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归向

106.第106章 7.1 不负义,不玷信

    第106章 7.1 不负义,不玷信

    蒸汽历1029年,5月24号,随着圣索克和威斯特的外交官抵达北方边界,会面了普惠斯使团。和谈开始了。

    只是战胜方由圣索克主导,威斯特的人仅仅是在一旁陪衬。所以在一些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双方很难达成共识,以至于让和谈在四天内无实质进展。

    然而,随着秉核在28号抵达北方,让拉锯中的谈判出现了曙光。

    在装甲列车的指挥车厢中,秉核坐在白布桌子前一页一页翻着这几日的谈判报告,在秉核面前的四位己方的谈判代表正老老实实的站着。

    这四位谈判代表中,只有一位是威斯特人——欧略特骑士。其余的三位是圣索克人,这三位圣索克的贵族也对秉核很熟,其中两位和年少时的秉核讨论过煤气车运输业的利益分配。至于另一位嘛,就是御园空突,两年半之前,秉核在御园家的猎会上和他聊过。

    不过今天,地位不一样了,几人都未敢在秉核面前有任何放肆。

    秉核将这几日的谈判报告放在了一遍,抬起头看着这几个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情况,我大致了解了。”说到这,秉核先是瞅了瞅御园空突,然后又看了看欧略特。

    秉核用定论的语气说道:“现在必须快点促成薇莉安冕下的回归。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和他们谈。”

    听到秉核的发话,苍老疲惫的欧略特脸上陡然有些放松。而其他三位圣索克的臣子愣了愣,看着这个年轻的半大孩子,想要张嘴劝说,但是又慑于秉核的赫赫武功,一时间不敢说什么。

    局势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让普惠斯认栽。

    军事上的失败和外交上的孤立,他们现在手上控制的薇莉安就成了一个烫手山芋,他们现在已经有为“出游的薇莉安”安排返程的计划。

    但是呢,他们现在又不敢把薇莉安给送回去,因为普惠斯的两位上位职业者还在联军手上,普惠斯人正焦急该怎么把洛伦和霍顿赎回来。

    普惠斯人急,威斯特人也急。欧略特骑士这几天焦头烂额。

    而唯一不急的,就是圣索克人。恰恰联军这边,威斯特人做不了主。联军由圣索克主导,圣索克现在就想要敲打普惠斯,同时也要好好拿捏威斯特,在谈判桌上狮子大开口。

    御园空突给普惠斯人提的条件,近乎是辛丑条约的翻版,要求赔款、道歉,同时拆除南方的一系列要塞。

    秉核看了看这个条件,基本上只有怂清才会签,普惠斯现在还有一整套军事生产动员体系,是绝不可能同意如此苛刻的条款。

    而这个谈判条件拖下去后,从威斯特和普惠斯的裂纹开始,整个大陆上各国之间会划出明确的政治界限。

    一边是以圣索克为核心的军事同盟。而另一边普惠斯感受压力后同样会与奥卡人增强同盟关系。

    当相互以对方为目标的两大军事同盟形成,那么西大陆距离超级大战也就不远了。

    这种超级大战一旦开启,各国都会被各自的阵营绑架。因为一旦脱离自己的阵营,就会被敌人联盟彻底碾碎侵吞干净,而各个联盟内的国家都害怕落到这种下场,所以战争的旋涡会无休止的将所有参战国拖入,直到他们力竭而亡。

    以圣索克的国力面对超级大战是危险的,而包括皇帝在内的大部分圣索克人并不知晓,只沉迷于今日的胜利中。

    “绝不能将普惠斯逼到奥卡那边形成轴心,在战胜的同时,不能肆无忌惮压榨短期利益,战胜者有制定国际秩序的责任。”秉核忧心的提醒着自己。

    火车车厢中,秉核站了起来看着四名己方谈判代表,宣布道:“明天告诉他们,29号,我们先释放血泉霍顿。我要看到薇莉安冕下回归,接下来如果他们有诚意,那么可以选择直接和我谈。我的时间不多,让他们快点。”

    御园空突,看了看秉核愣了愣后说道:“冕下,这?我是说,普惠斯人很狡诈。”

    一旁的欧略特抬头看了看秉核,生怕秉核改主意。在这位骑士眼中,秉核是唯一能让谈判进展下去的曙光。

    而秉核冷哼一声:“狡诈?狡诈能占到多大便宜!”

    【十四个小时后,被联军释放的血泉霍顿从威斯特和普惠斯交界的火车站下车。】

    早就在此等待了十一个小时的六位骑士、八位瞄准者,见到自己的主公后,立刻走上前敬礼,然后将他簇拥在其中。

    高阶骑士奥莉薇走到了的血泉霍顿身边:“吾主,您回来,真是太好了!”

    血泉霍顿:“薇莉安冕下是否返回了威斯特?”

    奥莉薇说道:“在紫兰城堡中,联邦正在以国宾规格招待。”

    血泉霍顿,停止了脚步,顿了顿说道:“在这附近找一家旅店住下,另外将联邦外事部现在的谈判资料给我。”

    这位女骑士顿了顿犹豫的看着血泉霍顿:“吾主,外事部的此次谈判,并不由您来负责。您一路舟车劳顿。”

    血泉霍顿怒斥:“让你去就去!”

    这位女骑士愣了愣,随后立刻低头恭敬的退下,来到六米外,吩咐一旁等候从属,迅速通知普惠斯的外事部。

    仅仅半个小时后,负责此次谈判的坚甲家族的骑士就赶来了,并且单膝跪地对血泉霍顿行礼,而血泉霍顿,在对这位骑士训导后,拿出了坚甲洛伦的信件。

    秉核在海蟹港中与这两位高阶职业者谈话时,隐晦的谈到了未来合作的可能。而普惠斯的确也有和多方展开合作的必要。而不是将自己的战略利益死死的绑在奥卡人的战车上。

    世界上没有牢不可破的盟约,三百年前奥卡是以技术支援让普惠斯牢牢跟着奥卡人的战略走。而现在的奥卡人已经绑不住普惠斯人了。

    两位高位职业者在“访问”海蟹港的过程中,对海蟹港的工业模式相当感兴趣,在得知潜艇伏击战的结果后,更是确定了威斯特南部诸多城市将会繁荣。

    坚甲洛伦和血泉霍顿认为,西大陆的地中海格局已经改变,普惠斯未来应当避免插手地中海地区大国对抗,专注向着东部进行拓展。

    相对于圣索克不嫌事大,威斯特的摇摆不定,血泉霍顿更相信秉核的政治信誉和能力。

    这位权柄对普惠斯国内发电报反复强调强调,枪焰家的堡垒是务实有原则的,不要浪费时间,趁着秉核还在,快点促成相关结果。

    【6月1日,在隆重的白马队列中,离开了威斯特近一个月的薇莉安冕下,坐在比去的时候更豪华的马车中返回了。】

    身穿女仆装的的哈维娜束手站在薇莉安身后。一个月前害怕自己成为泄愤对象的她,从一开始就绞尽脑汁的筹谋,然而整个计划从头破产到尾,她反而安然无恙了。

    因为5月11号后,战局场面反转到天翻地覆。薇莉安觉得没必要通过报复哈维娜给坚甲家族脸色看了。坚甲家族的脸面和里子已经在南边被自己的小男人弄光了。

    而薇莉安直接指示哈维娜这位名义上坚甲家族的公主来做自己的女仆,这是对哈维娜更好的报复。所以说,这女人啊。

    【马车返回翠墙城外的庄园,薇莉安在得知秉核还在北方,且在晚上要见自己时,她如同过节般忙碌着。】

    在梳妆间,薇莉安用吩咐的语气:“哈维娜,将衣柜第三双鞋子给我取过来。”

    哈维娜老老实实地取来鞋子,而薇莉安从白色长裙中抬起了玉足,哈维娜蹲下来低着头,为薇莉安穿好鞋子。

    然而当她托起薇莉安另一只小腿时。

    而薇莉安的小腿,突然一抬,脚尖抵着哈维娜的下巴,足尖微微弯翘使哈维娜仰头。

    哈维娜委屈的看着薇莉安,却不敢将自己的下巴摆脱薇莉安的脚尖。在几天前哈维娜违逆了一次,结果被薇莉安好好的用调教淑女的方法体罚了一顿,现在屁股上还有教棍留下的红痕。

    薇莉安一只手用手将头发撩到了后面,目光微笑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而语气漫不经心的对哈维娜问道:“我今天魅力如何?额,看起来还很年轻吧?”

    哈维娜柔声说道:“冕下,您芳华千丈,青春昭然。”

    薇莉安扭头冷冷的看着哈维娜,哈维娜眼神顿时慌乱。

    薇莉安的脚尖将哈维娜的头抬得更高一些,冷然:“你在敷衍我?”

    年仅十八岁的哈维娜看着这个大自己十岁的女人如此刁难自己,不禁眼眶热涌。

    哈维娜心里哭诉道:“你,这是报复,都是坏人的,我要回家。我不想在外面了!”

    泪珠从哈维娜光滑的脸颊上滑落,掉落到了薇莉安的脚背上。

    薇莉安松开了脚,哈维娜的头也随可以低下,然而没等哈维娜后续的委屈化为泪水爆发,薇莉安极寒的凝视着自己脚背上的液滴,冷冷甩下一句话:“舔干净!”

    哈维娜在薇莉安的命令语气下,身体害怕的一抖,连忙用袖子抹干净自己的眼泪,捧起薇莉安的脚,低下了头。

    薇莉安穿好鞋子后,站了起来,在镜子前转了一圈,自我欣赏的同时,对哈维娜吩咐道:“换上你5月5号的那件衣服。”

    哈维娜僵硬了一番,十天前她意识到要陪同薇莉安返回的,她好好地思考了两天,选好了一套专门的礼服,能够很好的陪衬薇莉安,同时也能保证自己公主的气质。

    然而薇莉安却让她穿那件男装。——这是要羞辱,羞辱哈维娜一个月前男装替身行为,羞辱使用堂妹做替身的波约翰。

    而现在,听到薇莉安的命令,哈维娜对薇莉安露出了哀求的目光,如果是男子,在这个目光下,早就缴械投降了。但是面对对同样美丽却年龄较大的女性,少女的这一招是没有用的。

    薇莉安看着犹豫的哈维娜。冷笑道:“怎么,不想穿吗?那就什么都别穿!”

    哈维娜哆嗦了一下,说道:“额,对不起,我,我,我立刻就换。”她双手攥着自己的裙角,快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几个小时后,翠墙城堡。】

    这里这是薇莉安冕下一个月前参加订婚仪式的城堡,而现在是双方谈判的场所。

    今天这座城堡控制权在联军手里。在城堡周围六十公里的范围的天空上飘荡着联军的飞艇。现在普惠斯想要重演一个月前的偷袭,是绝对不可能的。

    联军的谈判人员和普惠斯的谈判人员分坐两侧。双方谈判的代表分别是血泉霍顿和枪焰秉核以及他们身后庞大的后援团。

    当联军一方确定了薇莉安冕下返回后,双方进行了新一轮的谈判。在谈判中,秉核宣布将在两天后送归坚甲.洛伦。秉核快速敲定这个方案,没有要任何附加条件,而普惠斯人谈判人员窃喜。御园突空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却无言以对。

    然而在接下来的剩余的俘虏谈判中,在怎么放人方面却让普惠斯一方火冒三丈。

    秉核竖起来一个手指:“一个骑士一个铜板。一个铜板,普惠斯买不了吃亏;一个铜板,普惠斯买不了上当。一手签约,一手交货。”

    坐在谈判桌上的霍顿望着一脸调皮状态的秉核干笑道:“冕下,您可真会开玩笑。”

    枪焰秉核站起来插着腰说道:“我不开玩笑。”

    霍顿看着一本正经的秉核,无奈的说道:“冕下,我懂了,您是不放心我们的信诺对吗?我和洛伦的赎金,各自一千万银币,如何?能好好谈谈吗?”

    枪焰秉核展颜一笑说道:“其实朋友之间,说赎金什么的,多伤感情啊。我的意思是,要么就是不要赎金,要么就只要一个铜板。”

    “呵呵呵,哈哈哈,”霍顿一边开怀大笑一边拍着腿说道:“秉核冕下,您有何奇思妙想,尽管说吧!血泉家族很荣幸能获得您的友谊。”

    秉核:“好,作为朋友,我就不客气了,我最近有个方案,想找贵方合作,当然这个合作需要你们出一点钱。”

    秉核从后面抽出皮质筒套,摊开了威斯特的地图,拿着红笔,在地图上从普惠斯境内的火车路线一路连接到洪都堡,然后再一路向南连接到海蟹港。

    将笔丢到一边后,秉核说道:“这条铁路大概需要五千万帝国里拉,你们如果愿意投资的话,我给贵国百分之三十的控股权。”

    秉核将地图推到了血泉霍顿面前,而普惠斯的谈判人员面面相觑,然后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而欧略特在旁边没有说话。作为战胜国,自己的路权被强权们瓜分,这要是民族国家,是非常屈辱的事情。而对于这种贵族制国家,唯一的基础就是贵族利益,铁路能够给沿途贵族带来利益,这条铁路的建设就能被认可。

    谈判进入了新方向,西大陆上的经济联系会将多个国家绑在一起,减少未来战争的可能。

    【时钟转动,会议取得阶段性胜利后,秉核来到了薇莉安冕下的住处。】

    秉核抱着这一个月以来,一系列的工作报告。然而临到站在鎏金的木门门口,脸上犹豫着,秉核双臂抱着资料,在门口踱步徘徊了两圈。

    到了门口的秉核,此时却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面对那位大自己十二岁的异性。

    “是君主?不,不合适。是姐姐?嗯,这?难道是恋人。”秉核脸红起来,而且心跳加速。蹲在门口捂脸,努力使得自己平静,然后清了清嗓子,准备敲门时,里面的大门开了。

    打开大门后,薇莉安正盛装坐在桌子前,很显然早就等待着秉核的推门而入。

    而在她身边,穿着男装的哈维娜拱手站在一旁,然而这位两年前的选王者看到秉核后目光愣了愣,眼睛就挪不开了。

    十六岁的秉核虽然还带青涩,但是和两年前稚气的模样截然不同。

    挺拔的身姿,以及一个月来居上位决军国大事,带来的毅然气质,让哈维娜不由得咬着嘴唇,在看了秉核一眼后,羞然的偏转了眼神,却又忍不住用余光看着秉核。并且她感觉自己身上的男装此时万分别扭,引以为豪的姿容在当下被遮的干净,

    然而很快,似乎是薇莉安故意的,这位冕下穿着华贵美丽的长裙,落落大方的站了起来,将哈维娜瞬间变成了不起眼的边框。

    秉核看着薇莉安盈盈一笑,朝着自己走来,呼吸一屏,习惯性的想要倒退脚步,然而顿了顿,秉核遏制住了自己潜意识中的避让。如两年前初见,依旧是用那时的礼仪对着薇莉安鞠了一躬。

    秉核:“冕下,两年前的承诺,我今日应诺而来,威斯特南部海疆为您打通,今日前来复命。”

    秉核直起腰,双手将资料递到了走过来的薇莉安面前。

    而薇莉安双眼目视着秉核,目光一丝一毫都没有看秉核手里的资料,单手接过资料,然后随手往沙发上一丢。

    秉核目光看着被丢到一边的资料:“哎!那个是?”

    然而薇莉安的双手搭在了秉核的肩膀上,今天穿着高跟鞋的薇莉安,比秉核略高小半个头,双手摸到了秉核的后颈。然后伸入秉核衣领内的后背。

    秉核看着近在咫尺的薇莉安,以及依旧微笑却宛如想要包容一切的目光。

    秉核脸上泛红,用提示的语气说道:“冕下?”

    薇莉安:“我在听。”

    秉核:“靠的太近了。”

    薇莉安朝着秉核脸上吹了一口气:“离开了一个月,不觉得应该更近一些吗?”

    秉核看了看薇莉安的身后,男装的哈维娜的目光,让秉核感觉毛刺刺的。

    此时站在后面的哈维娜现在手指搅成一团,如果嫉妒能够燃烧,哈维娜已经焚化了。

    王子持剑而敌千军万马,拯救公主的童话,这是多少少女的梦。哈维娜在十岁的时候,就丢掉这个梦了,开始憧憬更加实际的爱情,可是现在!

    好吧,薇莉安顺着秉核的目光向后瞥了一眼,哈维娜哆嗦的低下头,将不甘的情绪遏制,咬紧牙关,两手相互发抖的攥着。

    薇莉安转过头看着秉核,宛然一笑说道:“一个不老实的女仆,当然还有些用,一会,让她收拾房间。”

    面对意思如此明显的话,秉核顿了顿,于是鼓足了勇气,立刻伸出手揽住了薇莉安的细腰,朝着自己一搂。

    “啊”薇莉安娇呼到,秉核突然的大胆动作,让一直习惯主动的薇莉安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身体陡然前倾,靠在了秉核身上。——当然这也让一旁的哈维娜不禁抬起了头。

    然而紧贴着秉核正面,感觉到了秉核的朝气蓬勃,薇莉安脸上如同蜂蜜一样甜美。双手如同蛇一样搂着秉核的背,就当薇莉安觉得马上将预备着迎接干柴和火焰时。

    这时薇莉安却看见了秉核非常仪式的表情。

    秉核深呼吸后缓缓郑重的说道:“钢峦.薇莉安女士,我枪焰秉核想要娶这个房间内最美丽的女士为妻,但是我并不知道那位女士,现在是否愿意。”

    秉核的目光非常清澈的注视着薇莉安,等待着她的答案。

    而薇莉安宛若雷殛一般,僵硬,美目睁大,不可置信地看着秉核。喜悦的想要脱口应答,但是又考虑到了什么,艰难的克制着。

    原本只求一晌贪欢,原本只求了结那朦胧情愫,原本只期待能有几句甜蜜哄骗。却哪里想能得到金石之诺。

    如果两年前,秉核如此询问薇莉安,薇莉安会笑着摇摇头。

    因为一个机械控制者和上位职业的堡垒之间的婚姻并不合适,双方的关系仅仅只能维持情人。事实上一年前,薇莉安也只是把秉核当做情人,种种宠爱式培养,给予做事的权力。当然仅此而已,一个可爱的玩物。秉核今天能给的承诺,薇莉安两年前给不了。

    如今秉核不但证明自己是堡垒,而且在去年一个月的战争中声威赫赫。双方的地位已经发生逆差变化,薇莉安不敢相信,今天秉核愿意正式迎娶。

    薇莉安痴痴地看着搂着自己的大男孩,如同做梦一样迷离地问道:“你,愿意,娶我?”

    秉核点了点头。

    薇莉安突然自嘲的笑了笑:“你不嫌我老吗?”她抓住秉核的力道不自觉的重了一分,很显然是极在意秉核的回答

    秉核依旧摇了摇头。

    薇莉安将头埋进秉核的胸膛,双手颤抖的卡住秉核的肩膀,低声说道:“你是在捕获我吗?你这个迷人饵料。”

    秉核抓住了薇莉安试图向下的手,紧紧地握住,依旧是认真刨根问到底的态度说道:“我现在能获得答案吗?”

    薇莉安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婉转的说道:“先不要这么急,好吗?屠龙后的勇士,不应该需要公主的安抚吗。”薇莉安浅笑的气息在秉核的脖颈中挠着。

    然而秉核缓缓地捧起了手,放在两人的中央,使得薇莉安的面颊稍远。

    秉核认真的说道:“钢峦.薇莉安,您应该相信我,我可以克服困难。”

    薇莉安看着认真的秉核,不自禁陷入回忆,这两年来,无数次看到秉核带着这样认真的态度做事。而这样的表情,薇莉安百看不厌。

    然而,现实让薇莉安不得不在甜蜜的爱情中自拔出来,她有家族,而自小贯彻领主责任和信念的她,在选择的时候,是不准许她逃避一些事的。

    感动中的薇莉安努力的挤出笑容,说道:“我相信你,但是,我没有勇气。(吸鼻子)我,我是钢峦家族的堡垒。”

    看着带着笑,语调却逐渐哽咽的薇莉安。

    秉核明白了一切,现在的薇莉安已经是不敢和自己在一起。当秉核代表圣索克为威斯特打了一仗,当现在圣索克的部队登陆威斯特后,当现在威斯特境内大大小小的贵族以海蟹港马首是瞻时。

    威斯特境内,钢峦家族内的威望已经降低到了谷底。秉核现在在威斯特的威望太重了,钢峦家族再把女性堡垒嫁给了秉核,形成投靠性质的联姻。那么原本就见异思迁的威斯特本土贵族,会立刻倒向圣索克。钢峦家族再也难以号令境内贵族,而圣索克就相当于实质性的吞并了威斯特。

    所以薇莉安站在家族的立场上现在绝不能外嫁,只能做秉核的情人,保持威斯特政治集团的独立。

    乍暖还寒的气氛中。

    在秉核最后询问的目视下,薇莉安最终还是艰难的摇头。

    确定答案后,秉核缓缓的松开抓住薇莉安的手,退到了一边,鞠躬说道:“对不起,给您带来麻烦了。我们的合作很愉快,期待未来能继续。我将尊重您,感激您,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初助之恩。”

    说完后,秉核没有敢抬头看薇莉安,因为抬头会看到薇莉安犹豫无奈下的失魂,转身后也没有回头,因为回头会看到薇莉安欲挽留却难以伸手的忧伤。

    大门缓缓带上后,一旁的哈维娜心里百味杂陈,同时忐忑的看着死寂的薇莉安,担忧自己马上会变成受气包。

    然而良久后,薇莉安只是随意对她摆了摆手,让她退下,然后就独自走到房间了,房门重重的关上,数秒钟后,门后传来抽泣的声音。

    大厅外,在夏风的吹拂下,秉核缓缓地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小楼,喃喃的说道:“我能光明正大的承诺,能与你白头偕老,但是我绝不能玩狎你。因为这违背道义,我会应诺而战,但不能因美色兴师。”

    缓缓回头,坚决地迈步离开。

    《春秋左氏传.成公二年》楚之讨陈夏氏也,庄王欲纳夏姬,申公巫臣曰:“不可。君召诸侯,以讨罪也。今纳夏姬,贪其色也。贪色为淫,淫为大罚。”

    欲行伟业,不可因小节而乱大义。楚庄王纳谏,固会盟而霸中原。

    一时撕稿一时爽,一直撕稿,我存稿是伪存稿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