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归向

606.第606章 35.9 此间恶鬼

    第606章 35.9 此间恶鬼

    457 年,10月45日(芳明星自转速度加快,产生的闰月)。

    因孙思琼兵团在卤水滩战役中,聚变磁潮武器的成功应用,有关燃轮的信息再次摆到了八瓣花联盟高层的案台上。

    罗天板块,山脉壁垒下方一千米,游线基地。

    此基地与其说是基地,倒不如说是一个专门为上位贵族们修建的安全城市,总‘地下人类活动空间’相当于三十个地球上的帝国大厦。在一层层楼层中,有运动场,有公园,有独立的淡水库,淡水库庞大到内部能够像自然湖泊一样承载养殖场。

    在翠绿的人造丛林中。

    罗天板块执政官——北掠明,罗天浩洋断裂带战线总长官——嘉来月,罗天十七城参议院总议长——孙落希(女)三巨头开始了讨论。

    他们在古典风的亭台中坐下,悬浮机器人投影出了,十五个小时前司萌关情况。

    嘉来月对孙落希微笑说道:“浩洋板块的战略转好,孙思琼中校居于首功。”

    芳明星的顶端统治阶层,和所有发展到末期国家一样,上层关系亲缘化非常严重,孙思琼是孙落希的侄儿。

    而孙落希这个参议院议长的另一个身份,是罗天最大垄断财阀“未明集团”的总裁。

    而未明集团则是垄断了罗天板块内百分之九十的重工业工业品制造,其地位和南棒的三星一样。罗天板块的指挥官机甲,就是他们制造的。

    另两位的家族的地位也差不多。

    至于北掠明家族也了不得,则是掌握了从“地幔加氢井”,加速增生生产型龙心的技术。

    嘉来月的家族,在机械机械人偶培育产业,太空远航产业上有重要话语权。

    ……

    钟声文明的历史总结。

    历史上,人类社会总会出现如下的发展趋势。

    和平阶段:进行资源和人口积累。

    但是人类停止了大规模复杂的对社会升级的行动。同时生产体系也不再发生革命性变革,人类的组织工作就减少了。

    当社会管理不断程式化,实质上为少数人管理社会创造了条件。这部分人会逐渐内坍、封锁圈外进入,有意识地将权力集中化,牢牢地把握住各种重要的物质资源。(一开始,也许仅仅是岗位需要走关系。)

    战争阶段:剧烈消耗资源和人口。

    但是战争一系列复杂的情况,需要人类重新进行更大规模的团队组织。原本在和平时候完成权力收缩的统治阶层,在各方面显得腐朽。这里的腐朽,是依旧沉迷于和平模式中少数人就能对事物完成管理,不愿意拓展统治结构,因此应付不来这个时期的大量工作。——毕竟一个碳基人类,能力是有限的。

    ……

    人类社会两个阶段,社会需求有明显的差别。

    战争时期除了需要囤积白银、黄金等贵重等价物,土地、武备库等关键的物资,还需要统合一项太平时节所忽略的重要资源,——甚至重要性在黄金,土地之上。这项资源,就是有组织力的人员集团。

    通俗一点‘千金散尽,笼豪杰’。

    钟声文明核心区域,著名史学家白久漾,曾点评历史:圣枪时代(枪焰秉核)、群英纵川(苏鴷),圣炽白擎天,以及第三次太阳系战争。那些时代的雄才者之所以能崛起。

    都是因为,在太平时代,所有的人执着于固化的资源时。这些个将天地搅乱的英雄们,不惜让出珍贵法脉传承、土地、工厂等一系列关乎上升渠道的资源。从而拉出了一批强组织力的人才。形成了相对于其他历史期,罕见的“下层对上层涌动”、“政治权力开始向下覆盖”现象。

    英雄造时势——同时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势也默许了英雄来大有作为。

    ……

    上述是正常历史,八瓣花联邦显然是不正常的。

    四百多年的战争,上层少数派依旧把持着权力,虽然他们处理不了社会问题,但他们不仅仅没有对下面放权,反而在垄断权力。

    八瓣花联邦:下层产生了不稳定。——那就让下层变得简单一点。扩大机械人偶比率。

    【钟声文明坚持认为这是辰合文明扩散人脑芯片技术的锅。而辰合文明自己历史经验总结中,坚持认为是“钟声文明法脉系统把统治阶层加强了,上层个体加强了那么百分之一,扩散到社会经济,还有科技生产力领域上,产生的加强效应随着时代指数增加。】

    回到当下。

    眼下,这三巨头正在讨论什么问题呢?——燃轮的人才组织性,在这场战争中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价值。

    既然有价值,那么就要瓜分。

    就如同瓜分矿山、城市、军工厂……那样,对燃轮这个新的“资源”点一样瓜分掉。

    至于,会不会对燃轮这个模式下的民众给与让步?呵,哪有那么善心。不,应该说,哪有那种脑子。

    日积月累习惯于一种驾驭模式后,将自己代入戏剧中的主角,就总会把除自己外,其他人的未来需求想的简单化、定式化。

    大清后期,那帮搞出皇族内阁的贵族弟子,应该也就是爽文,不,是戏剧看多了。

    他们不是坏,而是,真的代入自己是关云长的勇武、诸葛亮的才智、刘备的人格魅力、曹操的手腕、孙权的王侯二代模板,潜意识把其他人都当成了小兵了。

    ……

    所以——

    联邦上层,除了孙思琼、北何璐等少数和燃轮密切接触的年轻人外。

    大部分联邦政治家的思维,对燃轮麾下的民众还没有特别的认识。印象中呢,把燃轮的高组织度人员的个人需求,和联邦那帮颓废民众的需求混在一起!

    因为总是通过负面信息来了解燃轮,所以把燃轮内那些朝九晚五、各种消费被限制的人,看成了‘不自由者’。甚至对自己治理下“平民模式”非常有自信。认为一旦开放了,自己比燃轮有更多的筹码吸引这些人才。

    【宙游:真的被你们(联邦)各种浮华的筹码吸引,颓废了,那还维持住高组织度吗?哦,真的要开放,你们对底层的那一套,短期内的确是能利诱一批人。但是我们这边稍有脑子的人才,绝不会脱离组织的。长期内,燃轮组织糜烂后,必然有新组织在其尸体上诞生,这——(自信脸)就是我带来的历史趋势。】

    巨头的会议,现在在茶话的轻松气氛中持续。

    桌子前一切资料播放完毕,末了投影出燃轮的扳手螺丝刀交叉符号,似乎是三人准备进餐的红色蛋糕。

    北掠明介绍道:他们现在表现得很不错,唯一的问题是,他们崛起非常快,目前虽然无害,却无法评估未来的风险!

    嘉来月则是点开了燃轮现在军事科技的资料图,包括战车坦克,以及那个麟龙生产基地的制造。点评:“过去我们一直禁止他们拥有核武这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显然这次他们已经绕过了这个禁令,我们始终关注他们在高能纳米打印方面的技术突破,以及龙心系统。”

    北掠明:“他们的核心圈子是某科学组织协会。也不排除掌握了外来科技的产物。“

    他这么说,是因为麟龙蛊巢现在展现的标准工业看起来和联邦非常不同。

    【晖蟹星团中比地球要热闹多了,虽然各个星球直接交流非常少,但是电波通讯是非常常见的,芳明星就至少与附近的七十三个文明保持通讯。而且在太空中也经常有一些科技探测器闯入。所以这几千年来。某些地方发现外来科技造物并不鲜见。】

    孙落希扬起手指,机械手套上弹出纳米颗粒,构建成三个信息界面,上面是燃轮进出口贸易的清单。

    孙落希:“从贸易资料来看,他们出口了大量的基础矿物,而每年进口了我们大量的工业成品。”

    言下之意:燃轮即使是外星科技,现在各种关键元件,都是依赖于己方技术链条上已有造物,不足为惧。——然而他并不晓得,燃轮现在正在高速自给各项技术。

    半个小时后,会议结束。

    三巨头相互之间完成了试探。

    他们对燃轮下餐刀是肯定要下,但是其他人要吃多少?什么时候正式开吃?这要拟定一个公约。

    在会议中,他们把燃轮所有可能情况都分析了一遍,但是唯独没有分析出,这是一次“天人降临”。

    这就是低发展程度文明对高发展程度文明的重大误区,总是站在自己关注的利益角度上仰望高先进文明积累的科技财富。唯独没有意识到需要的决心是什么。

    好吧,在星辰文明都大幅度‘失雄’化下,宙游这种降临也比较特殊,在和次文明人类接触上是前所未有的。

    在次文明中,遵循社会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强者为尊,女性是弱势者。

    而已经大幅度母系化的星辰文明降临者,在降临接触时,不动用几分“神力”,连话都没机会说。

    ……

    浩洋板块,悬空岛海沟中,一艘钛钢战舰型基地中。

    一位位大主教们也集体看着卤水滩发生的那一幕,这种奇特的大范围杀伤武器,让这些神会神棍们愤怒斥责这是恶魔武器。

    下面的神棍们立刻拟定了一百种报复方案。

    当然呢,前线战时胶着,这些报复计划的实施大部分都延后了。决定先只实施一部分报复计划。

    眼下的战局,钛钢神会实在是抠不出更多的资源了。

    ……

    大主教在开完了会议后,默然地朝着基地下方走去,来到了生化实验中心。

    一个类似红色水晶棺材的培养舱在这里。

    主教大人在一个六芒星结构上按下了手掌,原本连成一体椭圆形的培养舱,宛如被切开,完整的外壳出现了一条线,上半边盖子打开。

    全身赤裸的玫刃躺在里面,她感应到光线时,不由睁开了眼睛,而抽搐的肌肉反应,显示她异常恐惧。

    在焚火风暴炸开时,玫刃是距离最近的。而因为距离最近,磁场充能时还没有达到最可怕的程度,所以她幸存了下来。但是全身被烧伤,金属骨骼滚烫将部分肌肉烤熟的感觉,让她终身难忘。

    她本该是要死亡的,但是在陆博雅的建议下,陆似安排了一支自动化战场医疗队将她这条命给救了回来。救她,不是出于可怜,而是让她回去带个话。

    在宙游的评价中:陆博雅就是一个纯白开一样的女孩,但实际上人是有两面的。例如一直以来表现很勇的宙游,在底气不足的时候不也是自称波轮凯斯嘛!陆博雅自我评价:“遇儒自淑,遭谋心鸩”。

    陆博雅对玫刃可谓是恨死到了极点!早年她收拢浩洋板块的移民时,被钛钢的轰炸机炸掉了十六个收容点,此等血仇。她刚记在本子上时,玫刃就跑过来要求燃轮放弃立场,当时笑眯眯的陆博雅直接把仇记在玫刃身上。

    如果说上面记仇还属于激愤,但是接下来玫刃带着人突袭地下隧道,核爆地热能源生产区。陆博雅心里恨不得把玫刃无限重复地XX。

    战场中只能把玫刃杀一次,她就这么死了,陆博雅不甘心。

    在燃轮呢,宙游这个“死脑筋”是非常较真的,任何折磨,残害行为都是不允许的,在变革中,罪恶必须树立公理来审判。在战争中俘虏,宙游一直坚持要改造好。

    所以呢,陆博雅把玫刃给退了回去。

    陆博雅(病娇):“还有什么,比你们在自己制造的地狱接受审判,更残酷的吗?”

    ……

    陆博雅在放玫刃回去的时候,制造了一些“线索”,流露给钛钢‘可能的猜想’。

    例如当钛钢预备调查玫刃是如何躲藏幸存下来的时候,故意用火炮刻意轰击那个区域,磨灭调查的可能。这可就给人治的钛钢神会非常大的脑补空间了。

    【法制和人治,抛开先进与否,这背后存在一个“风险成本”问题。】

    法治社会,在证据不足的时候,采用‘无罪推论’。但前提是社会组织控制力,可以用不违背法律的情况,对嫌疑人加强监控,有能力降低误判的风险成本。

    但是人治社会,是做不到对嫌疑者安全监察的。他们的控制力不足,在抓到嫌疑人时,就只能“有罪推论”,杜绝风险的可能。

    所以玫刃在返回钛钢后,面对自己身上的嫌疑,非常冤屈地为自己辩解。

    结果多位裁定者都定她为有罪。而她顶头上司,那位主教为了甩掉自己战败责任,更是在裁决法庭上,定义她在“无知过程中”为敌人打击提供了至关重要的信息。

    这种“无知之过”的判决虽然不是死刑,却羞辱性十足。

    玫刃在躯体修复完毕后,被封在了一个维生舱中。而后全身感知神经对接在网络世界中,她能在高度清晰的虚拟世界中,作为其他机械人偶在虚拟世界中的发泄目标。

    她刚刚在一个不可描述的虚拟空间中,被大量快乐的钛钢底层士兵,残酷地对待。

    而现在当舱盖打开后,她从那个地狱中掉线。原本正玩得兴起的钛钢士兵,现在在那个空间中,看到“暂停使用”迹象,不由的骂骂咧咧。

    现在,短暂地回到现实后。

    全身链接感应器,头脑带着脑信息收集头套的玫刃从失神中反应过来,看到主教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没有背叛。”

    现在这位主教扫了这个‘弃子’一眼,面无表情地要求她再次复述一遍对燃轮的信息了解。

    玫刃在驯服下开始交代自己知晓的信息,这几天高清晰虚拟世界的残忍,让她一切自尊都被碾碎了。半个小时内迅速说完了自己知道的一切。

    主教问完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后,站了起来,将培养舱的盖子预备合上。

    玫刃见状连忙嘶哑喊道:“大人,大人。请救赎我。”

    这个主教顿了顿,居高临下地点头道:“神明白一切,你需要心省。”这样的“安抚”(敷衍),舱门关闭了,空留玫刃在其中瑟瑟发抖。

    两分钟后,虚拟世界中,“暂停使用”光幕结束后,玫刃重新上线,周围是类似网游守尸的玩家们,他们在欢笑中继续着自己的乐趣。

    所谓地狱——人类比动物要复杂的思维失去支撑,开始兽性化。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