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归向

608.第608章 35.11 透明,公正

    第608章 35.11 透明,公正

    乱纪元457年12月7号,神临地区的大地裂纹扩散开始稳定。

    宙游在罗天板块的工作调令,经过了艰难的讨论后,终于批下来。

    在“大规模支援神临”这个议题上,燃轮内部出现了大量的中立派。

    这些中立派,实质上就是原先支持“接纳移民”的激进派。从原本的、要拯救世界的‘激进’转为慎重,看起来‘好人’突然变成‘愚人’,很不符合民众淳朴的‘好人坏人’逻辑。但是从利益上来看,这是人类社会历史的常态。

    ……

    接纳大量移民,必然会压低内部的劳动力价格。这对现在高居产业链控制阶层(少数派)来说有好处。至于族群矛盾、文化冲突,种种负面问题,那是社会承担、解决,大众来一起承担。但是外出援助就不同了,这是上层结构对外援助物资,基层在这个政策上,叫好就可以了。

    【类似于:有些明星总是喜欢利用自已舆论知名度,呼吁社会支援那些困苦的战乱区,接纳移民。表面上看是激进派。但是在谈论‘关乎于自己的征税’时候,就会高呼不自由。】

    慷大众之慨容易,日拔一毛而利天下难。

    燃轮的对外援助计划批下来,就代表组织要派一大批人去神临的地方去从零开始!这个任务艰巨且充满挑战。

    宙游自己给自己报名,就代表要拖一大批人下水,尤其是先前那帮和宙游辩论“加速世界大融合”的那批人,一个都逃不掉的。

    宙游(啧啧调戏,同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嘴脸):“批斗玩得爽,世界大好河山,等着各位有为的年轻俊杰来建设,嗯,不要怂。跟我上。”

    不得不说燃轮联盟的年轻人面皮薄得很,前面说的话现在还不好意思反驳。要是联邦那些连自己拉的屎都能吃下去的老练联邦政客,绝对能从容忘掉自己先前激昂慷慨,然后瞬间变脸厚,对宙游说“这是在冒进!”

    ……

    浩洋板块,盐碱矿物生产所。十七人虚拟会议上。

    陆博雅托着腮,仰头看完了屏幕上中枢组织下达的文件,噗嗤的笑出声来,当然,一秒后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道:“支持文件精神,如果有自愿的,嗯,应该是没有,所以,我们直接进入抽签环节。”

    陆似面露苦笑:“导师,这不是个好消息。现在内部人心惶惶,大家都觉得,上面太急了。”

    陆博雅嘴角露着一丝幸灾乐祸,轻笑道:“呵呵?怎么,现在担忧了?我和他共事有一段时间了,你们见过我和他讨论过‘正义和善良’的话题吗?”

    此时,浩洋板块虚拟会议上,诸多参会者不知道陆博雅为什么这么说!

    陆博雅心里默念道:“因为不需要讨论,他在那些方面比我要纯粹得多,一直在思考该如何有效地善良。每当有些人心血来潮的突然善良,自觉可以高一等大声说话,开始与一直思考如何善良的人激辩,结果就是,在制定政策摊派任务的时候。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

    而在眼下。

    陆博雅拍了拍手说道:“争论也是有正面意义的,可以让我们了解,该如何执行决策正义。”

    陆博雅瞄了会议上的某些人,这些人先前都是‘接纳派”的坚定支持者。

    【盐碱治安军内,多接纳派的原因:处于对抗前线,想要足够的工人和兵员,来缓解压力。而这个派系,同时也多是‘支持孙思琼’进入联邦高层的搭便车派。要搭便车,就必须要进一步介入战争,而进一步介入战争,因此就需要大规模人力。】

    陆博雅的目光,让会议上几个人不自觉回避。

    这时候一位负责人事的书记说道:“这个决策,直接抽签,要不要定一个范围,有些人语言不通,文化不适应,不适合神临地区。”

    陆博雅脸上略带冷笑:“是的,有些人有毛病去不了,这情况,我早就知道。放心,组织不会强行拉壮丁的。不过——”

    陆博雅冷笑:“既然病了,那就养病吧,不要承担其他工作任务了,我相信我们这儿身体健康的小伙子多得很。”

    陆博雅一句话堵死了会议进一步讨论,有关补充‘组织派遣支援神临人选’的细则。

    陆博雅盯着在会的所有人,心里不禁默念道:“当今世界上,是存亡时刻,没有担当,就不要找借口,趁早从上面滚蛋。”

    ……

    乱纪元458年,1月。

    燃轮的一个基地通过铁路运输,抵达神临板块的北海岸线。

    这里原本是大量的永冻土,但是随着大地震爆发,整个区域中大量火山爆发,酸性雨水落入地表,让大量苔藓类死绝。使得整个海岸线散发着腐蚀朽坏的酸味。

    神临地区的联邦政府已经在大裂纹区域撤离了。要不是燃轮转交了大量基础物资,要求该地区的政府坚持一下,他们可能提前就开始缩减物资,进行收割。

    板块撕裂,沉重地打击了联邦统治根基。

    但神临地区的统治阶层并没有收敛,当然也不觉得自己应该收敛。他们的军事主力、核心产业链依旧保持,各种关键物资库存依旧可以支持数十年。

    在他们看来,唯一的麻烦就是,大裂纹区域缺衣少食的人口,极容易被钛钢神会吸纳。但是现在有了燃轮这个‘可控’地方势力介入,神临地区的顶层寡头们就后顾无忧了,应该说是更肆无忌惮了,神临地区开始撕开含情脉脉,提前进行了收割。

    【地球上资本金融戳破泡沫,股票、债券,这些蓄积普通家庭财富的虚拟货币突然清零,资金链断裂,开始用极低的价格收拢资产。】

    而现在,在粮食短缺,还有各种医疗、安全服务价格暴涨的时候,联邦的顶层决定,应该让一些负债者破产变成机械人偶了。

    人口减少,对板块区域国家势力来说是一种损失,就如同经济危机的生产萧条。

    但是这种灾难对神临地区的寡头们来说,就和地球顶级危机的垄断者们一样,是一个收割的好机会。

    ……

    机械人偶技术——辰合文明认为可以优先发展,‘危害不大’的技术。

    当人类老去不愿意再生,会变成电子“生命”维系经验思维。钟声文明历史上,早期大脑元素化的调理对象,始终是少数上层,对这个技术很谨慎;最后出现“理想乡”这种大众化业务时,对标的是殡葬业,在“逝者为大”文化下,并没有发展成产业。

    而辰合文明发展过程中,这项技术一开始就是大众化技术。

    因为辰合文明时期,人类基因层面上有来自神之星的污染。神对人类插入了多种动物的基因,创造亚人种族。这种基因污染,会在繁衍的过程中出现返祖血亲,也就是动物形态的存在。

    在伦理道德上,消灭掉这些血亲是不允许的,但是让其继续浑浑噩噩,同样是对现代社会的煎熬。辰合文明担起了责任,让那些血亲大脑扩容,增加机械生化躯体,让其嵌入人类社会。

    请注意,钟声文明历史上游,那个云辰文明只是辰合文明诸多历史线的一条。

    那一条历史线上,云辰文明是直接激昂总动员,和诸神进行战争。并不是像钟声文明那样,早期对进入太空中设置一个精英门槛,而是征召了大批自然人进入太空。

    在宙游上一世宇宙历标准看来,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早期自然人,是无法捱过远航过程中动辄十年的孤苦。

    大部分人类日益无法维持大脑再生的坚持力。就此放弃太过无情,所以会存留为人工智能。而不是次文明这般故意改造。

    总体来说,辰合文明是为了人道主义,开发了这项技术。一个机械人偶在各方面,无限靠拢自然人的标准。

    但根据钟声文明在晖蟹星域统计的资料。(钟声文明很喜欢统计辰合文明的错误,辰合文明也非常擅长总结钟声文明的问题。)

    下位文明,将普通人转为机械人偶,在设计上秉承极简主义。大多数机械人偶只有非常简陋的视觉、听觉,手指上几个触点感知,还有平衡系统。对真实世界的感知非常弱,甚至冷热,也都是根据温度计,最多是在脑芯片中编辑“幻觉”程序,填补火热和凉爽。

    一个人变成机械人偶,只有努力工作听话,才能更换传感器,升级感知系统。

    是的,地球人为了买房子、为了吃大餐和旅游而承受剥削弱爆了。这个世界成为人偶的人类,仅仅是为了普通人的“高清感知”而劳动。

    所以自古以来,联邦的民众是不愿意做机仆的。当然,高级机仆例外。这类都是从小培养,保存了大量人类器官,骨骼为机械造,皮肤也是克隆细胞培育的生物皮肤,外貌非常耐看。

    宙游降临这个星球时,就被当地人认为是高级机械机仆。

    嗯,所以这个世界的民众反机械人偶,不是‘人格不平等’的原因,仅仅是个人的“不舒服”。如果可以变成舒服的机械人偶,他们就会降低反对。

    宙游:“思想觉悟有问题!”

    ……

    言归正传,回到燃轮在神临地区的收容基地中。

    随着食物发放,对收容者筛选工作也开始了。在这里负责秩序的是燃轮从罗天带来的干部,他们正在努力遏制住‘办事窗’浮躁的心情。

    “姓名”“年龄”“籍贯”“职业”……

    在这个大厅中,所有收容客在填完表单后,窗口负责人还要面对面地重新审核一遍。

    这是因为机器固然有工作效率,但是新的社会形成接纳,还是要人和人之间面对面进行,以达成一种沟通渠道通畅的印象。

    而联邦现在对底层平民的调查就全部是机器,这固然效率,但是下层‘彷徨’‘无奈’等感性的表达根本无法传递给人类社会上层组织。

    有人会说,人工智能可以识别感性!——连面都不愿意和别人见面,凭什么能编程出传达人感性的智能。就算是能中转,那也是经过机械的二手中转。

    历史证明,就算是人类官吏真的面对面去处理基层任务,上传的信息如果不经过复核,也不值得相信。

    燃轮内,人和人见面,这个看似“原始”步骤还是要存留的,——任何交流方式,能增加,不能削减,否则会脱离群众。

    ……

    12号,人员资料审核大厅中。

    随着神临人中,一些稍有文化的知识分子被筛选出来。罗天来的干部对他们进行了动员。

    现在就是这些人拿着表单,按照教程开始对难民进行组织。此时,燃轮对神临地区本土干部的考核就开始了。

    当宙游走进大厅后,顿时引起大厅的人侧目。

    一位从罗天来的值班干部对宙游敬礼后道:“长官,审核任务正在进行,这是已经过审核的表单。”

    宙游点开了屏幕,看了看上面:一共两千四百人已经通过初步审核,这些都是一些特殊的人才。

    宙游大脑快速筛选出了一个基地所要的人才。

    宙游抬起头对一旁的负责人:“你们复核过程太慢了。”

    工作人员点头:“长官,你知道,这工作不能节省,必须确保万一,预防‘钛钢奸细’。”

    宙游:“但是,时间很紧迫,不过诸位可以看看这个方案。”

    工作人员抬起机械手套上的接收装置,接受了传输信息。他的目光一凝!

    宙游说道:“相关程序已经对罗天那边汇报了,组织允许我们在这里试点运行。”

    ……

    当前审核速度还是太慢了,战争时期,再怎么快速有效都不为过,因为每慢一秒都有人丧命。

    当下,罗天人和神临人还存在这一些语言交流障碍,翻译机对方言的翻译颇为困难。

    如果单单靠着燃轮过去的模式发展干部,必须要度过一个半年左右的磨合期。——宙游:“这绝不可以,我来这个星球和你们也没那么长时间磨合。”

    在基地的大厅内。

    被初步筛选的神临人被召集在这里,宙游到场开始解说新政策。嗯,宙游卖相好,故更容易被接受。

    宙游看着这群浅色头发神临人(气候原因),拍了拍手,开始讲话:“诸位,你们应该已经看到我们递给各位的资料了。我们这次来,是为了在神临板块建立一个秩序。哦,各位心里别忙着撇嘴。我知道大家很多人是来领食物的,对于我们说的大道理,各位可能都有所怀疑。

    这种怀疑是人之常情,一批外人突然无端好心地来援助我们,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我也会怀疑。

    我理解各位的顾虑,但是现在和各位交谈,就是希望找到新的交流模式,来打破这个顾虑。”

    一个基地的立体图出现在大厅中。

    整个大厅中看着宙游,宙游:“先前的资料说过,我们要驯服该地区的裂纹,将裂纹地带的地幔能源控制住。这个伟大的事业,前面已经用嘴巴说过了。

    现在说说我的安排,我需要各位将这个基地运转起来,嗯,所有的管理位置,操作岗位,都需要各位!

    各位,我们从罗天来的同志只是外援,在这里不可能永远待下去,神临地区是各位的家乡,需要各位努力!

    燃轮将横跨芳明星,不是从罗天横跨神临,而是神临、罗天,以及芳明星各个板块的人,认可一个人类命运模式。”

    人们的眼神突然亮了起来,但是还有人将信将疑。

    宙游:“当然,这几日对诸位的审核可能生成了很多矛盾,只是,大家都没有说(处于弱势都害怕惩罚)。我可以告诉诸位审核是必要的,由于对诸位的资料不清楚,钛钢以及别的势力、别有用心的人,会造成破坏,我们在浩洋板块就遭到了这样的偷袭。”

    说罢,播放了‘浩洋板块盐田’被突袭的资料。其中走道被纳米虫杀戮的画面,虽然被打码但是依旧非常有冲击力,教育意义十足。

    人群中有人开始低头考虑,而有的人四处张望,显然不禁对自己所在的群体内有没有这样的疯狂者产生了警惕。当然还有人压了压帽子。

    这些宙游都看在眼里,也悄然确定了哪些人可能有问题,但是宙游现在并没有指出来的打算——宙游的理念:“让制度来解决,尽量少展现超脱制度的才智。”

    在人们的瞭望中,宙游继续说道:“审核步骤不可以省略,但是审核方式可以调整。”

    宙游拿起了一个电子项圈,说道:“但是我们毕竟是罗天人,老是审核各位实在不妥。所以我们决定动员各位的力量。

    这东西——

    你们每个人现在都有权利拆下来看一看,这上面有一个锁,随时可以拿下来。绝对没有什么爆炸物、毒针,威胁人安全的东西。但里面是定位系统,还有通话系统、视频记录系统,每个人在哪里行动,在基地内会定期上传。只有同样戴着监测环的人可以看见情况。

    诸位在厕所、浴室这些高度私密环境,会设置电磁干扰,不会有任何泄密可能。”

    宙游咔嚓一下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而后面前的界面上立刻出现了宙游的信息,还有项圈三个角度上的拍摄画面。

    宙游:“接下来,我会戴一个月,只会在单位等公共场合内专门休息所(类似吸烟室),发起申请拆卸。如果有人愿意和我维持这种透明度的信任,可以一起。嗯,不用所有人,都戴上,各位可以选一批代表。——但是我话说在前面,在进入机密岗位时,不得对外泄露其他人的资料。这是安全问题,你戴上了监管圈,监察别人,也接受别人监察。”

    二十分钟后。

    神临的人没有说话,在场的绝大多数人在仔细确定了这个相互监察的系统,还有锁扣可以随时打开时,戴上了这个项圈。——数字远远出乎宙游的意料,宙游以为大家都很有戒心。

    其实,恰恰是戒心,让这些神临人相互戴上监察圈。因为当下神临人猜忌的重点还不是罗天人,而是自己身边的神临人。

    这年头最宝贵的是安全感,不是绝对自由。混乱的经历,最让人畏惧的是人心,不是严格的社会秩序。

    所有逃难而来的人一路上见过各种丑恶,一家旅店也许前脚对你笑嘻嘻,后脚就在悄悄下药磨刀试图把你做培根。

    今天很多人睡了一个好觉,再也不用玩“饥饿游戏”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