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第521章 不曾预料

    第521章 不曾预料

    焦康见画安然对钟子浩如此推崇,也不禁对后者的身份有些好奇,遂试探着问道:“不知小兄弟师承何处?”

    钟子浩大感意外,他岂有不明白对方的心思,轻笑道:“回焦家主的话,晚辈并未拜入任何人门下。”

    这一下焦康越发疑惑,又问:“那小兄弟可有加入过何方势力?”

    此言一出,全场气氛顿时变得有些怪异。

    判官之母见情况不对,正想答话,钟子浩的声音已经响起:“让焦家主失望了,小子未曾加入任何势力。”

    他这话也不算骗人,绝神盟乃是他一手创建,自然算不得加入某个势力。

    焦康眉头渐渐松开,原来是自己隐世太久,做事太过谨慎小心,才将一个小辈太当一回事。

    然而钟子浩已经长身而起:“看来焦家不大欢迎在下,那我还是先告辞为好!”

    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放肆!焦家虽不是龙潭虎穴,也不是你一个后生小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焦康大怒,堂堂一家之主,居然被一个晚辈落了面子。

    “嗯?”

    霎时间,钟子浩眸中寒芒绽放,一股沛然莫御的气势从身上骤然爆发,喝道:“我钟子浩要走,你们谁能抵挡?”

    那所谓的神族使者频频动作,早已让他有些坐不住,他本准备询问焦康,到焦家接头的使者是谁,奈何对方给他的是这番态度。

    时至今日,钟子浩再不是当年初到神元域的小小天极境武者,不论是自身实力,还是手中掌握的力量,除了十大顶级势力外,他并不畏惧人族任何一方。

    感受到钟子浩那股气势,焦康终于色变。这小子明明只有不朽境初期的修为,为何自己在他身上都感受到一丝危险气息?

    “我画家也告辞!”

    画安然起身,对焦康颇为失望,他已经隐晦点出钟子浩来历不凡,这家伙还是这番态度,哪还有心情继续留下。

    虽然他也觉得钟子浩年轻气盛,不明白后者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脾气,但年轻人嘛,有些傲气傲骨也是可以接受的。

    这番变故,在场众人都不曾预料。

    焦康也是一肚子气,焦家突遭围攻,族人牺牲不少,那小辈也就罢了,联合家族众人教训一顿就好,但画安然的态度不得不让他顾忌。

    他脸色不停变化,正想做什么决定时,判官之母已经将他拦下:“大哥,不要冲动!”

    “钟公子息怒,看在你和判官的交情上,不妨大事化小,小事化无!”随后她莲步轻移,盈盈一礼。

    钟子浩身上的气势缓缓收起,望着焦康道:“我相助画家,只因与画兄有过生死之交。同样的,这番救援你们焦家,仅仅是看在判官的面上。”

    说罢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那些焦家的大能强者面面相觑,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然而家主没有发话,只能眼睁睁看着不可一世的黑袍青年离开。

    龙宸和龙滢目露鄙夷之色,一言不发跟上。

    画安然临走前,却留下一句话:“不瞒焦家主,我画家从今以后,便会投身翡翠谷,加入钟小友的势力。”

    “盟主,等等我!”判官似乎忍耐很久,心中天人交战,此刻终于做出决定,大步往外面追去,还有一道声音从远处传来。

    “希望焦家再临危机时,不要向我求救!”

    “唉!”

    判官之父叹息一声,并未阻止儿子的选择,他摇了摇头也从大殿走出。

    众人离开后,焦康才将目光落在判官之母身上,质问道:“你为何传音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还说一旦动手便后悔莫及?”

    “大哥,钟子浩是绝神盟的人,翡翠谷我去过。”判官之母轻声道。

    焦康闻言一滞,虽然焦家隐世未出,可发生在七域的大事却逃不过他们的眼线,当然知道现在的绝神盟如日中天。

    可他还是不愿承认,传承万载的焦家,会不如绝神盟:“如果他们实力足够强大,早就取代十大顶尖势力的地位。”

    判官的母亲摇头道:“绝神盟有神道境无上大能坐镇,其底蕴到了什么地步我并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冷颜可是一直向着他们的。”

    “冷颜?”想到此人,焦康面色大变。

    “不错,冷颜正是洞虚尊者的唯一亲传弟子!”

    “啊!你怎么不早说?”

    一场本该圆满的交流闹得不欢而散,众人御空而起,往域界通道飞去。

    “判官,你不怨我?”

    钟子浩望着怒气未消的判官,歉意道。

    “这事怪不得你,我舅舅一直刚愎自用,今天这种情况,曾经的我面临过不知多少次。”判官勉强一笑,又道,“还请盟主看在我的面上,不要为难焦家。”

    “这是自然,只要他们不惹到我,我绝不向焦家出手!”钟子浩承诺道。

    “多谢盟主!”

    “自家兄弟,那么客气干嘛!”

    “盟主,下一步你有何打算?”

    “下一步?”

    钟子浩目光悠悠,继而闪过一抹坚定之色,道:“备战,拿下碎星殿!”

    ……

    这是一处人迹罕至的秘境,空山寂寂,冷月如勾。

    寒星悬浮于天幕之上,斑斑点点,如同棋布。夜色中的山谷,凄清幽冷,宛如荒芜人烟的戈壁。

    然而此刻,却有两道黑袍身影相对而立。

    其中一人身形挺得笔直,体内不时散发出不俗的气息波动,看向另一人的目光颇为复杂,有憎恨,有无奈,有鄙夷,还有一抹不易察觉的畏惧。

    而他,便是当日在天穹圣境内被梦若烟追杀的夜无悔。

    也不知他有何过人的手段,或是隐藏得好,居然能逃得一命,幸运地活了下来。

    “事情就是这样!”

    此刻,他刚刚将一些事情向另一人汇报完毕。

    “废物!通统都是废物,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人目露寒光,声音冰冷,“那些隐世家族是废物,你夜无悔也是!”

    “胡昊然,你不要欺人太甚!”

    夜无悔大怒,他好歹也是一方天骄人物,更是传承万载之久的夜家传人,岂会甘心被人如此侮辱?

    “怎么,你还不承认?天穹圣境关闭后,因你将姬常月害死,遭到神族追杀,如果不是我暗中相助,你认为自己还能活到现在?”被称作胡昊然的男子道。

    他抬起头来,月光照耀下,一张久违的熟悉面庞呈现眼前。

    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钟子浩的生死兄弟,后遭背叛,还将长剑刺入后者胸口的胡昊然。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