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第25章 蜕变

    第25章 蜕变

    刚才的表现,日向镜心底其实也有点小骄傲,但他不会被这样掺水的战绩冲昏头脑。

    就事论事。

    再不斩跟凯硬拼了一场后,不论是锐气,还是体力,都有不小的消耗,而最为关键的是他还断了几根肋骨。

    这伤虽然外表不显,但实际上对战斗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在体术方面。

    这也是再不斩选择逼退日向镜,然后弃刀结印施展忍术这一套战术的主要原因之一,因为肋部受伤的他拼体术无疑是吃亏的。

    如此一来,日向镜不仅占了对方受伤的便宜,而且还出其不意,抢了先机,再加上转生眼那无与伦比的洞察力所带来的优势。

    种种因素堆积在一起,才造就了这场速胜。

    当然,从另一方也说明日向镜在蜕变,原先那个庸庸碌碌的他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果决,敏锐,善于把握机会的新兴的强者。

    凯这时有些好奇的问道:“镜,你好像根本就不怕那些雾隐忍者,可他们应该都是上忍吧?”

    日向镜答道:“应该只是特别上忍吧。”

    特别上忍虽然也算上忍,但实际上跟真正的上忍还是有些区别的,因为上忍是个非常广泛的概念,其中藏着很多怪物,不乏影级的强者。

    而特别上忍却是一个很清晰的阶层,因为其中实力强的,往往很快就晋升上忍了,所以停留在特别上忍这一阶的忍者,实力大多都稍逊普通上忍一筹,藏有影级强者的概率非常低。

    其次,日向镜刚才对雾隐的态度,也有表演的成分在其中。

    事实上在遇到雾隐暗杀部队和自己村里的暗部对峙时,日向镜就已经开始表演了。

    他要一改之前庸庸碌碌的形象,又不能太过火,太操切,那么对手的挑选,就尤为重要了,而实力达到了特别上忍,经验又不算太老道的再不斩,无疑是个很好的垫脚石。

    至于态度上的傲慢,也是日向镜有意为之。

    一来,血继豪门的子弟,或多或少都有些傲慢,这种态度反而是最正常的。

    二来,傲慢也就意味着不好惹,面对一个傲慢冷酷的人,在打主意前,很多人都会好好掂量掂量,这在无形之中就能为日向镜减少许多麻烦。

    不过真正促使日向镜这么快就开始着手树立新形象,是另有原因的。

    昨天他从铃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鉴于村子中人手严重短缺,高层已经决定从中忍中选拔出一批特别上忍。

    而这一次的晋升机会,日向镜势在必得。

    一旦成为了特别上忍,身份和地位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要知道他目前的身份是战时批量提拔的中忍,就地位而言,是比不上正常审核晋升的中忍的。

    所以如果成了特别上忍,他就相当于连跨了两级,一下子凌驾在了所有中忍之上,彻底摆脱了炮灰的命运,成为了村子中的高级战力之一。

    而且成为特别上忍后,就可以通过积功的方式,向村子提交学习高级忍术,乃至秘术的请求了。

    当初,四代就是通过在战场上的功勋,换取了飞雷神之术的学习机会,从而一举奠定了他迈向影级的基础。

    一路追踪,几个小时后,日向镜和凯来终于找到了那伙流浪忍者。

    对方一共有五人,全是雾隐忍者的打扮,领头的盘着发髻,双眉上各有一个朱砂红点,似乎是雾隐中名头不小的辉夜一族。

    日向镜小声道:“好像是‘尸骨脉’的辉夜一族,小心点!”

    凯慎重的点了点头。

    有名气的血继家族,几乎都不好惹,这一点经历过战争的凯心知肚明,而雾隐的辉夜一族是出了名的强悍和疯狂,属于战场上人人避之不及的煞星。

    对面辉夜一族的忍者大笑道:“木叶就派你们两个小鬼来追杀我们?”

    其他的流浪忍者也纷纷大笑了起来,其中有人揶揄道:“听说木叶的火影,前不久在自己的村子里被人干掉了,看来木叶真的要完蛋了。”

    日向镜用转生眼环视了周围一圈,确认附近没有其他人后,心里有了主意。

    辉夜一族的尸骨脉配合上他们精湛的体术,几乎攻防一体,一般的体术和兵刃对他们都不好使,哪怕是柔拳,也未必能击穿尸骨脉的骨甲,所以辉夜一族很克制体术型忍者,而不巧的是日向镜和凯都属于体术型忍者。

    正因如此,日向镜果断决定使用轮转如意突袭,将为首的那名辉夜一族的忍者吸附过来,用柔拳迅速封住其查克拉,使其无法使出尸骨脉。

    主意打定后,日向镜故意示弱道:“这里是火之国境内,请立刻离开!”

    对面的流浪忍者们一听,更是肆无忌惮的大笑了起来,有人甚至取出了腰间的酒壶,旁若无人的喝起了酒来。

    日向镜又向前走了几步,装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大喊道:“再不离开的话,就别怪我们木叶不客气了!”

    辉夜一族的忍者也向日向镜走了几步,笑道:“小鬼,你知道我是谁...”

    话刚说到一半,那辉夜一族的忍者突然感到一股巨大的吸附力扯住了他的身体,将他吸向了日向镜所在的方向。

    同时,日向镜飞身跃起,如猛虎一般迎了上去!

    双方本就只有十余米的距离,所以只是一眨眼功夫,两人就撞在了一起。

    嘭嘭嘭...

    随着一阵掌击的闷响,那辉夜一族的忍者连血继都没来得及发动,周身的大穴便统统被日向镜的柔拳封住,整个人像沙包一样摔在了地上。

    封住穴道仍不算完,日向镜又对毫无抵抗能力的对手打出了一套八卦掌,而且全是冲着要害去的,顷刻就结果了对方,并且破坏了对方的脑子。

    这伙人是叛忍,是任务目标,跟之前的再不斩不同,所以杀无赦。

    而在日向镜出手的同时,凯也飞身上前,抵挡住了其他的四名流浪忍者。

    除了领头辉夜一族的忍者外,这伙流浪忍者中的其他四人,实力都不入流,所以不等日向镜赶来支援,凯一个人就把他们统统收拾掉了。

    将辉夜一族忍者的尸体封印在了任务卷轴中后,日向镜和凯没有耽搁,立刻返村了。

    路上,凯又忍不住疑惑道:“镜,刚刚是怎么回事呀?”

    日向镜笑道:“你该不会以为只有你身怀秘术吧?刚刚那一招就是我的秘术。”

    第三更,还是求一下推荐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