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我师叔是林正英

363.第357章 金蝉降!

    第357章 金蝉降!

    “来人呐,给我把所有米缸都砸了!”

    随着张敬一声令下,早就饥渴难耐的周三元第一个冲了上来,撸起袖子,抄起一根板凳就准备动手。

    “等下!”

    黑玫瑰就算再怎么忌惮张敬,但看到张敬竟然要砸自己的场子,她也是绝对不能忍的。

    瞪圆眼睛,眼神似乎要杀人一般的盯着周三元等保安队士兵,呲牙咧嘴,就像要冲上去咬人的恶狗,怒声道:“谁敢动手砸我的米缸,我就跟谁拼命!”

    小虾米也站在黑玫瑰身边,一副同生共死的模样,附和道:“对!谁砸我们米缸,我们就……就让他赔钱!”

    小虾米其实是不敢和张敬以及保安队的士兵作对的。

    但是,店铺内这些大米,是他们的全部身家啊!

    要是被糟蹋了,他们身上可就基本上没钱了。

    接下来怎么办?又饿肚子吗?

    他坚决不要!

    为了不饿肚子,他必须要站出来,和玫瑰姐一起抵抗这些人。

    喝止住了周三元这些人,黑玫瑰才转过身看向张敬,恶狠狠地问:“凭什么要砸我的米缸?我做错什么事了?这些人中毒,又不是我下的!你不都知道了吗,是雷罡!”

    张敬瞥了这两个拼死护食的飞贼一眼,反问道:“这些米都已经中了毒,成了黑米。你自己也已经试过,不管再怎么清洗,米上面的毒也洗不干净。那这些米你还留着干什么?”

    “我……我……”

    黑玫瑰想反驳,但仔细一想,张敬说的话似乎有道理,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是啊。

    她这些米,都已经成为了毒米,不能吃,更不能卖。

    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但这些米终究是自己的钱财啊,怎么能这样丢弃不要?心都心疼死了!

    “你管我!”

    黑玫瑰想不出理由,干脆就胡搅蛮缠了,瞪眼问张敬:“我这些大米就算不能吃,那也是我的财产,你凭什么要砸了?”

    张敬看了眼这些差不多有人肩膀高的大米缸,说道:“我怀疑这些米里面,有什么东西。所以要砸了米缸,把米散开仔细看看。”

    “米缸里面有东西?有什么东西?”

    黑玫瑰愣了愣问道。

    张敬摇头:“我也不知道。所以要砸了米缸才知道。”

    张敬灵感敏锐,法师境后阴神已经很壮大,可以感应到很多普通人感应不到的东西。

    几个米缸里面,张敬隐隐能感应到有散发着淡淡邪恶的东西。

    这缕气息很淡很淡,几乎难以察觉。

    再加上米缸又不小,里面盛装满了大米,作为遮掩,所以只有把米掏空了,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

    黑玫瑰皱眉想了想,她倒是也想看看,米缸里面究竟有什么东西。

    可若是就这么答应,从了张敬,遂了这个小道士的意……

    她心里又实在不甘心。

    于是黑玫瑰眼珠子一转,心里有了主意。

    双手叉腰,下巴微抬,黑玫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眼神睥睨地看着张敬,说道:“要砸我米缸可以。你先把我所有的米都卖了,那这米缸我顺带着送给你。就随便你砸,也不找你赔钱!”

    张敬哑然失笑:“你这是在敲诈我吗?”

    “怎么是敲诈了?这是做生意买卖!我是开米铺的,你花钱买米不是天经地义吗?”黑玫瑰强词夺理道。

    “我买你这些毒米干什么?买回去吃吗?”张敬眼神不善地问道。

    “这我就管不着了。”黑玫瑰插着腰,身体还很嘚瑟的抖了起来,似乎为自己的这个天才想法极为满意。

    不过看到张敬眼神不善,她马上又收敛了许多,心有余悸的后退了一步,问道:“干嘛?难不成你仗着你是道士,会法术,就要当强盗,硬抢我的米吧?”

    说着,这女人还很会演习的跑到宋子隆身边,指着张敬,一副泫然若泣的委屈模样:“宋队长,你是保安队队长,可要帮我做主啊!这人要抢我的财产!”

    宋子隆头疼不已。

    人群中,朝晖日报的女记者舒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带着相机过来了。

    看见舒宁,黑玫瑰又赶紧过去,大声道:“记者你来得正好!你可要帮帮忙,如果等会儿这些人要强行砸我的米缸,你可一定要多拍几张照片,登上报纸啊!好好帮我宣传,这些茅山道士究竟是什么嘴脸!”

    舒宁一脸尴尬,捋了捋耳边的秀发,不知道该说什么。

    要是以前,碰到这样的事情她肯定是会毫不犹豫的报道。

    茅山道士忽悠无知群众,光天化日砸人店铺!这是道士,还是强盗?

    瞧瞧,多好的标题啊!

    但现在嘛,舒宁是肯定不会这样报道了。

    舒宁因为最近感觉自己长胖了一点,所以在减肥,最近几天都很少吃饭,吃的都是水果蔬菜一类的食物,所以没有中毒。但她报社的同事,却是有不少人中毒了。

    正等着张敬找出解毒的办法,解毒呢!

    所以舒宁不但没有站在黑玫瑰一边,反而还会觉得这个米铺的女老板,太不懂事,太不识大局!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

    镇上众多百姓生命危在旦夕,你还想着敲诈勒索,大赚一笔?

    这分明就是无良奸商嘛!

    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再看看人家张道长,为了救人性命,不断奔波,忙前忙后没有半点怨言,多么高尚!多么伟大!

    人和人的差别,真的是太大了!

    虽然……

    在几天前,舒宁还站在雷罡一边,明朝暗讽过张敬好几次。

    觉得张敬除了长得英俊,其他方面便一无是处,完全是个江湖骗子。

    想到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恰好又看到张敬眼神似笑非笑的朝着自己看过来,向来胆大勇敢的女记者舒宁,忍不住羞红了脸,赶紧低下头不敢和张敬对视。

    也不知道张道长心里现在怎么看自己,会不会记恨自己。

    自己要对他进行专访,专门宣扬他的高尚情操,他一定会拒绝的吧?

    哎呀,自己当初真的是太年轻了!

    明明这样一个大帅哥不去相信,却相信一个眼睛瞎了的邪修,自己的眼睛才是真正瞎了!

    舒宁又羞又恼,后悔不已。

    黑玫瑰还在喋喋不休,她却已经沉寂在自己的心思里面,完全没听了,都不知道她在说啥……

    倒是周三元忍不住了,主动站出来,出谋划策道:“张道长,咱们不买她的米,也不砸她的米缸……我有个办法!”

    说完顿了顿。

    周三元转过身看着外面围观等待结果的百姓,大声吆喝道:“谁家里有大的袋子,赶紧回家去一趟,咱们把她的米全部翻一遍,米里面有什么东西,也照样可以看清楚!”

    闻言众人眼睛一亮,纷纷称叹好主意,当即就有人要回家拿袋子。

    黑玫瑰见状慌了,大喊道:“哎哎哎……都别走!不准回家拿袋子!”

    看见黑玫瑰着急的样子,周三元十分得意,嘿嘿笑道:“怎么了?我们不砸你的米缸,不破坏你的东西,查看完米缸里面有什么东西后,再把米原封不动的给你放回去。你这总没话说了吧?”

    看见黑玫瑰吃瘪的样子,周三元就十分开心。

    这女人,长得其实挺漂亮的,挺符合我胃口,可惜就是太凶神恶煞,性格太差了。

    就像是带刺的玫瑰!

    黑玫瑰这个名字,倒是挺符合她的。

    至于年纪大嘛,周三元倒是不介意。

    他就喜欢年纪大一点的女人,成熟一点,反而更有味道。

    嘿嘿嘿……

    如果能好好治一治她,让她性格变好一点,周三元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想法。

    “怎么没问题了?”

    黑玫瑰瞪圆眼睛,凶神恶煞地道:“这些米是我的,如果你们不花钱买,我就不让你们翻!”

    “嘿!你这个女人怎么无理取闹啊!还讲不讲道理了?”周三元气愤道。

    “我就无理取闹了,就是不讲道理了,怎么滴!”

    黑玫瑰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就真的明着无理取闹了。

    周三元义愤填膺地道:“这件事可事关咱们甘田镇所有人的安危。要是不让张道长查清楚咱们究竟中了什么毒,咱们说不定都没命了!”

    黑玫瑰不为所动,坚持道:“那又怎么了。要是我这些米卖不出去钱,我也会饿死!”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忽然几声‘咔咔’的声音传来。

    黑玫瑰闻言大惊,连忙转过身,才发现在她和周三元争吵的时候,张敬已经等不及,抄起一根凳子,亲自动手,哐哐两下就将几个大米缸全部给砸掉。

    哗啦啦啦!

    米缸破裂,所有的黑色大米也就全部流出来,把整间店铺的地面都给扑了一层。

    “你……你个杀千刀的臭道士啊!你干砸我店铺!赔钱,赔钱!!”黑玫瑰气疯了都,张牙舞爪的就要扑过去找张敬麻烦。

    张敬随手一张符纸贴过去,贴在黑玫瑰脑袋上,黑玫瑰顿时就被定住了,完全无法动弹,只能睁大眼睛,一双眼珠子胡乱转着,想开口却说不出话来。

    “先安静一会儿。”张敬瞥了眼被定住的黑玫瑰,淡淡地道。

    小虾米也气得不行,看着自己的口粮被这样糟蹋,也大叫着冲上前对张敬动手。

    张敬也不客气,反手又是一张符箓,将其也定住。

    “小朋友就该有小朋友的亚子。”

    张敬拍了拍他脑袋,教育道。

    定住了两个飞贼,张敬才开始去找米缸中的古怪。

    所有的米都分散铺开,里面有什么异物并不难找,很快张敬就从这些米堆中找到了足足五条黑色的虫子。

    这些虫子并不大,除了通体白色中带点金色,就和普通的蛀虫没什么区别。

    如果不是张敬能够感应到这五条虫子体内,蕴含着邪恶的气息,恐怕都不会觉得它们有什么古怪。

    “这是……金蝉虫?”

    张敬皱着眉头,不确定的道。

    毛小方也连忙走过来,仔细查看了一番金色的蚕虫,点头道:“这的确是传说中的金蝉虫!没想到,雷罡给居民们下的是这种蛊毒!”

    张敬和毛小方称呼此虫为金蝉虫,是由剧毒无比的便至蝉虫炼制而成。

    在南洋,这种虫却是巫师们用来修炼降头术!

    名叫金蝉降!

    虽然名称、炼制的方式或许都会有不小的区别。

    但是都有一个特性,那便是这种蛊毒几乎没办法破解。

    不同的培养方法与过程,解毒的方式也就不同!

    所以,除了施法者自身,其他人都没有彻底根治的办法,最多也只能缓解……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