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第311章 活死人

    第311章 活死人

    “这是谁给他做的手术?”

    “是师傅他老人家亲手做的手术,把他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了。”

    “谷院长?”

    “是啊,我师傅这神经病是他干儿子,不能让他就这么没了,不然不好跟兄弟交待。”

    蔚唯一愣了一下,袁非厉还有干爹?

    她从来都不知道!

    不过袁非厉以及袁家的很多事她都不知道,毕竟是后妈的娘家,她不亲近对方,对方也很排斥她。

    “那你之前一直在手术室里给谷院长打下手,是帮他抢救袁非厉?”

    聂子勋咬牙切齿的道:“抢救他?怎么可能!我是在阻止我师傅救他!我手都差点儿被他废了,我不废了他就算好的了,我可没我师傅那么宅心仁厚!”

    “那他什么时候能醒?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这个……不好说,他伤的特别严重,内脏出血,颅内出血,各种出血,他要是一直不醒,我师傅说就要给他做开颅手术了,但这个手术风险特别大,他已经打电话叫袁非厉父母了。”

    蔚唯一倒吸一口凉气:“你清楚的知道他的情况,刚刚还说他是装的?”

    “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不然我怎么骂他?对着一个活死人骂街显得我很掉价啊!”

    蔚唯一只能叹气,她在袁非厉的床前站了一会儿,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他要是醒了就告诉我。”

    “嫂子放心,他醒了我第一个告诉你!”

    蔚唯一点点头,转身去了霍域的病房。

    他依然在安静的睡着,呼吸依旧微弱,只有脸色不像之前那样苍白,恢复了些许红润。

    一墙之隔,两个男人都在沉睡。

    蔚唯一趴在床上,眼泪很快打湿了床单。

    她白天看起来坚强果敢,冷静自持,可其实不过是强行压制内心的难过痛楚。

    他昏迷的每一秒钟,都那样难熬。

    她多希望他坐起来,抱抱她,跟她说:“夫人,做的不错!”

    外面传来嘈杂声,是袁非厉的父母赶来了。

    任芸的哭声传遍整个走廊,医生护士都在小声的劝慰她。

    蔚唯一没有动,依然守在霍域身边。

    直到听到另外一股吵嚷声,她才缓缓的抬起头,擦擦眼睛,走了出去。

    “我孙子呢?都给我让开!再拦着我,你们全都不用干了,都给我走人!”

    阿城站的纹丝不动,他后面的几个手下亦是训练有素,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严严实实的挡住病房门,不放人进去。

    蔚唯一从里面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头发花白精神却好的出奇的老太太,以及低眉顺目挽着她胳膊陪在一旁的柳樱。

    听到声音,柳樱抬头看了她一下,唇角露出讥讽的笑容,转瞬间又消失不见,依然那样柔顺温婉。

    蔚唯一觉得,柳樱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她原来虽然也表现的温婉,可眼神,气势,肢体动作,无一不在展现着她的强势,锋芒毕露。

    而现在,她把所有的锋芒都收敛了。

    没有了柳承海支撑,她底气不再那么足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