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快穿反派有点苏

675.第672章 偏执狂总想独占我(51)

    第672章 偏执狂总想独占我(51)

    白雾缓缓的缠绕在少年的身上。

    被白雾沾染的部位在顷刻间变成了透明!

    然而少年却好像一无所觉。

    银白色的碎发浅浅的覆在前额,呆毛安安稳稳的待在少年的头顶。

    没过多久,少年整个身体便消失在了公交车上——

    ……

    盛亦宁用自己的身份卡刷开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之后,便将久久从空间里掏了出来。

    让在空间里快憋疯的团子尽情的在房间当中撒欢。

    房子不算大,也就几十平。

    但是装修的很好。

    是典型的单身女性居住的公寓的样式。

    房间里到处都铺满了柔软的地毯。

    久久一摔到地毯上,整只团子就被长长的绒毛给遮掩住了。

    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情团子在哪里。

    盛亦宁倒是不太担心久久。

    毕竟久久有属于它自己的空间。

    在久久的空间里,没有任何天地法则可以制约它。

    更准确的说。

    它就是法则。

    要是遇到危险,那只蠢团子肯定跑得比谁都快……

    盛亦宁坐在榻榻米上,拿着手中的身份卡又仔细的看了看。

    上面还是乐琪的身份信息。

    她记得上次还看到卡片的背后有花纹……

    盛亦宁捏着卡片转过来。

    卡片的背后刻着繁复的花纹。

    仔细看才能看出来,那是一株连花瓣的纹理都被仔细雕琢出来的曼珠沙华。

    象征死亡的花朵。

    这株花奇异的只有七瓣花瓣。

    有一瓣花瓣已经完完全全被染成了红色。

    颜色鲜艳的就像是鲜血。

    热烈又绝望。

    纤细莹白的手指下意识的拂过那片被染成红色的花瓣。

    盛亦宁有些晃神。

    她记得上次她看的时候,这个颜色还没有这么深……

    只是浅浅的染上了一点。

    这瓣花瓣又代表着什么呢?

    她又从空间里拿出来段柒柒的那张身份卡。

    身份卡别的地方没有任何的变化。

    唯有照片由彩色变成了黑白。

    盛亦宁一怔。

    这是说……

    段柒柒。

    死了吗?

    可是如果她没死,为什么身份卡会掉在地上,并且显出了她的罪行?

    如果她已经死了,为什么现在她的照片才从彩色变成黑白?

    盛亦宁感觉有点乱。

    思绪像是缠绕在一起的毛线,她模模糊糊好像找到了线头。

    但是下一瞬。

    线头便从她的指尖溜走了。

    房间亮着昏黄的灯光。

    白团子在柔软的地毯上打滚。

    整个房间没有丝毫诡异的感觉,甚至有着浅浅的温馨。

    盛亦宁忽然站起来。

    走到撒欢的白团子旁边,纤长的手指戳了戳白团子绒绒的身体。

    轻声道。

    “我出去一趟啊,你在这里先玩会儿。要是遇到什么问题就赶紧钻回空间。我很快就回来。”

    白团子抱着她的手指蹭蹭。

    奶声奶气道。

    “那宁宁你快点回来,不然我会很担心的。”

    盛亦宁嗯了一声。

    拿上段柒柒的身份卡,就转身出去了。

    她按照原路返回了公交车的位置。

    这个时候的公交车前后门都已经关上了。

    只能隔着透明的玻璃,看到里面一团团的白雾。

    她扫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回到了站牌面前。

    重新将段柒柒的卡插进了卡槽当中。

    显示屏上缓缓亮起了颜色。

    还是那种色泽暗淡的红色。

    盛亦宁若有所思的看着显示屏,墨眸当中色泽暗沉。

    显示屏又缓缓显示出了一行字。

    盛亦宁这次仔细看了一下路径最后的住址。

    她抿了下唇,将段柒柒的身份卡拔出来之后,又将自己的身份卡插了进去。

    撇去前面指示的道路,后半段的住址门牌号虽然是在汪倩雪的前面。

    但是和他们的住址是不一样的。

    一字之差。

    如果不细看的话,很难从这一连串的文字当中看出来什么区别。

    她捏着手里段柒柒的身份卡。

    犹豫了下。

    很快做出了决定。

    她直接转身,朝着显示屏上刚刚显示的段柒柒的住所走去。

    没往前走两步。

    手腕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捉住。

    盛亦宁茫然的回头。

    就看见修长的少年正站在她的面前。

    银白色的碎发覆住精致的额头,一双漂亮的深咖色眼眸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里面还有一点担忧。

    少年白皙的额头上能看出有着细密的汗珠渗出,呼吸还有些急促。

    显然是刚刚经历了剧烈运动。

    看到她完好的站在他的面前的时候,少年眸中的那抹担忧才渐渐退去。

    他走过去,牵过她的手,长睫微垂,声音淡淡。

    “走吧。”

    盛亦宁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你怎么在这?”

    姬零捏了下掌心里女孩白净的小手。

    解释道。

    “我沿着我的道路回到我的房间之后,发现我的住处旁边就是你的住处。我就想过去看看你,但是房门是紧闭的,敲门也没有回应。我就猜你是不是又回到了这里。”

    他顿了一下。

    “你是想看看段柒柒的住处吧。”

    盛亦宁没有反驳。

    点了点头。

    “我刚刚去看,发现段柒柒的住处和我们虽然编号是连着的,但是住址却有一个字并不相同。”

    她将手中的段柒柒的身份卡又插回了站牌的卡槽里面,给姬零看。

    “你看这里,和我们的住址是不一样的。但是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少年站在站牌的旁边,逐渐落回天际的夕阳给少年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光。

    让他整个人如同油画中走出来的西方贵族。

    高贵优雅。

    他仔细的看了看站牌上显示的段柒柒的住址。

    纤长的睫毛低垂,遮住了深咖色眼眸当中一闪而过的若有所思。

    修长白皙的手指将段柒柒的身份卡从卡槽当中取出来。

    换了另一张身份卡插了进去。

    屏幕上顿时亮起了明亮的绿色。

    盛亦宁看着屏幕,微怔。

    她记得……

    绿色,应该是尹项禹吧?

    “这是尹项禹的身份卡吗?”

    少年嗯了一声。

    盛亦宁有些好奇。

    “尹项禹的身份卡怎么在你这里?”

    姬零深咖色的眼眸微微眯起,剔透的瞳孔中飞快的闪过某种莫名的情绪。

    纤长的睫毛轻眨,那种情绪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声音和他眸中的情绪一样波澜不惊。

    “我刚刚回来的时候,在站牌的旁边发现的。”

    这个他到没有说谎。

    他去公交车上找了一圈。

    原本以为能在前门的位置找到的。

    没想到是在站牌的旁边……

    “站牌旁边?”

    盛亦宁也有点纳闷。

    她看着屏幕上明亮的绿色,又仔细对比了一下尹项禹的住址。

    好看的眉头轻皱。

    “和我们的住址一样。”

    她顿了一下。

    犹豫着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

    “你说尹项禹……会不会根本没有死?”

    段柒柒应该就是死了的。

    无论是暗淡的红色还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住址,都说明了这一点。

    但是尹项禹……

    姬零将尹项禹的身份卡抽了出来,递给盛亦宁。

    “嗯,应该是没有。我们都只是看到了他从车子的前门摔了出去,但是段柒柒……”

    他们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她死在地上。

    盛亦宁觉得他说的对。

    但内心还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又说不上来这种奇怪的感觉是怎么来的。

    她小声嘟囔了一句。

    “但还是感觉很怪……你说,我们最后在驾驶室看到的段柒柒和后来尹项禹……到底是怎么回事?”

    姬零拉着女孩白软的小手,一点都不想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听到了女孩小声的自言自语。

    还是对她道。

    “可能是他们谁动用了那个技能吧……”

    他随口一说。

    盛亦宁却突然想了起来。

    她记得在上个糖果世界那个别墅里面,那个声音也确实有说过,每个人都有一种独属于自己的【能力】。

    只不过她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能力】是什么,也没有找到使用这种【能力】的方法。

    她回想着当时的不正常,若有所思。

    “你说我们当时在车子上看到的,会不会是幻象?”

    姬零沉默两秒。

    视线虚虚的落在女孩的身上,深咖色的眼眸当中有一瞬闪过她看不懂的深邃的情绪。

    很快又移开。

    他低低的道了声。

    “或许吧。”

    盛亦宁又想了想白天的场景。

    突然出现在驾驶座上的段柒柒。

    和生长在尹项禹脸上的段柒柒的面孔……

    怎么想都觉得毛骨悚然。

    可是将那种恐惧的感觉剥离之后,还有一种诡异的感觉。

    那种奇异的排斥感是从她的身体里面传出来的。

    一种……

    本能的厌恶。

    她若有所思的垂眸。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走到了段柒柒的住处。

    盛亦宁用段柒柒的身份卡刷开她公寓的门。

    房门一打开。

    立刻传来一阵诡异的腐臭味道。

    盛亦宁,“……”

    她站在门口,白净的小手握着门把手,像是意识到了里面可能是什么,一时间有些不敢打开门进去。

    姬零忽然上前,修长有力的手握住女孩白净的小手。

    修长的身躯紧贴在女孩的后背。

    属于少年特有的干净的气息将女孩包围。

    带来浅浅的安心。

    姬零拉着她的手,将房门往后一带。

    纤长的睫毛微垂,遮住精致的眼眸,声音淡淡。

    “不用进去看了。她确实是死了。”

    盛亦宁茫然的转头看他。

    少年已经拉着她的手,退离了房门口的位置。

    带着些许凉意的微风拂过,吹散了那种腐臭味带来的不适。

    少年认真的垂眸看她,银白色的碎发遮住漂亮的眉眼,衬得少年的皮肤更加精致白皙。

    薄软的唇瓣微抿。

    少年语气平平,就像是在诉说一个普通的过去。

    “我之前参加的每一次游戏,如果这个人在第二天之前死掉,身体会在消失后自动被送到这个房间里。”

    他顿了一下。

    “里面应该不太好看,你不用进去看了。”

    盛亦宁有点嫌弃的皱着小鼻子。

    光闻味道她就大约能够想象,里面会是多么的不好看。

    然而下一秒,少年的话让她有一点呆。

    姬零平淡道。

    从这个味道判断,她应该是刚死没有多久。”

    女孩的眼睛因为震惊而瞪得圆圆的。

    她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声惊呼了出来。

    “怎么可能?”

    那种腐烂的味道那么浓郁……怎么可能是刚死没多久?

    姬零垂眸,轻声解释到。

    “死的那些人在进入这个房间之后,身体的腐烂程度会加快。这个房间就好像游离在这个世界的法则之外,里面的时间流速是加快的。”

    这也就是……

    为什么死去的人和活着的人住处并不相同。

    但是基本上也可以断定,尹项禹就是没有死。

    盛亦宁拧眉,一只手捂住心口。

    来了。

    那种诡异的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

    是从灵魂深处溢出来的本能的厌恶。

    只不过那种厌恶来得快,去的也快。

    不舒服的感觉一闪即逝。

    少年一直注意着她的动作。

    看到她伸手捂住心口,立刻担忧的问道。

    “怎么了,不舒服吗?”

    盛亦宁摇摇头。

    “没有,就是刚刚闻着那股味道,有点反胃。”

    姬零了然的点头。

    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个确实难以接受了些。

    他看了一眼快要落山的太阳。

    “我们现在回去吧,等太阳彻底落山之后,这里就会想之前那个糖果世界一样。如果不能及时赶回去,就会变成街上那些如同提线木偶一样的人。”

    盛亦宁嗯了一声。

    两个人没过多久,就原路返回到了公交车的位置。

    这时候的公交车整辆车都被薄薄的白雾包裹了起来。

    盛亦宁淡淡的扫了一眼,就飞速收回了视线。

    她冲着少年扬眉。

    “那这次我就自己回去了。”

    少年默默的看着她,也没说话。

    盛亦宁瞅他。

    转身走了两步。

    一回头。

    就发现少年正巴巴的跟在她的身后。

    就像是一条银色的小尾巴。

    她又好气又好笑。

    她就知道,依照小甜甜那么黏人的性格,不可能让她自己一个人走回去。

    她试图劝服这条黏人的小尾巴。

    “你也说了啊,要是不在太阳完全落山之前回去的话,就会变成那种提线木偶的。”

    姬零弯了弯柔软的唇瓣,漂亮的深咖色眼眸当中流动着浅浅的笑意。

    “我的房子已经塌了,没法住了。你要是不让我跟着你,我就没地方住了。”

    盛亦宁,“???”

    4k

    晚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