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归向

285.第285章 17.11 赴

    第285章 17.11 赴

    夏去秋逝,三个月过去了。

    天启历543年,十一月,炽白再一次来到教导处,恭恭敬敬地递交了请假申请书。

    负责审核的导师看着炽白的请假申请书,严肃地说道:“炽白,如果没有适当的理由,学校不得不否决你的申请书。”

    炽白脸上变了变,开始思考该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说服老师。

    这时候的炽白还没有说话,几米外端坐大厅的羽曙星,站起并且走到了炽白身边,面对一脸诧异的老师,期期艾艾的开口道:“导师,炽白这次回去是陪我,而我,我……”

    这位新上任的学生会主席全然不顾周围一群人被雷劈的样子,娇羞地低下了头,声音也如蚊呐般低了下去,同时时不时的,瞄着炽白。。——不过炽白知道,这七分是演的。

    教导老师面容声色不变,然而低头将刻章盖了上去。

    炽白脸色铁青,终于爆发了:“老师,这个理由,你真的信吗?!我十三岁,她十五,三年起步。是她坐牢,还是我坐牢?”

    老师抬头诧异问道:“不是这个理由吗?哦。”随后转为颇为严肃的语气说道:“那么,请你再次叙述你这次外出的合理缘由,如果理由不正当,学校是不予认可的。”说话间,他将桌面上的申请书往回拉,再扣了下来。

    炽白看着已经盖章的申请,脑子有些发蒙,心中质问:“敢情,你认为刚刚的理由就是正当的?”

    炽白深吸了一口气,瞪了一旁对自己做鬼脸的羽曙星,将早就准备好的举星集团寄给自己的面试通告交到了台前。

    融家那边往这边发这个文件是很容易的事情。上面的公司大印,以及网上的编号都是查得到的。而举星负责东大陆全球卫星体系维护,在大陆上有着广泛的业务。

    这家公司的邀请书一出,立刻有了极强的说服力。

    柜台上的老师在电脑上查询好后非常恭敬,将假期申请书交还给了炽白。

    ……

    十分钟后

    炽白这边的手续办齐全后,

    羽曙星则是接着挤了过来,伸出手将同样要离校的文件递给他。教务老师看到同样的请假时间,抬头再次用狐疑看了看羽曙星和炽白,意思是在问:“你俩真的不是去私奔吗?”

    然而在教导处的办事柜台前,搞定完手续的炽白没理会这怪异的眼光,快速地收起东西,准备快速抽身。——炽白:此地不宜久留。

    但刚刚走出了几步却被羽曙星拽住了,羽曙星挽住了炽白的手臂,非常亲密说道:“等我一会嘛,很快的。”

    炽白表情僵硬的扭过头,看着对自己甜甜笑容的羽曙星,僵硬挤出了笑容,而对视羽曙星,目光中的询问道:“你真的准备这么来吗?”

    ……

    炽白看着教务处导师麻溜地把羽曙星的手续办完,想说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

    在大门外,

    一旁的羽曙星满不在乎扬了扬手上的请假单说道:“我早就说了,不要办这个手续,后续我帮你搞定。你看看浪费这时间,有什么用呢?”

    【紧接着,在学校的广场路上,羽曙星拿着电话,不断呼叫着什么】

    此时广场上,早有一队身着橘红底色,上有‘H’符号荧黄色反光条衣服的学生会成员在此忙碌,他们吹着口哨,拉开了指挥棒在广场上清空了一大块地盘。

    而天空中,一家私人直升机缓缓地落下。

    当炽白走出教务楼的时候,羽曙星一路拉着炽白登上了直升机,并且说道:“快点,别订火车了,舟车劳顿根本来不及。”

    然而炽白却死死地止步了。盯着直升机的眸子中,闪烁着好奇和恐惧。

    能量观察带来的恐惧。直升机的机械运转,炽白还很陌生,被这个陌生的能量结构带到天空中,炽白心跳都加速几分。

    炽白勉强扭过头对羽曙星强挤出笑容道:“我觉得还是坐火车比较好。”

    羽曙星不解问道:“我飞机都给你开过来了,为什么挤火车?”

    炽白顿了顿,说道:“我晕飞机。”

    羽曙星睁大了眼睛仿佛看见有趣的事情,凑了过来:“你晕飞机?原来你竟然晕飞机,哈哈。”

    发现了炽白的弱点,让羽曙星很兴奋。而炽白看着周围人的目光,咬了咬牙,踏上了飞机。

    羽曙星:“喂喂,不要勉强自己啊,我们还有别的交通工具。”

    炽白皱着眉头看着四周说道:“羽曙星,你太以权谋私了吧。这是学校不是你家机场,而且学生会的人不是动员干这个的。”

    羽曙星诧异:“人都是我请来的,我付钱了。学校我今年赞助了三个亿,借用一下广场平台有什么,我提前跟学校董事会打招呼了。嗯?你怎么不说话了。”

    炽白:“没什么,呵呵。”炽白低声默念道:“有钱真可以在当代为所欲为了。”

    【羽曙星能这么快地接任学生会长,不仅仅是因为法武者较量中击败炽飙凤,她有名,还手握众利,这才是关键。】

    ……

    直升机飞上天空,

    螺旋桨在空气中切割的声音轰轰作响,

    邯民城中,直升机所经过的路线周围数公里内,街道行人,阳台上的看报者,抱着孩子在公园散步的女士,以及操场上打球的男孩。形形色色的人都纷纷抬起头将注意力给了天空飞翔的机械鸟。

    羽曙星呢,欣赏着窗户外的风景,以及庶民们仰头的注目礼。

    而此时,炽白正在克制着自己的恐惧,在能量观察视角下看着座下的机械传统结构。

    航空汽油在发动机中轰爆能量,转化为机械能,电能。这个机械中运转的能量强大得让炽白感觉到自身渺小。

    一马力,顾名思义一匹马干活的功率。

    在地面上渣土车马力是五百马力,这玩意在马路上发生车祸能将骑着自行车的人的骨头和自行车骨架都碾碎。这种渣土车在公路上狂飙的场景是极为恐怖的。

    而现在炽白坐着的这架直升机是三千马力。能量视角,让炽白清晰地目睹了这个功率的能量在机械内复杂地运转。

    炽白一上飞机就打开了手臂上的投影体系。炽白面前勾勒着的直升机传动模型在不断地详细完善,不断调出数据,构建直升机各个部件动态运转的图像。——恐惧来自于未知,当一切都了解,那么就没有恐惧了。

    “哼,装模作样。”羽曙星看着炽白在飞机上这么一本正经地查数据作图,一句话都不和自己说,索性就怄气坐在一边。

    半个小时后,炽白终于抬头在机舱中环视了一下,发现了羽曙星冷着脸朝自己这里看了一眼,然后就撅着嘴,头扭到了一边。

    炽白很困惑的自问道:“刚刚还不是好好地,怎么说变就变?”

    ……

    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后,直升机抵达了举星航天城的机场上。

    而进入机场后,早有汽车在机场附近等待,一位举止非常军事化的接待员,将炽白领进入了汽车,并且阻拦了羽曙星的进一步靠近。

    接待人员非常礼貌,但是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羽小姐,上峰命令,炽白先生进入城市后,将由我们全权负责,请你七日后等待通知。”

    炽白对这么严密的护送很咋舌,但是却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对羽曙星做了再见的手势。

    羽曙星却也带着笑容,抬起手,手指弯了弯。这笑容,这告别的动作,犹如家庭主妇在门口送丈夫上班的样子。

    但是当汽车行驶了五十米后,炽白通过领域看到了羽曙星的淑女样子立刻变换,笑眯眯的脸蛋变得气恼。

    羽曙星手掌朝着绿化带的树木猛拍,炽热的火焰直接烧穿了树芯。

    领域中看到这一幕,坐在汽车内炽白不禁打了个颤——这女孩背地这么凶?

    ……

    举星学院的大门是带着金属雕花的复古式大门。

    炽白抬起头,竖立在门口的巨大塑像。

    炽白低声默念道:“这是?”

    恍若隔世,嗯,不,就是隔世的记忆。

    炽白甩了甩头,将过去的回忆甩掉,走进了这个东大陆首屈一指的一等学府。而在炽白身后的雕像,基座上写着“苏鴷”两个大字,在周围的岩石刻制书卷中,雕刻着着苏鴷生平,以及出生年月:电气历645——???

    ……

    迈步走入发展了近六百年的举星学院,在堪比城市的学校中,炽白不自觉地朝着军事武器殿堂走去。

    各个部分,从早期的装甲列车车厢,到现代的大型战机,都安安静静地放在了学校的各个角落,内部的部分系统还是完好的。关键的零件还抹上了油料。

    学院内的机械师们始终维护着这些战争武器。

    火车可以从洞窟中开出来进入铁轨,坦克可以发动在广场上行驶,飞机可以在校外的跑道上起飞。这些实物教具的维护是军方拨款,至于军方为什么会这么大方?打广告,吸引学校机械师对当代更先进的军械感兴趣,从而毕业后进入军界。

    走马观花地将学校看了一个开头,炽白终于忍不住展开了领域,然而打开领域瞬间,炽白突然抬起头朝着学校中央的高塔看过去。

    因为当自己打开领域,在两分钟后,引起远方领域束扫过来,而且还是有多道。就在炽白很奇怪当代还有什么人能够有多束领域时。

    炽白判断出了情况,扫描炽白的领域,是大型生物质灵装构成领域。炽白不禁拍了拍脑门:“我该想到的,这学校有钱呀。”——这玩意是领域舰的体系,放在了陆地上。

    ……

    “滴滴滴”的报警声音,在学校校长室中。

    疑似发现未知领域出现在学校内,让学校自动安保系统进入了蓝色警告。

    这些高等学府中,高位职业者来访问,都是会提前将行程发给学校。

    如果发现了不明身份领域出现在学校区域,第一时间锁定目标确认是否有攻击性,若是有攻击性,则会升级为黄色警告。

    如果处于校园内人多的地方,提升为橙色警报。

    如果确切扫描出携带了武器,则是红色警告。

    这边,在学校宽阔且人少的道路上,炽白抬起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天空七十米高处的那架无人机,缓缓地举起双手。

    一旁的举星学院的学生并不知道情况,有人看到了炽白举手,却也只是以为,那是在拥抱太阳。

    天空的无人机盘旋了一阵放过炽白,轰然离开了。

    炽白低头松了一口气,埋怨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现在距离上梁揭瓦,还早了点。”

    ……

    举星学校,白色城楼装的教务大厦内。

    校长曹冉,看着学校监控拍摄的炽白,他面前的另一个界面上,电子系统根据炽白面部信息识别出了他的身份。

    曹冉校长面前的观测法术的锥形光束,从左边的屏幕扫到右边的屏幕

    他的注意力,在年龄信息栏目上,确定了足足五次。

    曹冉,摊开了系统,对着桌面上办公系统人工智能(名:朝霞公主)问道:“你确定刚刚,从这个区域检测到了领域?”

    这个人工智能投影为公主裙的少女形象。

    朝霞公主稳重的回应:“百分之九十九确定,学校第五十三区出现领域系统,领域形态为束列形态。”投影模型上出现了炽白的领域束形态。并且上面弹出了多个注解方框,进行数字解释。

    朝霞公主:“百分之九十七的概率确定,名为熔新的特招生。校长大人,我个人情感智能计算,认为这位特招生和融家是有关系的,你看他的名字有熔,或许是融雪凝大人的私生子。”——这阐述的语调渐渐的有些爱酱化

    曹冉(校长)哭笑不得的斥责:“现在不要用肥皂剧中统计的数据给我分析问题。朝霞你严肃点,我要绝对准确的信息。”

    朝霞公主:“那么请您让他再次在学校内展开一次领域,那样我就有绝对准确的数据来确定他是否为真城池。”

    ……

    这边

    炽白心有余悸地收敛自己的领域,然后忌惮地看了看远方的领域塔楼。不禁嘀咕道:“领域塔设备都发展到这个程度了?举星真舍得啊。”

    在六百年前当时的苏鴷还是可以和领域舰拼一下强对抗,而现在尽管炽白领域比当年更强几分,但是六百年的领域塔的进步更胜一筹,人力是无法和机械比功率

    这种灵装集合体有数百吨的重量,几百个立方米的体积。这么大的基础,在领域的强度和范围上,都远远超过了人类的长城。

    而且这类人造领域一年三百八十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运作,配合三套导弹防御系统和无人机群,将战略要地防守的死死的。

    炽白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中嗡嗡叫的无人机,摊了摊手,然后不确定道道:“所以,这也是防大于攻的原因吗?”

    炽白僵硬,是因为确定,这是否为纯爱

    在当下社会,唯父母亲情与伴侣感情,不看双方强弱和身份差异。父母就父母,儿不嫌母丑,伴侣就是伴侣,结发不可弃。动了情当然要考虑一些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