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3.第2247章 番外尾声(3 本章是大章节)(修)

    第2247章 番外尾声(3 本章是大章节)(修)

    守门官愣了足足半刻钟。

    “你倒是去啊,愣着干什么?”贺谨怀又催。

    宁国公?不是失踪十来年了么?怎么突然出现了?那是宁国公么?他是新来的,不认识人,便带着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去禀报了。

    贺谨怀坐在车子上等啊等啊,都快等睡着的时候,有人来了,“谁在冒充宁国公?胆大包天了。”

    来人是个少年,身后还跟着一队侍卫,其声音清冷又凌冽。

    贺谨怀从车里探头,一看就惊呼出声,“墨宝?”

    喊完就觉得不对,这不是墨宝,还没来及说什么呢,就听少年斥责,“大胆!我父皇名讳岂是尔等可以称呼的?”

    “小子,你眼睛怎么长的?”贺谨怀接着又问了句,“我是你外公,看不出来我的长相?”

    那少年再细细看贺谨怀一眼,这一看,惊住了,“外公怎么会这么年轻?”

    这长相跟大姨很像,可这也太年轻了,看着都和他们父皇差不多了。

    来的这个少年正是齐玄墨和贺意珍的长子,如今的太子殿下。

    “那是你老子长的太老了,这才显得我年轻。”贺谨怀又问,“你娘这些年可还好?”

    “好,非常好。”

    “那就好。”

    “你真的是本太子外公?”

    “太子?你老子封你做太子了?不错。”贺谨怀又说,“我不是,谁是?我要不是,我能一眼看出你和你老子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么?我还知道你小时候每天卯时必哭呢,比人家大公鸡打鸣还准时。再说,你觉得这天底下会有人傻到当着太子的面,冒充他外公么?又不是活腻歪了!”

    “真的是外公啊,外孙见过外公。”

    太子一听这话,立刻从马上下去了,他小时候卯时哭,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的事情。

    他稀罕的打量着贺谨怀大车,还有大车上的那些东西,问,“外公,您这弄的是何物?”

    贺谨怀见他好奇,就打开车门让他上来,“这是半挂车,后面那个是小汽车,跟咱们的马车一样,都是出行工具,不过这速度比马车快多了。对了,你家现在有几个弟弟妹妹?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家只有你和你妹妹呢。”

    “两个弟弟,一个妹妹。”

    “怎么就一个妹妹?”

    “外公这些年您去哪了?”

    “……”

    祖孙两坐在车上聊的甚是欢快。

    另一边,萧青月和圆子等人已经赶到贺家门口了,此时此刻宁国公府内外分外热闹。

    车子停下后,他们刚下车,守门小厮就看见他们了,小厮还是当年的小厮,看见他们后,先是睁大了眼睛,接着撒腿就跑,边跑边喊,“夫人回来了,国公爷回来了,大爷回来了,回来了,都回来了……”

    小厮一叠声的喊。

    此时府里帝后、小蜜糖和贾思邈、贺家另外两房、萧家、陆家、宁家等人都在这边呢,因为新郎父母不在,新娘又没有父母,帝后出来给二人主婚。

    听到这声音,蹭蹭的全往外跑。

    “爹,娘,大哥……”

    “娘!”

    “……”

    萧青月走着走着,就被迎面而来的小蜜糖,小甜甜,宁宁三人围住了。

    因两边时间不对等的原因,他们已经十多年未见,此时相见,又是哭又是笑。

    贾思邈和齐玄墨、贺闲云抱着贺远飞。

    “兄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

    没过一会,贺谨怀也从外面回来了,他身边还跟着新收的外孙“小迷弟”。

    他一回来,贺修宁就扑上去了,“爹,我还以为你们连我婚宴都不能参加了呢。”

    贺谨怀回抱着儿子,上下打量一眼。

    “怎么会,我和你娘算着时间呢,只不过没想到你会这么早成亲。还好凑巧,正好赶上了,晚上我和你娘还能看到你拜堂。”贺谨怀接着又说,“爹娘给你和你媳妇带了很多宝贝玩意回来当新婚贺礼。”

    “谢谢爹。”

    贺谨怀又抱了他一下,“宁宁,爹其实不嫌弃你,你是爹的骄傲。”

    去了现代一趟后,他越来越觉得人生苦短,有些事情还是要趁早说清楚,不要留下误解才好。

    “爹,我知道,你就是嘴贱爱逗我玩。”

    “嘿你个熊孩子。”怎么说他嘴贱呢?他哪里嘴贱了?

    宁宁见他瞪眼,笑了。

    “爹,我们也要!”

    “……”

    儿子抱完,又轮到女儿女婿们拥抱了。

    小蜜糖抱着她爹,那是痛哭流涕。

    见完面,一家大家子全到客厅去叙旧。

    这一叙,贺谨怀就发现少了好几个老人,徐太傅走了,齐伯也走了,无上皇、太皇太后和他们差不多一个年级的都走了,萧铜虎和安氏也老的杵拐了,萧银虎和黄氏前两年也走了。

    同样也添了不少新人,皇室多添了两位皇子,贾家添了一位嫡出大小姐,海蓝成亲了,两个孩子也不小了,其他陆家萧家等等也各有添加,生命总归是不断在延续的。

    贺远飞看着人群中热热闹闹的,却没有看见那个瞬间白发的女子。

    墨皇帝见此,在他耳边嘀咕两句,他便绕开人群,开着他那辆拉风至极的车出了城,在皇庙的山脚,他终于看见那个满头白发的女子。

    于他不过一年多未见,于她却是十多年!

    “小七!”他轻声喊道。

    左小七回头,手中木盆倏然落地!

    “小七!”

    贺远飞疾步走过去。

    “贺远飞。”

    “我是。”贺远飞伸出双手拥抱住她,“我回来了!”

    她语带哽咽,“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怎么会?这里是我们的家。”

    贺远飞亲亲她发丝,又说,“抱歉,让你久等了。”

    “不必抱歉,有人可以等于我而言也是一种幸福。”

    贺远飞轻轻推开她,四目相对,相视一笑,有人等是幸福,被人等何尝不是幸福。

    【全文完】

    【 ps:全文就这样了,宁宁和贺远飞的婚礼都不写了,婚礼都大同小异,再写没意思。】

    【ps:最后,感谢一路支持的所有读者们,谢谢!!!还有,道个歉,抱歉,没有按时完结,食言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