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侠气逼人

561.第556章 张氏拷问法(求订阅)

    第556章 张氏拷问法(求订阅)

    张元二人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一掠而过,下方的大海都在不断爆炸,冲起滔天波澜。

    海岸线上,大量的仙人在向着这里冲来。

    张元直接大吼起来:“快回去,所有人统统回去!”

    轰!

    他们二人迅速冲过。

    一众仙人各个脸色诧异,露出惊色。

    “张少侠,刚刚那是张少侠?”

    “他让我们回去?”

    “不好,快走!”

    有一些仙人反应了过来,开始折返。

    虽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连张元也狼狈逃回,绝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只不过一切太晚了。

    那尊树人族的妖魔实在太快了,妖气恐怖,像是一道绿色闪电,一穿而过,空间都直接发生了大崩溃。

    咚!

    惨叫连天,一些冲过来的仙人一个照面就被震碎了身躯,化为血雾。

    他们连敌人长什么样子都没看到,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一片恐怖的能量流袭来,所有人都爆开了。

    恐怖的妖气撞碎所有人后,继续向着张元二人横冲而过,快到极致。

    燕荡云浑身寒毛都耸立了起来。

    忽然,他纵啸一声,直接回身。

    轰!

    可怕的光芒从他身上爆发而出,一片磅礴景象浮现出来。

    大海的上空,忽然冲出巍巍青山,浩浩江河,一轮红日往西坠下,一条黄色大河向东流淌,景象浩瀚,如同一尊古老的世界。

    他催动灵根异象,直接横压了过去,像是一重世界撞过。

    砰!

    只不过这尊树人族的妖魔太过强悍了,簸箕大小的手掌一撕而过,直接粉碎了燕荡云的异象,从里面冲杀而出。

    燕荡云受到反噬,脸色一白,惨哼一声,向后狂退。

    张元一把抓住他的身躯,向后丢去,而后迅速回身,一击如来神掌直接向着这尊树人狠狠拍了过去。

    金色的掌印足有方圆七八米大小,印向了这尊树人。

    这尊树人一脸狞笑,有十几米高大,浑身皮肤褶皱扭曲,面对张元的一招如来神掌,看都不看,直接一巴掌扫了过来。

    噗!

    金色的掌印当场被扫碎了,化为一团恐怖的能量流。

    他速度快如闪电,带着一股狂暴妖气,向着张元扑至,像是一座山撞了过来一样。

    张元闪电般狂退,同时大日霸天功运转到极致。

    轰!

    异象爆发!

    这片天地瞬间被神火覆盖,一轮大日冲出,散发霞光,定住了方圆十里。

    方圆十里的空间都好像被禁锢了。

    那尊巨大的树人也忽然变得不能动弹,像是被锁链困住了一样。

    不过很快恐怖的一幕出现,他纵声一吼,妖气爆发。

    砰!

    张元的异象当场被震碎了,体内的血气都被冲击得翻滚不已。

    他心中震动。

    这尊妖魔的实力不可想象。

    “走!”

    他转身继续向九州冲去。

    燕荡云嘴角溢血,也震骇不已,立刻跟着继续逃窜。

    “你们走的掉吗?先吞掉你们,再去九州血洗一波,算是提前收回利息。”

    这尊树人发出狞笑的声音。

    轰!

    他忽然加快速度,快到极致,像是一团绿色大山压了下来,单是气息就让人承受不住,形体都要裂了。

    张元大喝一声,直接逼出番天印,巨大的黑印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轮动起番天印,闪电般回头横扫,像是一座黑色巨宫扫了过去。

    砰!

    这尊树人当场被番天印扫中,发出沉闷的声音,巨大的身躯直接横飞了出去,十几根树杈被打的崩断,褶皱扭曲的都崩裂了,溢出绿色液体。

    他发出闷哼,带起一股恐怖的妖气出现在远处,嘴角溢血,头颅都被打瘪了,裂纹纵横,一双眼睛露出可怕的光芒,盯住张元。

    番天印的力量超乎想象的沉重。

    那一击打出,差点将他震溃。

    “吼…”

    这尊树人发出震天的咆哮,妖气滚滚,在身后爆发。

    下方的巨浪在翻滚,无尽白浪冲天而起。

    他的头颅在迅速恢复,像是吹气球一样,很快恢复原样,上面的裂纹也全部愈合,脸上忽然露出了森森狞笑,庞大的身躯开始变得模糊,缓缓暗淡,随后瞬间消失不见。

    张元脸色一变,观想慈航慧眼,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左前方,一团诡异的绿气闪电般向着他的身躯冲来。

    他大喝一声,擎动番天印,直接狠狠的拍了下去。

    咚!

    这一击打出,空间直接崩塌了,浮现出一道道粗大裂纹,四处纵横。

    那团隐藏的绿光被他打得结结实实,发出一声惨叫,直接从隐形的状态下浮现了出来,化为树人形态,狠狠向着下方砸去。

    但张元没有放过他,而是擎动番天印,迅速追向他的身躯,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他的身上继续盖下。

    那尊树人发出咆哮,很快稳住身躯,看着张元轰杀而下,他浑身妖气滚滚,簸箕大小的手掌在身前用力一划。

    一团恐怖的妖气冲天而起,如璀璨的流星,狠狠撞向番天印。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张元被震得身躯晃动,虎口欲裂,番天印都差点脱手而出。

    这尊妖魔显然也意识到了番天印的可怕,不再近身攻击,而是轰出了强大的能量流。

    说到底,这尊妖魔的实力还是远胜过张元。

    张元深吸口气,真气运转,恢复了体内的不适,再次转身就走。

    那尊树人眼神充满狞笑,带着滚滚妖气,又一次扑向了张元,簸箕大小的手掌不断划动,一团又一团恐怖的能量流,向着张元的身躯冲击而去。

    张元连连躲避,不时地挥动番天印向着这些冲来的能量流砸去。

    砰砰砰砰!

    声音沉闷,天崩地裂,到处都是能量流在横扫,每一次砸出都被震得手掌发麻,虎口欲裂。

    一侧的燕荡云忽然再次纵声清啸,浑身迸发出了璀璨霞光,手中的钢叉像是活过来了一样,清灰耀眼。

    他擎动钢叉,气势冲天,像是化身为了一代战神。

    轰!

    钢叉狠狠贯穿出去,无情的杀气瞬间爆发,粉碎虚空,惊天动地,下方的大海全都翻滚了起来。

    那尊树人顾不得对付张元,轮动起巨掌,带着可怕妖气,一掌轰向了那团恐怖杀气,那团杀气当场便被震溃了。

    就在这时。

    张元厉喝一声,再次催动玄功异象,浑身爆发出滔天霞光。

    这片天地像是化为了火海,光芒熊熊,一轮大日浮现而出,其内三足金乌仰天长啸。

    嗡!

    方圆十里再次被禁锢。

    那尊树人咆哮,浑身迸发妖光,想要再次震碎异象的封锁。

    但张元的身躯移形换影,快到极致,轮动番天印狠狠狂拍了下去。

    这一次拍的更狠,直接向着头顶狠狠砸下,如一团乌云盖顶而下。

    砰!

    那尊树人刚刚震碎他的异象封锁,就被番天印当头盖下,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头顶,顿时整个脑袋当场裂开了,被砸的缩入腹腔中,露出外面的部分往外冒着滚滚绿色的汁液。

    他的口中发出痛苦嘶吼,巨大的身躯直接向着下方迅速坠去。

    张元得理不饶人,担心他再次恢复,擎动番天印,直接掷了过去。

    巨大的番天印破空而过,带起一片黑影,简直像是一座域外神山从天而降。

    那尊树人脑袋再次钻出来,发出一声咆哮,刚想要挣扎,便被恐怖的番天印再次盖住,砰地一声从半空中直接砸入到了海底。

    海面瞬间炸开了,出现了一片真空地带。

    咚!

    整个海底都在抖动,他被狠狠的压在了番天印的下面。

    黑色的番天印像是一座磅礴狰狞的大山,压住了他的半截身躯,让他在海底痛苦嘶吼,难以挣扎。

    他的一条手臂都直接崩碎了,只剩下了一颗头颅和另一条手臂,露出外面。

    张元迅速冲入大海下方。

    燕荡云也是眼神中精光璀璨,紧跟着冲了下去。

    海面翻滚,无尽浪花在汹涌。

    海底深处。

    那尊树人在痛苦嘶吼,神中杀机恐怖,狰狞可怕:“该死的东西,你们一个都跑不掉,都要死,在不远的将来,全都要被毁灭!”

    张元一言不发,直接取出了雪饮刀,沿着这尊树人的后颈,狠狠插入他的身躯。

    嗤!

    圣器的威能爆发而出,让这尊树人的身躯当即冒出了滚滚白烟,凄厉的大叫起来,像是遭遇到了什么莫大的酷刑一样。

    他的身躯瞬间如同丧失了所有力量,一条手臂瘫软在一侧,惨叫连连。

    张元觉不得不保险,又抓出了火麟剑,同样向着他的体内插去。

    顿时这尊树人惨叫的更为剧烈,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浑身上下突起的皮肤在不断蠕动,突突作响,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

    “你想用圣器封印他?”

    燕荡云吃了一惊。

    “对,我准备带回去,好好拷问。”

    张元说道。

    两口圣器插入这尊树人的体内,他连连痛苦惨叫,浑身上下的皮肤不断颤栗,伤口处嗤嗤作响,冒出青烟,如受了莫大痛苦一样。

    张元直接收了番天印。

    番天印下,这尊树人的下半身被砸的血肉模糊,一条大腿彻底粉碎了,消失不见,另一条大腿也是崩裂了不知道多少分,绿色汁液流动。

    他被两口圣器插在脖子上,一动都无法动弹。

    张元扛起他的身躯,冲出海面,直接向着九州飞了过去。

    燕荡云迅速跟在后面。

    这时后方的龙魂精气消失的消失,融化的融化,那群妖魔根本没得到多少,纷纷发出了愤怒的咆哮,震动无数里。

    嗖嗖!

    张元二人迅速冲入九州,一路速度飞快。

    并没有向雍城赶去,担心人多眼杂,被一些心怀鬼意的圣主看到,而是停在了泰岳的附近,选择了一个空旷的小镇,将这尊树人丢在了一处无人的院子中。

    张元从房间内找来了大量衣物,直接塞住了这尊树人的嘴巴。

    而后取出番天印,再次将这尊树人压在了下面。

    番天印的重量让这尊树人再次惨哼了起来。

    “张少侠,你在做什么?”

    燕荡云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

    张元压住树人之后,从他身上将火麟剑拔了出来,嗤嗤作响,带起了一大片绿色液体,这些绿色液体刚一冒出,便开始燃烧起来。

    随后,张元以火麟剑开始在这尊树人的身上削来削去,像是削木雕一样。

    这尊树人痛的连连惨叫,直翻白眼,奈何嘴巴被堵住,根本叫不出来,简直痛苦到了极点。

    “对了,你懂不懂木雕?”

    张元问道。

    燕荡云看的心惊肉跳,脸色一愣,道:“懂,懂点。”

    “懂就行,来,火麟剑给你,你在身上给我雕出几个玩意出来,随便雕什么都行。”

    张元将火麟剑的剑柄交给他。

    燕荡云有些蒙了,道:“你不是要拷问他吗?怎么不问啊?”

    “先雕刻,在他身上雕满木雕再说。”

    张元说道。

    燕荡云丝毫搞不懂张元的意思,只得接过火麟剑,顿时一股炙热可怕的气息涌入他的手掌,开始排斥他。

    他暗暗咋舌,果然不愧是圣器,不是什么人想用就能用的。

    刚刚张元用的那般顺利,但一轮到他,便立刻感觉到了掌心炙痛,且奇重无比,像是拎着一座山一样。

    好在他不需要催动其威力,只需要把它当做一般利器来使就行了,当即以真气包裹住掌心,隔绝了上面的热力,开始在这尊树人身上雕刻起来。

    嗤嗤嗤!

    剑走灵蛇,木屑飞舞,火光跳跃。

    这尊树人不断惨哼,不断翻白眼,浑身上下疯狂扑腾着,简直要痛昏过去。

    但他生命力旺盛的可怕,被封印万年都不死,又岂能这么容易昏迷。

    如此剧烈的疼痛,他偏偏还能保持着清醒的意识,简直要疯了一样。

    要说他被封印了万年,意志力早已被磨得坚不可摧,一般的痛苦根本觉察不到,可没办法,这是圣器。

    这玩意天生就是他们的克星,就像十二金人一样。

    不管什么时候,该怕还是得怕,除非能修炼到老祖那种境界。

    一时间闷哼连连,这头树人不断以头触地,将地面都磕的崩裂了。

    他心中充满怒火与憋屈。

    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他么说啊!

    你不说也就罢了,你堵我嘴干什么?

    不得不说,燕荡云的手艺确实不错,一个个剑花雕出来,很快这尊树人的上半身就被雕满了木雕。

    有大佛、有观音、有牡丹、有兔子、有灵蛇,还有挑着担子的人…各种各样,惟妙惟肖,让张元看的连连咋舌。

    燕荡云自己也有些得意,微笑道:“怎么样?张少侠觉得可还行?”

    “不错,不错。”

    张元称赞。

    燕荡云将火麟剑交给了张元,好奇的问道:“张少侠,我们什么时候拷问他?”

    “已经在拷问了。”

    张元微笑,将这尊树人嘴巴中的东西取了出来。

    这尊树人终于痛苦的大叫了起来,声音歇斯底里,回荡在这片区域,“你到底要做什么?你说话啊,你们要到底要做什么?”

    “我想知道你们的一切计划。”

    张元将火麟剑插在他的面前,开口道。

    “你…”

    那树人眼瞳一缩,血肉忍不住抽搐起来。

    二连发,八千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