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9.第1079章 日子难过

    第1079章 日子难过

    当天下午,俞良祯就离开了鄞江。

    俞伯钧却没有跟着走,而是直接留了下来,并且被钟毅打发去军官训练团当教官,训练那些久疏战阵的国军老兵。

    俞伯钧前脚才刚离开,何文希后脚就到了。

    尽管浙东海防总队还没正式组建,但是在钟毅的授意之下,浙东海防总队的参谋部却已经提前组建好。

    何文希这个参谋部主任也已到任。

    “何主任?”钟毅道,“有什么事吗?”

    何文希道:“参座,我的那批朋友到了。”

    “哦是吗?看看去。”钟毅说完就站起身。

    浙东海防总队的参谋部就设在市政府隔壁,这里原本是鄞江商业学校的校舍,后来钟毅做出决定筹建鄞江大学,商业学校便搬去江北,校舍便空出来,然后被钟毅征用,充为浙东海防总队的参谋部大楼。

    在将来的一段时间,这里将成为浙东海防总队的指挥中心。

    钟毅带着何文希走进参谋部大门,迎面就看到一百多号人正在院子里列队。

    这一百多人大多带着被铺及脸盆,虽然穿着便装,但明眼人一看就是军人,军人的有些气质,你就是想掩饰也是掩饰不掉的。

    钟毅还发现,我党的这些指战员,精神面貌跟国军的官兵有着细微的差别。

    乍一看两者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如果仔细看,你就会发现,我党的这些指战员的眼睛里,里边有光,他们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对未来充满希望及信心,反观国军的官兵,尤其是从上海回来的那些国军老兵,他们的眼神是灰暗的。

    而这,才是钟毅特意通过老何从新四军讨来这一百多名指战员的根本原因。

    因为,钟毅想通过这一百多名指战员,来塑造将来的海防总队的精神面貌。

    要说,国军的基层官兵其实也不怕死,在战场上,他们也是愿意拿命去拼,但是更多的时候,他们的拼命更像是求死,为死而死!

    造成这现象的原因有很多,最根本原因还是高级军官不拿基层官兵当人看。

    大多数时候,高级军官都会克扣军饷,只给基层官兵吃最差的伙食,提供最恶劣的医疗条件,甚至倒卖军火中饱私囊,却只给基层官兵提供最劣等的武器装备,最终给了基层官兵生不如死的感觉,所以基层官兵才会求死。

    因为有时候,活着真的不如死了干脆。

    我党的武装力量却不是这样,我党的武装力量讲究官兵平等,打骂战士都不行,所以大多数时候,我党指战员不仅勇敢,在战场上也愿意拿命拼,而且他们的拼命是为了活命,更好的活着!这是两者的最大区别!

    当下钟毅道:“何主任,你挑十几个有文化的留下来,其他的都去军官训练团,参加统一的军训,然后根据他们在训练团的表现再行安排职务。”

    “是!”何文希当即挑了几个有文化的,然后将剩下的那百十来号指战员打发去了招宝山的军官训练团。

    ……

    下班回到家,发现张家别墅多了好多人。

    更确切点讲,多了好多全副武装的卫兵。

    一看这架势,明显就是三舅哥张远南回到老张家了。

    果然,才刚走进大门,钟毅就听到了张远南的声音。

    张远南在跟张母诉苦:“妈,你是不知道,我们师里的伙食有多差,你儿子我都已经足足三个月没有尝过肉味了,苦啊!”

    张母训斥道:“尽胡说,你可是少将师长。”

    钟毅便立刻接着说道:“妈,三哥恐怕真就没有瞎说。”

    说话间,钟毅就走进了客厅,只见老丈人张谋之、丈母娘张夫人,二舅哥张远西还有小舅子张远范、妻子张满怡全都在,正围着张远南说话。

    见钟毅进来,张家六口便全都站起身,老丈人张谋之也是不例外。

    有些人再怎么假装威严,别人也不会把他当回事,但还有一些人,再怎么随和,言行之间仍有一股威严,往那一站,别人就绝不敢等闲视之。

    “子韧你可算回来了。”张远南说道,“你再不回,我可就要走了。”

    “三哥这么快就要走?”钟毅愕然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不住上几天?”

    “这话说的。”张远南没好气的道,“我让你去上虞住上几天,你能呆得住吗?”

    钟毅闻言便神情一凝,问道:“怎么,都两个月了,部队上的事情还没有理清?”

    “理清?”张远南摇头苦笑,“我连头绪都还没有理出来呢,这方方面面的人和事,实在太复杂了,我说一句实话子韧你别笑话,现在我是真的后悔了。”

    “尽胡说。”张谋之的脸上有些挂不住,没好气道,“后悔什么?”

    “后悔不该下部队。”张远南道,“以前在总参谋部时多轻松,上班点个卯,然后就基本没什么事,下了班该搓麻将搓麻将,该跳舞跳舞,那日子才惬意,哪里像现在,我真是又当爹又当妈,还要见天到处找人化缘。”

    张谋之皱着眉头道:“真有这么难?”

    “爸,我这么说吧,比你想象中更难一百倍!”张远南叹息道,“我甚至把师长津贴都给贴进去了,要不然也不至两个月都吃不上一顿肉,可既便这样也仍是杯水车薪,部队的经费缺口那真不是一般的大!”

    张谋之道:“集团军总部和战区长官部就不管?”

    “管?”张远南道,“他们怎么管?能下发的军饷是越来越少,但是法币的购买力却是越来越差,两年前五角法币能下顿馆子,到一个月就买不到半斤米,现在更绝,上虞的老百姓直接就拒绝收法币了。”

    张谋之闻言便沉默了。

    上虞因为紧挨着余姚,所以最先受到鄞江影响,也开始拒收法币。

    这下,就使得驻防在上虞的第194师陷入困境,口粮都成了问题。

    张远南这一次回家来,也是来向他老子化缘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只能厚着脸皮向他老子来要钱,几千口子,得活下去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