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归向

179.第179章 11.12 西与东

    第179章 11.12 西与东

    电气历659年9月13日。

    太云帝国和荆川帝国保持了四十年的友好,是因为一件“小事情”而打破的。

    太云帝国的一支矿物考察团,被荆川的军警扣留。双方发生冲突,导致太云帝国考察团内十四人失踪。

    这个‘小事情’在荆川帝国朝堂看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两国已经友好了几十年了,当今太云皇帝的亲娘也是荆川皇室的公主。这种小风波根本不可能持续的。

    但是整个荆川的上层错了,他们原本惦记的两国皇室之间的世交友好,似乎是一夜之间消除了。

    当天下午太云帝国电令荆川必须放人,并且停止在铜川对太云的军事入侵行为。

    十四个小时后,太云帝国的大使递交了一份国书。而上面,附带一份218年前的交割契约。

    荆川朝堂一片哗然。

    【要说清楚这背后的故事,得从三百年,不,得从五百年前说起】

    五百年前,一个机械师家族从太云帝国境内出走,来到了荆川境内。当时荆川帝国将铜川的封地给了这个机械师家族。

    而这个机械师家族立足于此地,在数百年内将荆川的军事工业规模提升了二十倍,将原本荆川较为落后的军事技术更新到时代一流,且将原本的规模翻了六番。而荆川帝国国力因此倍增。

    既然国力强大,那么荆川就开始‘作’了。向北进犯玉群,向东进犯浙宁,连年征战,消耗国力。

    最终经过三代君王的挥霍,荆川的国内外矛盾终于开始爆发。也就是在230年前,浙宁开始攻伐荆川。浙宁的军团七战七捷,打到了荆川的首都。而当荆川帝国丧失国土一半以上时,生产力丢失三分之二。

    各国对荆川衰落乐见其成。在荆川孤立无援的时候,只有太云帝国答应了军事援助,但是,条件是铜川。

    是的,这几百年来,太云一直盯着荆川西边,在荆川强盛的时候默不作声,但是荆川衰落了,自然就开始找机会了。

    而荆川当时的首相,恰恰就是封地在铜川的那个豪族的。所以太云与其说对荆川索要封地,倒不如说是重新招揽这个家族。

    这位首相名融北星,在当时主导了对太云的签字,请来了救兵。然而就在荆川成功复国后,太云等着融北星重新带着族人归附时。

    复国后的荆川这边突然变化了。融北星由于“背着”帝国,被弹劾下台了。

    当时荆川帝国皇帝,亲笔信写得感人至深:“祖先之地不敢割让。”然后派遣使者前来太云,寻求用其他经济利益来补偿太云的援兵。

    太云顿时觉得荆川不讲道理,当时的太云皇帝,朝明巨覱认为:“地你可以不给我,但是人你得给我!既然融家触犯了荆川的国法,那么就把融家贬下来,送到太云来抵掉这次出兵之恩。”

    但是荆川这里,在这里又磨蹭了。

    最后太云明白了。感情,这一切背后,就是融家自己自导自演的。

    融北星压根就不想让家族重归太云,所以在请完太云的兵后,让荆川皇室贬斥自己一人,使得签订的借兵条例不具备效力。

    太云皇帝不堪受此奇耻大辱,他当即出兵进攻荆川。

    次年,太云的军队抢下了铜川半个矿脉,但是铜川另一边工业区的设备还有人口,被融家迁走了,如此清野坚壁,让太云此次入侵以失败告终。

    军队占据不能开采的矿脉,毫无作用,太云什么都没有得到。

    两国的梁子彻底结下来了,而太云皇室朝明家族,也明白了融家不想回太云的心理。

    太云和荆川随后冷战百年。而直到百年前,太云觉得和南方大国保持敌对,不符合太云的战略,所以太云派遣使臣主动缓和了与荆川的关系。

    【然后太云的战略就转入了北方,在北方与多国发生对抗屡屡获胜,而最终怼了北边的纵盟】

    在渭水之战前,太云的战略压力都是极大的,所以对荆川保持着交好,而铜川问题就这样被搁置了。

    然而隔了两百多年,荆川也有了错觉,自认为太云帝国在沉默中已经放弃了对铜川领土的索求、默认了结果。

    但是他们错了。太云一直没有承认放弃铜川问题的,只是准备在实力足够强的时候,以此师出有名,对荆川大动干戈。

    今日太云国力已经胜过荆川,而在外交上也已经成功孤立荆川,这个借口此时拿了出来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9月20日,当今荆川皇帝的叔叔,同时也是太云皇帝的舅舅,准备访问太云,试图用外交来缓解两国之间的矛盾时。

    传来了太云已经将荆川的质子投入牢房的消息。注:这种牢房只是羞辱,实际上饮食,还有饮水也都是特供的。关几天后,还会换上好地方软禁的。

    而这个消息传来,让荆川举国哗然。这已经是明明确确的战争态度了。

    ……

    当大陆上风起云涌,其东南海域上,暗流也在激涌着。

    赵宣檄看着来自浙宁国的电报愠怒不语。

    浙宁元老们给了赵宣檄一张一百万的汇票,同时很霸道地要求沙暴集团撤出千鳌岛,不要插手南边海域。

    而以光灵姿态同样看着这封电报,苏鴷不由暗叹:“迦太基和罗马的剧本,哎,不对,这是郑志龙和刘香。哎,其实都一样,凡是这海洋澡盆子捞食,从来都是吃独食,不允许分享,君不见二十一世纪,太平洋那么大的,某海上霸权国家也不是要独占吗?”

    苏鴷长吁短叹时,赵宣檄猛地站了起来,他伸出手拿起了汇票,就要撕毁——

    苏鴷(光灵):“慢着?你想干什么?”

    赵宣檄冷声道:“难道,像乞丐一样收这点钱吗?”

    苏鴷冷哼:“然后你撕了这张纸,就这么简单地表达态度?”

    赵宣檄没好气反问道:“那,你想干什么。”

    苏鴷:“你撕了汇票,就相当于表了态度。啧啧,你知道你现在的表态多值钱吗?哎,把这张汇票递给南方财团。然后呢,你不说话,他们会带着钱来找你。”

    赵宣檄愣了愣,然后抿着嘴,用虚心掩饰尴尬问道:“灵,那个南方财团会,带着多少钱?”

    苏鴷笑了笑:“你们家族求人办事,可是把你送过来,然后准备把你妹妹嫁出去。你说说这求人救命,会给多少钱呢?”

    赵宣檄抬起手捂住了额头,装作思考的模样。

    苏鴷揭穿他的掩饰:“”呵呵,去列军费清单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