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0.第715章 实在做不了守户之犬(求月票!)

    第715章 实在做不了守户之犬(求月票!)

    日向族地的监牢内。

    坐在轮椅上的日向青木,仰头望着铁窗外高悬夜空的皎洁圆月,幽幽的叹了口气:“哎,我果然还是无法成为像日向镜所说的那种守户之犬呀。”

    这声叹息,充满了一种对命运的妥协。

    他曾经愤怒过,怨恨过,也彷徨过,但此时这种种的情绪,在他的脸上都已经找不到了,他的神情平静如水,仿佛已经认命了。

    这时,他又不可抑止的回忆起了当初改变他人生的那场战斗。

    那是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他和他的弟弟日向青叶作为一位宗家子弟的贴身护卫,赶往了与雾隐激战的前线。

    按照常理,日向宗家的子弟是不必亲临一线的,这一次上前线也就是走走过场罢了,在前线待一阵就会被调回村子,所以不论他,还是他弟弟青叶,都觉得此行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可没曾想情报泄露,雾隐不知道从什么途径获知了他们的路线,在他们抵达前线的途中截击了他们。

    一番激斗下来,他双腿受伤,两处膝盖的骨骼完全碎裂,跟腱等软组织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彻底失去了行走能力。

    而这还不是造成他悲惨命运的关键,最关键的是他们保护的那位宗家子弟,在战场上被雾隐夺走了一只白眼!

    白眼被人夺走,这是多少年都没有发生过的丑闻了,对日向一族来说,这无疑是奇耻大辱,所以宗家怒火滔天。

    作为当时宗家子弟贴身护卫的青木,青叶俩兄弟,自然首当其冲的承受了这份怒火。

    青木还好说,毕竟在战斗中双腿尽断,沦为了残废,所以只是被收监了,而实力更强的青叶因为没有受什么伤,反而承受了宗家更多的怒火,成为了丢失白眼的第一责任人,也成为了近几十年中少有的被家族处死的分家成员。

    弟弟青叶被宗家处死,让青木的精神崩塌了。

    他陷入了无边的愤怒中,在他看来,他们兄弟俩已经尽力了,白眼被夺走,更多的是那位宗家子弟缺乏生死搏杀的经验,以及行动路线被人泄露,责任不应该全部由他们兄弟承担。

    为此,青木的身心陷入了复仇的泥潭中。

    当初勾结云隐,绑架雏田,试图借云隐与村子之手除掉宗家家主的内奸不是旁人,正是一心复仇的日向青木。

    计划被神组织川主破坏后,青木没有放弃,经过细致的筹划,他又找到了一个天赐良机突袭了宗家的密库,不仅亲手斩杀了一位宗家长老,夺得了一双白眼,而且还从宗家密库中得知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也正是这个秘密,令青木陷入了无尽的彷徨中。

    通过宗家密库古籍中隐藏的碎片,他不仅发现了一副神秘的地图,而且还得知了一段被家族故意隐瞒的历史。

    他知道了家族开发‘笼中鸟’的初衷,并非是为了奴役分家,而是为了保护全体族人。

    跟日向镜一样,得知了这一点后他对‘笼中鸟’的愤恨减轻了许多,同时,对宗家的恨意也随之消退了不少。再加上他在突袭宗家密库时,已经手刃了一位宗家长老,算是给弟弟青叶报仇了,所以近一两年他已经放下了仇恨,努力的在融入家族了。

    这种改变,甚至就连家主日足都留意到了,很多族人都发现青木近一两年开朗了许多,也开始跟人打交道了。

    而这也是为什么日向镜一直在暗中关注家族,寻找内奸,却迟迟没有收获的原因,因为日向青木这段时间除了秘密收集古籍资料外,什么事情都没干。

    可失误,往往出现在松懈时。

    日向青木也没有料到一次不经意的闲聊,竟会被宗家长老抓个正着,而这本来没什么,可被宗家长老训斥后,他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深受日向镜的影响了,无法再像从前那样,从容的承受旁人的呵斥和羞辱了。

    这就如他感慨的那样,他实在做不了一只守户之犬。

    这时,监牢的走道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不多久,日差来到了青木的牢房外,隔着铁栅栏说道:“你今天也太胡来了!”

    轮椅上的日向青木默然无语。

    日差叹了口气,接着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过几天等事情平息了,我会向家主求情免除你三年的监禁,你的情况家主也清楚,他是不会太过为难你的。”

    日向青木冷笑道:“就因为我是一个废人么?”

    日差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解释,因为他的确是准备以残废为借口,替青木向日足求情的。

    日向青木这时望向了日差:“日差,你恨宗家吗?明明是亲兄弟,一个成为了家主,一个却沦为了‘笼中鸟’的囚徒,你应该是恨宗家的吧?”

    日差拧眉道:“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不要胡思乱想了!”

    日向青木用充满了怜悯的口吻说道:“你的努力,宁次的努力,甚至是日向镜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在‘笼中鸟’中,一切都是虚妄,你们改变不了什么,哪怕是日向镜也一样,我们都是囚徒!”

    日差的眉头越拧越紧:“你究竟想说什么?”

    日向青木平静的说道:“我努力过了,但我成为不了像你一样的人,所以我认命了。”

    生怕青木再闹出什么乱子来的日差松了口气,劝说道:“不要说什么认命不认命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日向青木将目光移向了窗外,望着夜空中的月亮说道:“真可惜呀,他们应该杀了我的,我明明已经给他们机会了。”

    白天在‘笼中鸟咒印’摧残下的不求饶,是日向青木心底最后的彷徨。

    在旁人看来,他的咬牙坚持是对宗家不满的体现,可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当时的咬牙坚持,是对宗家,对家族最后的眷念,也是给宗家杀死他的最后一次机会。

    看着面前轮椅上的日向青木,日差突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连忙问道:“青木,你究竟要干什么?”

    日向青木笑道:“我一个残废又能做什么呢?”

    第一更奉上!

    第一更奉上,求推荐票,月票支持,谢谢大家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