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归向

102.第102章 6.17 言之凿凿

    第102章 6.17 言之凿凿

    蒸汽历1029年5月10日晚上十一点。圣索克和威斯特联军对普惠斯不义之军开始了最后的歼灭战。

    其实早就该打响了,秉核浪费了足足一天多的时间在后方整合指挥,让这场战役延后了。

    而也就是这一天多的时间,让普惠斯的军团从河流上重新架设了浮桥。通过铁路得到了国内物资补给的普惠斯军团,且完成了部分集结,但是这也是普惠斯这兵团最后一次的捏合了。

    秉核的装甲列车再次开到战场,二十枚装药量三百公斤的三号弹头,在增程推进器的动力下,跨越四十五公里呼啸而至,将普惠斯人的七个集结地点再度轰成了一片散沙。

    随后四十五艘基洛夫空艇,在天空中组成了一个横跨上百公里的飞艇编队,犹如扫荡列队朝着普惠斯的军阵压过来。这个飞艇编队在中午十二点之前,投掷了三百枚滑翔弹头。造成的效果是:普惠斯人恢复的重要设施再度被摧毁。

    普惠斯军团匆匆建造起来的哨塔塔楼,从火车站刚刚卸下来还没有码放完毕的木头物资箱子,还有刚刚建好的马厩营房,都在爆破中变成了燃烧的火光。

    当大地上硝烟缭绕,一排排圆墩墩的空艇成阵列线,在宛如棋盘的大地上方,稳稳的向北推进,这一切犹如外星人入侵。

    普惠斯这边,长达三天的士气折磨,今朝终于化为散沙腐泥。

    混乱的军队,其战斗力等于负数,在混乱中,乱军会抢夺,会踩踏,会相互开枪火拼,在进入民宅的时候会为财富而相互反目。

    当普惠斯溃不成军时,秉核麾下的南方联军行动了,一共四个骑兵大队在四个方向上进行突击。

    每个大队九百人、一千五百匹马,还有五门轻火炮。

    这样的突击阵容比五天前普惠斯的机械装甲部队突袭要寒碜很多,但是突击的速度不遑多让。因为联军骑兵营的前方不存在营级别建制敌军。这只骑兵大队在没怎么作战,就是成功切断普惠斯人各个部队之间的联系,将战争推进到了抓俘虏的阶段。

    【十一日,凌晨一点,在火车指挥车厢电石灯(碳化钙和水反应生成可燃乙炔)的光线下。】

    秉核看着前线飞机拍摄的最新照片,放在尘迦桌子上,而尘迦现在正在拿着笔按照秉核的要求写战役进程记录。

    在两人面前的军事地图上,联军的突击力量,如同轻薄的刀锋一样,将普惠斯的军团彻底切割成了多个部分。

    【在11号早晨,当阳光再次回照大地时,】

    秉核在领域中看着尘土茫茫,硝烟未尽的大地,意犹未尽的说道:“普惠斯人已经退出战争了。”

    在秉核的视角中,大地的不少房屋上,出现了红十字的符号。而在符号的边缘上,有人挥舞着白旗,

    【下午三点,威斯特东北角,白羽村。这个命名是因为候鸟每年迁徙路过此地留下大量的羽毛,因此而得名】

    而今天普惠斯的两位高位职业者,不幸落难到这里。在房顶上,士兵们将七八个床单拼接巨大的白布,然后用染料将一个硕大的十字写在正中央。

    而就在旁边,靠在房顶烟囱边的洛伦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巡空飞艇。

    现在飞艇两侧的两挺机枪正在对房屋虎视眈眈。这两艘飞艇已经巡空两个小时了,允许逃往此地的士兵进入,但是不允许士兵出去,一旦有士兵试图走出去。就会在村口发射一束子弹将士兵逼回去。

    在发现自己彻底落败后,这位将军表现的洒脱了不少。

    他一边咬着从地窖里面找出的水果,同时用视觉观察术观察着天空的飞艇,一点也看不出来败军之将的颓废。

    “这飞行机器,实在是太棒了。”洛伦仰着头毫不吝啬的夸赞着天空中的武器系统。他拿起了水果,放在嘴边猛烈咀嚼,似乎是想要把今天的失败彻底嚼碎,

    不过很快,他停了下来,这位将军疑惑的抬头看着天空中一个大型飞艇的白点,在感觉到电磁波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即展开魔讯术,同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发音盒一样的小装置

    随着这个通讯魔法展开,这位将军拿出的发音盒传出,秉核劝降的声音:“这里是联军最高指挥部,874号区域的普惠斯人收到请回答。嗯,我说的是坐在房顶上那个家伙,就是你,嗯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馒头?不要服毒,生命是美好的,胜败乃兵家常事。”

    洛伦随手将手中的水果放在一旁的白布上,说道:“败军之将,坚甲洛伦见过阁下,请问您是?”

    盒子中:“我是枪焰秉核,联军最高指挥官。”

    洛伦听到这,顿了顿,苦笑说道:“冕下,很荣幸与你通话。”

    秉核:“也很高兴与你联系,请在原地等待,您将获得与你身份匹配的待遇。哦,对了,能否报告一下,你所在地点的人数,最高职业者是谁?伤员多少。还有,是否缺乏药物?”

    此时秉核还不知道与他通话的是一位将军。

    洛伦:“最高负责人是我和霍顿,职业分别为将军和权柄。冕下大人,恭喜你取得战争胜利。”

    “额”秉核愣了愣,然后重复了一句说道:“你们是这次普惠斯的军事上的最高负责人?”

    洛伦:“是的,冕下。”

    发音器中,出现另一个孩子的喜悦的声音:“哦,逮到了将军?哦,疼”然后是秉核:“安静。”

    伦听到这,脸上苦笑,他早就听说过秉核的年龄非常小,而发音器里面传来的情况,让他不由的脑补了一下秉核那边的画面。

    而这边秉核坐在尘迦写字桌子上,一边指示尘迦练习定体术的动作,一边拿着电话通讯器说道到:“我很期待与二位见面。”

    【二十分钟后,联军的骑兵队伍带着三辆轻履带装甲车赶到了这个小小的农场。将这两位高位职业者的邀请上了车,‘请’到了南方。】

    洛伦和霍顿被“邀请”到南方,这预示着普惠斯人此次的军事冒险彻底破产,当最高指挥官投降后,低级指挥官也相继投降,普惠斯士兵将成建制的丢下武器,列队走向战俘营。

    相对于战前普惠斯用阴谋诡计扣押一个堡垒的影响,此时秉核在战场上正面破军,俘获两位上位职业者的效应完全是另一个等级。

    因为在政治上,只有的时候只有堂堂正正的打赢才能驳斥国内反对派和国外激进派一切侥幸心理。

    1:国际上,尽管威斯特的危局还没有结束,但现在普惠斯对威斯特的任何军事冒险都将慎之又慎,同理罗兰王国那边原本蠢蠢欲动的迹象也停止了。

    接下来的战争将变成,圣索克和奥卡两大国之间的战略博弈,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其余小势力是不会在下场参与的。

    2:威斯特国内,威斯特人此时风向陡然转变。尤其是那些先前那些主和派的中坚,现在墙头草的属性一显无疑:

    例如丰源家族,在十二号战争结束后,丰源家主主动跑到了海蟹港,几乎是将腰折断了。坚决要求为联军贡献力量,而丰源家族四个造粮师跑过来开始实行轮班制造粮。现在他们的造粮速度又快又好。对秉核改进实验大型造粮设备的要求,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分差池。

    而威斯特东部那些靠近罗兰地区的领主们,在过去都是刁民脾气。现在打听到枪焰家族有意在威斯特东南部的投资铁路的消息后,纷纷认购海蟹港抛出的铁路股票,并且来到枪焰蓝寸那边,询问铁路的征地方案是什么。

    这些家族啊,现在害怕被战后清算,几乎是倒贴的来试图参与到新暴力体系下。而在战前钢峦家族如果想做这些,就算是掏空国库也解决不了改革的问题。

    【12日,在海蟹港口原来属于薇莉安的城堡中,秉核正式会面了两位普惠斯(被俘)的上位职业者。】

    海蟹港口城堡这里是秉核能够找到的能够招待上位职业者的高规格场所,而城堡的仆人在得知秉核的要用这里,他们非常精心布置了一番。这里的布置——幽香的兰花,落地的镜面,以及花园中跳跃的彩羽鸟儿,让这里的风格偏向女性化。

    洛伦和霍顿在走进原来属于薇莉安的办公大厅后,在见到坐在的桌面上低头的秉核,以及趴在桌面上的画图的尘迦。

    看到两位上位职业者进来后,秉核抬起头从桌面上跳下来,按照记忆中奥卡教导的宫廷礼仪,对洛伦和霍顿行了一礼。

    只是这个礼仪是下位职业对上位职业的行礼。

    秉核行错了礼,但是少年人的活力以及身上的机械战装,让这个礼毫无下位者的模样。而是如同胜利者的炫耀。。

    洛伦和霍顿相互看了看,洛伦鞠了一躬,将手中的长剑双手递交给了秉核。秉核接过了长剑,思考了一下,对一旁的尘迦吩咐了一句,尘迦拿出了后面柜子上,一个玻璃盒子,而玻璃盒子中是一个潜艇模型。

    霍顿愣了愣说道:“这是冕下,您在威斯特的……潜水船?”

    秉核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用承认的语气道:“我来到威斯特后,遇到薇莉安冕下的第一个合作项目。至于几天前与贵方发生的战争。”

    秉核表现出‘很遗憾’的样子,抬头说道:“贵方没有遵守公约对秩序产生极大破坏,直接威胁到了我的工作进行,我不得不直接参战解决风险。”

    洛伦轻笑说道:“冕下,您是在开玩笑了,如果坚甲家族知道实情,绝不会与您为敌。”

    秉核摇了摇头说道:“错,我没开玩笑。坚甲家族并不是与我为敌,而是与道义为敌。如果坚甲家族采取堂堂正正的攻势,直接迫使威斯特投降。我会认真看待坚甲家族在大陆上树立新权威的决心。如果坚甲家族规规矩矩和钢峦家族联姻,并且同时达成承诺,那么我亦会相信坚甲家族诚信,进而我会主动寻求和坚甲家族合作的可能。

    但是现在,你们是在用最错误的方法,打一场最错误的战争。”

    秉核清朗的话语让洛伦和霍顿愕然。

    秉核走到了墙面的地图前,伸出手指向了奥克利的维克拉:“三年前,我在这里,我是比克斯选王队伍中随行的机械控制者,而比克斯的选王是奥卡操办的,可以说,我当时是一位奥卡人。当年的我离开的原因就如同的今天我留在威斯特的原因。”

    秉核看了看洛伦和霍顿,这两位是普惠斯的高层,奥卡人的谋划是同普惠斯人合谋的,所以那件事的幕后,这两位也是知道的。

    秉核现在提到这件破事,让他们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看到这两人的表情,秉核抬头宣告道:“道义不存就没有合作基础。”

    与此同时秉核走到了尘迦身边,伸出手拍了拍尘迦的肩膀用抱怨的语气说道:“我们机械师没有多少时间忙于勾心斗角。”

    尘迦懂事的点了点头,尘迦鄙视的瞥了这两位上位职业者一眼。尘迦的这一眼,让两位上位职业者很扎心。

    秉核转过头来郑重的对洛伦和霍顿道:“我们期待和各方保持广泛的合作。前提是合作方必须显示维持诚信的决心。”

    霍顿点了点头说道:“冕下,我们之前的确是出了很多误会,不过现在我可以确定,以后不会发生这种的事情。”

    核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二位的话,请二位好好休息,我还有军务要忙。”说到这,秉核放在地图上的手指从海蟹港挪移到奥卡外海地区,同时意味深长看向洛伦,目光向下挪移到他的手上,而洛伦愣了愣低头看了看手里的模型。

    秉核从容点了点头,用理所当然的口气道:“虽然薇莉安冕下不在这里,但是我依旧会履行我的承诺,两年我为威斯特的海防而滞留。”

    校对时,word彻底崩盘了,可能有很多错别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