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归向

607.第607章 35.10 投绳?还是为灯

    第607章 35.10 投绳?还是为灯

    一场大规模战争能够长期持续下去,必然是双方都预期自己的目标能够实现,所以才不断投入赌注。若是没有‘成功’的希望,战争的决策组织,是无法维系集团思考的动力的。

    嗯,八瓣花联邦和钛钢神会下面的机械人偶士兵不需要希望,已经日益失去人类形态,在无限堕落中的他们,只考虑自己今天明天的欲望满足即可。

    不过,只要战争还需要指挥,对上层的决策者们来说,还是需要维系信心的。

    钛钢神会在两年的战争中,除了一开始打了联邦一个措手不及,当联邦反应过来后,就一直是处于被压制状态。

    而迄今为止,历经多次重大失败后,钛钢的这些神棍,依旧能根据战场需要,进行大规模调兵。这种依旧维系组织力的情况,说明高层觉得自己没有输。

    钛钢此次大叛乱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

    司萌关战役结束后,钛钢神会的上层再也无法对白鈦星遮掩燃轮这个因素了。

    白钛观测到了司萌关那奇异的磁暴闪烁光芒。在白鈦星方面质问下,钛钢神会内原本的第二派系找到了机会。

    这个派系位于神临,在这几年一直是对罗天、浩洋板块派系的人把持很多的神界名额非常不满。现在一举上位,开始检举罗天派系的无能。把罗天钛钢神会和燃轮交恶,以及后续一系列无能处置,全部如竹筒倒豆子般发给了白鈦星。

    白鈦星的人对罗天板块的钛钢成员失去了信心,于是乎对钛钢神会下达命令进行调整。

    就这样,燃轮开始撬动了两颗星球的战略走向。

    ……

    乱纪元457年,11月。

    神临板块,一座座城市一无所知的在新一季度中活跃。4日上午8:22,由于是早高峰时间,人们在隧道中穿梭,开始进入一天的忙碌。

    增生法案开始后,大量货币流入市场。食物制造,时装,还有人造宝石,先进的游戏卡片——诸如此类的销售全部都活跃起来。一派生机勃勃的模样,嗯,要说战争气氛,还是有的,君不见城市的大屏幕上,女孩啦啦队们穿着裁剪非常多的军装制服,开始说唱,动员年轻人们进入手术室,冰封保存自己的自然器官,植入人造器官,加入战场。说唱结束后,大屏幕口号:“战争结束后,带着大批救济金,重返年轻态。”

    然而就是在这一片乐观的氛围中,突如其来的大地震颤开始了,整个城市在摇晃中,被烟尘笼罩。天空的无人机开始仿佛是凑热闹地不断高呼:“紧急通告,地震,请大家不要恐慌,有序撤出危险区。”

    在地下隧道中,裂纹突然出现,大量的石子下落,噼里啪啦的声音在隧道中回荡。

    一辆地铁列车突然急刹车,开始闪烁红色警报,然而紧接着地面传来了剧烈的上下摇动,宛如海上颠簸一样,各个车厢内人都意识到了什么,尖叫且互相踩踏,朝着列车中最坚固的避震维生舱跑过去。

    上下的颠簸感很快结束,但是不到一分钟,剧烈的横摇出来了,所有人感觉到被猛然一推。紧接着在地下的他们感觉到天开了,地铁列车倾斜了六十度后,死死抱住座位的人,扭头惊骇地看着玻璃窗外,投射进来的阳光。

    ……

    视角回到地面上,大地在骤然开裂蔓延。

    但是这对刚好在裂缝上的,地下的列车不是什么好事。地裂制造了万丈深渊,在人们最后的惨呼中,整个列车瞬间坠入裂谷中,然后再紧接着,地裂合拢了,这辆列车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地层中,或许千百年后可能会变成化石。

    四个小时后,救援队看着地下完全错位的隧道,以及错位隧道中列车碎片的残骸,在人员损失名单上填了一个个“失踪”。

    而纵观整个城市,一座座幸存的大厦,此时失去了光泽,充满裂纹,同时各个窗户内透着黄色的应急灯光。

    而进入更高的天空,大裂缝蔓延的面积更大,而这座城市只是糖葫芦的一个串。

    ……

    神临板块遭到了绝对天灾的打击,而钛钢神会这种在板块断裂带上制造大地震的想法,显然在战争一开始就有谋划的迹象了。

    在455年的时候,就有迹象显示,钛钢在一些大裂纹区域是在开钻探井,而后埋设未知的东西。

    现在看来,他们是提前钻出预备断裂口,通过核武激发,将板块应力力量导入板块的稳定区。

    这就类似:“一根被掰弯的棍子,在某个部位切一个小口子,啪嗒一下,断裂炸出木刺的正好是这个小口子。”

    而更形象一点的比喻,在玻璃上用钻石切一个痕,然后用锤子一敲就顺着断裂。

    而一直以来,板块的稳定区域,是八瓣花联邦的繁华地点。可谓是直接打击联邦核心。

    钛钢神会原本试图的地裂目标是罗天板块。

    奈何燃轮在罗天板块东边的浩洋板块,北边冰原,以及西部的西荒裂纹区不断加强控制,让钛钢无法对罗天板块动手。因此只能对全球第二大板块进行了破坏。

    ……

    在神临地区被边缘大地震撕裂的四十分钟后。

    八瓣花联邦全体负责人,紧急发表公开电视讲话,宣布要和乱纪元的罪魁进行坚决彻底的战争。

    联邦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在遭遇弱小的敌人搞出了如此重大的破坏时,必须要强硬,强硬,再强硬。

    既然降低不了伤亡,也无法保证伤亡以后不再发生,那就要做出一副不顾伤亡的铁血姿态。

    ……

    而与此同时,遥远的白鈦星球正在和钛钢神会进行通讯。

    在钛钢的神殿中,一位位身着白色金属色泽长袍的神职人员们正恭敬地看着“彼岸者”们的到来。

    随着粒子束抵达,一个讯息智能体抵达。

    钛钢的信徒们纷纷坐下,做出了尊敬的仪式。在长袍中,这些成员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机械结构。

    一直以来一条很偏僻的信息一直不被大家注意,白鈦星球的机械人偶技术似乎要高那么一丁点。例如玫刃她的躯体有植入结构,但是躯体依旧能保持平衡,以至于能够形成领域。

    白鈦使者从宗教冕下这里接过这次袭击行动的报告。

    这位由高能粒子构成的智能使者褒奖了钛钢的宗教团体们的行动。

    使者:“你们成功重创了腐朽虚伪的富豪阶层……”“帝皇冕下高度褒奖了诸位战果……”“这个恒星属于白鈦!……”“诸位请继续努力,迎接圣辰降临。”

    这个使者发表格外鼓舞人心的宣言后,则是对一位位此次战争中贡献巨大的主教们进行奖赏,一束束粒子注入眉心,更新其大脑中的信息晶片。

    【该技术和宙游现在的脑扩容技术类似,但主教们在该技术的使用上,颇为低级,并非主动学习将知识录入其中,而是白鈦在其中注入了现成的科学知识体系。】

    白鈦的使者耗尽能量后便溃散了,其本来就是一个高能粒子系统,化为光团散失。神殿中,气氛更加神圣了。

    肃穆的音乐和仪式,似乎是告知那些没有得到神赐的参会人员要再接再厉。

    ……

    世界加剧了动荡。

    而对燃轮来说,在危机中有好的一面。首先罗天板块的那些大佬,骤然停止了一切对燃轮的筹划。神临板块的情况,委实让罗天板块的人一阵后怕。其上下出奇地关心己方边缘裂纹区域的情况。

    而罗天板块的大佬们要安抚人心,坚定战争的信念,自然要说出己方‘一切情况都在掌握’的姿态。这时候当然表现出和燃轮坚定盟友的关系。

    而燃轮也很识趣的,公开了这些年将各个裂纹区域,用数字划区,分配人员周期性巡逻的工作——ppt言简意赅地显示了工作流程,让罗天板块内的各方信心恢复。

    罗天的大佬们这时候是最需要内部信心的时候,对燃轮的态度就是稳住,绝不会主动制造矛盾点。在一些系统上放得更宽了。

    例如议会已经批准了:

    1.燃轮可以生产战术核弹。

    2.西荒盐碱治安军,可以在监管中,投掷工业核武控制海沟盐潮周期潮涌。

    3.可以采购小型龙心等一系列核心元件(燃轮小型龙心依赖外部核燃料供应,联邦依旧没有放开核心技术。)

    ……

    燃轮的地位已经开始得到了八瓣花联邦更公开的确认。如同风口上的猪一样扶摇起飞。

    但是,各种新的、艰难的决策摆在了燃轮面前。

    神临板块在大裂缝中,有七座城市中招,死伤十七万人,但是影响的人口多达五千万。

    城市没有完全毁灭,但是就如同一栋房子变成危房,还会有人去居住吗,原本稳定的板块变成了地震活跃区。

    在将来白鈦星球靠近的时候,巨大的引力潮汐作用,会让这个板块发生更加剧烈,震荡。

    所有的工厂生产系统全部迁移。而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大规模逃离,就如同根基抽塌,附着在上面茂密的第三产业非生存必要的服务业人口则全部变成难民。

    现在罗天板块上,燃轮年轻的决策者们,是颇为热情昂扬(天真、幼稚)地要求,要趁这个机会全面接纳神临板块中所有流离失所的人,继续扩大燃轮的势力!

    这个意见,从上层一些年轻干部嘴里发表,而后短短两天内,就形成了风气!

    然而宙游这时候——突然跳出来踩了刹车!

    这是个思潮碰撞的时代,底层一些未经改变的惯性想法,宙游不会干涉,静候历史教训,但是高层天真幼稚,忽略实际的想法,宙游则是可以完全跳出来踩刹车。

    因为这帮人忘了一件事,那就是燃轮这几年的对外扩张,为什么没有其他板块理睬!

    ……

    地域化,是所有文明在行星发展时,必然遇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绝不是,把所有人都混在一个地方,就能解决了的。混在一个地方后,这地域化很快,就转为了宗教、族群,种族问题。

    这芳明星文明程度,显然还未能解决地域化的问题。

    燃轮早期是在罗天板块起家,带有浓厚的罗天人的特色。在罗天地区扩张到极限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在其他地区就扩散不起来了,因为一到其他地区,燃轮的组织给这些人的感官——罗天人的标签是最大的。

    其他板块的普通人第一反应就是,外乡人来抢资源。

    其他板块的人有这个思想问题,那么现在燃轮的基层就没这个问题了吗?

    现在燃轮接纳神临板块难民,最大的问题就是,神临板块这是“难民”标签,是困顿,需要寻求帮助的。

    燃轮在罗天板块的人,是不可能忽略这个标签的。故,潜意识内必然会带着“施恩”的概念。

    然而一旦有“我施恩与你”这个概念,就不可能有平等。因为下一步就是:“我不求你报答,你也不要损害我”——而这个“损害”概念,往往包括公平竞争。

    【这就是所谓的:人离乡贱。】

    宙游推断:一旦大规模引入外来民众,罗天板块本土对外来民众表面上接受,但是私下却在各种本土高等行业中设置障碍。——任由发展下去,会培育出一个超级炸弹。

    现在决不能让上面的年轻干部们拍着脑袋做超前决定。

    制定政策时候,必须考虑社会思想的下限,民众在阔达的时候,是不会主动说出自己自私自利的想法的。但是困顿的时候,绝对会找借口,释放自己私怨。

    ……

    燃轮的全体大会上,当所有人热情的讨论中。

    宙游把自己的顾虑说出来后。

    原本那些‘一片形势大好’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下来。

    很显然,在会场的年轻人眼里宙游此时的“拒绝神临移民”的声音,不够正派。进一步来说:“宙游老了。”

    在一片安静中,出现了窃窃私语。

    目明耳聪的宙游非常清晰地听到了,有人在不忿地嘀咕:“钛钢神会为什么能够无视种族,我们是混回去了。”

    宙游站了起来,对准了那个小声说话的方向,用认真无比的语气解释:“那是因为钛钢神会,这个宗教集团,将人类各种复杂的需求定位不合理。他们用低级趣味引诱所有人的劣根性。而我们呢?我们容许社会个体有更高的需求,决不能忽略矛盾。”

    如此“污化”人民,立刻引起了反驳。

    凯纷这一位北原区域的干部,反驳道:“如果就这么避开分歧,那么您说的世界文明一体化,该如何完成。”

    面对这一个个对自己打脸的年轻人,宙游难免有些恼怒,毕竟自己也是年轻。而且一向都是喜欢怼别人。但是思维很快压下这些负面情绪。因为——时代激变的思潮碰撞就是如此。

    宙游扬起了手指,指向了众人说道:“酒肉是交不到真朋友的。真朋友是一起扛过枪,一起挨过打,一起吃过苦,熬出来的。全球大融合同理。”

    宙游打开了神临板块的地图,可怖的三条裂缝贯穿这里。

    宙游在虚拟空间内标注了灾区:“这里的人水深火热,你们想的很简单——接纳他们!我告诉你们,这不是帮助,而是施舍!签署命令的你们就成了救世主!不!这个世界不需要救世主。”

    宙游扫过在场所有人:“我的建议是,输送物资,同时派干部,在神临地区建立组织。而这里。”

    宙游手指着大裂纹:“现在那边的人和我们面对同样的任务了,相互交换人思、共同驯服全球裂纹,而后———我们就是命运共同体了!”

    解释完毕后,宙游面对默然无声的大厅,深呼一口气说道:“如果组织批准这个计划,我申请为第一批志愿者。”

    最后一丝反驳也被强行怼了回去。虽然宙游威望一直在下降,但此时出鞘,刚锋无匹。

    ……

    每一个星辰文明的人文都略有不同,但都不会慷一批人之慨去拯救另一批人。

    而宙游心中默念过去,也就是钟声文明先期的历史,脑海中浮见那些自己所做的事情,看着伤痕累累的芳明星(投影仪),不禁对此问道:为什么不自己做火种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