叶湛岳就多谢林师妹了。”他大大方方地接过来,“回头,我们兄弟请你喝茶!”

    陆灵蹊在他的哈哈大笑中,听到某人攥拳的骨节声,眨了一下眼后,也是一笑,“我不太爱喝茶,要不然,两位师兄就请我吃饭吧!”

    “吃五味斋的全餐?”

    叶湛岳捂着储物袋,一幅夸张害怕的样。

    所有听闻五味斋全餐事件的修士,忍不住都跟着笑。

    “哪儿呀!”陆灵蹊连忙摆手,“四菜一汤,保证师兄能请得起,也不浪费。”话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咦?不对,师兄可一点都不厚道,明明知道那时我刚回来,不知道价钱,还拿这话糗我。”

    “哈哈!哈哈哈……”叶湛岳笑弯了腰,“我就是听到的时候,比较好笑,再乐一下嘛!”他拍拍她的肩,“别生气,我们兄弟都是大肚汉,十二个菜,至少十二个菜,要不然,你肯定得饿着肚子回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