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第80章 天荒城来人

    第80章 天荒城来人

    叫花子?将相之姿?威武不凡?天命所归?

    叶飞闻言神识一扫,嘴角上扬,诧异道:“是他?让他进来吧。”

    “是。”

    火麒麟躬身退去,若不是见那少年确有‘帝随星’相伴,他早就赶走了,岂会打扰叶飞?

    “他?谁啊?”木雨欣抬头轻声询问,心中奇怪,怎么叶飞连人都没见到,就说‘是他’?

    “一个熟人。”

    叶飞淡然一笑,端着燕窝粥来到桌前,与木雨欣并排而坐,柔声道:“来,喝粥!”

    “叶飞,你真好。”木雨欣倾城一笑,自从遇见这个男人,她永远都是这般幸福。

    可木雨欣刚喝下一口‘少帝粥’,少帝庭外就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师~傅~!”

    嘭!

    一名破衣烂衫、头发遭乱的少年刚踏进少帝庭院的门槛,便扔掉手中竹杖,噗通一声跪在了少帝庭内。

    只见这少年头顶锅盖,腰缠白菜,背上背着一块破凉席,手里拿着一个缺口破碗,一跪三拜九叩首地对着少帝庭别墅而去。

    “师傅啊~,弟子好苦哪~!”

    少年一口一个师傅,似乎有述不完的苦,看得火麒麟一脸懵逼,心道:‘师傅?少帝什么时候收弟子了?’

    别墅内,叶飞微微蹙眉,不过没有在意,继续与木雨欣你情我侬。

    木雨欣自然听到了院内的哀嚎,看着叶飞美目含情道:“师傅?你的弟子?”

    木雨欣话语刚落,就见那惨不忍睹的少年进了厅门,少年一入门就下跪,见到叶飞的瞬间,险些痛哭流涕。

    木雨欣仔细打量了一下来人,突兀满脸惊讶道:“萧……萧算?你……你怎么搞成这副模样了?”

    “天哪,你都经历了些什么?”

    不错,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晋西神算子萧天机之子,算命少年……萧算!

    不过此时的萧算,当真比叫花子还不如,这身行头……太有型了!

    萧算闻言痛定思痛,满脸倒不完的苦水。

    在木雨欣的一再催问之下,萧算一脸难为情地说出了自己的经历。

    原来,萧算当天乘坐的飞机因为一些缘故被紧急迫降,停在了江南边缘的一片草地之中,将他们放在了一个小乡村内。

    这萧算也够倒霉的,人生地不熟不说,钱包还被偷了,好不容易求得好心人凑够车费打的,结果又被黑心司机给抢了!

    更倒血霉的是,由于没有吃喝,萧算晕倒在路边,向两名乞丐求救,结果……

    “那两个天杀的,他们扒了我的衣服换下,让我光着身子躺了一宿,我醒来时,就剩这身破衣烂衫了……。”

    萧算说着,差点泪流满面,感叹自己的命太苦了。

    “好可怜啊。”

    木雨欣一脸同情,突兀问道:“那你这个年是怎么过的?”

    “喏。”

    萧算举着腰间啃了一半的大白菜,又敲了敲头顶的锅盖,眼圈泛红,苦不堪言。

    这白菜……还他妈是偷来的,真是心里苦啊!

    “师傅,弟子终于找到您了,师傅在上,请受弟子小算子一拜。”萧算二话不说,对着叶飞就是三叩首。

    叶飞缓缓放下燕窝粥,看着萧算淡淡道:“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师傅,也不会收你。”

    “师傅,我爸说了,我有将相之姿,您是我命中的帝王,注定要待在您身边,那样才能展现我的威武不凡,您就收下小算子吧。”萧算说得煞有其事。

    “将相之姿?就这身行头?”叶飞轻轻摇了摇头。

    “我……。”

    萧算哭笑不得,一时语塞,却是突然坚定道:“师傅,您若是不收下小算子,小算子就……就一头撞死在您面前。”

    萧算言罢,作出一副撞墙的准备。

    然而,叶飞无动于衷,似笑非笑地看着萧算。

    五吸之后。

    萧算左右环顾三人,毫无底气道:“我……我真撞了?我真的撞了?”

    见叶飞依旧老神在在,一脸无所谓,萧算脸上的神情当真精彩绝伦,又看了叶飞一眼,突然就如同霜打的茄子——焉了!

    叶飞实在无语,看向火麒麟道:“带他下去吃些东西,换身衣服,送他离开吧。”

    “是。”

    “不!师傅,小算子不走!您若不收小算子,小算子打死也不走。”萧算耍上无赖了。

    “这个简单,带下去打死!”叶飞淡淡道。

    “是。”

    火麒麟躬身应诺,萧算闻言有些怕了,怯怯道:“啊……啊?打……打死?”

    “好了萧算,你总要吃饭吧?”木雨欣在一旁笑道。

    萧算一听吃饭二字,咋了咋嘴,狠狠咽了口唾沫!

    ……

    就在萧算在少帝庭狼吞虎咽之际。

    江东边缘,姜家偌大的古建筑内,一个大堂之中。

    大堂内黑压压跪了一片,全是姜家上层骨干,大多头发斑白。

    一名古装打扮的银发老者端坐姜家太师椅上,不怒自威,自身散发着一股难言的气势,碾压得众人抬不起头来。

    老者身后站着三名背背长剑的少年,也是古装行头,其中两名少年怒火中烧,与那老者相比,心性差了十万八千里。

    “爹,我去宰了那杀害外公之人!”一名少年杀意熏天,对老者说道。

    姜家人都知道,这老者不是别人,正是姜尘的女婿,天荒城人——龙渊!

    而开口少年则是姜尘的外孙,龙陌!

    至于龙陌身边的两名少年,一名是天荒城弟子,另一名虽与天荒城无关,却也是龙陌的好友,几人一接到姜家的消息,便马不停蹄地赶了过来!

    “抬手灭宗师,杀人于无形,此人不简单,还需要查一查,先不要轻举妄动。”龙渊蹙眉道,远比常人镇定数倍不止!

    龙陌闻言气愤难当,直接拂袖而去。

    “龙陌师兄……?”

    两名少年见状连连跟上,与龙陌一同来到了姜家大堂外。

    龙陌抬头盯着江南方向,眼中杀机乍现,突兀转身对两人道:“我爹做事思虑甚多,二位兄弟可愿与我先行一步?”

    “一名俗世修道者而已,有何惧之?”一名少年冷笑道。

    说罢,三人悄悄离开了江东!

    ……

    下午时分,江南,淮水市!

    “老板,拿酒来!”

    一名少年坐在一家酒馆内,醉意熏熏地咆哮道。

    若是赵军还活者,他一定认得,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古武界陈皮!

    陈皮端着酒杯自嘲不已,自从那晚叶飞斩杀姜尘后,三江古武界对之敬若神灵,当古武界查出陈皮的作为后,古武陈家直接将他逐出了家族,古武界更是不敢待见陈皮,曾威风八面的陈家公子,一夜之间成为了过街老鼠。

    “陈皮啊陈皮,你不该惹那叶飞的,现在好了,一无所有,人人避你如瘟神,真是活该哪~!”

    就在陈皮喃喃自语之际,酒馆内却是来了三名少年,三人一进入酒馆,立刻引来不少奇怪的目光。

    这三人不是龙陌等人又是谁?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