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剑徒之路

493.第493章 剩者为王二

    第493章 剩者为王二

    辟邪宗门记载中还有几种办法可以快速寻人,但前提都是佛门伟力有限的情况下,所以,他也只好使用最笨的办法,绕这棵树转圈。

    这是无奈的选择,李绩敢打赌,没有他在一旁督促,这黑羊绝对会原地不动,肯定不会再上一层。

    这棵菩提树有多大?底层直径,周长多少?好像也没个准确的数值,辟邪的记载中有说是周长近万里的,但也有说才数百里的,所以千岛域修士们推测这个菩提世界大概是可大可小,能够人为控制的。

    如果真的周长近万里,等李绩绕个半圈一圈找到黑羊时,恐怕黄花菜都凉了,找到黑羊就完全没有意义;但他仍然选择去绕圈,是因为他更相信能量守恒!

    很简单的推断,如果菩提世界,或者在外面控制的佛陀,有一个最大的能量值的话,那么必然的,菩提世界越大,单位体积平均下来的能量值就越小,而现在菩提世界中佛力如此充沛,那么这个世界就肯定大不到哪里去!

    没跑出去十里地,李绩便在菩提世界中发现了第一个潜在的对手,那是一名道装修士,身份不明,门派不明,意图不明,但他可没时间和不相干之人纠缠,保持相对安全,足够做出反应的距离,李绩只想绕过去尽快找到那只黑羊,否则这辛辛苦苦找来的备份是真有可能完蛋的。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李绩这里想着安稳,没成想对方却远远的一道法术丢了过来,

    李绩是何人?斗战成精的老鸟,对方法力凝聚之时产生的灵机波动从一开始就没逃过他的感知,所以事实上那道人术法还未丢出时,李绩这里的飞剑早已飞了出去,等那法术还未飞出多远,凌厉的剑光已当头罩下……

    这就是剑修对法修的优势所在,发动迅速,无须凝神聚势;

    那道人急忙组织防御,方抗过第一剑,紧跟着第二枚飞剑又呼啸而来,道人大惊,使出浑身解数,连滚带爬的勉强避了过去,再找人时,却发现身周空空荡荡,那剑修早去得远了。

    ”我,我只是想打个招呼而已!却怎地差点把命打丢了?“

    道人心有余悸,他是真无害人之意,那法术也是普通的光影之术,不为伤人,只为试探对方修为实力,却没想到遇见这么个急性子的。

    ”赶着去投胎么?现在的剑修都这么跋扈不讲道理了么?“

    道人恶狠狠的骂道,心里却在想着这次争夺虚空盟排位,是不是来得有些孟浪了?

    李绩继续赶路,方才那两剑,既未使用秘术,也未附带剑意,甚至剑光分化都未出,便是最普普通通的两次单体攻击,但他现在不同以往,便是普通的攻击也透着一股不寻常,这是整体实力达到一定境界的自然表现。

    当李绩跑遁出二十里后,他已大概确定菩提树底层周长在千里之内,因为他明显的感觉到了曲率的存在,前世的数学知识和这一世的神魂感知,让他哪怕不用精确计算也能大概推测,这就是修真的神奇,当意境达到某种程度后,往往会体会到一些不可思异的神奇。

    底层几乎看不到人,因为修士们都在向上努力,即使有意组团的,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先往上飞,上面的空间会大幅缩小,找人可比下面容易多了,毕竟象黑羊这样滥芋充数的奇葩也没几个。

    李绩运气不错,遁出不到一注香的功夫,就看到了倒霉的黑羊,正被两名金丹堵在一个死角,他很少反击,防御却是做的滴水不露,三件灵器,大把的符箓,还有一个琉璃金光阵,也不知偷艺于哪个佛门?

    无论两名金丹怎么攻,都很难破他的防,颇有点当初在玉清山门遇到的那个乌龟壳的风范;金丹修士专注于防守时还是很麻烦的,尤其是一个主修功法以防御为主的金丹。

    李绩的神魂强度远胜于普通金丹修士,所以两名金丹首先看到的并不是人,而是飞剑,漫天呼啸的剑影,惊魂夺魄……

    这两人大概是配合已久,一人急撑灵器护身,另一个便欲反击,

    李绩要的就是这种机会,漫天剑光一敛,聚合一剑,顿时便把意欲反击的修士一剑两断,他现在剑上的威力,已经超过普通金丹修士的认知,所以一般的防御手段便如薄纸一般,毫无用处。

    另一个金丹大惊,遁术一开便要逃走,李绩如何放的他过?早有画地为牢死死圈住,然后是扑天盖地的剑光,尤如噬血的鲨群一般,

    “误会,误会,道友还请听我一言……”

    这时这个金丹才总算是遥遥看见远来的行凶者,可是语言无力,又如何挡得剑锋?

    顷刻间便被绞成肉沫,此时的黑羊才算反应过来,也没多少欢喜之色,只一脸复杂的看着李绩,心话自己在这个魔头手中,怕是永无翻身之时了。

    李绩看着有些失神的黑羊,玩笑道:

    “黑道友虽新婚不久,这手抗压能力倒是越来越精湛了呢。”

    普通门派金丹,在对战大派精英时的窘迫,莆一交手便显露无疑,功法,秘术,资源,见识,这是全方位的差距,故此小派金丹若想天梯扬名,叩成婴之机,那确实是千难万难的。

    黑羊尴尬道:“多谢道兄相助,这两人,在外海和小道有些过节,故此……倒不是小道不知深浅的招惹是非。”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是非?这两名金丹也是外海附近靠劫掠为生的小门派之人,同行是冤家,更何况他们还曾经被脑子好使的黑羊坑过几回,现在找到机会,自然是不肯放过的。

    李绩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想退出么?还想留在这里保平安么?实话和你说,稍停便有冲关不过的,心灰意冷的,趁火打劫的,他们往上无门,自然就会往下寻个出气的,你留在这里却是正好?”

    黑羊一叹,“道兄莫要打趣了,小道跟你走便是!”

    李绩哈哈大笑:“那么,便跟紧了,我孤烟子今日,便带你装比带你飞!”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